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9章 为之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31
  第1319章 为之贺!

    时间仿佛凝固住了一般。

    万物失去了色彩,只有眼前伏羲的微笑是真切且清晰的,亦或者说,伏羲此刻的分量和存在性,远远地凌驾于其余的一切之上,其手中之剑,隐隐然透露出足以撕裂万物,斩灭真灵的力量。

    作为原初之蛇,掌控阴阳本源力量的伏羲,其自始至终都是以【天机】之神的身份而示人。

    但是,就连初步掌握和涉猎到阴阳流转的卫渊都感知到这一种权能的杀伐之力,伏羲的战斗能力和杀戮的特性,要远远超过所有人的预料,而后靠着【天机】权能的最大化运用,遮蔽了自身的形藏,甚至于连那一瞬间出手的预兆都被抹去了——

    仍旧是那一句话。

    【所有人都修行过以其为源头的天机之术】

    伏羲嘴角微微勾起,笑容灿烂温暖地隔着浊世大尊逐渐消逝的身躯注视着卫渊。

    龙蛇特有的竖瞳在星光之下呈现出了冰冷漠然的感觉。

    和他温暖的笑意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反差。

    “来得迟了哈,勿怪勿怪。”

    口中微笑着,手中的剑刺穿浊世大尊的真灵,磨损其玄妙之处,卫渊看到在那一双金色竖瞳里面倒映着的自己的身影,脑海中忽而想到,在另外一个时间线的未来,自己即将离开那个‘时代’的时候,那个时间线的伏羲曾经专程寻找到了自己,并且做出了提醒。

    【小心伏羲】。

    现在,这四个字的分量尤其地沉重且清晰了起来。

    浊世大尊残留的那些灵性极端不甘,口中发出低喝,奋起最后的勇烈,猛地抬臂,右臂曲肘,回身,无视了这一个动作带来的剧烈痛楚,朝着伏羲的眉心砸落,但是此刻如此重伤之躯,就算是还有强烈的不甘,仍旧还有足够的余勇,又有如何?

    这一招足以砸穿山岳。

    但是在伏羲这个层次看来,软绵绵的毫无半点威慑力。

    被他抬手按住右臂,五指往下一压,整条右臂便是咔啦一声化作了碎片,连带着身躯的大半都已经湮灭成为灰烬,而后袖袍只是一扫,浊世大尊的身躯,那个彻底世界概念化的功体就已经彻底地崩碎坍塌,什么都没能够剩下。

    但是伏羲却未曾彻底将其击杀,亦或者说是将其本来欲要交给卫渊的本源根基给吞没。

    而是手指一并,浊世大尊的残留真灵被其凝聚化作了一道道流光,而后径直落入了其体内长安剑上,长安剑本不具备有如此令真灵依凭的能力,但是在此之前,长安剑曾经吞没了一枚浊世的道果。

    浊世大尊先前的境界已经抵达了浊世化我的级别。

    此刻在伏羲精妙的操作之下竟然硬生生将那残留的真灵以道果为核心凝聚住。

    卫渊已经出手。

    但是伏羲比精神早有预谋,仿佛一名剑客,蓄势已久的情况下,这一剑自然是迅捷如电,沛然难当,卫渊右手递出的同时已经被伏羲以手掌扣住手腕,动作迅捷而自然,旁人远远看去的话,那就像是一对舅甥在亲切无比,执手相谈。

    伏羲嘴角微笑温醇:“外甥,你的实力不错。”

    “如果说是全盛的你,这么近距离下突然出手,我还真不敢硬接。”

    “但是你刚刚经历一场厮杀,现在还剩下几成实力?”

    一招按下,同时左手袖袍一扫,早已经准备好的神通施展开来,五指次第敲击在了这一口容纳着浊世大尊最后一丝真灵的长安剑剑柄之上,令其鸣啸不已,伏羲的眸子微垂,淡淡道:“可惜,不能让你超脱……”

    “也不可让他在这里超脱。”

    五指一合一送。

    这一口剑猛地刺穿虚空。

    涂山氏所在青丘国原本只是一个洞天福地,灵气流转,和外界并无二致。

    但是此刻经历过了契和陆吾的阵法加持。

    又有天帝的星光垂落,之后更是在场的诸多道果都悍然出手,灵气早已经浓郁到了一个极限,却又因为为了不让此地战斗的余波席卷外界,这狂暴而浓郁无比的元气,此刻竟然就硬生生被封印在了这里,极为不稳定,堪称是十方内外,灵气最浓郁精纯之地。

    此刻伏羲屈指一弹,以此动作为引。

    竟仿佛有无数的天机流光猛地扩散开来,只一刹那,就已经成就一个绝无仅有规模的大阵。

    这绝非是一时之间可以瞬间成就的阵法神通。

    而是经历过漫长时间的思考和准备才有可能创造出来的。

    只是一瞬间就将无数的极浓灵气吞噬,而后全部作用在了这一口长安剑之上,令长安剑于瞬间破开虚空,于那一瞬间,甚至于穿破岁月。

    寄宿了大尊最后真灵的长安剑被伏羲蓄谋已久的大阵和关键时机出手扔回【过去】。

    神兵本就诸世界唯一,无法共存。

    先前两口长安剑并存,只是因为其中一柄被浊世所封锁,彼此没有真正落入一个世界。

    当浊世大尊功体被彻底打破,这两柄剑就出现了因果纠缠,演化为一的趋势,而当伏羲这一招用出,卫渊手中的这柄长安剑也缓缓消失不见,在这一瞬间,卫渊看到了自己手中这一柄剑上面隐隐似有鲜血烙印,若是仔细回忆的话,就如同方才伏羲折断浊世大尊的手臂而后将其真灵烙印留下的轨迹一般无二。

    天魔族所保管着的剑匣里面,放着的就是这一口剑。

    卫渊心中升起明悟。

    这一口奠定和浊世大尊胜局的剑,又是在战胜了浊世大尊之后,方才被伏羲扔回过去。

    这是一种类似于闭环般的命运?

    不——

    卫渊几乎瞬间将这个猜测否定,视线落下看向了抱着剑匣来的那个天魔族少女。

    后者直接见证了天帝,伏羲以及卫渊的战斗场面,此刻却似乎陷入了昏迷当中,但是卫渊却一眼可以看得出后者身上那种混乱起来的因果,视线收回,看着眼前的伏羲,后者笑容温醇,卫渊执掌因果特性,只是一瞬间就可以看得出来。

    【原本的因果被强行干涉扭曲,以及替换,带来的对于真灵的冲击】

    也就是说,原本长安剑纵然会回到过去,回到天魔族的时代。

    却也不是被伏羲送回去的。

    这一环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剑被送回来这个【果】对应的【因】,被眼前这个笑容温醇的男人给强行替换到了祂自己的身上。

    因果替换。

    卫渊眸子微垂,气息缓缓升腾而起,方才的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于迅捷,几乎如同闪电一般。

    伏羲蓄谋已久,动手更是快速。

    在场的除去了卫渊之外,也就只有天帝和青衫文士看到了些许。

    原本的青衫文士命运正自看着那边的浊世大尊落幕之战,看到他最终彻底燃烧自己,不惜身死,将自己的根基底蕴全部送给眼前的卫渊,也要照彻出超脱的堂皇大道,一时间甚至于有些感慨,旋即便是疑惑不已——

    他方才卜算了一次命格,也就是这一战的胜负,又从浊世火神火灼身上把那河图洛书的残片拿出来。

    摩挲去看的时候,看到上面得到了一句话。

    【小心浊世大尊】!

    正自疑惑这句话的时候,那浊世大尊就已经要陨落了。

    当即是越发不解,口中呢喃自语:“小心浊世大尊……”

    “此命格何解?”

    “这家伙既然值得小心的话,怎么会这么简单就陨落了的?”

    还是……

    “小心。”

    在念叨着的时候,一只手撑着下巴抬起头来,疑惑不解,忽而余光瞥见伏羲悍然出现,击杀浊世大尊的一幕,看到那金色的竖瞳垂下来,仿佛君临一切的君王般,带着生杀夺予的残酷冰冷气息俯瞰着自己,思绪微凝,下意识开口说出:“伏羲?”

    “浊世大尊!”

    青衫文士面色骤变,大脑一片空白。

    【小心】

    【伏羲】

    【浊世大尊】!

    难道说,这才是真正的解答法门?

    淦!

    而这个时候,卫渊冰冷平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伏羲,而后者带着笑意,把着卫渊的手臂,道:“阿娲还在呢,咱们两个就算是往后有什么冲突,那也是到时候的事情了,无论如何,我的外甥,你要知道,我可没有坑你。”

    “我做的事情,可都是为了你好。”

    卫渊语气冰冷:“你最好是。”

    而这个时候,虚空之中忽而浮现出了一道道涟漪,而后肃杀森然之气涌动着浮现,大秦的战旗飘扬着浮现在这个战场之上,像是代表着这一场最终决战的结束,也像是代表着大战的胜利,一个个经历了厮杀的战士们,神色仍旧沉静而平和,一只手扶着剑,气息坚定而冷冽。

    而始皇帝并不在这一支先行部队当中。

    哗啦!

    无数的玄色战旗鼓动着展开来,在虚空中飘荡着,铺满了天穹。

    伏羲松开了卫渊的手臂,退后半步。

    征讨诸天万界的大军,确认其方向和所处的位置,需要用到了天机术的手段。

    【所有的天机,乃至于契的奇门遁甲都是来自于同一个起点】

    这一个认知在这个时候呈现得尤其淋漓尽致。

    这一支队伍来的恰到好处,就仿佛是命运的安排,亦或者说【天机】的指引。

    这些战士们为首的将领认识卫渊,扫过此地的战场,脸上先是出现了惊愕之色,旋即郑重行礼,口中道:“奉始皇帝之命,率万界之魁首,来此贺我大秦少上造之大婚!”声音恢弘,而后背后无数的大秦战士们尽数都齐齐踏前半步,行礼高呼,声音沉闷如雷扫过此地,旌旗烈烈,黑色的玄旗遮蔽了苍穹,极为恢弘。

    而伏羲就在这恢弘一幕最前。

    微笑着道:“诸天万界,为之贺!”

    “祝贺你订婚!”

    一声声祝贺在此地响起,仿佛象征着和平的到来。

    卫渊垂眸看向下面,看到了两个娲皇担忧看着自己,微微吸了口气,将此刻心中的戒备压下。

    伏羲把住他的手臂,极为亲热的模样。

    而后大笑着把他拉下来,直接来到了大殿之前:“哈哈哈哈,大胜,大胜啊!”

    “来来来!”

    “浊世已除了,可得安宁了!”

    而就在卫渊踏入了这大殿的时候。

    两名女子同时踏前了半步。

    而后彼此隐微对视一眼。

    都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