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是所谓人族之雄杰!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556
  第1308章 是所谓人族之雄杰!

    霸道的话语,以及坦然的宣称,以及那毫无半点遮掩的淡漠杀机,同时落下,在这青丘国涂山部还在的每一个人的耳畔响起来。

    浊世大尊没有腾空,也没有施展空间挪移的法术,而是如最初那样一步步走出来,身上的穿着退去了曾经的华丽和奢侈,转而归于朴素而厚重,那是曾经的苦修者穿着的服饰,简朴的风格,缠绕在手臂上的粗绳。

    他端着一碗酒,目光垂落,气息已经缓缓覆压而下。

    每一个都觉得那霸道的男子是在注视着自己。

    每一人都觉得,那双幽深的眸子是在直视着自己的魂灵深处,因而带来巨大无比的压迫感,此刻明明仍旧还是艳阳晴天,阳光灿烂落在身上,让人心中舒缓,但是在感知之中却在感知中仿佛看到了一层一层沉重的乌云压盖下来。

    伴随着浊世大尊一步步前行而逐渐蔓延,逐渐压迫下来,逐渐压迫在人心之上,而伴随着他的前行,那种精气神汇聚圆满,抵达极限的感觉也逐渐被众人所感应到。

    此刻的祂已经舍弃了生死,斩除了过去的自我。

    因为无所畏惧,故而无有破绽。

    那是一种,除去了圆满之外,再也没有办法用其他的方式形容的境界和状态了,一种微妙却又强横到了极致的境界状态,可以想象,如此状态之下的浊世大尊一旦出招,也必然是开天辟地一般,强绝到了极致的一招!

    而第一个和浊世大尊战斗的,必然要承受最为恐怖的打击!

    谁敢?

    亦或者说,谁上?!

    一时间竟然是死寂了一瞬。

    而后水神共工睁开眼睛,眸子注视着一步步走来的浊世大尊,水神双臂环抱,忽而开口道:“当年轩辕丘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你吩咐安排的?”

    浊世大尊回答:“是我。”

    他语气沉静平淡:

    “当时的我,是为了打破清浊平衡,同时废去你,祝融,和不周山三名战力,只是未曾想到娲皇在补天之后,也已脱力,陨落于天机之手,若非当时他还存有其他的念想,女娲也该在那一战之后陨落了。”

    “现在想起来,实在遗憾。”

    “我该亲自出手,杀死娲皇,灭去不周,而后清世和人间自然颠落。”

    共工深深呼出一口气,垂眸,道:

    “那么之后挑拨了我和当时人族的关系,让人族灭去了当时的【共工氏】的人类部族,还让我看到,最终甚至于率领一部分水域去淹没人族,引导了当时的人族大战,顺势还有背后大荒和昆仑之战的……”

    浊世大尊点头漠然:“也是我。”

    “只是可惜,当初是为了限制住你,同时让大荒和人族背后的昆仑山争斗起来,而后浊世好取渔翁之利……没有想到他们没有杀你,而是将你封印,如果说早知道这样的话,本座该早些出手,将你诛杀。”

    “再以你的道果彻底掀起席卷整个清世的洪流,掀起乱斗。”

    “唯独当时之我……”

    嗡!!!

    忽而一声刀鸣炸开,打断了浊世大尊的话。

    一道寒芒朝着浊世大尊劈斩过去,浊世大尊眼底没有丝毫的涟漪,微微歪了一下头,那一道霹雳也似的寒光已经擦着他的鬓角飞过,没入了云海深处,轰隆隆的声音如同惊雷一般连绵不绝,竟然是将云海一口气劈开来。

    粗重急促的喘息声中,一阵阵惊愕的目光回转,看到了方才坐在了众神中间显得坐立难安的禹王已经起身,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其实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正在切西瓜,此刻桌椅推到,西瓜散落在地,袖袍都已经沾了西瓜汁,看上去实在是丢人。

    这一身衣服都是因为今日大事,被女娇强行给套上的,庄重的墨蓝色,内里还绣着华丽的暗纹,说实话,和禹王的气质完全不,一开始看去多多少少有种在外面的大叔强行穿着正装出席什么什么会议的感觉。

    可此刻他气机沉浑暴起,双目微敛,如怒虎一般地直视眼前的浊世大尊,气息层层叠叠地上涌,却是让他衣衫都微微鼓荡起来,那种不协调的感觉刹那之间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种震怒般的压迫。

    诸神一时间沉寂下来,烛九阴抬眸。

    开明惊愕。

    张若素和林守颐不敢相信。

    在面对着气息圆融境界推进到了极限,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的浊世大尊。

    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悍然出手的。

    禹王。

    此刻大尊那种与天地融合,更是要高于天地万物的从容气息,竟然无法压制眼前的男人,亦或者说,一种纯粹的怒火让他无视了这一切,刚刚是直接握着了桌子上切水果的刀子直接抛掷出去。

    姒文命双目直视着浊世大尊,却又恢复了平静,缓缓起身,右手垂落,搭在了腰间的剑柄上,他抬眸,身上没有了先前的局促不安,而是一种如同立足于千山万水之前的岩石般的坚韧感。

    华丽庄重的服饰忽而变得贴合,甚至于不配于他的存在,低昂的声音回荡着:

    “是你啊……”

    “让我多少人族身死,逼得多少人流离失所,是你啊。”

    “战乱,仇杀,洪水,瘟疫。”

    “又让多少人露骨于道……我行走天下的时候埋过多少白骨,又看到多少的孩子失去家乡,父母失去孩子,妻子失去丈夫和儿子,很好,很好,罪孽深重,罪孽深重,你这样的东西,也敢来我人族的地方,还贺之?”

    “贺之?!”

    “我呸!”

    剑在剑鞘之中疯狂地鸣啸着,而后一寸一寸拔出来。

    轰!!!

    人道气运疯狂的汇聚起来,禹王的发丝散开,眸子粲然生辉,不像是那个只靠着莽夫的直觉生活的人,不像是那个又怕妻子又怕弟弟的男人,那是曾经立足于人世间的最后的英雄,定洪水波涛,铸九州凝万族,封无支祁镇共工。

    开辟传说!终结神话!

    九鼎定九州,炎黄九州传说的开源。

    女娇张了张口,看着那走出的禹王,伸出手想要阻拦这个家伙,但是却又收回手。

    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的。

    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只有四个字而已,当为则为。

    生死之事很重要,是的,没有问题。

    所以其他人的生死事情也很重要。

    在那个惨烈时代已经过去五千年的现在,仍旧还有一个男人牢牢记住了那些枉死之人的名字,记着他们的仇恨和悲伤,然后不顾自己和敌人的差距拔剑,以遥远到魂灵都泯灭的岁月之名复仇。

    浊世大尊无视了烛九阴,共工,祝融。

    此刻看着禹王,却难得解释一句,声音平淡:

    “本座今日来此是为以战贺礼。”

    “你,不是我的目标。”

    禹王拔出了剑。

    手中的剑化作了轩辕剑的模样。

    或者说那柄剑在历史上真正的名字【轩辕夏禹剑】

    【并非是因为其强大而成为神兵,而是因为其被某些人握在手中,遵循着某个大道,显化而出,以作神兵】

    他抬头露出一个灿烂豪迈的笑容,然后道:“贺礼?”

    “诸神?!”

    他大笑:

    “我贺你妈了个逼逼哔哔哔啊——”

    踏步,拔剑。

    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