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9章 摊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17
  第1329章 摊牌!

    四海波涛,汹涌不休,一重接着一重,仿佛永远都没有停下来的那一天,而伏羲盘坐在礁石之上,袖袍在这激荡的海风吹拂之下不断地起伏变化,双目冰冷平静,俯瞰着前面的那一道道身影。

    或者霸道,或者疯狂,或者怒到了极致。

    一道道身影,全部都是伏羲。

    在得到了这个世界的伏羲被袭击之后的传讯之后。

    这些被伏羲自己斩出来的,不同时间线的身躯尽数赶来,尽管他们也无法凌驾于【道果层次无法以本体回到过去】这个铁律,但是一缕神念投放而来,采取顶级强者所特有的,【隔空出手】,却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于是每一个时代的伏羲都抵达了这里。

    其中速度最快的那个,也是实力最强的,面容之上已经不再是原本的轻狂,而是多出了几分沉稳,那像是已经经历过了岁月洗刷,从而变得沉着冷静的原初之蛇,甚至于鬓角都有了两分白发,只是话音之中仍旧都是怒意:

    “我隐隐已经有所感应,感知到你要做什么。”

    “甚至于曾经尝试提醒过元始天尊,让祂小心你。”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如此地疯狂,如此地不顾一切代价。”

    “伏羲!!!”

    “不,亦或者说,【真正的本体】。”

    “你究竟知道,你自己在做些什么吗?!”

    究竟是不屑也好,还是冷淡也罢,伏羲并没有回应这个自己的质问,而是神色冷淡至极,盘座于中心,迎接自八面而来的自己,等到了许久之后才微微抬眸,那一双金色竖瞳平淡扫过前面,这四海之地早已经再无半点的其他生灵。

    哪怕是那些本身实力极为强横。

    足以称之为神灵,动辄身长千里的巨型海兽都像是感知到了恐惧和死亡的味道,而后调转方向,朝着远离于此的地方,疯狂地逃窜着,疯狂地远离这充斥着粘稠恶意和杀机的区域。

    伏羲注视着前方的诸多自己,嗓音平淡漠然道:

    “看起来你们终究是什么都不知道。”

    “也难怪。”

    “毕竟只是被我剥离的残次品,不知道【我】之心中的想法,只能算是既定命运里面的自我而已,无法跳出牢笼,俯瞰过去。”

    这些‘伏羲’,都只是伏羲剥离出来的,不同岁月和时间里面的自己。

    其只代表了最初的,这个阶段的伏羲的状态。

    也无法继续成长。

    和此刻这个图谋甚大的伏羲,完全是两个层次。

    而这些被剥离出来的伏羲并不知道这些,也一时间未曾意识到眼前的本体,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感受不到这一句话里面那种极致的嘲弄和不屑。

    伏羲,不管是被剪切下来的这些身影,还是说最初的本体。

    都不是什么脾气很好的家伙。

    当即杀气纵横,彼此敌视,几乎就要打杀起来。

    或者说,已经有两个,年少时期的伏羲怒而暴起,朝着前面这个装神弄鬼的‘自己’悍然发动了攻击,旋即阴阳二气流转,这一个十七八岁,一个看上去才只有人类十六岁大小的伏羲竟然硬生生被这磅礴壮阔的阴阳二气旋涡困住。

    盘坐于礁石之上的伏羲袖袍一扫。

    这两个弱小年幼时期的自己就像是滚地葫芦一般地被扫飞出去。

    若非是伏羲没有下狠手。

    这两个自己的分魂都要刹那之间被他直接击杀,甚至于湮灭成灰烬,魂飞魄散了,而这一出手,便直接震慑住了其他的伏羲,那个来自于更加遥远的岁月之后,甚至于提醒卫渊小心眼前本体的‘伏羲’眸子微敛:“这一股力量……”

    “你竟然,是真身来到了这里!”

    “付出了足够的代价吧。”

    伏羲抬眸,轻描淡写道:“自不是你们这些弱者可以知道的。”

    自己最了解自己。

    而伏羲也最是知道,如何才能够轻而易举地挑拨起来自己的怒气和怒火。

    “你,到底什么意思?!”

    “识相点的,把阿娲放出来,否则的话,这里这么多我们,哪怕我们只是一缕分魂,合无数世界的力量,也足以把你当场重创,更何况,伏羲,你是本体,所以你更加地明白这一点吧——【击败一个人的方法并非需要力量强于他】。”

    “哪怕是论纯粹的武力,现在的我们及不上你。”

    “但是多的是有段坏了你的事情。”

    这些来自于不同时代的,隔空出手的伏羲们遏制住了自己本能出现的怒意,只是围绕在安全的范围之内,目光幽幽地注视着眼前的伏羲本体,似乎是因为此地的恶意和杀气实在是太过于沉重雄浑,乃至于整个天穹都昏暗下来,云气盘旋,迸出一道道雷霆。

    伏羲不得不承认。

    这些自己,哪怕只是在正常命运轨迹之上的,不同时间线的自己。

    其实也是极为难缠的。

    若是当真放任他们的话,自己的计划还真的会遭遇到不小的波折。

    而若是一口气将这些自己都杀光……

    呵……不提做不做得到的事情,那也必然会导致自己的元气大伤,导致自己的行动力受阻,而其中但凡有那么一两个‘自己’留下了后手,导致阿娲所在的小世界封印被破开一部分,让她在不周山倒,天崩地裂的时间段出现。

    那么自己打算打破宿命所做出的努力,岂不是恰好促成了宿命?

    不,不可——

    而伏羲垂眸,选择了另一条道路。

    也是他所蓄谋已久,看到的最后一条可能性!

    伏羲平淡道:“我把阿娲关起来,正是为了救她。”

    “我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

    “无数次的失败,这或许是最后的一点可能!”

    “最后一点,将阿娲从血肉凌迟,魂飞魄散的痛苦之中解救出来的可能性!”其余的伏羲尽数变色,下一刻,伏羲本体直接打开了自己的神魂,强行将自己的记忆和情感,以及那无数岁月里面,无数次的失败,无数次失败之后——

    亲眼目睹娲皇死亡的痛苦,悲怆,疯狂。

    全部,全部共享给每一个‘自己’。

    这就是伏羲的决定——

    谁说,一定要和自己争斗?!

    刹那之间,这一片天地越发地昏沉下来,仿佛有着极致的恶意和疯狂,极致的痛苦和悲怆在这里浮现出来,而后涌动着咆哮着炸裂,所有伏羲的神色齐齐变化,他们看向前面的本体,眉宇之中浮现出了一种相同的情绪。

    【若我是他,也会如此】!

    其中最为年长的那个缓声道:“你打算,怎么做……”

    伏羲垂眸看着那个小世界,缓缓开口:“阿娲具备奉献精神,若是我告诉她真正的未来,她会愿意以自己的死亡,换取人族未来的昌盛,以及卫渊的成道,这当然是如此……”

    “但是,哪怕妹妹同意,做兄长的怎么可能看着她遭人凌迟一般地杀死?”

    “更何况……”

    “正是因为阿娲陨落,而我半疯,人族才迎来了一段黑暗的岁月。”

    “谁又能够说,阿娲不陨落,我亦在常世,在她庇护下的人族,会过得比起现在差?!”

    “我会告诉她部分真实。”

    “让她知道她将会遭遇的死劫,以及人族之后的黑暗历史,仅此如此,阿娲的性格,应该也能够做出判断,知道怎么样才是最好的发展,而后安心蛰伏起来,无数次的尝试,我知道了,只有阿娲回心转意,命运才有可能转向。”

    其中一名伏羲的剪影询问道:“你要怎么做?”

    “若是知道的太多,阿娲也会遭遇被改变的那个未来命运的反噬。”

    伏羲道:“哼,我自然有所准备。”

    “我将会创造出足够大的法阵,在这里面足以屏蔽天机和命格的反噬,在这里,我告诉阿娲那些未来,而后让她在这个世界里面呆到一切尘埃落定,我再带着她出来,她出来之后就会遗忘在阵法里面的经历……”

    “既然不知道,自然不会遭遇反噬。”

    “而我,将会重新前往万法终末之地。”

    “直到过去数千年,新的命运轨迹,重新确定下来,反噬消失,再回人间。”

    最为年长的那个伏羲剪影忽而笑一声:“彻底的偷换命运,窃取天机。”

    “疯狂的家伙。”

    “那为什么不等元始天尊超脱?”

    伏羲冷淡道:“超脱之事本就未必能成,一旦他如浑天一般陨落,亦或者出现了其他的什么意外,那阿娲的悲剧就再也无法改变了,你会用你亲生妹妹的性命去赌一个家伙会不会超脱吗?”

    年老者道:“这不也涉及到了浑天的布局,打破了浑天期望人间界出现【因果】的后手吗?”

    伏羲平淡道:

    “浑天只是期望出现【道果】,他也没能想到,因果走到了这一步。”

    “何况,浑天又如何?”

    “已死之人罢了,我们难道还要弱于他吗?”

    年老的伏羲剪影放声大笑,指了指伏羲的身上出现的剑痕。

    “这是那元始天尊的剑痕?”

    伏羲垂眸:“因果难缠,哪怕是一剑斩落在身上,也无法痊愈。”

    “是吗?是无法痊愈,还是说,因为你自己疯狂的尝试,导致了自己的根基不稳,底蕴受损,从距离超脱只差一步走到现在这样,才让你无法痊愈呢?”那个年长伏羲自笑一声,出现在伏羲身边,看着前面,那个美轮美奂的小世界,微笑着道:

    “但是,本体不愧是本体……”

    “希望你可以成功。”

    “虽然此身只是那个时间线隔着岁月出手的一部分底蕴,但是,至少可以让你短暂恢复一部分实力,请拿走吧。”他拍手在了伏羲的肩膀上,而后主动兵解,最后看了一眼娲皇,消散如烟,磅礴底蕴,直接涌动到了伏羲的身上。

    一个个时间线的伏羲将力量传递给现在的本体。

    而后看着那少女所在的方向,看着他们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悲伤和遗憾,含笑而死。

    对于这一部分分魂来说,这是真的死去了。

    最后那个最为年少的看着伏羲,认真道:“你一定要把她的悲剧改写。”

    “我答应过。”

    “一定会保护好她,不让她受伤。”

    “我也答应过。”

    两人击掌而过,那俊秀少年眷恋看着前方,道:“阿娲,兄长来了……”

    他走出一步。

    然后身躯崩塌,第二步的时候,已经化作流光,落入了伏羲的身上,元始天尊留下的剑痕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周围无数的灵光围绕着伏羲流转,盘旋——妄图否定世界之人,妄图裁定历史之人,妄图为一人而违逆诸道果之人。

    如此疯狂之人,遍数世界,只有他一个了。

    伏羲垂眸。

    气息圆融恐怖,旋即归于最初的阴阳两仪。

    最强的巅峰,极致的自我。

    因娲皇而分裂,因娲皇而重聚,是因,也是果。

    原初之蛇。

    重回人间。

    ……

    另一个时间线里面。

    卫渊猛地睁开眼睛。

    “伏羲!!!”

    旋即,感觉到了一股熟悉又陌生的剑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