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杀人
作者:泰剑      更新:2023-11-12 20:29      字数:2344
  第4章 杀人

    忽的响起一声叫唤,陆谦汗毛倒竖。

    心中这个秘密,一旦被外人发现,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陆谦说到底只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

    他回头望去。

    只见,一身火红衣裳,手拿长鞭,腰胯三尺绿剑的少女,紧紧盯着他。

    身边跟了两个贼眉鼠眼的男子。

    少女便是刁蛮狠毒的莫灵儿,两旁赫然是陆谦的邻居。

    “偷偷摸摸,是不是偷了什么东西?”莫灵儿质问道。

    莫灵儿本身是个天性跳脱,极为爱玩的人。

    近些日陆谦深居简出,虽隐蔽,但也时间一长,难免被有心人得知。

    听到有人告密之后,莫灵儿兴冲冲带人过来。

    前段时间,莫灵儿用石头砸了陆谦的脑袋。

    莫良没有责罚,只是口头说了一下。

    莫灵儿心恨至今,一旦抓到把柄,非得将这贱奴打杀了不可。

    旁边两人幸灾乐祸。

    陆谦平日独来独往,从不巴结任何人,早看这自命清高的人不爽了。

    于是专门告诉莫灵儿,没想到真的抓住机会了。

    “我上山砍柴并非盗窃,小姐误会了。”陆谦笑道,手却背到身后去,暗掐指诀。

    “咦?这是什么东西,你们两个拿过来。狗奴才别动。”

    见到旁边的纸人,莫灵儿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新的玩具。

    “是,小姐。”

    两人屁颠屁颠上前,经过陆谦身边时,得意地望了陆谦一眼。

    “陆大先生,你死定了……”

    陆谦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独来独往,说话也不像其他人一样粗鄙,故而被人戏称为先生。

    “是吗?”陆谦平淡声音在耳边响起。

    两人下意识一瞥,只见陆谦眼神平静,下一秒精光爆射。

    “灵官!杀!”

    阴魂折纸术中,称纸人为灵官。

    咔嚓!

    两人眼中,金甲纸人金光一闪,活了过来。

    一把百炼刀舞舞生风,刀光如水。

    哗!

    两人脖子一凉,低头望去,鲜血流不止,染红了衣裳。

    “你……你……”一人捂着脖子,不敢置信。

    扑!

    尸体倒地。

    “狗奴才,你竟然偷偷练功!爷爷不会放过你。”

    陆谦暴起杀了两人,竟然隐藏了实力,莫灵儿小脸煞白,犹自嘴硬。

    她抽出腰间的翠绿长剑。

    此剑名为碧水剑。通体如水,鱼鳞纹如水面泛起的波澜。

    砰!

    只见金甲灵官闪到莫灵儿身边,弯刀将碧水剑磕飞,刀刃放在莫灵儿的脖子上。

    莫灵儿同样修炼真气,却不是金甲灵官的一合之敌。

    金甲灵官速度极快,更能迷惑心神。

    在陆谦眼中是一个纸人,别人眼中却是一个真正的大汉。

    就连莫灵儿都没有发现,眼前这个大汉是怎么来到自己身边的。

    “你可知无名心法下一层?说出来,饶你不死。”陆谦捡起碧水剑,走到莫灵儿跟前。

    “我爷爷也会法术,别以为会几手妖法了不起,还不快放了我!”

    莫灵儿娇生惯养惯了,即便面对生命危险,也要威胁陆谦。

    在她的印象中,陆谦还是哪个唯唯诺诺的小道童。

    金甲灵官轻轻用力,莫灵儿脖子划出一道血痕,鲜血如注。

    “看来我和善的语气,让你产生了误解,不好意思。”陆谦笑容可掬的脸骤然变冷,寒气逼人,“下一次,掉的就是脑袋了。”

    “不……知道,你放了我,我一定让爷爷给你。”

    莫灵儿也被吓到了,心中暗恨,嘴上只好服软。

    “再见!”

    莫灵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一颗美丽的头颅掉落在地,眼睛瞪着。

    血液流干之后,陆谦撕下一块破布,抱着头颅。

    他可不是见到美女就跪舔的人。

    且不说莫灵儿和自己有仇,哪怕是不相干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杀了。

    “事不宜迟,今晚动手。”

    夜黑风高杀人夜。

    老天爷似乎也感应到了杀机,雾蒙蒙的云雾遮住月光,风雨欲来。

    静室之中,一名白发老者盘腿而坐,两侧点着烛火。

    莫良没有白天的仙风道骨,看上去反而像个老妖怪。

    树皮般干枯的皮肤,脸上长满了黑色斑点,一股浓浓恶臭萦绕周围,不得点香才能去除臭气。

    莫良睁开眼睛,眼白浑浊,形如枯槁。

    “咳咳咳……”

    莫良颤颤巍巍拿出一个漆匣。

    其中装着黑红的粉末,一股难以言喻的腥臭味充满整个房间。

    莫良捻起一小撮粉末,来到烛台前,搓着手指头,粉末缓缓落入烛火。

    烛火燃尽粉末,火焰转绿,房间一片阴惨惨的光芒。

    缕缕青烟升起,停在半空,组成蜿蜒扭曲的符文。

    “啊啊……”

    虚空隐隐传来一声声哀嚎。

    吸……

    莫良闭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满足。

    脸上的老人斑骤然减少了许多,气色变得红润,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了许多。

    莫良恋恋不舍合上盖子,叹息道:“阴粉不多了。”

    莫良今年九十多岁。

    年轻时与人争斗受重伤。

    本该殒命,无意发现真人遗蜕,学了几门道法才得以延命至今。

    这门续命法术名为秽阴度寿法。

    以人之心血,混之铅汞黄砂炼制而成。

    心血一般以修行者为佳。

    心血数量极少,一个人的心血练出不到二钱,大概能延命半年。

    这些年培养的弟子,都在方才小小的匣子中。

    此非长生之术,延寿的时间越来越少,有资质的弟子也差不多死了。

    阴粉用一点少一点,莫良也有些苦恼。

    他环视四周,小心翼翼拿出红布包。

    里面是一块巴掌的大小的翠绿玉佩。

    其上刻着复杂云篆符箓,兽图妖纹,中间是一个‘幽’字。

    “老夫要是二十岁该多好。”莫良贪婪地抚摸玉佩。

    玉佩背面刻着一行小字:“七月十五,鬼门大开;投水问路,真仙迎来。”

    这是一块通往仙门的信物。

    从高人遗蜕中得来。

    只要手持持牌,在约定时间扔进水中,即可有真仙引入门。

    不过,引入仙门也需要年龄条件,二十岁以下,莫良年龄不符合。

    现在把希望放在莫灵儿身上,希望她能寻来宝丹或者秘法。

    莫良恋恋不舍放下玉佩,还没来得及收好,门外响起敲门声。

    “道长,有人求见。”奴仆说道。

    “嗯?何事?”莫良眉头一皱,一般没什么大事,是不允许深夜打扰的。

    “是陆谦,陆谦他说感觉到气感了。”

    “什么?”莫良大喜,霍地站起,“瞌睡来了送枕头,快让他在大厅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