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2章 有始有终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14
  第1322章 有始有终

    星光升到最高之处,逐渐隐没,而晨光熹微,阳光柔软流淌下来。

    青丘国度过了又一个夜晚,迎来了天明。

    大殿之中却已经是酒气弥漫了,一众人,竟是在这里喝了个烂醉如泥。

    就连素来理智的青衫文士命运都被灌趴下了。

    一夜时间,也不知道是到底喝了多少的美酒,四仰八叉地倒在桌子上,脖子上架着的是禹王的手臂,几乎被锁喉似的,又被刑天的大脚丫子踹在腰杆子上,踹出了一个妖娆扭曲的曲线来。

    却是昨天夜里,大胜欢喜之下,众人也不管这个家伙是谁。

    禹王则是拍着胸脯保证,这是个好人。

    哪怕过去是个坏蛋,现在他也是个百分百的好蛋,所以青衫文士都被拉着喝酒。

    柔和晨光从窗户缝隙之中流淌进来,打在脸上,暖洋洋的,在模模糊糊之下和禹王,和项羽,还有随同始皇帝一并出征的刑天,夸父,蚩尤的疯狂灌酒之下倒下的青衫文士皱了皱眉,打了个哈欠慢慢睁开眼睛。

    昆仑山的美酒,窖藏了千年,哪怕是神都会被醉倒。

    祂在刚刚苏醒的时候,只觉得大脑都一片的迟滞,像是化作了大片大片的空白,停止了思考。

    发呆,发呆。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那样呆滞在那里走神的时候,瞥见远处一棵苍翠树木卓然而立,忽而愣神,眼睛慢慢瞪大,呆了半晌,忽而一个鲤鱼打挺地站起来,口中叫道:

    “我,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那个女子!”

    青衫文士命运瞪大眼睛。

    忽而记起来,自己曾经想要攻伐那元始天尊的内心的时候,根据命运的指引变化成了他心底的面貌,而其中是天女,却也终究是有那龙女的一缕,代表着命运的可能,是存在有某种可能性。

    啪嗒!

    一只手掌搭在他的头顶,开明反手把一瓶超高浓度的烈酒灌在了青衫文士的嘴巴里面,而后反手一旋,青衫文士咕嘟咕嘟地把酒都喝干了,然后直接倒下来,腿脚抽抽着,开明A和开明B两只手直接架着了这青衫文士,脚步都因为喝了太多的烈酒而打拐,大喊着道:

    “来来来!”

    “接着奏乐,接着喝酒!”

    “谁都不要跑!跑了的,禹王亲手创作,大餐一份!”

    ……

    黑发道人踱步行走于涂山青丘国的山岩之间,此时本不是山花盛放之时,但是却在法术神通的作用之下,呈现出一种千姿百态,美不胜收之感,缓步行来,如同坠入梦境之中,如梦似幻。

    只是此刻行来,前面却也有阻拦,有意外的客人。

    青山绿水,无尽繁花之中,身着黑衣,袖袍之上隐隐暗金色纹路,华贵冷峻的天帝负手而立,正在垂眸看着花海,却不知道是在看花中美景,还是目光垂落,注视着山下那盈满了笑声和酒香味的大殿。

    卫渊脚步微顿。

    天帝抬眸看向他:“我还以为,你会在下面喝酒。”

    黑发道人道:“我以为,天帝你会和禹王一起喝一杯的。”

    帝俊平淡道:“本座不喜欢过于嘈杂热闹的环境,何况,那里也有过在过去彼此立场相对而为敌的,过去兵戎相见,彼此厮杀,而现在却要在斗室之内,具备饮酒,这样的氛围,旁人或许觉得不错,我却甚是不喜。”

    卫渊笑了一声,道:“我还以为,你是担心里面的醉鬼太多了。”

    “一个个都喝醉了酒,吵得耳朵都在疼,还有酒臭的味道沾在袖袍上面,嗯……我记得你多多少少是有些洁癖的。”

    黑发道人随意地开口。

    帝俊微微垂眸,不置可否。

    卫渊道:“所以,天帝你不至于是专程在这里来等我的吧?”

    帝俊嗓音平淡:“为何不行?”

    “天尊说的倒是对,我确实是在这里等你。”

    卫渊的神色微怔,旋即微微皱眉:“伏羲的事情?”

    帝俊微微颔首:“是,伏羲,有问题……”

    “而这也只是三件事情里面的一件事。”

    卫渊顺着帝俊的视线看下去,看到了大殿之中众人喝酒找乐子的一幕幕,而在大殿的高处,白衣男子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一双竖瞳总是提不起什么力气来似的,懒洋洋的,像是冬眠时期,将要醒来却还没有醒过来的蛇。

    但是这样的蛇攻击性才是最强的。

    天帝平淡道:“他藏了很多话,不可信任。”

    “本座先在这里盯着他,等你把手头的事情了结了,再过来和我会和。”

    黑发道人微微颔首。

    而后询问道:“所以,你有什么法子吗?”

    天帝看了一眼卫渊,语气平淡道:“若是论及阴谋诡计,鬼祟心思,你我加在一起都不会是伏羲的对手,勾心斗角,彼此算计着来套他的话,根本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的蠢事,所以,还不如选择一个更直接的方法。”

    他语气平淡:“比方说。”

    “你我联手,将他擒拿下来。”

    “再慢慢思考着如何从他口中得到消息和情报。”

    卫渊:“……”

    两个人,联手,把伏羲抓起来。

    揍一顿!

    然后逼问!拷问!揍他丫的!

    抡起这家伙的尾巴,用足以搬山填海的巨大力量猛地轮圆了。

    然后恶狠狠得砸在地上。

    砸紧进地里面!

    只是想一想,卫渊就觉得自己的手都有些痒了,单单只是揍伏羲一顿,都是一个让人万万无法拒绝的诱惑了,更何况卫渊现在心里面还有诸多的问题和疑惑,没能够得到解答,还有一个让他自己都不愿意去直视和仔细思考的,恐怖的猜测。

    于是当即答应下来。

    天帝对于卫渊的同意并不显得有什么意外,只是微微颔首,而后淡淡道:“你自去吧,我在此地等你,在这一段时间里,本座自会盯着伏羲。”卫渊沉默了下,道一声谢,而后转过身来,迈步走去。

    ……

    涂山氏青丘国,坐落于这一座和人间接触着的世界当中,整个涂山国被笼罩在群山叠嶂之中,此刻鲜花盛开,而山间自有云气雾气,流转连绵,自是美不胜收,烛九阴带着献行走在这远离青丘国的地方。

    烛九阴没有去问献为什么不直接踏空御风离开,为什么不直接撕裂虚空。

    只是走在最边缘处的时候,耳畔听到了脚步声,常人的武学高手尚且可以做到踏雪无痕,落步无声,更何况是此刻涂山氏里面的存在,烛九阴微微吐出一口气,转过身来,看到山路拐角处,黑发道人穿着道袍,背负剑匣,步步而来。

    烛九阴微微闭了闭眸子,最后还是摇头之后,往前走去,淡淡道:

    “我在前面等你。”

    “尽快。”

    龙女献看到那道人一步步走来,神色平和,眸子幽深安宁,双鬓的黑发垂落,眉目清朗,俊秀的五官里面,也有着剑客的凌厉和道者的冲虚,和她记忆里面的那个道人一般无二。

    “没想到你会来,涂山也已经逛过了,美酒也喝过了。”

    “南海的轮回之地还要有人看着。”

    青衫龙女献笑意盈盈地询问。

    卫渊看着面前女子,微笑道:“相知相交一场,你要走,我自然要来送你。”

    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卫渊有一种平和下来的感觉,心中逐渐轻松了不少。

    将背后背负的匣子摘下来,递给前面的青衫龙女,嗓音温和道:“谢谢你来。”

    “这算是给宾客的回礼。”

    青衫龙女献神色一如往日,笑着道:“涂山氏这么大,青丘国也这么大,元始天尊有名有姓的客人八百,其他的更多,都要你来送的话,那得要花你多大的时间啊。”

    她看着眼前的道人,展颜微笑道:“初见面的时候,你便是这样的模样。”

    “一手剑术天下无双,也就是那个时候你穿着的是白衣,头发也是白衣,自称自己是涂山氏的涂山渊,后来还闹出了很多问题,搞得轩辕丘当真去过涂山氏,寻找过有没有这么一个叫做涂山渊,剑术超凡的族人。”

    “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给当时后面的人带来多大的麻烦啊。”

    龙女献微笑着,眸子柔和温暖。

    而后眸子注视着卫渊,道:“在轩辕丘的时间虽然短,却算是我过去最开心的日子了,但是,我们也不能够只在过去啊,是该翻过去了,不过,我还是有个问题想要问一下你。”

    “若是先遇到你的是我,若是是我一起陪着你,结局会不同么?”

    她没有等卫渊开口回答。

    打开了剑匣,看到里面盛放着的那一柄以轮回道果而铸造的剑,其实,南海的轮回之地本就是卫渊和祝融的功劳,故而献不愿意占据那轮回的道果罢了,而此刻看来,那剑已经过温养打磨,足以重新化作一枚道果,稳住她的境界,让其重回道果层次。

    青衫龙女献没有再说什么。

    她伸出手指拂过剑匣里面的剑,剑鸣悠扬。

    “第一次见面,是你自称涂山氏的子弟,带着我走入了人间。”

    “而现在,也是你亲自来此,送我离开涂山,离开人间。”

    “如此恰好,方可知道人世之中,你我相交,有始有终。”

    青衫龙女转过身来,也不再告别,潇洒从容,将剑匣放下,提起轮回之剑,走过了涂山氏的层层花树,走向这一个世界的入口处,而在那一处,嗓音清朗,徐徐吟道:

    “还果功满花落台,六千年来混俗埃。”

    “自此赤水一归去,无因重到世间来。”

    黑发道人站在原地,安静目送,看到青丘国花满楼阁,山路拐角向上,花海千姿百态,渐渐遮住了那青衫身影,歌声渐渐远去,再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