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 元始真身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22
  第1316章 元始真身

    清晰无比的碎裂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

    与此同时,那种彼此气机交感,催动到了极限,似乎即将诞生出超脱可能性的气息也开始崩塌,并非是物理意义上的崩塌,而是原本一气呵成,直冲向天穹的那种激荡不已的锐气开始消散了。

    像是自有一道通天之阶,此刻却已经被径直地撞碎!

    仿佛要再无前路。

    青衫文士仰起头,看这超脱之路的坍塌,眼底隐隐有一丝丝惊愕,一丝丝遗憾,旋即便是愉悦之感,一种你们没成功我快活的愉快之感,放声大笑,抚掌赞叹:“失败了啊。”

    “有意思,有意思,没有想到最终导致这一幕发生的,竟然是一个人族。”

    “有趣有趣。”

    浊世火神先前被一脚踏入地下却又未死,此刻仰起脖子看着大尊的心口被刺穿,元始天尊的剑气和帝俊的星光化作了一种质感通透的光柱洞穿了他的心脏,并不逸散开来,而是呈现出一种力量极端凝聚之后的状态。

    火灼剧烈挣扎:“大尊!”

    青衫文士轻描淡写道:“不用担心了。”

    “也不用再挣扎了。”

    “这个地方被那家伙用因果封锁起来了,你出不来的。”

    禹王也抬头看着忽而就安静静止下来的三者,微微皱眉,道:

    “什么超脱失败?”

    他挠了挠头,疑惑不解:“我知道,人和凶兽被捅穿心脏会死,有些神的心口被刺穿也会死去,但是也有很多生命力很强的家伙哪怕是把心脏都搅碎了,都还能够活下来,还能继续厮杀。”

    “既然是传说中的浊世大尊。”

    “生命力应该不至于如此衰弱。”

    青衫文士哂笑一声,道:“果然是莽夫的想法。”

    旋即也不等禹王恼怒,抬眸看着那战场,道:

    “死,则是不至于的,浊世大尊此刻的境界极高,若非是有那个不顾一切也递出那一剑的吕凤仙在,旁人万万暗算不了他,他这样的境界,不要说是心脏被刺穿,哪怕是浑身都化作齑粉,其意志长存,也不会陨落。”

    “就如同天帝群星永在,如同那卫渊的因果不灭。”

    “既然是同一个层次的强者,手中自然也会有不弱于他们的手段。”

    “核心问题是,那彼此交感的气机已被破去了……气机被破,难以彼此交错,再难以突破了啊……呵,哈哈哈。”

    浊世大尊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心口。

    剑气和星光流转变化。

    功体隐隐破坏了。

    来自于往日的经验已经让他本能地收敛了功体,消耗根基和气机,用来弥补恢复功体的伤势,于是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开始消磨剑气和星光,将那一口长安剑缓缓推出去。

    天帝帝俊眼底遗憾,自语道:“结束了。”

    卫渊袖袍扫过,诛仙四剑已经悬浮于虚空之中,剑气氤氲流转,含而不露,下意识垂眸看向了那边的珏,天女刚刚一直紧紧盯着他,此刻总算是可以松了口气,卫渊对她温和一笑。

    烛九阴则是下意识看了一眼献。

    暗自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要做出抉择。

    在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下意识放缓的时候,火灼却忽而奋力挣扎起来。

    浊世大尊忽而变得平和下来的声音响起:

    “……结束了?”

    “不,不,还没有结束!”

    身材高大的大尊忽而怒声大喝,而后放声大笑。

    右手猛地贯穿入自己的伤口之中,星光崩碎。

    刹那之间,磅礴到可怖的气息以其为中心猛地逸散开来,掀起暴风,席卷星辰,远比起先前更为肆虐更为霸道,也更为疯狂,碎裂的声音几乎是以一种暴雨洒落般枯叶般的频率炸开,甚至于在一瞬间就攀升到了超越和凌驾于天帝和卫渊的程度!

    天帝瞳孔收缩。

    卫渊的神魂本能地凝滞。

    浊世大尊粗重的喘息声音响起,让这天地之中的元气如同被风席卷着的雾气一般,白泽和开明刚刚将只剩下一口气,甚至于剩下一口气都是因为娲皇气息在此地的吕布拎起来,下意识转过头看去。

    白泽的脸色煞白一片。

    无支祁喃喃自语:“疯子……疯子……”

    他把手里的兵器慢慢收起来。

    浊世大尊右手缓缓抬起,伤势的复原停止住了,而后似乎是完全无视了那要命的剑伤,一层层涟漪猛地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其千锤百炼,堪称臻至极限,不逊于天帝太一生水的功体竟然当场粉碎!

    无尽苍茫的浊世气息盘旋涌动着。

    伴随着悲怆的怒啸,火灼重重叩首在地上,青衫文士捏碎了折扇,面色煞白:“……疯子,疯子!”

    “放弃了自我的功体。”

    “彻底的浊世概念化……”

    “疯子!疯子啊!”

    禹王姒文命微微皱眉,自语道:“浊世概念化……?”

    “什么意思?”

    青衫文士下意识回答:“就像是他放弃自己神魂意识依凭的功体,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彻底转化为浊世的一部分了,而他的神魂,此刻就依凭于【浊世】这个概念上,世界自然不会被破去功体,但是世界也不会有自己的意识。”

    “如同那张若素放弃肉身化作根基气息,而后依凭于雷霆之上。”

    “这一战,如果他不能够超脱。”

    “那么无论胜负,他都死定了,神魂俱灭……”

    “何必,何必做到这等程度……”

    无尽精纯的浊世气息缓缓流转,弥漫在虚空,而后重新朝着内部坍塌压缩,甚至于连卫渊的长安剑都吞入其中,再无法回应卫渊的呼唤,那浊世概念降临于此,化作了浊世大尊的模样。

    仿佛整个浊世,降临此地!

    轰!!!

    虚空之中,清气和浊世的冲击,导致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雷霆,暴虐无边,如同长矛铁鞭,似抽击似鞭打砸在虚空中,隐隐带来无边的震颤,浊世大尊一步一步走出,眸子里面已经化作了纯粹的浊世气机。

    若不超脱。

    则无论胜负。

    皆死于此!

    死于此!!!

    强烈到了不给自己半点退路,也纯粹到了极致的气息,浊世大尊抬起手,席卷万千波涛,嗓音平和却又犹如雷霆轰隆隆鸣啸于天地:“清浊,本座不争了!生死,本座也不在意了,卫渊,天帝。”

    “这就是我三千万年所拥有的一切了。”

    “今日赌在这里!”

    “来。”

    “来!!!”

    一声怒喝,三千世界回荡!

    !!!

    帝俊眸光微垂,心中的战意升腾起来。

    群星万象猛地齐齐亮起。

    那些星辰曾经被冠之以如此的名号。

    北斗,南斗,璇玑,瑶光……

    炼化十万八千星,扫尽三千六百条。

    此刻祂终于感受到了,那种枯坐于星辰之上无数岁月所等待着的强者气息,一个足够的对手,一个足以和自己战斗到了酣畅淋漓的强者,以及那种决意。

    天帝的手掌缓缓张开,而后从自然垂落,到慢慢一点一点地抬起来。

    五指微微张开,无边璀璨的星光流转变化,玄妙万方,妙不可言。

    始终内敛收藏于内的庞大气机下意识逸散出来。

    和此刻浊世大尊释放出的磅礴气焰撞击在一起。

    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道可怖的裂隙。

    支撑着涂山氏防御层的陆吾闷哼一声,秩序道果耗费了许久时间和天材地宝才编织出来的防御,就只是面临着此刻浊世降临的威压就已经被冲击,破碎得淋漓尽致,当场破碎!

    “压力太大了……”

    陆吾抬起头,‘看着’那边赴死决意的大尊,嘴角流出金色鲜血。

    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鲜血滴落,阵法破碎,声音同时入耳。

    仿佛是烈酒洒落火焰。

    天帝右手一顿,没有继续提升自我气势。

    沉默许久,看着前面那个霸道无比的身影,感知到了那种终于得以遇到一尊强敌的愉悦,来自于心底的愉悦,感知到了距离超脱者一步之遥的境界,面对超脱契机的时候,本能的感应和冲动。

    这让他的右手有继续抬起的冲动。

    有依靠着本心本性恣意释放星海如浪潮波涛的冲动。

    但是理智却又告诉他,此地战斗若是外泄的话,整个人间界自然无法幸免,甚至于大荒,昆仑也都无法幸免于难,若是自己不顾一切代价和眼前这个状态的浊世大尊,酣畅淋漓地战斗一次。

    苍生万物,尽皆不存也。

    不存便是不存!

    强者一战,等待数千年数万年。

    这是往日没有,往后可能也没有的机会了!

    一个个念头在帝俊的心中升腾而起,那是执念,是执着,但是天帝闭了闭眼,那种积累无数岁月渴望真正意义上酣畅淋漓一战的执念便是被冰封起来,天帝的目光重新冰冷漠然。

    忽而自语道:

    “若为执念所趁,弃道而超脱。”

    “那不是我。”

    天帝五指缓缓放下。

    于是无尽星光幕布猛烈升腾起来,灿烂无边的星辰坠下,落到了陆吾已经支撑不住的阵法之上,最终将其弥补起来,使得其越发地坚韧起来,足以支撑起浊世大尊和卫渊放手一搏的烈度。

    浊世大尊道:“天帝,为何不战!”

    帝俊平淡笑起来:“我的战斗。”

    “在刚刚,已经结束了。”

    和我那三千万年执念的战斗。

    五指摊开,无尽星光变化,面对着可望而不可求的大战,天帝竟然后退了半步,声音仍旧从容,道:“卫渊。”

    黑发道人颔首,踏前半步,星光流转在他的身上。

    “来吧。”

    “另外,你的名字叫什么?”

    浊世大尊放声大笑:“我的名号?等到你赢了之后,自然会知道!”

    浩瀚磅礴,抵达至极限,放弃功体,放弃存活的希望,以求那最后臻至极限的,超脱的可能,浊世大尊奔赴最后一战,诛仙剑阵展现到了极限,千年积蓄的威能在舍弃了天帝之战后,得以全部发挥出来。

    妙到巅毫,可堪称无敌,变化流转。

    将剑和阵,以及因果的能力发挥到了极限。

    共工祝融神色微微变化。

    他们自付手段,但是落入此阵法之中,恐怕也只有重伤一个结局,最好也只是勉勉强强苟活了性命,但是那浊世大尊陷落于此大阵之中,却是越发地狂傲霸道,在数十回合的大战之中,硬生生地拦住这剑阵。

    而后双臂交错,猛地踏前冲锋。

    轰!!!

    四柄神剑竟然一瞬间被撞飞!撞碎!

    大阵破碎!

    而浊世大尊的气焰却越发磅礴,朝着眼前的卫渊猛烈无比的撞击过去,似乎是要将卫渊生生的撞碎,撞死,禹王发出一声怒吼,踏步往前,而献和珏也同时起身,朝着卫渊的方向掠去。

    烛九阴左右手同时伸出。

    将她们两个按住。

    而禹王则是被青衫文士直接单手扣住脑袋。

    “不用过去。”

    面对着剧烈挣扎的禹王,青衫文士微微吸了口气,道:“看着便是。”

    轰!!!

    那暴虐的冲击被阻拦住。

    天帝袖袍一扫,余波掀起来的狂风登时散尽。

    众人看到了内里发生的事情,一时间寂然。

    浊世大尊概念化的身躯无法更进一步。

    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握成了拳头,朝着前面砸出去。

    和浊世大尊的身躯碰撞。

    恐怖的法则纠缠在双方边缘,彼此之间互不相让,一片死寂之中,卫渊背后的虚空缓缓裂开,那盘坐于阴阳之中,头顶天穹的巨大道人,终于现身人世!

    只一出世,便结下了浊世大尊决死的一招。

    ……

    涂山氏外。

    一名天魔族的少女怀中抱着一副剑匣,急速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