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1章 原始天魔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97
  第1331章 原始天魔

    圆觉嗓音低沉雄浑,却又自带着一种堂皇正大的佛门气息,他自然无法察觉到卫渊的气息,但是卫渊主动放出一丝的情况却又不同,双目平和,注视着那气息泄露出来的地方,背后归于剑鞘之中的剑已经微微鸣啸着。

    卫渊洒脱一笑,任由那龙兽缓缓飞出。

    其原本身躯几乎庞大得如同山岳一般,此刻是被卫渊压制着收敛了部分,但是即便如此,仍旧显得极为庞大,而道人站立在龙首之上,负手而立,明明不发一言,却自有一股让人心中压抑的庞大压迫。

    背负佛剑的圆觉微微皱眉。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眼前之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是故人,但是自己对于他,却是没有丝毫的印象,因而心中戒备尤甚。

    卫渊看到圆觉隐隐含着戒备的模样,若是过去的自己,对于现在的情况,实在是没有半点的法子了,只能够束手无策。

    眼前的圆觉显而易见是受到了什么神通的干扰,导致了真灵蒙昧,记忆不显。

    这放在任何人的手里都是极棘手的事情。

    真灵毕竟是一个人最为脆弱的部分,妄图以外力恢复其真灵,一个不小心,搞不好反倒是会让其真灵受损,让其就算是现在这样的状态都无法保证,必须得慎之又慎。

    但是这只是针对于常人。

    卫渊微微一笑,刹那之间,背负长剑的圆觉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已经失去了那个人的踪影,下一刻,一根手指已经轻轻落在了自己的眉心之上,须知道圆觉来到这时代之后,几经凶险恶战,实力和战力之强大,远在过去的自己之上,但是这一下不要说避开,就连看都看不到,正心中微惊,欲要拔剑。

    忽而听到了一声极为清脆的碎裂声音。

    这声音是从自己的脑海之中出现的。

    圆觉刚要惊愕,忽而察觉到眉心一阵剧痛,刹那之间,无数的记忆,想法就已经从他的真灵深处绽放出来,只一瞬间,此刻的圆觉隐隐然有从合二为一的状态,硬生生分开来的趋势,也只是卫渊这一下只是为其解开真灵记忆,而未彻底切断因果。

    否则的话,伏羲留下的后手刹那之间就要被破去。

    即便是如此,圆觉仍旧眼前一阵发黑,踉跄两步,方才稳住,而这个时候,过去的记忆就已经全部都释放开来,一切经历,仿佛幻梦一般,怔怔失神,忽而听到了身前含笑的熟悉声音:“如何,可认得出我是谁了吗?”

    圆觉抬起头来,看着那熟悉身影,怔怔许久:

    “卫馆主……”

    ……

    片刻之后,圆觉已经将自己经历过的事情——诸如被伏羲将自己的身躯,地藏的功体糅合唯一,诸如万法终末之地的天道被伏羲淬炼为一柄剑的剑胚,而现在这柄剑的剑胚就在自己的身上,以及最近这一段时间,失去过去记忆的自己在做些什么,尽数都说了。

    可谓是精彩万分。

    而卫渊也将人世间发生的诸多事情也和圆觉说了。

    听到说人世间先前最大的两个威胁,归墟和浊世也已经被解决,圆觉脸上浮现出一种松了口气的微笑,卫渊指了指不远处安静生活着的孩子,道:“他们又该如何?你打算要一直这样照顾他们吗?”

    圆觉沉吟了下,示意卫渊先出发,那一条巨大龙兽摇身一变,变成原本如同山岳般的模样,背负着所有人,按着圆觉指出的方向步步而行,而圆觉站在龙背之上,缓声解释道:

    “照顾自然是该尽量照顾,但是贫僧也不可能永远呆在一个地方,这个时代,轩辕黄帝似乎还没有诞生,九黎部族也还很是弱小,是距我们的时代好几千年前的时期了,各大部族纷战不休,这样的人,在这个时代里面哪里都有,而且有很多。”

    “我也还想要多救助一些。”

    “可救一日一时,却难以救助他们一生一世。”

    “所以我是将他们汇聚在一起,然后教导他们一些战斗之法,还有生活下去的法门,让他们彼此能够守望相助,哪怕有朝一日,我不在了,他们也可以很好的生活下去,这样才是真正的救助。”

    “不过,这件事情自然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

    “我外出寻找这些被部族抛弃的孩子们,然后将他们带回来,还有朋友在帮助他们生活下去……”

    在不急不慢地说着的时候,这龙兽已经腾跃过了极遥远的距离,抵达了目的地,当然,这实际上卫渊以因果折叠,大幅度地缩短了路上消耗短时间,否则哪怕是以这龙兽的脚力,也需要少说数日的奔波。

    远远看到了一处山崖耸立之处,圆觉踏前半步,仰天长啸,声音回荡,而就又听到了这山崖之内似有人声道:“回来了,回来了!”

    “赶快打开阵法啊。”

    “快,快些!”

    伴随着这些声音,整个山崖之上的阵法都被铺展地徐徐展开,圆觉道:“这里其实也不是久留之地,是我们暂时落脚的地方,过去一段时间,其实还要转移的……卫馆主,先进来再说。”

    卫渊进入这里的时候,忽而脚步微顿,感知到了熟悉的两股气息。

    “……果然如此。”

    圆觉引荐,介绍着这个时代同样愿意为这些不存于各大氏族的普通人伸出援手的人,其中各族都有,而介绍到了最后的时候,卫渊看着那边遮掩了自身模样和气息,但是道果痕迹却极明显的两位女子,感慨道:“……这两位却是不必再介绍了。”

    后土,西皇。

    自浑天之梦之后,踏破虚空,来到了过去,却未曾想到,竟然会在此地相聚。

    卫渊心中感慨。

    但是却也不是不能够理解。

    【因果】流转之下,卫渊落在了长安剑所在的时间线,而先前就感觉到了,后土和西皇所在的时间,和长安剑所在的时间线本就极为相近,会在这个时间线的大荒相遇,本来就是理所当然之事,而以后土的性格,她或许不会插手整个时代的变迁,但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伸出援手,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顿寒暄之后,对于伏羲的突然举动,对于浊世大尊的末路。

    西皇和后土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旋即卫渊道:“不过,你们两个是不愿意以自身的意志去改变时代的变化,以免未来遭遇到更大的破坏和波折,这我是完全理解的,但是这些人,你们打算要怎么样处理……”

    卫渊环顾周围。

    所见此地,说是救回来的一部分人,但是实则后土,西皇,圆觉此举已经是数十年,此地人数之多,已经可以说是一个部族,甚至于一个新的种族了,其中有人类,也有混杂着神血的神裔,可谓是众多。

    卫渊缓声道:“你们,终究是要离开这个时代的……”

    后土抿了抿唇,却是不能就此接受:“但是,也不可能放着不管的话……他们又该如何呢?还会卷入这个时代诸族兼并当中,最终重新死去吗?”她和西皇对视一眼,道:“所以,我们有想过,寻找到一处人世间寻找不到的地方。”

    “开辟出一个足够让他们好好生活的小世界,避开这时代的浪潮和诸多大劫。”

    “虽然说不能够享受到多么好的生活,但是至少可以生活无忧。”

    卫渊道:“你们提这个,是已经找到了这样一个地方了吗?”

    西皇微微颔首,言简意赅:“我们不能够过于插手此事。”

    “而人世多有大劫,厮杀不止。”

    “哪怕是寻常的小世界,都有可能因为神灵的厮杀波及到,或者因为某个神灵想要炼器而被其收取。”

    “若说能有一个远离诸多繁杂的地方,可能只有那里了……”

    “浊世深处。”

    西皇缓声道:“虽无阳光,却也不必遭遇追杀,不必遭遇横祸,也可以避免清浊两界的厮杀,只是可能所见的风景没有清世的美好罢了……元始,我和后土寻找过了,基本已经寻找到了地方。”

    “本来剩下一步靠着我们,还比较麻烦。”

    “而今你也已来了,至少是可以简单许多。”

    卫渊自语:“浊世吗……”

    他看着这个地方的人们,神色大多有着阴翳,那是被血亲抛弃当做弃子,是家人朋友在这个乱世之中死尽,最后想要复仇,却发现就连自己的仇人都在这个纷争的时代里面死去的茫然和痛苦。

    他收回视线:“他们,如何称呼?”

    后土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圆觉,回答道:“他们都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名字,也失去了过去的姓氏和部族,所以本来没有姓名,圆觉在这里常常给他们开导心中的困惑和迷惘,时间慢慢过去,他们多少放下了些。”

    “至于名号……”

    其实不用讲述了,远远已经听到了有人在说着。

    “执迷不悟,不肯放下,也无法留存于常世的,即为【魔】。”

    “我们这个族群,最后愿意留在这里的,都是这样的人了啊。”

    “魔……”

    卫渊垂眸,刹那之间,仿佛看到命运在自己的面前汇聚成为线条,而后因果循环,尽数围绕着自己,刹那之间汇聚起来,所谓天魔一族的起源,原来如此,而这个时候有人误以为卫渊也是圆觉救回来的人,询问其名字,道人抬了抬眸,道:

    “元始。”

    那人是个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下意识呢喃道:

    “原始吗?”

    她勉强露出微笑,道:“那么,你也要加入我们吗?嗯……原始魔?”

    道人垂眸微笑,道:“或许是。”

    “也或许,你应该这样叫我。”

    “【原始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