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天下无敌之心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69
  第1309章 天下无敌之心

    堂皇一剑,从容不迫却又带着苍煌大气,直接朝着眼前的浊世大尊劈斩下去,而且是直接朝着其眉心而斩落,禹王出剑绝无半点的迟疑,张若素张了张口,忽而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挫败感觉——

    自己单纯的功体本身就已经走到了当年诸多人皇的境界。

    又可以通过调动人间天庭符箓大阵赋予的磅礴法力。

    更可以吞下清浊两尊雷神道果,短暂地将自身可以爆发出来的力量提升到道果的层次,纵然只是初入道果,属于最弱的那种威能,哪怕是雷霆这种擅长攻杀杀伐的力量,最终却也只能够发挥出开明的正面战斗力量。

    但是道果终究是道果。

    具备有如此力量的自己面对浊世大尊,竟然升不起丝毫的反抗之心。

    即便是未曾臣服,却也未曾拔刀。

    比起禹王来说,自己仍旧是不如,弱小的并非是力量,而强大的也并不只是如此,在看到轩辕夏禹剑的剑光的时候,张若素叹了口气,双眸微垂,而后眼底迸出雷霆流光。

    刹那之间,吞没清浊雷霆两大道果,强行将自身之境界推升。

    而后在禹王的这一剑上,便已经累加了层层叠叠的雷霆道果之力,轰然如雷,霸道盘旋,尽数被整合于一道恢弘的人道气韵之中,霸道堂皇,以无可匹敌之气势朝着前方蓄势圆满的浊世大尊劈斩而下。

    浊世大尊垂眸,眼前之人气势强横煊赫,但是却是没有丝毫动容。

    他蓄势而来,一切圆满,以鏖战突破最强。

    这最终出招的第一招,必然是开天辟地般的震撼。

    却不是为了和眼前这人皇战斗的。

    禹王这蓄势的一剑猛烈斩落,浊世大尊眼底没有丝毫的涟漪,甚至于连端着酒往前走的动作都是一步不停,只是在他的影子里面,却是忽然炸开了一层一层炽烈无边,仿佛要燃尽一切的恐怖高温。

    那恐怖的温度猛地炸开,而后猛烈无比的升腾起来。

    化作了一名高大的青年,身穿着暗红色的甲胄,上面有着赤金色的纹路,起伏不定,仿佛大日暗沉,霞光流转变化,双手握持一柄长柄战刃,上面升腾着黑色的寂灭之火,猛地向上一架!

    轰!!!

    清浊双雷和黑色的寂灭之火碰撞在一起。

    发出了剧烈暴虐的轰鸣声。

    狂暴的元气几乎是瞬间就被引燃,而后朝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去,轰隆隆的声音让整个天空,让整个大地都开始剧烈的晃动,震颤,赤红色的光焰猛地炸开,朝着上空升腾而起,席卷了流风,席卷了云气,化作了巨大无比的一层一层堆叠而上的,旋转着如灾祸实质的云气!

    刹那之间,原本的喜宴几乎就要化作了世界末日一般的画面。

    禹王的黑发散乱如同发怒的狮子。

    在雷霆的加持之下,硬生生抗住了前方那寂灭般的火焰!

    他如那片大地上每一个人一样的,黑色的眸子倒映着火光,倒映出了那出招拦住自己的敌人,而后嗓音低沉:“浊世,火神。”

    浊世火神手持神兵,寂灭的火焰和雷霆碰撞。

    而后猛地一震,将禹王的力量卸开了一部分力量。

    斜持手中的魔神兵,赤金色的眸子扫视而过,看着前面的屋子里面的那些清世的强者们,心中终究还是浮现出了一丝丝的忌惮和,就连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恐惧。

    如此行为,如同凡人将手掌深入烈焰熊熊之上,自取灭亡。

    但是他还是嗓音低沉,道:“你的对手是我,人类。”

    “大尊的圆满之状是为了超脱,你们,并不能让大尊踏出那一步。”

    “也就没有资格做他的对手。”

    他看着那一步步前行的浊世大尊,仿佛逐渐放下了内心的迷茫和对于前路的恐惧,掌中所持拿,是位格丝毫不逊于玄黑浊世旗地浊世顶尖魔神兵,只是一扫,便是掀起了层层叠叠如同怒潮般的元气,直指前方——

    “听闻你们人间界有戏剧的演出,而在开始之前,有降无关人等清扫出去的习惯,而现在,我就要履行这个责任,诸位,很赞叹你们竟然有着对大尊出手的欲望,但是很遗憾,这个愿望终究是得不到满足的。”

    禹王眸子冷然,纵然前面是浊世的火神这个道果层次的强者。

    也是丝毫不让。

    掌中的人皇剑以一种直接,简洁,并且有力的方式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竖劈,横斩。

    浊世火神原本以为,纵然是人皇,那也不过是区区的凡人,最全盛之期也只是道果之下第一阶梯里面最能打的,更何况是现在这种,肉身崩灭之后,一缕残魂得以重塑的状态,能够有全盛之时的七成实力,就已经是了不得了。

    但是七成实力的人皇,难道就是手持顶尖神兵利器的他的对手吗?

    绝无可能!

    但是当交手数个回合之后,浊世火神火灼却发现不对劲。

    眼前的人皇禹王身上,爆发出的力量远远超过了原本的预期!

    “这是……有新的生灵和世界被纳入了炎黄的范畴,所以统帅万民之民心而战的人皇这个概念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浊世火神视线扫过袖口缠绕着的玉佩,色泽通透,正是以河图洛书的碎片所做,上面的文字让祂面色一变。

    明白了此刻禹王底蕴大幅度提升的原因。

    之前听说人族的始皇帝开始了征讨诸天万界的旅途。

    原本以为只是小打小闹,竟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吗?!

    强行依靠着手中的神兵,压制住了禹王,而雷霆在左右奔走不息,却是张若素也已经出手,此刻没有半点的含糊,抬手便是【太乙轰天雷】,直接朝着浊世火神的天灵轰然砸下。

    整个天空都仿佛压下来。

    一切死寂。

    直到这一声轰然雷鸣猛烈地炸开而后翻滚着远去。

    水神共工深深吸了口气,道:“……人皇,人皇。”

    “祝融。”

    他手中有奔流的水流汇聚化作了一柄长枪,道:“无论我们之间有多少的仇恨,但是至少在这个时候,先联手吧。”他抬起头看着浊世大尊,看到后者神色平静双目凝聚,仿佛外界的厮杀,战斗完全没有影响到他。

    仿佛他已经彻彻底底地将整个世界都从自己的世界里面抛出去。

    可怕。

    很可怕……

    这样的大尊,恍惚间已经让水神共工觉得看到了另外一位,曾经被称之为【中央之帝】的存在,浊世大尊每踏前一步,那种无可匹敌的气势就会更强一步,就像是人族在重要的决战之前也会焚香沐浴,斋戒冥思,以将自我调整到最佳最强的状态。

    此刻的大尊也是在走着这一条路。

    在这一个过程。

    不可被打扰。

    否则的话,心境或许会出现一丝的纰漏和不完美。

    这一丝丝不完美自然可以慢慢靠着时间去修正完善。

    但是现在立刻就有大战。

    根本没有时间去调整。

    如此便是一种极大的破绽,几乎是可以扭转生死和胜负的破绽!

    水神共工道:“虽然如此有违光明正大之心,但是一个踏入超脱的敌人对于整个清世来说都是莫大的灾难,你我联手吧……至少破去他的心境。”他已经看得出来,大尊一步一步正在走向这涂山氏青丘国的最中心处。

    雄踞中心,俯瞰诸神,而后等待着对手前来。

    如此大势将成,便是再无可阻拦了。

    火神祝融手中多出同样的长兵器,仍旧是炽热的高温,却没有了往日的躁动,而是那种经历过淬炼之后的从容不迫,道:“……那么,至少在这个时候,你我联手吧。”

    “水正。”

    许久不曾听过故人以熟悉的声音唤出这个名号。

    水神共工都是稍微怔了一下。

    旋即握紧了长枪,眸子微微亮起,放声大笑:“好!”

    “那么火正,上吧。”

    在人皇驰骋于战场的时候。

    水正和火正阔别六千年之后再度联手,在放声大笑的无支祁的棍棒砸罗之时,一左一右,厮杀席卷向了浊世的大尊,雷霆奔走,人道之气煌煌浩大,而水火流转,变化莫测,撼动着整个这本该是难得一见的史诗般的场景。

    但是旁观者心底,却只剩下了一种冰冷到了骨子里面的寒意。

    可怖!

    太过于可怖!

    水神,火神,乃至于无支祁。

    三方联手,竟然没能够打破浊世大尊的心境,没能打破此刻环绕于其周身的,那种自然从容之感,甚至于祂都没有出手,只是一步一步,徐步而行罢了,面对着三尊道果的围杀,连手中端着的酒都没有洒。

    依旧脚步平稳,视线平静,仿佛一整个世界的轮转。

    【某白发的不知名美丽生命体】的牙齿咬住却还是忍不住地发抖。

    格格格地碰撞在一起,发出细碎的声音。

    烛九阴沉默。

    视线从那只白毛身上移开来,垂眸平淡道:“开明,你上吧。”

    开明一怔,旋即像是听到了天大的冷笑话似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声音高了八度:“我上?!!”

    烛九阴微微颔首。

    开明声音提起,道:

    “你搞没有搞错。”

    “我根本不擅长战斗!”

    烛九阴注视着前面的战场,说起来也奇怪,此刻的战场明明恢弘壮阔,就连余波都仿佛可以让大地都震颤不停,却没有逸散开来,其斩出的每一招都似乎被折叠,隐藏起来,最终以某种方式将其散去。

    如此那些实力不足的客人才没有遭到余波的冲击。

    灰袍男子平淡道:“陆吾和契在维系着整个涂山的状态,或者说维系着这个战场,才没有让涂山氏所在的世界崩塌,而后化作弹药撞击在清世,或者说人间界中心,引发灭绝级别的灾祸。”

    “他自然没有办法出手。”

    “不周山此刻在维系着周天运转,防备着浊世大尊可能的第二手准备。”

    “也不在这里。”

    “火神之前数千年都在谋划暗算浊世,以及借助浊世之力完成轮回;水神被封印了数千年,之后还遭遇过一次大败,他们都不是全盛状态,自然也不是浊世大尊的对手。”

    开明瞠目结舌:“那你呢?!”

    “我?”

    烛九阴垂眸。

    九幽的权能已经展开,眸光垂落之时,时间仿佛凝固,浊世火神和浊世大尊的身上已经多出了一丝丝的干扰,来自于时间和岁月,优先程度最强的干扰,没有多说什么,但是烛九阴已经以自己的行为表达了自己的行为。

    开明无言以对,看向那边的白泽。

    白泽的上下牙齿疯狂颤抖着碰撞,然后看着开明。

    白发微微卷曲垂落到了腰间,一双大而圆润的眼睛几乎瞪大了,因为恐惧而含着一些泪水,眼眶出现了些许的红晕,而面色却是煞白,无言地看着你,眼泪慢慢滑落。

    【某不知名白发美丽生命体】施展了天赋神通——【魅惑·全知全能】。

    效果拔群!

    开明只觉得心里一堵,下意识移开目光。

    觉得自己再看下去怕是会动心。

    狠狠地动心!

    但是这根本不是发自于自我的感情,而是一种权能的干扰。

    并且因为这一点清晰无比的自我认知而感觉到了一种极端的自我厌恶和呕吐感。

    开明嘴角抽了抽,拍了拍头,大骂一声:“好好好,那就我自己去!”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他身躯一晃,一个个残影朝着前面的浊世大尊而杀去,他虽然也不是全盛的姿态,但是其坐见十方的权能,加上无限制分身的超级神通,堪称是无解的大杀器,并且无与伦比地适合现在这样的场景。

    而烛九阴张开了权能的领域,此地仿佛出现了九幽清冷玄奇的气息。

    将整个大殿的所有人笼罩其中。

    包括有女娇,包括有因为此刻使用的是浊世之道果,而面对浊世大尊受到克制,甚至于难以发挥出其全盛之力的卫元君,以及来此道贺的【天魔族】,珏抿了抿唇,手持长枪要踏前的时候,却忽而被拦下。

    烛九阴站在她的前面,手臂抬起,袖袍垂落,淡淡的气机流转,平淡道:

    “留下。”

    “我不能就袖手旁观……”

    烛九阴嗓音平淡:

    “我也不能在那家伙来之前,让他的妻子受到伤害。”

    珏微微一怔,下意识转眸,看向一侧那垂眸而立的青衫龙女献,忽而明白了一点,眼前的灰袍龙神来此,并不是为了所谓的抢婚和逼婚,一开始就不是,祂的目的似是在其他。

    而烛九阴目光扫过那些天魔族的存在。

    从容看向外面,此刻,开明也已经无限逼近了浊世大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