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2章 起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76
  第1332章 起源

    【原始天魔】的出现,并没有在这个隐蔽起来的聚集地里面掀起多大的波澜,或者说,这里本来就是各个部族之人混杂聚居的地方,但凡来到了这里的人,谁没有一些往事,谁又没有些许秘密?

    只是毕竟这位道人,和圆觉,后土,西皇这三位领袖关系颇为亲近。

    终究还是比较引人注目。

    而正在疗伤的卫渊,很快地加入到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他以传授剑法,陶艺,以及厨艺的方式,被此地的人们所接受,陶器可以满足生活的需求,而美味的食物可以让心情变得愉悦,剑术则是可以武装人们,让他们可以拥有保护自己的力量。

    时间慢慢地过去。

    卫渊的伤势逐渐痊愈,而他也曾经随着后土,还有西皇离开过这里,前往浊世去看一看她们所准备的,当他们离开之时,这些被部族当做弃子所抛弃的人们居的地方,那是远离清浊核心区域的部分,那是素来都追逐利益为先的浊世神魔,绝不愿意去的地方。

    周围更是有着山岩的阻拦,层层天险,一个不消息那就会被席卷其中,魂飞魄散,不得全身而退,若是加上这一族的自卫能力,即便是在浊世之中,也足可以自保了。

    卫渊观察过这里,却有了不同的意见。

    这里不容易种植植物和粮食。

    而基于这些植物繁衍生息的,各类生长迅速的动物也就没有办法生活。

    如此他们这一族虽然可以在浊世生存下去,但是却终究只是如同苦行僧的艰苦生活,思来想去,卫渊在痊愈之后,亲自前往神代四海,出手捕获了一个游历在大荒边缘之处的小世界。

    当那个巨大如同星辰,浩瀚磅礴的小世界落下来的时候,整个被封闭起来的【魔族】都陷入一种惊叹和难以言喻的欢呼狂欢之中,他们看到那个世界从天而落,而后悬浮在了整个山脉阵法之上,里面可以看得到有山川湖泊,有着繁茂的植被和看上去便极为肥沃的土壤。

    那是比起现在的地方好得太多的福地。

    尤其是当宣布,他们将会搬入这个小世界,而后远离这里的时候。

    整个山谷之内的情绪抵达了巅峰。

    这些曾经经历过背叛,出卖,以及追杀的人心思都极深沉,被出卖过一次,自然就会多出了居安思危的本能,纵然现在这样的地方极为安全,他们也还是会担忧着,这里当真不会被发现吗?外界的厮杀和战斗,一日比一日严重激烈。

    会不会有朝一日,这里也被他们找到?

    还是说,为了避免这样的结局,终此一生都要在流浪和逃亡之中度过?

    当看到这悬浮于上空,哪怕是被无边伟力缩小,却仍旧展现出极为浩瀚恢弘之感的小世界的时候,他们心中的担忧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对于即将到来的安稳生活的不敢置信和狂喜。

    这样的狂喜,在往日的痛苦衬托之下,尤其地凸显出来。

    这一日举办了巨大的庆祝晚会。

    所有的人欢呼着这位单手托举着一整个世界回归的强大者。

    称之为原始,未免有些过于地不恭敬,而单纯的魔,则显得无法凸显其高渺和强大,无法彰显其恢弘和慈悲,在这族群之中,行走于大荒之上的人们占据了七成,而在大荒之上,最强大最恢宏也最为从容的,无过于【天】。

    将这些融合起来。

    当道人坐在铺着兽皮的石头之上,拿着以简单手法做出来的陶器酒樽,盛放着带着些许酸味的果酒,看着天穹之上的圆月出神的时候,【原始天魔】的欢呼和诵唱声音,已经在这遥远上古年代的月色之下升腾而起,如同古朴的祝颂曲调一般。

    他看着那些最初的天魔们,只坐在月色之下的青石上,微微举起酒杯。

    “饮胜。”

    这一夜的欢庆之下,那些部族的人们以朴素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感谢,有的是送来了些许简单的果蔬,有的是些许陶器,那个卫渊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候遇到的少女则赤红着脸庞,说是要跳一曲部族里面的祭祀之舞。

    人们都大声欢呼,这个孩子的脸庞越发红颜。

    但是只是可惜,才抬起手来,还没有开始跳舞便是朝着后面倒下去。

    却是先前在欢呼和庆祝的时候也喝了酒,纵然只是果子酿造的果酒,但是毕竟是上古年代,果实之中灵气极为浓郁,酿造出来的酒都有几份强力的后劲儿,却是还没能够跳起舞就醉了过去,引来了人们一阵阵的笑声。

    “孩子还小,等到了她长大些,应该就可以喝酒了。”

    “其实喝了酒之后跳舞,或许能够更好看些。”

    有部族里面的人帮忙解释。

    卫渊颔首,抬起头看着这巨大的小世界。

    他向圆觉他们要来了这些年来找到的名录,里面记录着所有的被救的人,而后借助了因果的权能将他们都找来,旋即由圆觉说出,避免接下来的战乱和纷争之世,要将一部分人送往安全的地方,避世而居。

    但是并非是所有人都可以放下仇恨,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远离故乡。

    有近乎于六成左右的人表示,他们并不愿意进入小世界当中生活。

    “这里是我们的故乡,我已经被部族抛弃了,所以,我也不能够反过来,抛弃我的家乡。”

    “我们还有需要解决的事情……这些心结放在我们心里面,如果没能够解决的话,哪怕是我们离开这里,前往那个小世界,恐怕也没有办法安下心来啊。”

    “这个时代太过于纷乱了。”

    “哪怕是我们可以得到安全,但是总也还有其他的,类似我们一样经历的人出现,我们可以得到救赎,但是他们呢?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能够就这样,一走了之……”

    有着各种各样的理由。

    有借口,有想要留在故乡复仇。

    有恐惧和猜疑。

    也有着人类心底埋藏着的纯粹的秉性。

    无论他们的理由是什么,卫渊没有挽留。

    部族里面决定前往那个小世界居住的人们依依不舍,拿出了部族里面的美酒和食物,为他们举办了盛大的送别仪式,在送别的时候,有些即将离开这里的人们说,等到了自己留在这里的目标结束之后,就会寻找到回来的道路,所以希望可以得到小世界的坐标。

    却被拒绝了。

    而另一部分的人则是在离别的时候,彼此留下了彼此打算前往的方向。

    “我听说,在北边有一个新崛起的部族,叫做九黎的。”

    “我们去投奔他们吧。”

    “我就不去了……我的家乡在东方,我会去那里,姜水河边的姜氏部族,我打算要去他的那里……”

    他们彼此饮酒,而后祝福着彼此的未来。

    然后大笑着拥抱之后,离开了这里,奔赴向了自己决定的方向,一部分成为了遥远后来的蚩尤九黎麾下,八十一部族的起源,而另外一部分进入了姜水城,而那里的姜氏部族诞生了炎帝,而穿着青衫的道人安静地看着他们奔赴向各自的命运。

    而在所有想要离去的人都离开之后,卫渊让所有的天魔族进入到了小世界里。

    道人凌空而立于天地之间。

    后土站在旁边,看着她和西皇,圆觉这些年来救助的人,看着他们将自己生活所需的各种东西带入到了这个小世界里面,圆觉甚至于施展出了佛门巨力,将这些天魔族的屋子都给搬入小世界里面。

    身穿鹅黄色衣衫,气质柔美淡雅的女子注视着这一幕,道:“岁月漫长,人生流转,人类和其他的生灵聚沙成塔,成为部族,最终将会成为国家,而伴随着时间的变化,国家也会坍塌,我们现在把他们救出来,他们终究也会遇到其他的问题。”

    “哪怕是在那个小世界里面,他们也一定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矛盾,重新出现背叛,仇杀,结怨吧……”

    “所以,元,我们做的这些是有价值的吗?”

    黑发的道人微微颔首:“当然,有其价值所在。”

    “哪怕是未来会遇到诸多的灾难,哪怕是未来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至少现在的欣喜不假,现在他们得到了拯救不假,未雨绸缪自然不错,但是却也不能够因噎废食,不是吗?”

    他仿佛看到了很久之后的事情,而后抬起手。

    那些刚刚进入到了小世界里面,欣喜期待,以及潜藏着不安的天魔族们忽而脚步一晃,感觉到了整个小世界忽而剧烈震颤,旋即抬起头,看到了一道一道散发着澄澈金色流光的因果升腾起来,弥散在整个世界上。

    黑发道人手腕微动,五指张开,虚着下压。

    轰!!!!

    于是整个小世界轰然坠落。

    直接落入浊世!

    世界的法则开始碰撞,清世和浊世的剧烈抗衡导致了两个世界边缘之处,法则几乎化作实质化的各种灾厄,风暴,烈焰,雷霆,诸多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吞没的灾难彼此连接着浮现出来。

    卫渊啪地打了个响指。

    于是清浊平定,阴阳均衡,诸多灾厄重新回归法则的正轨。

    小世界稳稳地落入到了先前确定下来的浊世位置上。

    在此地,将会远离人世间的诸多部族厮杀,却也要付出,再也不能回归故土的代价,怀揣着欣喜却又有着淡淡悲伤的心情,大家在今日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庆祝活动。

    那少女在朋友们的祝福下鼓起勇气,想要将之前未曾完成的舞蹈献上。

    但是却未曾成功。

    当她找到了那位道人的时候,在部族之中,已经被传颂为【原始天魔】的男子站在了世界的边缘,而星光流转留下,粲然清冷,让沐浴其中的道人有一种不可靠近的清冷疏离的感觉,而刹那之间,另一位强大的存在出现在了天魔的面前。

    少女屏住呼吸,知道了眼前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论,于是压下心中的遗憾,去取了部族中自己酿造的酒送来,以星辰和因果定锚,天帝在星光中出现在这里,垂眸看着卫渊:“这个是……”

    “原来如此,那个天魔族的起源,是你。”

    “如何,可寻找到了浊世大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