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兄长在这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49
  第1327章 兄长在这里

    伏羲往前行走的时候,感知到了这个时代对于自己的巨大的排斥,这已经不只是单纯的天地的反噬了,还包括时代,命运,乃至于未来无数众生的可能性,这所有的力量在疯狂的反噬。

    命运像是长河一般,奔涌咆哮着往前走。

    这是对的,但是这样的描述,还不能够说是极为地精准精确,从更高的层次来看,命运其实像是一副卷轴,以时间为标尺,朝着前面蔓延,众生万物的经历,会烙印在这一副卷轴之上,留下的那些风景和痕迹,就是所谓的命运。

    亦像是一颗无与伦比的巨大的树木,伴随着时间,朝着上面蔓延生长。

    而如果要改变其中的过去。

    就相当于在这一卷绵延变化的画卷之上,从某个地方忽而重新涂画。

    若是想要改变的,只是细枝末节,那么自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但是若是要影响一些核心的区域,那么对于这一幅画卷来说,和撕裂重画没有区别,如同那一颗不知道如何浩瀚如何巨大的命运之树上,直接拦腰砍断!在此之后的一切,尽数否决!

    “浑天,我绝不会原谅你……”

    伏羲抬起头,仿佛可以看到那位已经陨落的强者。

    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尝试,甚至于不惜断绝前路,让不同时间线的自己全部分开,想要靠着分魂亦或者隔着岁月出手,去改变过去,可是全部都失败了。

    无论是提醒姬轩辕,还是说告知不周山小心,亦或者说想办法狙击掉浊世天机,都会遇到诸多的阻碍,最终功败垂成,强横如他,一念可化十万八千锚,但是每一次都失败,在静坐在万法终末之地不知道多么漫长的岁月之后,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累加起来几乎让人精神崩溃发疯的失败,最终他才终于意识到了一点——

    【命运】的不可违逆性。

    强大的不是命运,而是缔造了这一条命运轨迹的一个个强者。

    而阿娲会陨落这条道路,在【元始天尊】出现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下来。

    因为卫渊要撑天以抵达因果的彼端,所以不周山必然会被撞击倒下,所以提醒姬轩辕,控制水神,提醒不周山是不行的;因为北海俞强之事卫渊出头,所以娲皇必然会分作女娲十人。

    若是娲皇不死,有女娲照拂的人族不会崩散,不会有共工水淹人族。

    所以不会有尧舜,不会有禹王的功业。

    所以……那个人不会踏上传说的开始。

    一环一环,环环相扣,哪怕是尝试改变,都会遭遇到之后的反噬。

    “哈……元始天尊,诸果之因,一证永证,一得永得,任何违逆到你存在或者诞生的事情和因素,都会被动地修正到了这一条道路上,霸道,霸道啊哈哈哈,就连我想要让你陨落,将你送到过去,你还是逢凶化吉……”

    “所以,若是我不阻止的话,你得到浊世大尊的传承,是会踏出超脱的对吗?那样的话……阿娲就真的必须要死一次,神魂被分开,血肉被汲取,堪称凌迟的痛苦,魂飞魄散,化作女娲十人,行走于大荒,直到数千年后,遇到你。”

    无数的命运,就代表着无数的【可能性】。

    当【诸果之因】出现的时候,诞生了元始天尊的这一个道路就已经被定锚,成为这一段岁月的正统。

    其位格奇高。

    任何妄图改变历史,影响到他诞生的要素。

    会被因果,尽数修正!

    所谓的诸果之因,一证永证,霸道程度远远超过所有人的认知,但是,无妨,无妨……伏羲捂着胸口那基于因果而诞生的,几乎无法痊愈的伤口,抬起头来,看着远方,金色竖瞳慢慢平静下来。

    不管是需要付出多么巨大的代价。

    哪怕是否决从今日到未来的一切。

    我也要把你救回来。

    ……

    上古之年的大荒,属于一个群雄并起,争雄于世界的时代,大荒天帝其势正盛,锋芒毕露,不可抵挡,诸神或者臣服于其麾下,或者死于其陨落星辰之下,硬生生将纷乱的大荒整合为一。

    而昆仑西皇持枪横扫天下而不败,最终坐镇昆仑,收服了天下大部分的山水诸神,自称一大势力主,其势巅峰之时,哪怕是遥远大荒之区域的山神水神,欲要登上神位,都需要前去拜会昆仑西皇,尊其为主。

    其中纵是有着千万里之遥,哪怕是这一路上辛苦,都不可违逆。

    而不服从于这两股势力的,要不然遁逃于昆仑和大荒的核心范围之外。

    前往神代四海区域,开辟自己的国度。

    要不然就直接离开了这个拥有最高级别的世界,前往其他的小世界,或者作威作福,或者开辟修行道场,也可以算是一派之祖师,而在这诸多的强者选择之中,却也还有另外寥寥几处地方,虽然没有加入昆仑或者大荒,也不曾遁逃于外,却也可以逍遥自在地生活。

    其中这山谷便是其中之一。

    伏羲循着自己的记忆,找到了这一处自己在过去时代的道场,走到这里的时候,伏羲已经是摇摇欲坠,来自于整个世界的未来进行的反噬,再加上他此刻身上,无法痊愈的因果剑痕伤势,都让祂几乎已经走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但是他的脚步仍旧沉稳。

    甚至于在这般重创,气息不稳的情况下,还可以无比精确地收敛自己的气息。

    以【天机】道果为收束,做到了没有一丝丝的泄露。

    伏羲眼底复杂且珍惜地看着这一处山谷,远远可见到来往草木真灵,听得到欢声笑语,谷内灵气极为充盈,自有十七八处足以称之为洞天福地盛景的风景,哪怕是在大荒上古年代,也是极为难得的清修道场,吸引了许许多多的草木灵性来此。

    当时候的他本欲驱逐,也是阿娲开口,才留了这些东西存在。

    此刻这些草木精华吵吵闹闹,却是要来给娲皇贺礼祝寿的,伏羲神色平淡从容,并没有用出去什么神通法术,就已经混入其中,而后毫无半点烟火气地从这封印之中走了进去。

    这一座巨大无比,繁复玄奥,有着七千四百多种变化,而每一种变化又从八卦,五行,阴阳,乃至于先天六十四奇门卦象之中各自演变出了诸多的变化,走错一步,便是会当场死无葬身之地的阵法,对伏羲来说和自己家门没有区别。

    他无生无死来到了一处大殿之前。

    里面传出来了微笑着的声音,这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笑意,还有愉悦:“哈哈哈,这一次阿娲过诞辰,定要修书一封,让天帝过来,嗯,不周山那老头子也过来吧,还有昆仑那边,虽然我实在不喜欢西皇那蛮横丫头,但是阿娲喜欢,那就随她了,也修书一封,让他们都来。”

    “人族……人族的小家伙们还是算了。”

    “这一次的诞辰,定然要办得热热闹闹,风风光光的。”

    “要让阿娲拥有从过去到现在最好的诞辰。”

    每一次都是这样说的。

    这白衣青年兴致勃勃地准备自己的小目标和礼物,而后忽而感觉到了什么,猛地转过头,瞳孔骤然收缩,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下一刻,巨大无比的力量直接轰击在了这白衣青年的腹部。

    最为了解如何击倒伏羲自己的,只有伏羲自己。

    这个时代的伏羲竖瞳几乎化作冰冷疯狂的火焰,手掌死死拉着伏羲的袖口,沾染了后者身上不灭的剑痕里面流出来的鲜血,以祂的实力,绝不至于一招之下就要昏厥,但是没奈何,伏羲自己太了解自己了。

    而面对着自己,伏羲下手也足够狠辣,半点不留情面。

    语气清冷平静:“这是为了阿娲……你应当了解。”

    “也应该接受。”

    这个时代的伏羲牌倒下来,只来得及暗中发出一道流光。

    就当伏羲抬手要将这流光解决的时候,听到了外面悦耳柔美的声音:“兄长?”

    伏羲动作一顿。

    选择一脚将这个时代的自己踹入了大殿里面的暗格封印阵法之中。

    而后徐徐吐出一口气来,慢慢转过身,看到阳光之下,从外面走进来的少女,神魂圆满活泼,真灵融洽唯一,眼底也没有经历过【凌迟血肉,魂飞魄散】之剧痛和折磨,伏羲怔住许久,几乎鼻子发酸,强撑着露出笑容:

    “嗯,阿娲。”

    “兄长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