第2章 停工
作者:何处可桃      更新:2023-11-19 22:29      字数:4575
  第2章 停工

    第一页上面一个小人,摆着一个古怪的姿势。

    身上还穿着一套古怪的衣服,看上去像是古代人。

    “还真是武林秘籍啊?”何四海有点想笑。

    这玩意他见多了,武林杂志上就很多,易筋经、八景段都是类似的动作。

    当年中二的时候,也练过一段时间,屁都没练出来一个,不得不接受现实。

    “不过,这个上面之前有图的吗?”

    何四海有点疑惑。

    之前就是因为没有,才会被自己当成笔记本的啊。

    难道是我记错了?

    早知道二十六块钱卖掉,这样就能凑个两百整数。

    何四海甚是懊恼。

    看这封面,看这画工,说是武林秘籍妥妥的。

    何四海对这本“武林秘籍”失去了兴趣,随手把它给丢在了桌子上。

    准备明天下工,在学校门口把它给卖掉。

    然后脱掉自己的上衣,穿着裤衩,拿着洗脸盆到外面共用自来水处,给自己冲了个凉,顺便把衣服洗了。

    洗完澡后,何四海心里一直憋着的那股燥热终于下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凉水澡,还是天气凉下来的原因。

    躺在床上,随手拿起自己的大米手机。

    当初买它的时候,图它便宜屏幕大。

    但没想到是个热水袋。

    所以刚刷了一会,就不敢玩了,放在一边让它冷却一下,免得它上头爆炸。

    一时睡不着的他,看到放在床头的“武功秘籍”。

    顺手把它拿过来翻翻。

    “这是教睡梦罗汉吗?”

    何四海看第一页上,一个小人侧着身,手托脑袋,特别像周星星电影里的睡梦罗汉。

    何四海翻了个身试了一下,发现这姿势还挺舒服的。

    于是随手翻到第二页。

    果然第二页上又换了一个姿势。

    整个笔记本一共72页,也就是36张,每张上都有一个动作,背面是空白。

    所以一共有三十六个动作。

    何四海一一试了试,发现每个姿势都还挺舒服的。

    一遍做完,跟做完马杀鸡似的,筋骨被打开,浑身轻松。

    本来一天的疲惫,仿佛都轻松许多。

    所以第二天一早,他精神满满地去了工地。

    何四海有个师傅,叫李大路,是个泥瓦匠,何四海跟他后面学砌墙。

    有李大路的照顾,在工地上来说已经算是不错,平时负责给李大路和几个切墙师傅拎灰桶,拌水泥……

    初来的何四海,一天下来,手上全是水泡,裸露在外的皮肤更是一层层的脱。

    但是即使这样,何四海从来没想过放弃,因为他需要钱,为了一天180的工资。

    工地上很少何四海这样的年纪的,听李大路说以前很多的,最近些年越来越少了,因为年轻人都怕吃苦。

    何四海来到工地的时候,李大路正坐在一个水泥桩上吃早饭。

    一袋子的大肉包,李大路基本上一口一个,干活的人,都很能吃。

    “四海,吃早饭了吗?”李大路问道。

    “师傅,我吃过,你不用管我。”

    何四海摸了摸肚子,砸吧了一下嘴,憨厚地笑道。

    他的确吃过了,在来路上吃了一个没加任何菜的饭团,因为便宜,只要两块钱。

    “唉~”

    李大路叹了口气,把袋子递到何四海的跟前。

    “吃吧,年轻身体是本钱,别瞎糟蹋,以后有你后悔的。”

    “谢师傅。”何四海毫不客气,一手抓了两。

    李大路也没在意,而是从屁股下面抽出一张纸,递给何四海。

    “这是什么?”何四海好奇地接了过去。

    “四海,工地上的活你不适合,开发区的汽车厂正在招人,你去试试。”

    原来这是一张招工单。

    “我不去。”何四海扫了一眼,直接拒绝。

    “为啥子?”

    “因为工资太低了,一个月才两千块钱。”

    而何四海现在的工资是一天180,一个月5400,差距太大了。

    “这是实习期,等三个月转正了,一个月同样能拿到四五千,还有四险一金,这可比在工地强多了。”

    “我不去,还要三个月时间,能不能转正,还是一回事呢。”

    看着何四海狼吞虎咽地吃下两个大包子,李大路把袋子里剩下的最后一个也递给了他。

    这时候三三两两的都来上工了,整个工地也变得喧闹起来。

    拎灰桶、递灰桶……

    如此机械的重复工作,使人都变得机械起来,没有思想。

    何四海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一辈子就完了,他要改变,就要走出去,可是没钱,也没有一技之长……

    “挖到东西了。”忽然就听见有工友的声音喊道。

    这股声音仿佛有一股魔力,原本机械轰鸣的工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放下手头上的事情凑了上去。

    有的纯粹是好奇,有的是想要发一笔财,有的纯粹是凑热闹,工地上的工作实在太枯燥了……

    何四海也不例外。

    “挖到墓了。”没等何四海靠近,就听工友们议论纷纷。

    “要通知文物局吗?”

    “应该打电话给记者,这可是大新闻。”

    “你们都傻啊,说不定下面有宝贝呢。”

    众多工友们全都不做声了。

    在工地上干活的都穷,也没什么文化,法律意识淡薄,只要不是杀人,在他们的心里,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何况埋在土里的东西,先到先得,天经地义。

    何四海走过去瞅了一眼,只见土坑下面,露出半弧形的灰砖拱顶。

    这是一个大墓。

    何四海脑海里冒出一句电影台词。

    然后自己乐了起来。

    不过要是真有古董,弄一两件出去,自己是不是就不用这么辛苦干活了?

    “都围在这里干嘛,干活去,干活去,少耽误事情,你们还想不想要钱了?”这时候来了一个戴着安全帽,胖胖的中年男子,把大家往回赶。

    他就是这里的包工头。

    大家自然不得罪他,纷纷又回到自己的工作上去了。

    而挖到的墓地那块地方,很快就被围挡围了起来。

    但是接下来的工作,虽然看似如常,但是何四海还是发现,大家的目光不时地看向那处。

    不过这些都不关何四海的事,等下了工,拒绝师父让他一起去喝酒的邀请,一如既往地回出租屋。

    “小伙子,小伙子,书你还要吗?大爷今天可特地给你留着呢。”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何四海的思绪。

    何四海回头看去,原来说昨天收破烂的大爷。

    于是赶忙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挠挠后脑勺,扭捏地道:“要,谢谢大爷。”

    “跟大爷客气啥,谁还不是过来人。”大爷笑着把三轮停靠在路边。

    “大爷,今天收获也是满满的啊。”何四海不着痕迹地捧了一句。

    大爷闻言果然很是得意。

    “你看,这些是大爷特地给你留着的。”收破烂的大爷从三路车上拿下几本花花绿绿的杂志。

    “谢谢大爷。”何四海赶忙接了过去。

    然后道:“大爷,我来再挑几本吗?当然我给你钱。”

    “行,我看你也是好小伙,无论大小,五毛钱一本卖给你。”收破烂的大爷很爽快地道。

    但是何四海却暗自撇了撇嘴,因为这些书本最多也就按照五毛钱一斤收上来的。

    但是他也没多说,而是仔细在里面挑选了一番。

    一本基本乐理。

    一本英语字典。

    还有几本男人装。

    一共也就五块钱,大爷送的几本没收钱。

    何四海自然跟昨天一样,抱着书本来到昨天的位置。

    可人刚坐下来,书都还没摊开呢,就见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站在的面前。

    何四海抬头望去……

    好“凶”的女人。

    不过看样貌,应该还是学生,现在学生都这么营养过剩了吗?

    “同学,要买书吗?”

    只要是客人,不管男女,不管美丑,何四海都是一律平等对待。

    “昨天是不是也是你在这里卖黄叔的?”

    只见面前的姑娘一只手插着腰,一只手拿着一本杂志,在空中挥舞着,气势汹汹地质问。

    这姑娘皮肤特别地白,满满的胶原蛋白,仿佛吹弹可破,此时因为激动,脸颊胀得通红。

    “同学,话可不能乱说?什么叫黄叔?这可是国家允许出版的正规刊物,都已经是高中生了,怎么还能随口诬蔑别人?”何四海阴沉着脸质问道。

    长得再好看,断他财路那也绝对不行。

    “你这明明就是黄叔,你看看,这上面的女人穿的都多暴露?”女孩激动地翻着手上杂志。

    “哪里暴露了,你去海滩游泳不穿泳衣啊?这能叫暴露吗?如果这也算暴露,同学,你穿得也挺暴露的啊?”何四海上下打量着对方,嘻嘻笑道。

    因为天气炎热,所以女孩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短裤,上身是短袖大嘴猴体恤。

    “你……你流氓。”

    女孩哪里是何四海的对手,有些畏惧地往后退了一小步。

    但也不知想起什么,又鼓起勇气走了上来。

    “你流氓,我要报警抓你。”女孩语气愤怒地道。

    “我哪里流氓了?看你一眼就流氓了?还是我卖杂志流氓了?谁怕谁啊,来,来,你报警,我在这里等着。”何四海一屁股坐了回去,重新把手上的书给铺开。

    “你……你……”女孩气结。

    “你什么你,你是小结巴吗?不买就别挡在我这里影响我生意。”何四海直接怼道。

    “你……你……你会遭报应的。”女孩涨红了脸,愤怒地道。

    何四海忽然觉得这女孩很有意思,你了半天,就说了这一句狠话,说明女孩的家庭教养一定很好。

    但是他可不会因此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对,我已经遭报应了,遇上了你,快走,别影响我做生意。”

    “这地方又不是你的,我就站这里。”那女孩气道。

    何四海闻言有些傻了眼,她不走,何四海还真没办法,而且这么一个漂亮姑娘站在这里,那些个小男生脸皮薄,肯定不会当着她的面买自己的书了。

    “唐小婉,你不去上自习,在这里干什么?”忽然旁边一个声音问道。

    “刘老师……”唐小婉看到刘老师,眼泪水立刻在眼眶中打转,满脸委屈。

    何四海心里只能一句“卧槽”,这姑娘看似跟个小白兔一样,没想到还是个腹黑。

    “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刘老师拉住唐小婉询问,眼睛却盯向何四海。

    唐小婉口中的刘老师穿着黑色百褶裙,白色花边衬衣,一头干练的中短发,优雅而有气质。

    “刘老师。”

    唐小婉再次委屈地叫了一声,然后看了何四海一眼,眼泪水顺着白皙的脸颊淌下来。

    “你是干什么的?敢在学校门口欺负学生?”刘老师见了立刻秀眉一拎,对着何四海大声呵责道。

    可是何四海却看到刘老师背后的唐小婉,对他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真是日了狗了。”何四海咒骂一声。

    “你这个人,怎么满嘴脏话?”刘老师拎着秀美,大声质问道。

    “我日狗,关你屁事?”

    何四海烦躁得很,今天看来生意做不成了,五块钱的本钱呢,全砸在手里了。

    “你这人真没素质,小婉,你告诉我经过,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警察。”刘老师回头向唐小婉问道。

    而唐小婉又变成一副委屈的模样。

    “他在这里卖黄叔,赵心水的书就是在这里买的。”

    唐小婉把手里的杂志递给刘老师,接着道:“我不让他在这里卖,他就骂我。”

    果然,漂亮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何四海心中暗骂一声,开始收拾眼前的东西,他知道,今天生意肯定是做不成了。

    因为很多人已经围上来了,特别是一些男同学,想在美女同学和美女老师面前表现一番。

    看着何四海面露凶光,跃跃欲试。

    再不走,有可能一拥而上把他打一顿,好汉不吃眼前亏。

    刘老师见他要走,也没阻拦,冷眼直视着他。

    把手里的杂志丢给他道:“下次不准在来学校门口卖,我会跟保安打招呼,见一次赶一次。”

    何四海也没客气,把她扔过来的书也收了起来,下次10块钱,再卖给她学生。

    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个女人,微笑着拎着书走了。

    远远的,他还能听见刘老师对唐小婉道:“以后放学,别一个人,尽量跟同学一起回去……”

    然后一大堆的男同学表示可以护送唐小婉。

    何四海心中冷笑,一群舔狗。

    书虽然不多,但是拎回出租屋还是把何四海累的气喘吁吁。

    至于扔是不可能扔的。

    五块钱呢。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李大路打来的。

    “师傅,我不是说了吗,我不喝酒,我就不去了。”何四海拿过电话,笑容满面地道。

    “不是,四海,工地死人了,这几天你先别来工地,等我电话。”李大路说完就挂了电话。

    何四海都来不及问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