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群星赴约,真武剑鸣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57
  第1310章 群星赴约,真武剑鸣

    在珏的视线之中,亦或者说,在其余留在这里的那些人的目光中。

    这一场大战刹那已经逼近到了极限。亦或者说才一开始就没有给所谓的蓄势等待的机会,而是如同烈火烹油一般猛地炸开,这让涂山氏之前对于可能存在的‘诸多浊世兵马’的准备直接做空。

    天魔族,涂山氏,还有精锐道门弟子,昆仑山神们凑在一起也没有用处。

    也只能够眼睁睁看着浊世大尊一步步走向了涂山氏的大殿最高之处。

    “停下!”

    水神火神联手,各自施展奇招神通,攻杀而来,火焰霸道煊赫,仿佛焚烧一切,水流蓄势磅礴,经由和伏羲的战斗之后又更进一步,展现出了有望踏足道果层次第一阶梯的浩大气象。

    但是如此的两人联手,却又是毫无效果,被浊世大尊自然而然的化解,非但是没有效果,反倒被其庞大无比的神念所牵引,将开明的分身一个个地劈开,斩杀。

    开明·猫猫头众。

    死伤惨重。

    并且死法千奇百怪,各不相同。

    大写的一个惨!

    直到最后二十九个猫猫头都挂了,开明猛地踩着‘自己’的尸体,跨越了那庞大神念的环绕,跨越了水火的交融和咆哮,掌中多出了一缕温润的刃光,猛地朝着下面的浊世大尊额头劈斩而下!

    面容瞬间狰狞:“给爷死!!!”

    猫猫头9527~9536,爷给你们报仇了!

    轰!!!

    兵器猛烈劈斩下来,却是被架住了。

    暴虐的灵光未曾将浊世大尊的圆融气机打破,反倒是迸射出的无数的流光将周围的一切照亮,在那灿烂流光之下的浊世大尊一步步往前走,神色平淡漠然,雍容的像是登基的新王,倒是衬托得这一丝丝流光,如同簇拥新王上位的华光。

    挡住了开明一击的是长兵器。

    浊世大尊的背影之中再度走出一名战将,而这一次,所有人都认得他。

    “是你!!!”

    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整体散发出强烈的浊世气息,正是曾经被浊世大尊亲自以菁纯无比的浊气所改造强化,堪比道果之下第一阶梯的乱世鬼神。

    “吕凤仙……”

    开明感觉到了掌心,连带着整条手臂都被笼罩起来的刺痛,定睛一看,终于看出来了眼前这战将可以抵抗住自己一剑的根基所在,那是一柄剑,一柄整体的锋芒都笼罩在剑鞘之中的剑,长安剑。

    卫渊的本命配剑。

    甚至于里面留存有了一道来自于卫渊全力出手的剑气。

    是为了让吕凤仙对浊世大尊出手背刺的。

    但是此刻,这家伙竟然拔出此剑,启动了封印,而后以此剑身上残留的卫渊的力量挡住了开明的一记砍杀,吕凤仙微微一笑,手中的长安剑猛地鸣啸,猛然横扫,竟然是以浊世气息引动了这剑中之力的暴动,横扫之势磅礴,硬生生将开明逼退。

    剑意剑气逸散化作风暴,席卷周身,用以庇护。

    而后长笑一声,一手方天画戟一手长安剑,侍立于大尊的一侧,道:

    “如何,很不可思议吗?”

    开明险些一口气没上来:“你!”

    “我?我怎么了?”

    吕布微笑着回答道:“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被你们所控制啊。”

    “原本还被尔等的所谓故人情谊捆绑,但是故人情谊如何比得上生死?”

    “在火灼大人寻来之后,我自是已经回归真正的大道,乱世之中,以力称雄,唯独掌握力量之人才可以说掌握了正道,自古以来从没有什么所谓的邪不胜正,而是只有胜者,才可以标榜为正。”

    “尔等,连这个都看不穿吗?”

    吕凤仙声音嗤笑着。

    他的右手却握着卫渊的剑。

    开明的眼底泛起一丝流光。

    这是……卫渊的兵器,卫渊的兵器抵达这里,也就意味着——

    卫渊!

    吕布挥剑劈碎了水火的余波,朗笑道:

    “你是在想,因果是吗?”

    “不必担心,纵然是大尊冕下正在等待那位到来一战,但是却也不必用此剑来通知,而在此之前,为了我可以运用得舒心,此剑之上的诸多因果,也已经被抹除,很遗憾啊,卫渊可没有办法用因果定锚此剑而后瞬息抵达。”

    开明脸上的神色一滞,此刻却也顾不得其他,眸光余波已经窥见了那浊世大尊正恍若未闻一般一步一步往前走,前面所在其实只不过是先前涂山部的大殿被震塌之后的残垣断壁,严格说起来,不值一提。

    但是当浊世的大尊以其作为目标开始行走之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其仿佛是这一方天地的中心。

    是诸多气机交锋交感的最为核心之处,也是最高之地,常人所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浊世大尊此举也是同等的效果,他所走的地方,并非是物理意义上的中心亦或者大殿,而是走在自己的‘心中’。

    占据最高最中心之处,提前抵达,而后等待着敌人,以逸待劳。

    端酒一盏。

    以御八方之敌。

    如此方可以有巍然不动的大气魄。

    浊世大尊本来自是也有如此的气机,但是为了可以最大概率的踏足超脱,故而来此的时候将一切都要做到极致,心境,意志,自身流转的气机,都在这一步步之中逐渐清晰,逐渐聚合,最终抵达极致的【一】。

    水神共工,火神祝融,齐齐出手。

    就连开明都顾不得那拎着卫渊配剑的吕布,奔杀浊世大尊。

    但是就仿佛先前发生的一切,再度重演,亦或者说伴随着浊世大尊一步步走到极限,每每走出一步,便是要比起先前的自己更为纯粹,比起一步之前的自己更为地【整合】,也就比起一步之前的自己,更加强大。

    先前他们三个联手便不是此刻浊世大尊的对手,根本无从破去其圆融之境,更何况是现在?而浊世大尊本身变强的同时,还有那经历过了浊世最纯粹浊气的改造,并且执掌有卫渊长安剑的吕布在旁,虎视眈眈。

    方天画戟已是带着一股惨烈肃杀到了极致的气机。

    但是最为难缠的其实是其手中的长安剑,先前因为长安剑本能地抗拒吕布的功体,卫渊还留下了一道神念,让吕布可以顺利地驱使此剑,此刻的他堪称是绝对的战斗机器,是以一种乱世之中的本能驱使下的浊世功体,运用的招式却又是元始天尊的剑器。

    某种程度上也算得是一句【清浊合一】。

    开明原本还不相信吕凤仙是真的投靠了对面,还以为对方是潜伏在了对面,但是只见到越是战斗,那吕凤仙出手越是狠辣无情,好几次若非是有火神水神的帮忙,自己几乎要死在这里,心就一点一点地往下沉下去。

    这家伙……是来真的。

    他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甚至于杀了水神和火神。

    纵然未必能够做到,但是此心不虚,杀机不假。

    【坐见十方】,本有最强的观测类权能,哪怕是未来都在观测之内,但是现在的吕凤仙手持元始天尊之剑,又和浊世大尊产生了极为深的关联,这两尊都隐隐超越了开明所能够窥测的极限。

    这导致了开明窥见到的吕布未来也出现了非常微妙的偏差。

    轰!!!

    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淹没的恐怖的洪流汇聚而来,和那焚尽一切的火焰碰撞,在热量高温的疯狂涌动之下,也诞生出了无数的云气奔走不息,其中那巍峨,苍茫,古朴的昆仑九天门轰然打开,开明身化万千,纵横其中,自诸多世界,十方内外发动攻势。

    这必杀的一击,隐隐已经超越了开明曾经的极限。

    直扑杀向浊世大尊的后心。

    后者此刻不但纯粹诚挚,而且隐隐展现出了一种绝对强者的傲慢,面对着这样的一剑,并不回头,而是一步一步地登上了那台阶,开明眸光暴闪,掌中之剑越发凌厉,几乎臻至极限。

    水火二神兵器交错,直接将手持长安剑的吕布逼退。

    顺势手中的长枪朝着后面一拧一撞。

    硬生生地推在开明背后的虚空之中,水火如阴阳,流转无休止。

    无支祁手中的兵器一转,这一股磅礴之力横扫周围,将所有的浊气全部定住,让开明能够发挥出最大级别的力量,那浊世大尊现在的气息极为磅礴,几乎已经有了几份,我所在之处,即是浊世界域中心的气魄。

    轰!!!

    开明速度猛地暴涨,长剑直入前方,洞穿了浊世大尊!

    所用招式苍苍茫茫,雄浑莫名,犹如玉龙雪蟒,上连群星,下指红尘。

    正是剑招·昆仑!

    招式得手,开明心中一喜。

    耳畔却忽而传来了无支祁的怒声:“开明!!!”

    声音如有雷霆蕴含其中,破碎浊世气息的影响和干扰,开明神魂一清,瞳孔收缩,方才意识到长剑刺入后背,却完全没有那种刺入血肉或者功体的感觉,而是一种虚无感,猛地抬头,看到自己确实已经掠来,但是浊世大尊也已经停下脚步。

    祂甚至于已经转过身来,坐在了自然而然虚空构造出来的王座上。

    如同俯瞰整个世界。

    左手端着那杯酒,右手食指拇指夹住了开明刺出的一剑。

    堪称剑术之大势铺展蔓延到了极致的招式,就这样被他夹在手中,神剑鸣啸嘶咆,却是完全不能挣脱浊世大尊的手指钳制,开明面色骤变,乃至于水神和火神这样的性格都在刹那之间变色。

    浊世大尊的气势几乎业已成就。

    祂松开了剑,但是开明掌中之剑却也因为剑势未曾尽数倾泻喷吐而出,遭致了气劲的反噬,铮然一声,轰然碎裂。

    大尊没有继续对开明出手,而是抬眸看向遥远的方向,此刻,诸多强者交锋之时,调动的云气犹如星河之中扩散开来的星云,浩渺壮阔,本来已经有如同盘旋着升腾向上的赤色云气,此刻却是尽数消失。

    天穹猛地黑暗下来。

    有一颗一颗的星辰亮起,星光弥漫,刹那之间,幽静平和的气息弥散。

    而后大日猛地坠下。

    群星万象为引,而大日在前,如此气机,正是天帝帝俊。

    而其气息极为沉凝,隐隐肃杀,毫无疑问,先前已经经历过一番厮杀,气焰磅礴冰冷,烛九阴皱起的眉头微微松缓下来,淡淡道:

    “天帝,何来之迟。”

    帝俊袖袍垂落,平淡回答:

    “担心我来此,无人坐镇中枢,浊世反扑清世。”

    “故而先去浊世厮杀了一番。”

    平淡声音。

    蕴含无尽杀机。

    大尊的心境却仍旧如铁,端坐于其上,而后左手的酒缓缓端起。

    在这个动作的时候,那种凝聚起来的气势就已经一点一点地提升起来,而后催动到了极限,那种仿佛无可匹敌的气焰,坐镇于此,那种极端霸道无边狂傲之气息已然臻至巅峰,便要说出那一句话,说出那句:“且饮酒。”

    就在这个时候,滴答,滴答——

    声音忽而响起,一滴一滴黑色的液体落入了大尊的酒杯里面。

    那清澈的酒水瞬间增加了许多的墨色。

    增加了诸多甜腻之感。

    大尊坐镇八方来敌而后邀敌一饮,放手厮杀的圆融气机出现破绽。

    他一点一点抬起头,看到更高的云气里面。

    【某不知名白色美丽生命体】瘫软在云气里面,浑身发抖,双眼含着两大包的眼泪,一股我见犹怜,在【全知全能层次上的魅惑】

    双手抱着一瓶快乐水往里面倾倒。

    在惨烈的厮杀中,【恰到好处】地避开了所有的交锋,【恰到好处】利用了浊世大尊诚恳到傲慢的心境,而后在天帝出现,气机交感,引走浊世大尊注意力的时候,【恰到好处】地避开了水火雷霆,出现在这里,然后又【恰到好处】地用最简单的方法破去大尊的心境——

    无限逼近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但是偏偏就是有人可以完成。

    白泽眼里面泪花乱冒,头皮发麻,大喊一声:“草啊,卫渊!!!”

    “你再不来,我要没了!”

    一时间此地的肃杀都凝了下。

    而在遥远的武当山上,在一位老道人终于踏上了神州故土。

    那柄藏匿于武当山金顶之上的真武剑疯狂鸣啸。

    千年之约。

    弟子,送信。

    赴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