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 七日之期,涂山之会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60
  第1306章 七日之期,涂山之会

    龙虎山被毁之后,被天女珏敕令群山万水之神,重新调集地脉地气,又原模原样地复原出来,山峦叠嶂,颇有几分风味,老天师这一声惨叫,就直接在这一层层山岩之间回荡不已,层层叠叠。

    简直跟加了个混响一样。

    响彻在了龙虎山上的每一位道门弟子的耳边。

    张若素看着眼前那个笑眯眯的老道人,嘴巴都在抖,右手伸出一根手指,指着眼前这个家伙,“你,你你……”说了半晌没能够说出一句稳定的话来,手指头连带着嗓子都在打颤。

    方才他正在这里,缅怀着最终出了一剑的老友,回忆起这百年相交,不由得心中伤感感慨,尤其是想起起往日的那些回忆,甚是伤感,取出了珍藏许久的美酒倒在当时老者重创神魂出剑的地方,不无遗憾地叹息道:

    “道行虽渐长,但是故人亦是凋零。”

    “大道独行啊。”

    “可惜,可惜,你这一走,天下修道者众多,又还有谁能够和老夫互相玩笑,可以和老夫坦诚相交啊……伯牙子期也不过如此了吧。”

    “一路好走吧,林道友。”

    “往后人世间,再少我辈人。”

    “而我过去的经历,却也最终只剩下我自己知道了,最后再饮一杯酒吧……”

    他说出了心里话。

    好友相交一生,神州当中的人素来内敛,很多话是不会当面说的。

    他今日便是说出许多在林守颐面前都不会说的话。

    可见心中的悲痛和惆怅难以言表。

    怅然叹息一声,转过身来的时候,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正自老脸笑成一团地看着自己。

    张若素脸上的悲怆一点一点换缓缓凝固。

    “卧槽!!!”

    ……

    而时间回到现在,面对着张若素颤抖着的手指,林守颐笑容满面,道:

    “我什么我……怎么,不认识我了吗?”

    “哦,你是不是要这个?”

    林守颐笑眯眯的从袖袍里面掏出一份上清灵宝宗速效救心丸,放在张若素手掌里面,还非常贴心地把他的手指给一个一个地合起来,拍了拍:“没关系,张道友,你有什么心里话,可以直接和我说。”

    “酒也不用往地上倒了,太可惜,直接给我就行了。”

    “作为回报,这药,管够。”

    说话的时候,林守颐手里抛了抛,赫然是一个特制的录音笔。

    张若素嘴角抽了抽。

    他的道行之强,远在林守颐之上。

    但是这林守颐得了机缘,自身气息和这天地自然的草木灵气都没有什么差别,再加上张若素方才心中惆怅悲怆,一时间竟然是没有察觉到这个老家伙,被这家伙给摸到了身后。

    想到了刚才自己悲伤之下说出的话,张若素便是嘴角抽了抽。

    黑历史啊!

    这老小子,不学好!

    什么时候把涂山狐狸的手法给学会了的?

    林守颐微笑着抛了抛手里的录音笔,看着眼前这如二十多岁的张天师,自己的心里面也是险些被这忽而返老还童的家伙给吓了个半死,但是此刻却是靠着自己草木轻灵之体,老树树皮一般的天赋,强行绷住表情,心脏狂跳到了几乎要吃速效救心丸的级别,却是从容道:

    “张道友,如何?”

    张若素看了一眼自己的黑历史,深深吸了口气,挤出微笑:

    “自然,可以。”

    当卫元君抵达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两位彼此对视的微笑画面,一开始的惊愕之后,当问到了林守颐为何竟能复苏的时候,老道人抚须感慨道:“既是你们询问,老道自然不能再做隐瞒,我本已经要魂飞魄散。”

    “却是卫……”

    老者声音微顿,终究只是改口道:“是元始天尊在千年前的时间当中,将我的魂魄真灵,垂钓起来,如此方才护得我真灵完好,而后又将我的魂魄投入到了一棵老树之中,在武当山上等候千年,方才重新化形而出。”

    “不过,按照我的感觉,我本该是在百年之后才能出来的。”

    “只是在沉睡之中,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有一股力量加持到了我的身上,将我唤醒……”

    卫元君的神色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林守颐抚须迟疑道:“或许是天尊吧。”

    “除去了他之外,我实在是想象不到,还有谁拥有这样大的力量。”

    “又有谁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将我唤醒。”

    “毕竟,老夫当年栖身之所在,也是天尊亲手种下。”

    天尊亲手种植的灵植,又在武当山上,等待千年。

    聆听真武降魔道场的千年诵经。

    这样的造化和根底,哪怕是放到了神话之中,也是极为深厚了。

    卫元君的神色微微变化,而后吐出一口气,呢喃道:“是他,果然是他……他没有危险,太好……”

    她的声音一滞,旋即似乎注意到了自己似乎表现得和往日不符,注意到了无支祁的古怪注视,神色微顿,手掌握拳,抵在唇边咳嗽一声,仍旧是神色郑重:

    “我是说,确实是太好了,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亲自向他讨回他欠我的东西了!”

    无支祁嗤笑一声,道:“果然是和烛九阴还有那位龙女很像。”

    “你……!”

    卫元君先是打算要反驳,但是旋即想到了自己终将会面对的抉择,神色一顿,复又浮现出黯然之色,倒是难得没有去反驳无支祁。

    林守颐抚须道:“不过,听张道友说接下来便是那天尊订婚。”

    “应该没有几日时间了。”

    “如何?”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便去吧,两位意下如何?”

    卫元君的神色微微一滞。

    ……

    卫元君终究没有选择答应,没有立刻就去,张若素和林守颐都是人老成精的角色,虽然不明白眼前这位少女是在迟疑什么,却也没有多说没有多问,只是闲聊几句,倒也是留下来。

    林守颐在上清宗宗门当中的地位特殊,尤其地高。

    他忽而复苏,这对于上清宗来说可是天翻地覆般的大事,这几日里来便有许许多多的道人来来回回,而卫元君则是坐在了龙虎山的山腰之处,发了好几日的呆。

    最终,当第七日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卫元君的眸子动了动,重新恢复了光彩,她伸出手掌,轻轻拍在自己的脸上,而后长呼出一口气来,微微的刺痛和清晨凌冽的空气让她逐渐清醒过来,看着逐渐升起来的大日,自语道:

    “无论怎么样,总都还是要面对的。”

    “不是说逃跑就能跑掉啊。”

    “这样的话,索性就直接迎头赶上去,然后把这个困局给砸个稀巴烂!”

    背后传来一声嗤笑:“我还以为你过不去这个坎儿了呢。”

    “这样子倒是有那个家伙的几分模样了。”

    无支祁双手抱着肩膀玩味地看着她。

    卫元君白了他一眼,道:“我自是比他要强!”

    声音顿了顿,似乎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于是便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补充道:“至少在这件事情上。”

    “我要比他强!”

    这一句话说出来便是理直气壮了,身穿着白色和蓝色两种颜色交错的道袍,用一根木簪将头发扎住,而后提起倒插在旁边的长枪,以山间的清泉水来洗了把脸,气机清冽。

    无支祁大笑几声,随手招来云气升腾,示意卫元君站上来。

    等到她站稳了,便是抬手催动云气,只一刹那便已经横贯极为遥远的距离,抵达了涂山氏青丘国之前,今日就已经是订婚之时,整个涂山氏早已经装扮地焕然一新,处处可见喜色,老天师和林守颐也已经到了。

    而从门口往里面去看,这青丘狐国此刻可以说是极端地热闹,可以说是和卫渊认得的人几乎都来了,涂山女娇费了心思将那些真正的亲朋好友们都邀请过来,就连先前龙虎山上的弟子,后来散了法力的张浩都在那里落座。

    左边林玲儿,右边儿则是小鱼儿。

    张浩苦笑不已。

    你太菜,去和孩子坐一桌.JPG。

    卫元君眼尖。

    看到那常常去博物馆蹭饭的张浩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于这涂山狐狸国的风格。

    倒是旁边的董越峰老教授放得开。

    这也是卫渊最初的故人了,曾经亲眼见证过始皇帝帝陵之事的始末。

    却也是在某一日醒来之后,发现桌子上摆放着一封信件。

    当时的老教授极为好奇,未曾注意到了在窗户外偷偷溜走的小狐狸们。

    原本只当做是故人的订婚仪式,却未曾想到今日却是大梦之中有六个小狐狸直接担着一个轿子,然后嘿呦嘿呦地把他的真灵给硬生生地扛了过来,来此之后,饮了一杯酒,定住了神魂。

    虽然修为境界没有达到过神魂出体的境界,却也和常人无异了。

    此刻是丝毫没有惊惧。

    只是拉着了旁边狐狸的衣袖,而后很好奇地询问这老狐狸,说是这几日饭菜可以不吃,灵果什么的也可以不看,就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去看看涂山氏保留下来的各类史书典籍?说是涂山氏毕竟上古之时和人族同源,若是可以看到史书的话,或许对于各类史书资料也有弥补。

    那边儿的老狐狸神色古怪说没有史书。

    但是你要是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问吧,往上数着五百年自己都知道。

    要是五百年以上就不成了,那得要去问自己的爷爷。

    再往上的话可能就只有女娇祖奶奶知道了。

    董越锋抚须点头,只是看着眼前这位须发皆白,胡须都要落到脚背上的老狐狸,也不由得去想着,这老狐狸都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啊,他口中的祖奶奶,那又得是要多老多老的狐狸精?

    旁边风韵犹存的狐狸们遗憾着先前那位天尊来到青丘国的时候,没能领会老祖宗的意思,早知道当年过来的年轻人现在有这般大的气魄和地位,当时便是强行下药都得要让自家的狐狸女们爬上天尊的床,破去了他的六千年元阳。

    乖乖,不提之后会得到的超凡地位。

    就光说是那元阳之气,那得是多大的修行进步啊!

    哎呦亏了,亏了!早知道还不如把那帮面皮薄的小丫头片子们推开,老娘我自己上了。

    只是不知为什么,想到这里的时候。

    总觉得背后被两道目光注视着似的,寒意森森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就连刚刚脑子里面想到了的东西都似乎有些没那么有兴趣了,像是喝了一口,不,就像是被硬生生灌了一大碗传说中的孟婆汤似的,刹那间就没有印象了。

    旁边是有些粗糙有些简谱,却又灵性十足的机关傀儡甲一在。

    人来人往,热闹得很。

    越是热闹,卫元君心里面反倒是越是出现一丝丝慌乱的感觉了。

    先前的决断都有些迟疑起来。

    卫元君握着了兵器。

    似乎是只有手中冰冷的兵器触感,可以让她心神安定下来。

    无支祁忽而自语:“有点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