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5章 从古至今最疯至狂之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21
  第1325章 从古至今最疯至狂之人

    涂山大殿之内,酒香弥漫,青衫文士命运模模糊糊醒过来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似是惹恼了那元始天尊,似乎是在他大婚那一天闹洞房的时候,尤其得卖力,叫得尤其地欢快,被那元始天尊一条黑又粗的手臂直接掐着脖子抡起来,呼吸都困难了。

    “不要。”

    “不要!”

    “我不闹……嗯??”

    嗯?等等……

    我似乎不用呼吸来着?

    青衫文士猛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底的是涂山氏古色古香,但是已经被禹王料理的大火猛烤弄出来的烟火气给冲得乌漆嘛黑的大殿,一条比起他大腿都粗的手臂直接卡住了他的脖子,不,是两条手臂。

    也不知道是喝大了还是说被禹王料理给吃懵了的刑天和蚩尤双臂交错卡着他的脖子,鼾声如雷,就连整个大殿都似乎被这喊声给轰隆隆地震得不断震颤着,青衫文士嘴角抽了抽。

    “我说怎么梦里面那元始天尊发怒的时候,和打雷一样。”

    “原来是在这儿啊。”

    祂失笑一声,将这两个莽夫直接踹开,提了一壶酒,踉踉跄跄走出来,看到外面阳光温暖和煦,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颇为闲适,一时间心神皆是慵懒无趣,只想着什么都不做在这样的阳光下面坐一会儿,发个呆。

    心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想来。

    奇哉怪也,我似乎对这人世间也没有这么大的恶感,为何会想着灭去他们?

    这个念头只是才浮现出来,青衫文士就觉得额头一阵剧痛,面色骤变,下意识抬手捂住,只觉得脑海里面轰隆隆出现一阵阵嘶吼,咆哮,似乎开口说话之声音极端愤怒,连自己都能够非常感同身受地那种愤怒和不甘。

    “杀——!!”

    “骗局!是骗局,是假的!”

    “小心……元始天尊,小心……浊世大尊……”

    刹那之间的剧痛让青衫文士的双瞳短暂失去聚焦,过去了没有多久,他摇了摇头,抬起头,揉了揉脖子:“真的是……刚刚压得我好痛,嗯?等一下,我刚刚出来做什么来着?怎么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手指曲起轻轻敲击眉心。

    “哦,对了,对了,是要发呆。”

    “这样的阳光下面发会儿呆也还挺舒服的,不过这样的舒服日子也过不了几天了,迟早把你们,全部都颠覆掉!哼哼,元始天尊,还有伏羲,当时曾经说过,等到了浊世大尊陨落之后,便是我们之间的厮杀了。”

    “不知道,你二人可准备好了么?”

    青衫文士立于山巅之上,负手而立,黑发垂落,神态平淡漠然,而后自有一种睥睨天下之感,仿佛世间万物不过是我手中棋子,尽数可以拿来使用,生杀夺予,正在那一念之间。

    旋即随手一算,气质幽深,天下高人的青衫文士神色一滞:

    “嗯?……等等??!”

    “伏羲哪儿去了?!元始天尊???”

    “等一下他们哪儿去了?”

    “让我看看?”

    “嗯??卧槽已经开始打了?!卧槽等一下,我还没有进去啊!”

    “你们什么意思!我!我啊!你们把我给忘了吗?!”

    “不是约定好了三方决胜的吗?!你们什么意思啊!”

    青衫文士卜算到了极为激烈的厮杀和战斗,而且就连命运感应都极为微弱混乱,似乎是在那种少数几个,连命运都被遮掩起来,或者说命运都处于混乱未定的环境当中,哪怕是他都难以把握清楚。

    整个人还处于昆仑美酒和禹王美食两相作用之下的懵逼状态。

    只是此刻竟然有一种被抛下的感觉,就连那阳光都觉得凄冷凄冷的,旋即大怒起来:“你们两个,休想如此!”把握虚空之中的那一缕缕玄妙莫测,难以直观的命运之线,旋即更是面色骤变。

    这一个瞬间,酒是彻底醒了。

    一步踏出,直接出现在了涂山氏的大殿之下,出现在了先前捆缚封印浊世火神火灼的地方,这里可是诸位高手同时发力创造出的禁制,想要破开,极为困难,断无逃命的可能,青衫文士踏入其中,面色难看,看到那浊世火神已经闭目陨落。

    周围一层层的天机流光涟漪。

    显而易见,是这些天机阵法的封印,将浊世道果陨落的天象给遮蔽了!

    伏羲在浊世火神身上留下了后手?!

    等一下……哪怕是有天机阵法,浊世道果陨落的动静再如何细微,那也不可能全部被遮掩住,终究还是有些许的痕迹的,而这样的痕迹,天帝理应会有所察觉,除非,那时候的天帝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另外一个目标上。

    而且那个目标必须是极为重要且极为难缠。

    即便是天帝都会全心全力地去盯着他。

    这才导致忽略了这些许的痕迹。

    青衫文士刹那之间直接把握住了命运的轨迹,天帝从不曾遮掩自己的行藏,天帝之所在,永远粲若晨星初生,堂皇正大,可以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位置,命运直接追去,第一句话便是:“火灼被伏羲杀了!”

    “你方才,是不是被伏羲牵制住了注意力?!!”

    帝俊眉头微皱。

    青衫文士咬着牙道:“现在伏羲在哪儿?还有元始天尊在哪儿?把卫渊那家伙叫来,伏羲这家伙太麻烦了……太棘手了,这,这简直是个疯子,他以自己作为诱饵,暗中却又有其他的打算,只是不知道,那家伙要用这火灼的道果做什么?!”

    帝俊右手垂落,闭了闭眼,道:“我知道了。”

    青衫文士猛地抬起头:“怎么说?!!”

    帝俊言简意赅:“他们现在在时间长河之中逆流。”

    !!!

    青衫文士的面色骤变,几乎下意识爆出粗口。

    时间逆流绝非简单的事情,自身实力越是强大,就越是难以跨越岁月,除非抵达超脱之境界,则就会抵达时间和命运在面前再无半点遮掩的境界,而这是一种精细活儿,对于跨越时间需要消耗的底蕴和根基都是需要把握好的。

    而这个时候,伏羲手里藏了一个浊世火灼的道果。

    也就是说……

    “如卫渊所说一样,伏羲已经预料到了我们的打算,所以也已经提前做出了相应的准备,用刻意的举动迷惑我,让本座注意力放在祂的幻象上,却又暗中杀死了浊世火灼,留下了阵法,并且取走道果么……”

    天帝垂眸,仿佛已经看到了之前发生的一幕一幕。

    看到了在众人饮酒的时候,伏羲分化身躯,以一个幻影替换自己,吸引了帝俊注意力,旋即暗中潜入了涂山氏的底层,杀死火灼,布下阵法,取走了道果,旋即去了外面的人间界,装作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祂回忆起来那个提着一壶酒,散漫笑着,得意笑着念叨打油诗的伏羲。

    那时候的对方,袖袍里面火灼道果之上,怨恨杀机应该还没有散去吧。

    杀死浊世大尊,打破超脱之路,又可以留下了这样的引导,让卫渊和帝俊两人主动将他送到过去,甚至于还在这个过程之前,手中留下了在踏过时间之河的时候的后手,心思缜密疯狂。

    青衫文士都觉得背后寒意森森,不知道伏羲到底是要做什么?

    彻底湮灭整个世界?

    杀戮所有的道果?

    亦或者说让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种极端的平衡之中。

    自己可以随意地掌控一切?

    只觉得每一个都有足够的可能性,每一个都有足够的依据和证据,每一个都已经具备了足够的条件,只需要伏羲稍微动动手就可以做到了,这样的疯狂,心机……命运觉得自己虽然曾经被称呼为疯子,但是和这样的伏羲比起来,自己何其纯良!

    这玩意儿才是他娘的疯子啊!

    冷静理智连自己都可以当做利用棋子的大疯子!

    青衫文士下意识觉得应该,不,是必须要阻止这样的疯子,看向天帝:

    “你,你不去解决他吗?!”

    “你可是天帝啊,这事儿,你不处理一下吗?”

    帝俊垂眸,眼底的情绪看不真切,不知道是否因为被伏羲暗自利用了一番而掀起了涟漪和波涛,只是淡淡道:“横击岁月,并非寻常事情,哪怕是我,也无法在这个时候动手,否则的话……”

    “伏羲的举动会被阻拦住。”

    “但是,卫渊也会受到波及,失去了能够以长安剑定位大尊的卫渊会导致浊世大尊在过去再无制衡……”

    “一切都在伏羲你的制衡之中吗?”

    天帝垂眸,终究不解:

    “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