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6章 番外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501
  第1336章 番外

    叮当——

    博物馆的门被推开,发出了叮当的轻声响动。

    阳光从窗户和门的缝隙里面倾泻而出,落在了这已经很有些年份的博物馆里面,来人带来了的灰尘扬起落下,细微的尘粒在阳光之下,散发出了如同金子一样的灿灿流光。

    博物馆里面没有人,主人似乎并不在这里。

    于是这误打误撞地闯入了这里的客人只是放缓了脚步,带着些许的好奇,一边等待着店家回来,一边慢慢地在这里去看,难得在这个时代里面,还有着开在老街里的博物馆,他在那油漆都已经有些褪色了的柜台之间缓缓地走过。

    看到了上面放着古朴的陶器,有着朴素的手杖,还有破碎的剑器。

    温暖的阳光让人整个人都慵懒下来,懒洋洋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披上了一层温暖阳光的柜台,里面的东西都变得似乎披上了一层岁月般的流光,带着那种穿过遥远岁月的温暖的感觉,客人下意识抬起手,朝着前面伸出手,手掌的指腹贴合落在了那透明的屏障上,触感冰冷。

    前面是一把断裂的刀。

    散发着极为浓郁凌冽的寒意,哪怕是隔着这透明的屏障都能够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寒意,几乎要让手掌都感觉到了刺痛感觉,他下意识缩了缩手,注视着那柄断裂的刀,看着下面一张白纸,先前明明什么都没有的,但是此刻却看到了一丝丝痕迹汇聚,化作了笔锋。

    他下意识地念出声来:

    “【白虎破军刀】”

    “四灵之一,白虎,于归墟一役战死陨落,刀碎而灵亡。”

    “藏于此。”

    那客人第一时间觉得荒谬和离谱,下意识地道:“四方白虎?这,这不是传说里面的神灵吗?这里怎么会有祂的刀?还说祂已经陨落了?这是在开玩笑吧……喂喂喂,怎么可能啊……”

    他惊愕之下,手掌下意识稍微用力按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仿佛感觉到了那被封起来的刀猛烈地震颤了一下,寒意几乎要将他的手掌掌心给撕开,而后有鲜血从这个伤口里面流淌出来,像是有金铁剑气渗透入了手掌里面,让祂下意识地打了好几個寒颤。

    “这,这是……”

    客人惊愕的时候,忽而听到了身后传来含笑的声音。

    “是客人吗?”

    “啊,打算要这把刀吗?真是好眼光呢……”

    他下意识抬起头来,转过身来的时候,感觉到脸颊上有一股冷冷冰冰的感觉,和那炽热的鲜血碰撞,一下反倒是舒舒服地打了个冷颤,下意识转过身来,看到一名噙着笑意,穿着执事服的青年,手里拿着一个玻璃杯,里面放着快乐水,里面还起伏着好几块冰块。

    “怎么样,小客人要来一杯吗?”

    “啊,我,好,好的。”

    客人转过身来,下意识地回答,然后伸出手接住了这快乐水。

    而擦拭地非常光滑明亮的玻璃杯,倒影出了他的面容。

    那是一名少年人,看上去才约莫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朴素的校服,但是因为练习武艺的原因,看上去倒是不算瘦小,抱着快乐水水杯坐在沙发上,倒是有几份拘谨的模样。

    不由得他不拘谨。

    那位自称是博物馆里面暂代管理的男人穿着一身极为优雅的执事服,正在慢慢擦拭着玻璃杯,面容俊美到了邪异的程度,眼底噙着笑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少年总是觉得,这一双眼睛里面带着些紫色,给他一种很大的压迫力。

    而这个博物馆里面,还回来另外一位,看上去憨厚的男子,但是这所谓憨厚的男子,眉眼抬起的时候,却神采飞扬,自有一种威慑力,让少年下意识低下头去,不敢直视,心中多少有些懊悔,懊悔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推开这个门。

    “不用拘谨,想看就看嘛。”

    “你可以叫我水哥。”

    “那边儿那个,你叫他老陆就可以了,要不然老兵也可以。”

    穿着执事服的青年笑着开口。

    但是那少年却多少还是有些局促着,双手抱着玻璃杯,似乎只有这玻璃杯的感觉,才能够让他掌心的,被那刀刺激到的炽热稍微好受一些,他打定了主意不答话,那博物馆的两个员工也就不去理会他了。

    只是这博物馆似乎不如所处的地方一般僻冷。

    短短时间里面,来了好几拨儿人。

    其中有他曾经在网络上看到的——

    有的是这个时代的巨富,也有的是这个时代的顶尖高手。

    但是出乎意外,这些人都不约而同对那把断裂的刀产生了兴趣。

    尤其是那位出身江湖,也曾经在大荒历练的年轻刀客,表达出了极为炽烈诚恳的心,但是那博物馆的人只是轻描淡写地开口,就说出了那刀客和富商十辈子都出不起的价钱,让那少年咂舌。

    乖乖,这样的价格,谁拿得出来啊。

    这摆明了就是不想要卖掉啊!

    那位面容俊美非凡,有着一双紫色眸子的执事似乎是猜到了少年的想法,噙着微笑道:“你觉得我卖得太贵?”

    少年连忙摇头:“不不不,没有没有没有!”

    “您卖的很合理,非常合理!”

    穿着执事服的开明手肘撑在膝盖上,噙着微笑道:“贵,自有贵的道理。”

    “这个可是四灵白虎的刀啊,哪怕只是剩下一半,那也是顶尖的神兵利器。”

    他取出了那一口断刀,放在手中把玩着,忽而微笑着看着那边的少年客人,冷不丁地道了一句:“想要吗?”

    “啊,想……咳咳咳,我,我是说,不想,不想。”

    少年几乎下意识就要说出自己心里面的想法了。

    这刀总是给他一种让他熟悉的感觉。

    但是立刻就把话收回来,这刀这么贵,他可买不起!

    那紫眸的青年噙着微笑,看着眼前这局促的少年,忽而手一抖,那一口白虎战死之后留下来的刀就坠落下来,落在了那少年手边,而后懒洋洋道:“你若要的话,我可以送还给你。”

    少年一惊,没有听到送后面,还有个【还】字。

    反倒是越发局促地道:“我,我买不起的。”

    “没关系,不用你买。”

    开明微笑着道:

    “白虎曾经是昆仑一系的存在,也曾经在归墟之战立下功劳而死。”

    “后来的归墟之主,还有昆仑,都念着他。”

    “伱若是想要这把刀的话,拿着此刀,只需要去参加一场婚礼便是了,有吃有喝,还轻松,如何?”

    “婚礼?谁的?”

    “谁的?”

    开明悠然道:“自然是【归墟之主】,是【昆仑天女】的婚礼了。”

    “就在今日了。”

    “想要的话,跟上。”

    少年下意识松刀,可是握住刀的时候,放下刀的心思刹那就已经消失了,看着那青年步步远去,下意识地站起身来,朝着前面的背影而去,前面道路仿佛模糊化,不再是熟悉的柏油路,而是仿佛通往玄妙之处的道路,周围风景也已大变。

    少年一步步走去,隐隐已经听到了乐器之声。

    抚摸着刀柄:

    “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