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1章 真正的修罗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80
  第1301章 真正的修罗场!

    屋子里面一时死寂,几乎是让人感觉到了压抑,甚至于可以说是喘不过气来的程度了,禹王稍微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觉得身上像是有十万八千只蚂蚁一样地爬着似的。

    这个时候他就开始觉得女娇实在是聪明,早早地出去了。

    至于契?

    契的天赋本能稳定发挥。

    几乎是在烛九阴带着献抵达的同时就已经脚底抹油地溜了。

    留下了一个口信——‘今日不用给我留饭了’。

    当时还觉得这家伙是因为阿渊不在,所以挑食了。

    现在看看,怕不是早就看出了什么,然后溜了溜了。

    就连禹王这样粗壮强悍的神经都感觉到了沉寂压抑,努力地挣扎了好几次尝试去打破僵局,但是都毫无用处,那种豪迈的大笑声音响起来,最后也只能够在一阵阵尴尬之下变得死寂下来。

    笑,笑不出来了。

    而那边的两位女子却都只是彼此安静对视着,并不言语。

    烛九阴或许可以打破这样的僵局,但是祂也只是带着一丝讥诮嘲讽的神色,端着茶淡淡地看着这一幕继续,这就让禹王更加地头皮发麻,僵硬抬起头,想要离开这里,但是又担心离开此地的动静反倒是引得了更大的问题和矛盾。

    比方说,要是让这两个女子的视线齐齐落在自己的身上。

    那一幅画面。

    只是想想看,禹王就好像能够用脚趾扣出一个轩辕丘了。

    而打破这一种死亡级别的压迫的,却是一声长笑的声音,温润如玉,洒脱自然笑道:“哦,大家都在这里,为何会如此安静,都不说话吗?”

    “珏啊,成婚之后你便也算是涂山部的半个自己人。”

    “有客人来,当要主动招呼。”

    “勿要丢了昆仑的颜面。”

    玉冠黑发,眸泛淡紫的开明噙着笑意,踱步而来,仿佛是完全无视了这里的气氛,一步步走过来,走到了珏的旁边,微微撩起衣摆,洒脱坐下,其位置恰好对着对面的灰袍烛龙,四目相对,冷锐漠然之感越发汹涌。

    是烛九阴和昆仑开明。

    也是袁天罡和李淳风。

    “许久不见啊。”

    气息仍旧平静。

    但是这平静之下的暗潮涌动却已经是疯狂压抑到了极致的情绪风暴。

    禹王非但是笑不出来。

    他几乎能够感觉到这里几乎像是风暴的风眼中心。

    仿佛有着无与伦比的狂暴风暴正在以这双方的视线中心为核心,席卷,爆发,狂暴的风抽走抽干了一切的空气,让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甚至于有一种风暴拍打在脸上,让脸颊塌陷下来,让眼睛刺痛,让呼吸停滞的错觉。

    女娇站在远处,远远看着这一幕。

    这几乎不是错觉或者幻觉了。

    而是气机交感。

    是两尊道果层次的目光交汇之时产生的,堪比天地异相一般的剧烈的变化,这也是毫无疑问地表现出,纵然一个看上去轻描淡写,神色平淡,一个则是笑意晏晏,温润如玉,可这两位此刻的心情绝对算不上什么美妙。

    女娇忍不住叹了口气。

    若这是往日的话,那么她现在的反应一定是。

    打起来,打起来,快打起来。

    打个血流成河。

    但是这里可是她家,是青丘国涂山氏。

    马上到来的是她弟弟的大婚。

    女娇只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绷紧了似的,烛照九幽之龙,还有昆仑的开明,从上古到如今,道果境界之间的战斗就已经极为稀少,现在这样彼此都怀揣着绝对的敌意,却又蓄而不发,其实创造出了更为巨大的压迫和紧绷。

    还不如打将起来。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逝,却也只能够是一个念头。

    而这个时候,要老命的交谈也已经开始。

    珏微微颔首,轻声道:“还有七日时间,有劳你这般早就来了。”

    那边的青衫龙女献眸子清冽,道:“无妨,好友大婚,本该如此的。”

    “倒是你,这一段时间应该是很累。”

    “还要提前七日过来见我,倒是受累。”

    又是一阵阵沉默。

    珏和她稍微寒暄了片刻,忽而自语道:

    “青衫龙女,钟山赤水之主。”

    “是在大荒之上留下神名和传说的神灵,和渊认识很久了吗?”

    青衫龙女嗓音平淡清冷回答:“确实如此,倒是也已经有五六千年,遥遥记着,那个时候的白泽还在轩辕丘里面,每日里做文士打扮,轩辕帝还在世,嫘祖也还活着。”

    “那时候,每过一定的年岁,人族和百族都会带着商队,带着部族里面最好的东西,千里迢迢地赶赴到轩辕丘,在那里交换自己需要的货物,交换百族的特产,孩子们会在街道上奔跑玩耍,人们会寻找自己的好友,互通有无。”

    青衫龙女闭了闭眼,嗓音温和些许:“那真的是个很好的时代。”

    “你呢?你和他认识多久了?”

    身着素色衣裙的天女垂眸,想了想,道:“约莫五千年前,轩辕帝已经去世许久,时值最后一位人皇在位,那时候禹王和女娇成婚,王母娘娘带着我从山上下来,那时候,我看到了他,他那时是涂山部的陶匠,还很年少。”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下来了。

    只如同闲谈着过去的事情。

    那种如同天上乌云压得很低,像是暴雨要来的时候,那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似乎消解了些,一切又松缓了下来,除去了外面的大鼎还自轰鸣发出一阵一阵的声音,吵得人脑仁儿都在痛了,却也不知道这开明方才轰击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力气,这么半晌都没有结束。

    怕是要给砸烂了,气性这么大的吗?!

    禹王粗而浓的剑眉跳了跳。

    他伸出手挠了挠黑发,此刻的氛围虽然祥和,却似乎有一种什么东西拥堵在胸膛里面,让他想要咆哮大吼大叫,但是却不能如此地发泄出来,反倒是更是憋闷。

    身着灰袍的烛照九幽之龙垂眸,屈指轻轻叩击了下桌椅。

    发出了得得得的声音。

    不紧不慢。

    青衫龙女似乎终于是放下了之前的诸多顾虑,嗓音清澈安宁,道:“看起来,似乎是我要比起你更早认识他,而算下来,我认识他的时间,也比起你要更长些。”

    微微的火药味道和刀剑碰撞般的凌厉出现了。

    外面风雪大作,此地乃是涂山福地,青丘洞天,此刻正是流光照彻天穹之上,却又有鼎声轰鸣震颤,一声比起一声更大,搅动风雪。

    天女垂眸,微笑回应道:“是啊,确实是献和渊认识的时间更长。”

    “经历也更加地丰富一些。”

    “只是可惜,你一直都在大荒之上,说起来的话,渊倒是和我相识和相处的时间更加长一些,我有见到过他意气风发时候的样子,也曾经见到过他追求理想时的模样,见过他在夫子那边学习的阶段,也曾经见过他最初的模样。”

    “最初的模样吗?”

    青衫龙女献垂眸想着当年那个路过了赤水河畔的孩子,带着些许的缅怀和雍容,平淡道:“是叫做渊的陶匠吗?他当时候路过了赤水河畔。”

    “那个名字,都算是我给他起的。”

    一瞬间仿佛能够感觉得到那边的龙女气息更从容了些。

    天女垂眸,回答道:

    “说起来,我的名字也是渊给我想出来的。”

    “他花费了第一世的时间。”

    青衫龙女手指微微收紧了下,而后状若无事地笑着回应:

    “你们的经历还真是丰富啊。”

    “嗯。”

    天女珏静静地点了点头。

    而后将过往的一切都说出来,涂山部族中的名字,夫子门下进学时候的相处,大秦之年的约定,嗓音平和,却也可以想象得到当年那些或者平静或者风起云涌的经历。

    青衫龙女安静听着这些经历,而后道:“想知道我和他的故事吗?”

    她的手掌轻轻环绕着杯盏,垂眸道:“只是他曾经为我而死。”

    “在他死后,我在等待着他回来而已。”

    “比不得你啊,我和他的经历就只是这一件事情。”

    “生死之事。”

    “而后,我在等着,等了五千年的时间,仅此而已。”

    天女澄澈的眸子看着她,而后坦然微笑,道:“那么,这五千年的岁月,就是我和他的经历了,你只是在等待着而已,你甚至于没有走出赤水河,没有来人间界寻找他。”

    “而我陪着他每一世每一世,或许是巧合,也或许是因缘注定。”

    “我曾经一次次地路过他每一段的人生。”

    “而后终究在现在这个时代重逢。”

    隐隐的针尖麦芒之感越发明显,几乎是已经明摆着说出,【你不如我】这四个字。

    轰!!!!

    忽而一声巨响,仿佛这交错汹涌的气息终于层层拉扯,忍受不住,忽而炸裂,将众人给骇了一大跳,可是抬起头来,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来自于外面,却是外面的鼎声大作,轰隆隆响个不停。

    开明的手中握着的茶杯直接破碎,闷哼一声,显而易见吃了个闷亏。

    而烛九阴则是垂眸,淡淡道:“经历虽多却如若飞羽毫毛,岂能比得过生死之约,比得过以我命换你命,比得过六千年间的守候?”这话平看似是在平淡自语,实则是在反驳和斥责那边开口的珏。

    开明冷笑,但是气机却是被烛九阴压制住。

    在不当真的出手的状态下,一时间竟是没有办法反驳他。

    而此刻在座之客方才反应过来,方才那异相,还有轰然震动,几乎不曾断绝的大鼎声音,竟然就是这两尊道果在暗中交锋,在不真个激起刀兵杀念的情况下,彼此的暗自斗力斗气,而现在看来,毫无疑问却是烛九阴得胜。

    开明虽然坐见十方,但是其根基和实力,毕竟不是烛照九幽的对手。

    只听得那鼎声越来越大,而隐隐然竟似乎是压着那边的珏。

    在反驳其言辞。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那轰然的鼎声却刹那凝滞。

    被震得漫天都是的雪花一下凝滞住,而后缓缓飘落下来。

    平淡却又隐隐蕴含秩序威严的声音响起:

    “是所谓至交,可托付生死,虽是一诺,千金不易。”

    “古今交心之友,不过如此。”

    “称得上一句豪杰。”

    “可赞之。”

    声音平平落下。

    而后白发垂落,一身简单衣物,脚踏四方靴,手持一柄无锋宽剑的少年已经一步步走入了这里,眸子冷淡,扫过此地,扫过了烛九阴,扫过了嘿然一笑的开明,而后未曾做声,只是一步步走来,坐在了珏的另一侧。

    烛九阴垂眸:“……昆仑,陆吾。”

    “是我。”

    气息的交锋越发沉浑厚重。

    而后刹那之间就都已经无言沉默下去,但是这样的沉默几乎是已经化作了一种压在众人心底,让人心底沉甸甸的压迫感,喘不过气,呼吸不过来,只觉得心脏疯狂地跳动着,一下,两下,三下……

    不堪重负,不堪重负。

    而在心底也早已经开始了嘶吼。

    三尊道果!

    三尊!

    三尊围在这里针锋相对,还有比这个更刺激的吗?!

    还有吗?!

    禹王都已经有一种当场做一顿三菜一汤然后自己一口气吃了。

    让自己人工昏厥过去的冲动。

    无声无息,沉默不严的氛围正在如同暗潮一般地涌动着,让人越发难收起来,便在这时,传来了女娇的声音:“嗯?阁下……”

    “提前来贺?嗯,自然可以。”

    “请入内吧……”

    女娇的声音里面有一种力到尽头,无可奈何的感觉,她最后叹了口气,挥手屏退了周围的狐族少女,而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身着暗红色长袍,气息温和的中年男子,似乎有些无可奈何之感觉。

    而后这男子将贺礼送上之后,一步步走来,令整个涂山氏的温度都隐隐然升高了些许。

    “火神祝融?!!”

    开明一怔,而后大笑着招收,道:“你也来了啊,来来来,坐坐坐。”

    陆吾也微微颔首。

    上古之时,四海和昆仑关系不错。

    火神祝融微微笑着颔首,而后道:“先提前祝贺姑娘和天尊大婚了。”

    他对着珏颔首,而后在开明的邀请之下摇了摇头。

    转而走向了烛九阴旁边,坐下。

    在开明骤然凝固的视线中,垂眸叹息,轻声道:

    “至少,不要让自己后悔,想要说什么的话,都说出来吧……”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或许还有一线的可能。”

    声音只在青衫龙女献的心底响起,她抿了抿唇,抬起眸子,看向眼前的珏,终于不再像是先前那样简单的交锋,沉默了下,提起勇气,轻声道:“你我和他相识都长,都有名字的因果,曾经有过生死之交……”

    “那么,你们还未曾成婚不是吗?”

    她的心脏不知为何加快了跳动,越发有力起来。

    未曾成婚,一切还有机会。

    还有可能。

    烛九阴的话似乎在耳畔响起。

    可以自私一点。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没有彻底地掀开那一层薄幕。

    但是潜藏着的意思已经很明晰了。

    只是天女垂眸,抿了抿唇,而后注视着她,如此说道:

    “但是,我们已经有了女儿。”

    一切忽而安静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