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8章 【我】见【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86
  第1328章 【我】见【我】!

    此刻的娲皇,未曾经历过后世的血肉凌迟和魂飞魄散之苦,仍旧处于一种绝对的巅峰状态,神魂圆融,并无丝毫的破绽和缝隙,眉目澄澈安宁,是让伏羲看到之后都觉得隐隐悲伤的模样。

    他微吸了口气,将自己的情绪压制下去,爽朗笑道:“今日是你的诞辰啊,哈哈,阿兄正在准备给客人们写信,邀请他们来呢,哈,对了对了,西皇他们也在邀请之中呢,过几天的诞辰,一定给你办得热热闹闹的,阿娲你啊,就好好期待就是了。”

    伏羲笑容灿烂,说话的语气声音,更是一如往常,没有半点的异样。

    像是极为欣喜极为期待着娲皇的诞辰,并且还在努力地操办着这些事情,顺便还对娲皇展示了一番自己准备好的邀请函,并没有什么破绽之处,而走进来的少女娲皇神色却是微微怔了一下,而后仍旧是原本那样的柔美笑容。

    “我来帮你吧,阿兄。”

    迎上前来帮着整理这些信笺,伏羲微微垂眸。

    在这最初的时代里面,十大巅峰道果层次,各自厮杀出了自己的名号,并且将自己的传说烙印在岁月里面,流传到了极为遥远的未来,这个时候的祂,并没有想要厮杀争夺这些东西,哪怕是和天帝的战斗都只是故意外传,污了自己的名头。

    就是想要在这最初的纷争大世之中,能够和阿娲得以享受逍遥世外的生活。

    但是即便是如此,也未能实现。

    多少年了。

    已经记不得多少年了,没能够在这山谷的阳光之下,和阿娲一并闲聊了。

    正在施法,将一道目标是昆仑山西王母的信笺上灌注入灵气,可以让此信笺自行通灵,飞向其需要送去的目标。

    娲皇的右手忽而抬起,轻轻按住了伏羲的腰侧,一阵柔软气息如同这山谷之中的阳光一般,将伏羲身上,那基于因果而诞生的剑痕包裹住,有极为纯粹的气息温暖地渗透入其中,尝试将这剑痕修复。

    “兄长,你受伤了?”

    娲皇的眉头微微皱起。

    伏羲未曾想到,自己已经竭尽全力去收敛自己的气息,却仍旧还是被娲皇看出了端倪,笑了一笑,装作没有什么在意地道:“不用担心,小伤,小伤,只是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浑身长刺儿的家伙,看着弱了吧唧的,没有想到倒是长出了尖牙利齿,一个不小心,就被这家伙给伤到了。”

    娲皇皱眉责怪道:“为何如此不小心。”

    旋即左手也抬起,竭尽全力地施展神通,为伏羲疗伤。

    只是可惜,伏羲的位格太高,而本身自不属于人族。

    娲皇的疗愈手段,对于人族的强者,可以说是事半功倍,极有效果,哪怕是后世同为道果层次的卫渊,都可以感受到那种相当不弱的疗伤神通和法门,但是对于伏羲,哪怕是娲皇已经尽力,仍旧只能勉强地让这伤口恢复了部分。

    配合伏羲的力量,短暂让这剑痕痊愈。

    “呼……”

    娲皇稍微松了口气,额上渗出细密汗珠,看着伏羲,道:“到底又是怎么故意撩拨了旁人?你不要骗我,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尖牙利齿撕扯出来的伤口,这个分明就是剑伤。”

    伏羲干笑道:“啊?什么撩拨?我不知道啊。”

    娲皇白了兄长一眼:“是吗?”

    “那么昆仑陆吾之事,阿兄不解释一二吗?”

    伏羲曾经欺负过年幼时期的昆仑陆吾。

    此刻后者已经长成,并且在百年前证道。

    可谓是最近数千年来气焰磅礴,最是锋芒毕露的后起之秀了。

    就像是每一个猫科的生物一样,暗暗磨爪子打算狠狠地对着伏羲报复回来,只不过这家伙的道果实在是不擅长主动出机,数次都被伏羲化解,戏弄,又有一次陆吾甚至于还受到了不轻伤势,是娲皇出手疗伤才免去了伤及根基。

    故而伏羲对于陆吾更看不顺眼。

    而陆吾则是对女娲执礼甚是恭谨,但是对伏羲是没有一句好话。

    没有当场炸毛,已经是近年来执掌昆仑,千山万水之底蕴,城府渐深的原因了。

    伏羲当即没了话说,只是干笑道:“啊,陆吾,小陆吾啊,咳咳,那没有办法,那家伙终究还是只小猫啊,是小猫那就肯定会记仇的,这不是我对他怎么样,是他不肯忘记过去的恩恩怨怨啊。”

    “对吧?”

    “所以,错不在我,是在他啊!”

    伏羲特有的,理不直气也壮的歪门邪说。

    少女娲皇对此已经无可奈何了。

    忽而伏羲似乎是被阿娲说的话弄得稍微有些尴尬了,挠了挠头,转移话题道:“阿对了,不提这件事情,先把这些信笺给送出去,兄长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呵……算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嗯?”

    娲皇挑了挑眉,而后亲着笑意道:“那么,我就好好期待了。”

    伏羲大笑着几声,道:“一定……是对你最好的礼物。”

    袖袍一扫,放在桌子上的那些信笺当即滋生出灵性,如同春日山谷百花绽放之时纷飞来去的蝴蝶,转眼之间,就已经去得远了,并非是伏羲不愿意和娲皇多呆一会儿,只是这个时代的他自己就在这大殿之下的暗阵里面。

    虽然说他刚刚那一拳下手极为重。

    虽然说开了这里的阵法。

    但是伏羲也非常地明白自己的‘韧性’。

    在遇到阿娲可能出现危险的情况下,那个自己哪怕是陷入了最为深沉的昏厥之中,也会如同疯了一般地从那神魂沉寂的深渊之中一点一点攀爬出来,最后回到人间,所以,不能够在这里呆得时间太久。

    旋即便带着娲皇离去,刹那之间,升腾起了祥云无数,遮掩神行和天机因果。

    瞬息之间消失在了这大荒之处,直入神代四海。

    最终停留在了一处颇为玄妙的小世界之中,娲皇抬眸看去,只见到这一方小世界悬于四海交界之处,距离传说之中,那位曾经的天下第一,中央之帝浑天的中央之海,也不甚远,往上可以见到一层层的云气交叠,下面则是波涛汹涌。

    二者之间,自有一个一个透明的,纯粹由灵气和水气汇聚构建而成的生物,或者是鸟儿,或者是腾龙,甚至于有纯粹由灵气创造出来的花海,这是纯粹的灵气生物,放在这个时代,不过只是灵气过于高浓度,质量太高而自然诞生出来的东西。

    放到后世,那可就是足以创造出一个个灵脉的宝物了。

    “嗯?这里?”

    娲皇稍微有些惊讶。

    她其实早已经知道了,兄长有给她准备的礼物。

    甚至于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

    毕竟伏羲素来不擅长在她的面前撒谎。

    伏羲转过身来,看着娲皇,微笑道:“先前那个地方,当然是假的哦,提前把准备好的小世界告诉你,自然是给阿娲你的障眼法啊,只有这样,才能够算得上是惊喜啊。”

    娲皇脸上的惊讶散去,化作温暖的笑意。

    身着浅色长裙,立于上空,微微笑着。

    伏羲嘴角扯了扯,极为勉强得露出了一个微笑,而后道:“放心,这一定是……一定是,很好的礼物。”五指缓缓握合,伴随着轰的声响,整片小世界都散发出无边的明亮光明,那花海层层亮起,一个个灵气生物发出悠长的声音,悬浮在虚空之中,环绕在了娲皇身边轻轻地舞动着。

    像是环绕着娲皇而起舞,少女抬起双手,双眸之中倒映着这水波流转星辰的一幕,灿然生辉,脸上浮现出温暖明亮的微笑,伏羲微微笑着,然后一步一步往后退去。

    五指之中,一个玄妙无比的符文浮现出来。

    而后,清脆声中,直接破碎开来。

    轰!!!

    先前还曼妙无比的秘境瞬间发生了变化。

    整个小世界以逆转先天八卦的方式,极端霸道的阵法,开始封锁,那先前流转变化,美妙得如同幻梦一般的场景,几乎是瞬间就链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透明防御曾,而后将娲皇直接锁在了里面。

    娲皇脸上的神色怔住,迟了好几个呼吸才反应过来。

    脸上浮现出极为不敢置信的神色,瞬间掠来,想要飞出来这个阵法,但是这个可是这个时代的伏羲专门留下的,应对帝俊邀战的手段,岂是易于的?早已经有一道道流光,极为柔和却坚韧地阻拦住了娲皇。

    “兄长?!!”

    “兄长你……”

    娲皇的声音被阻拦了。

    而后连面容都被遮掩住,整个小世界被无数的法门彻底封印!

    伏羲垂眸许久,一直将这个小世界混入无数小世界之中,方才面色骤然一变,咳出鲜血来,抬手擦了擦血,眸子微敛,“阿娲,你就在这个世界里面,好好休息一下吧,等到你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我会将这个世界的封印留存在千年之后。”

    他略显得狼狈地坐在了四海之处的一块礁石之上,眸子微垂着。

    自己如此的行为,相当于直接将命运这一幅画卷撕裂,将命运之树拦腰斩断,但是,诞生了【元始天尊】,【斗战神】,【火神】这些道果层次的命运,自然是无比坚韧的,将会对于自己的行为进行修正。

    如同一条河流,哪怕是砸下一块巨石,截断水流。

    这河流也会改道于旁,仍旧奔流去海。

    “也就是说,我此举,可能会反而成为促成阿娲命运的一部分。”

    “正是因为我的禁足,阿娲方才会在人族撑天拄地之时迟到,才会有卫渊撑天拄地一段时间的经历,而正是我将这个时代的我击昏了,这个时代的我才会去得迟到了,【妄图修正宿命,则一定会反而走向宿命】。”

    “呵……笑话,这不过是命运的垂死挣扎!”

    “我已在终末之地尝试过不知道多少岁月了啊。”

    “这一次的对弈,定然要彻底改变如此命运!”

    伏羲盘坐在礁石之上,抬眸看着远方,金色竖瞳冰冷淡漠,如同和天对弈,而天边忽而出现了一道道霸道的气息:“果然,来了么……”

    伏羲微微呼出一口气,闭住眸子。

    回忆先前这个时代的自己被击昏之前发出的流光信息。

    那就是在【通风报信】啊。

    而此刻这些强者靠近了。

    一个一个,全部都是伏羲!

    杀气纵横,怒意磅礴。

    礁石之上的伏羲盘坐,风吹而过,白色衣袍微微晃动,抬眸。

    “来了吗?”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