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 诸天万界为之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7371
  第1296章 诸天万界为之贺!

    燃烧着的青铜大鼎之上,炽烈的火光冲天而起,那正是所谓的人道气运,九座大鼎,便是九道熊熊燃烧的炽烈气运,冲天而起,将神灵降下的帷幕给撕扯地粉碎。

    狼烟恢弘,而在辽阔无边的大地之上,来自于一个一个世界的秦兵在冲阵厮杀,他们投入始皇帝麾下的时间不算是长,至少不能够如此地展现出恐怖的战斗能力,但是在时间的加速流转之下,这并不是问题。

    曾经的西北天域之主石夷垂眸看着遥远的方向。

    时间的气息在他的身边流转变化,玄妙无比,无法言说。

    他的视线沉着而平和,始皇帝的右手按着泰阿剑的剑柄,声音沉缓而平静:“三千万披甲之士,可同进退的气机牵引,这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去磨砺,若无卿的力量。”

    “想要训练出如此精锐之士却没有这般地简单。”

    始皇帝的声音平缓而有力,自有一种威严和磁性,能够让听到他话语的人下意识选择臣服,心中升起敬畏之感,这便是所谓的人道煌煌之气。

    而旁边的石夷却是仍旧神色平和从容,并不曾因为如此气息而惶恐失措。

    也不曾因为始皇帝的赞誉而出现丝毫的心境涟漪。

    虽然如此,可是俯瞰着前方的浩瀚战场,同时参与一次战斗的人数,单纯的己方就已经抵达了三千万甲士之多,脚步的声音可以引发大地的震颤,咆哮之声,冲天撼地,仿佛雷霆行走于大地之上。

    何况是还有敌人;。

    规模还要更大,这已经不是攻城灭国之战,这分明就已经是破界之战!

    是世界和世界的争斗!

    单纯兵器碰撞的声音,便足矣化作席卷大地和天空的波涛!

    三千万披坚执锐之士,石夷很清楚,自己的力量只是让这些甲士成型而已,而成型是一码事情,能够让这些来自于不同世界,不同阵营甚至于不同族裔的战士们汇聚起来,凝聚在麾下而战,便是无双雄主才有可能做到的事情。

    没有这最关键的一个理由,三千万披坚执锐之士,自己便会纠缠在一起,彼此争斗内乱,最终导致了巨大的崩溃,不但不可能如现在这般化作一柄长剑般战斗,光是列阵不动就已经是一个巨大的难题了。

    而让如此之多战斗者汇聚于一起,不乱不变,锋芒锐利的。

    唯独旁边的男子了。

    石夷没有穿着甲胄,此刻只是文士般的打扮,一只手按在腰侧的剑柄之上,眸子扫视着前方,注视着这恢弘无比的战场——大秦之锋芒,征讨天下,而后以时间之权能,训练披坚执锐,征伐天下之士。

    一个个世界臣服了。

    纵然旁边的始皇帝并没有施展暴虐之政策,甚至于都是极为宽和之政,非如此,不可能让如此之多世界的勇士们汇聚于此身之下,奋勇杀敌,但是一种担忧也在石夷的面前出现了。

    这担忧来自于石夷自己的大愿。

    他,并非是忠诚于所谓的始皇帝,更不是忠诚于【秦】。

    祂渴望的是天下大同的世界,无有高低贵贱,无有纷争厮杀,强者有其秩序,弱者有其依靠,老幼孤寡皆有所养,旁边的君王至此仍旧展现出了包容一切之气魄,如同苍龙,但是如此之人行走于最后,会不会变了?

    这个始终征伐天下的人,得到了天下之后,会不会反而汇聚这诸多世界的力量,成为了真正的,挡在那个大愿之前的敌人,若是如此的话,自己是否还应该辅佐在其身旁,还是说应该另外做出选择。

    或者就此离去。

    亦或者,趁着此刻,那些强者不在,对其下手?

    石夷的神色平静,眸子仍旧安宁看着前方。

    整个战场,浩瀚磅礴,哪怕是传递的军令都必须要用阵旗,呼啸挥舞的一面面阵旗变化莫测,几乎像是要掀起层层的暴风,三千万人之大军,运转如意,这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聚集万人之气于一身的兵家战阵可以做到的了。

    古老的战争艺术重新出现在了这战场之上,并且在新的科技和法术的帮助之下,抵达了往日绝难以想象的高峰。

    而在战场之上,被分割出了两个部分,敌我双方的气势汇聚起来。

    旋即以这两股核心开始交锋了,一层层的气势累加,最终仿佛化作了巨大的高台,高达九十九层,每一层的台阶都有数米之高,气焰恢弘,汇聚了双方之气魄。

    这里的敌人,乃是司幽之国,亦或者说,是以司幽之国为核心的诸多神域之国的统合阵线,而此刻,是司幽之后的大荒生死执掌者思土立于战阵之上,而对面的则是由大羿保护的诸葛武侯。

    双方以类似于奇门阵法之法门在战场之上开始了气机的纠缠和厮杀。

    虽然并非是真刀真枪,每一招每一式都要见血,但是其凶险之处,更是丝毫不逊,哪怕只是单纯的气机的碰撞,都会带来汹涌磅礴的变化,让大地崩塌,让河水断流,让九天之上的雷霆轰然落在了战场之上,激起了几多的灾厉之气息。

    石夷正在看着那边的战场,看着这战场的核心,心中已经思考到了。

    自己心中的所思所想,那位料事如神的诸葛武侯是否已经知道了。

    还是说,他其实已经预料到了。

    此次诸葛武侯出战,将自己和这位始皇帝留在了一起,是其故意给自己和他一个单独相处的时机,还是说,甚至于在内心深处,留下了一丝丝借刀杀人的念头,只是他究竟是打算借谁的刀,又要斩杀谁人的头颅?

    纵然已经和诸葛武侯认识颇久,但是石夷仍旧没有办法彻底勘破他。

    那一张温和含笑,似乎绝无半点敌意的面容之下。

    藏匿着的心思之多,是石夷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始皇帝忽而开口,声音仍旧沉稳平和,道:

    “石夷,你觉得,眼前的军阵如何?”

    石夷收回了自己的想法,淡淡道:“令行禁止,犹如一人,森严可怖。”

    “不愧是大秦的铁军。”

    石夷并没有说谎或者说故意地去说些好听的话,祂的性格严肃刻板,从不愿意去做所谓的变通,但是即便是以坐镇于西北天域万万年的神灵的目光和视野去看,这也仍旧是,一支让人赞叹,乃至于是令人惊悸的军队。

    不单单令行禁止,战阵之法更是层出不穷。

    其中分出各路,一尊尊或者是在不同世界之中,称得上是奇才豪雄的大气运者,或者是在人族历史上曾经留下了泼天般大名的强者豪杰,纵横于战场之上,奔驰于这不知边界的浩瀚大地之上,刀光剑影,男儿豪情。

    更有女子,其气魄雄杰,立于厮杀之中。

    如此大军,不能够不说是强横无比。

    但是镇压住了这些无尽的豪雄,统帅三千万生灵之军,逆伐诸神的始皇帝,却是让石夷心中更是浮现出一丝丝的复杂忌惮之心。

    始皇帝没有对于石夷的评价做出回应,他只是一只手扶着长剑的剑柄,如同鹰隼一般凌厉的目光看着战场,忽而笑了一声,道:“犹如一人吗?有意思……有意思……”

    “但是啊,石夷,卿看得到天下的法则,有时候却是看不到这些人心。”

    他垂眸,淡淡道:“这些人,可不是犹如一人。”

    “卿可知道,人可并非是草木,也并非是无情无欲之辈。”

    他俯瞰着前面的战场,风起云涌,厮杀惨烈,却仿佛尽数都倒影于自己的双目之中,淡淡道:“他们之中,有傲慢自矜,欲借此成就前人未竟之功业,以证明自我之才不逊故人的。”

    年少弱冠的少年将军怒吼着,背后的霍字战旗在这混乱的战场之上鼓荡。

    “有的,只顾自己的厮杀和大志,并不在意身后之名,所求者,一世快意而已,生不能五鼎食,死亦五鼎烹,崛起于微末,便是要让整个天下都在自己的指掌之中轮转变化。”

    高台之上,须发杂乱的兵仙眸子亮起,看着前方的战场,几乎要化作无尽的烈焰,升腾而起,然后一口气,将整个世界都席卷入那兵仙的眸中烈焰之中,焚烧成灰烬。

    “也有的人,为大义所驱,所求者,不过是大愿得成。”

    “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竹可焚而不可毁其节,身虽殒,名可垂于竹帛也。”

    混乱的战场之上,一位长髯大汉,掌中的青龙偃月刀挥舞,撕扯出一道道冰冷霸道的寒芒,而后席卷飞舞,仿佛冬日大雪,飘零不绝,往往蓄势一刀,便是可以将前方敌人,斩落于自己的战马之下。

    “还有的,根本已经无心于战乱,只是盼着,有朝一日可以解脱此战,可以回到海边湖畔,牧马为生。”

    那是力量雄浑,手持一柄沉重霸道,混铁长枪之人。

    秉持着霸王之名号,于这遥远他界的战场之上,纵横驰骋的无双武将。

    伴随着始皇帝的平淡低语,石夷的目光也一一地垂落下来,落在了那些曾经在这偌大的战场之上厮杀着的豪杰雄杰之辈,而这些雄杰之辈根本不只是这些,诸天万界,十方宇宙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其中不乏有野心勃勃,欲要推翻此刻的始皇帝,自己取而代之之辈。

    既是豪雄,生于天地之间。

    那么怎么甘心于,就如此地为人所驱?

    自是不甘。

    自是不愿。

    自是还要抬头去看,抬头去望,去走,去站在那最高之位置上。

    始皇帝又如何,我辈未尝不可以取而代之!

    就这一刹那之间,石夷便是洞穿了这三千万大军之中潜藏着的风波汹涌,浪潮涌动,竟然是比这战场本身更甚许多,让人望之便觉得心潮涌动,仿佛也要被这一个个强大豪杰的胸中之愿给牵制住。

    草莽龙蛇,尽数于此!

    石夷瞳孔收缩,只觉得自己小觑了这些豪杰之辈心中强烈的神意和意志,汹涌沸腾如海,而始皇帝竟然可以压制住他们,并且驱使着他们来到这里大战,可是纵然可以在短时间内趋势,时间一长,又怎么能够保证不会被这波澜壮阔的汹涌推翻?

    始皇帝声音平稳徐缓:

    “除此之外,尚且有一人,不争一世争百世,乃至于万世之名。”

    他抬眸看着那边遥遥而战的诸葛武侯,嗓音悠远平淡:

    “众生都有所欲,那么石夷。”

    他转眸,看着前面的石夷,道:“卿可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

    石夷沉默,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而此刻,伴随着轰然的爆破声音,那前方,汇聚了不知道多少因果希望的九十九层摩天之台倒塌下来,思土在气运的碰撞之上,被诸葛武侯所击败,张口喷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坠落下来的时候,还没有落在地上,就已经死去。

    此争斗并非是个人武力的争斗,而是家国天下之气运的争斗。

    是前方神国的气运和这三千万披坚执锐之士身上强烈气机的争斗!

    少年武侯落在地上,神色温和,回答道:

    “有人说,罪在一时,功在千秋,其始皇帝之权柄否?”

    始皇没有回答,抬眸道:“武侯回来的早。”

    少年武侯微笑颔首:“非亮之力,是三千万大秦铁骑的气运足够。”

    “我有此气运,击之如破草木。”

    “况且,彼既是思土,那么‘思土司徒’,因亮而咳血身亡,也是应该。”

    先前的大战当中,司幽已经被重创,现在主持着大阵的思土也咳出鲜血,败亡于战场之上,这对于对方的士气打击之重是前所未有的,再加上此刻率领这些秦军的,都是千古难得的猛将豪杰,摧枯拉朽一般地将敌人击溃。

    大战之后反而顺势而成,投降者不杀,胆敢违逆者,尽数被斩杀,就连重伤养伤的司幽都被捆缚出来,这位曾经在大荒都有着赫赫名望的神灵,曾经有望道果,被称之为道果之下底蕴最为身后的神灵,此刻却是无边的狼狈。

    其哪怕是被气机反噬,被人道气运所击溃,重伤之躯。

    此刻却仍旧巨大,仿佛一座山脉一般。

    人族九鼎立于九处方位,都是巨大无比,上面有着一个个世界留下的烙印,其中轰隆隆地剧烈燃烧起来,展现出让人恐惧无比的烈焰之气息,浩瀚磅礴,人道煌煌!

    哪怕是重伤之躯,坐在那里,也犹如一座高山。

    需要有数不尽的战士拉扯着巨大无比的锁链捆缚住手脚脖颈的司幽大神垂眸,忽而听到了一阵阵细微的躁动,他抬眸,看着前面的玄甲战士如同骤然分开的水浪一般无声无息的分开来,手持泰阿剑的君王一步一步走来。

    仿佛整个世界在他的面前臣服下来。

    司幽之神眼底闪过一丝丝流光,嗓音沙哑,缓声道:“嬴政……”

    “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输给你,输给你们人族。”

    嬴政抬眸看着眼前的神灵,执掌生死的神灵。

    曾经追求不死和长生的君王,此刻,将这生死的大神捆缚在了身前。

    他此刻却难得在心中出现了一种畅怀放下之感,声音仍旧是沉缓而品格和,淡淡道:“在你以数十数百个世界的众生作为你进阶和生活的资粮的时候,你就应该预料到今日即将发生的一幕了,不是吗?”

    大神司幽怔住,旋即放声大笑起来。

    他哪怕是被捆缚起来,哪怕是浑身伤势严重,鲜血不停地冒出,仍旧是如此猖狂无比的大笑着,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你是说,你是要为整个无数世界的众生所平凡?”

    “哈哈哈哈,可笑可笑,你不过也是如我这样的人而已。”

    “嬴政!”

    “哪怕是你最终赢下了这一个个世界,那么你不会盘剥他们吗?”

    “强则强,弱则亡,上下尊卑,各有其秩序,而你,现在或许是站在下面的,但是你终有一日会走到我这个时候,到了那个时候,你不也是会以十万八千世界,供养于你一人之身吗?”

    “彼时你是人,亦或者神?”

    “如论你自认为是什么,在旁人面前,都是没有什么不同的。”

    “你,便是那最高,最高的一。”

    “你一念动处,便是要压榨,万民的骨血!”

    司幽大神放声大笑着,他的眸子微微垂下来,看着那一只手扶着剑,身穿墨衣的帝王,仿佛已经以生死之神的领悟,洞彻到了眼前这个君王的未来,故而明白,对方和自己,其实并没有一点的不同,故而知道,自己的现在,便是对方的未来。

    故而嘲弄,故而恣意大笑。

    始皇帝平淡道:“是吗?”

    “可惜,你弄错了。”

    “朕固然还是皇帝,却并不打算继续做所谓的统治者了。”

    “所以,你所说的一切,是不可能再发生了。”

    始皇帝的眸子幽深冰冷,淡漠到了极限,司幽的大笑声停滞下来,道:“那你所做的,又有什么意义?等到了你离去,秩序还会崩塌,不同世界,不同种族,彼此厮杀,哈哈哈哈哈……”

    “不同世界?不同种族?”

    始皇帝平淡道:“又是如何的不同?”

    司幽的狂妄笑声停滞了。

    那身穿黑衣,名为政的男子抬眸直视着那司幽,从祂的眼底,似乎是窥见到了一丝丝的迟疑恐惧之心,于是从容平淡地道:“你是生死之神,听闻未来,会有轮回,那么今日我炎黄华夏的子民也会转世而为其余种族,其余生灵,而其余生灵,未必不会转世为我炎黄的子民。”

    “万物皆以规矩而定。”

    “凡是曾经在我炎黄之地长大的,凡是从其内心接受炎黄道德的。”

    “便是我炎黄的子民了,我不会如同你那般征讨镇压一切的世界,土地虽然广大,但是终究会有反的,哪怕是十万八千界,今日得之三五,明日失之,又有何益呢?你看得上盘剥如此,但是我却看不上啊。”

    司幽的瞳孔骤然收缩,眼底浮现出茫然和惊惧之言。

    你……

    不,不可能,你是要……

    你是要!

    始皇帝垂眸,道:

    “朕要以众生的心为边界,以众生的真灵作为城池。”

    “得人心者,得其地;得地失人者,人地两失,朕,要终有一日,天下万民,诸天十方世界一切众生,心神魂魄,俱是华夏;此心此念,皆在炎黄。”

    “若能如此,一城池,一界域,与此相比,又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司幽的面色骤变。

    这,这!!!

    天下万灵,皆自认为炎黄,皆自以为是华夏之一。

    如此,那不是将炎黄华夏四个字化入了天地万物的基本秩序和法则之中吗?司幽的大脑之中轰的一声,瞬间剧震,已经是一片空白。

    如此境界,称之为——

    道果!

    始皇帝抬眸看着背后旌旗烈烈之大秦铁骑,那司幽仿佛回过神来,剧烈挣扎起来,而始皇帝已经转身,平淡道:“今日这话,难与他人言二三,既是当死之人,便可以与朕论道一二,他日转世,我请你喝酒。”

    司幽不甘心,剧烈挣扎,怒吼道:“就算是这样,你也不会成就的!”

    “人与人之间,尚且不能够永久平和,何况十万八千世界!”

    “一定会有争斗,一定会有厮杀!”

    “啊哈哈哈,一定会有,一定,这是永远没有办法解决的,永远不会消失的!”

    始皇帝注视着他,道:“朕知道。”

    知道?

    司幽一怔。

    始皇帝的右手按着剑,有着龙雀纹路的袖袍微微垂落,淡淡道:

    “但是那时。”

    “纵然十万八千界内,再大纷争,也不过只是我炎黄的内斗罢了。”

    “一个家里,兄弟尚且还要打架,不是大事,无妨。”

    !!!

    一刹那中,无与伦比的壮阔让司幽的头皮发麻,说不出话来。

    始皇帝袖袍一扫,漠然:

    “神灵司幽,仗势而为,蔑视众生看,斩之!”

    三千万铁甲秦军齐齐地怒吼。

    “斩!”

    “斩!”

    “斩!”

    轰隆隆!!!

    人道气运,轰然汇聚,化作了一座高台,化作了一座巨大血红的龙头铡,森森杀机,人道所成,斩尽神灵之血,轰然声音之中,这一道斩神龙头铡便是已经将司幽斩杀,鲜血横溢,一切瞬间寂静。

    始皇帝垂眸看着那边的石夷,后者心中神魂激荡,忽而明白了这三千万铁甲之中无数豪杰存在的必要性,天下皆入华夏炎黄,方才有大同之世的基础,而那时候,即便是始皇帝自己失去了此刻的豪杰之志。

    自有第二个拥有如此气魄者,取而代之!

    此乃,始皇帝之意志。

    石夷心中微微震撼,当始皇帝骑乘战马走过的时候,下意识地躬身行礼。

    始皇帝的眸子平淡漠然。

    天下豪杰,英雄众多。

    有傲慢自矜,欲借此成就前人未竟之功业,以证明自我之才不逊故人的。

    有只顾自己的厮杀和大志,并不在意身后之名,所求者,一世快意而已,生不能五鼎食,死亦五鼎烹,崛起于微末,便是要让整个天下都在自己的指掌之中轮转变化。

    也有的人,为大义所驱,所求者,不过是大愿得成。

    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竹可焚而不可毁其节,身虽死,名可垂于竹帛也。

    还有的,根本已经无心于战乱,只是盼着,有朝一日可以解脱此战,可以回到海边湖畔,牧马为生。

    以及,那不争一世争百世,乃至于万世之名的。

    始皇帝抬眸。

    朕的志向。

    比他们更大!!!

    始皇帝抬手,忽而看向一侧那争百世万世之名的少年武侯,道:“他的婚约似乎已经到了。”

    少年武侯微微吐出一口气,道:“是。”

    在这一刹那,即便是昭烈帝在前,其龙气都会被眼前这君王给压制下来吧?

    黑衣帝王抬眸,虚空之中一道道法则汇聚而成,那边也是一场战场,有着嘶吼和杀伐指引,白起的嗓音回答:“回禀陛下!”

    “刑天所率战部,蚩尤所率九黎战部,都已完成目标。”

    始皇帝淡淡道:“已经破去多少世界。”

    白起漠然回答:“六千九百九十九界,加上此界,正合七千之界。”

    “可曾杀人过重?”

    “不曾。”

    石夷忽而明悟,道:“可曾杀戮诸神……”

    于是白起不再回答。

    “如此。”

    始皇帝骑乘龙马,淡淡道:“再起刀兵,再战。”

    白起抬眸等待着,而更多更多,三千万玄甲,连巨人都半跪在地垂眸,万物忽而变得死寂下来,就连一丝丝的杂音都不再有。

    而泰阿剑在鞘中鸣啸着,似乎欲要饮血,黑衣帝王叩击剑鞘,平淡开口:

    “既是元始天尊大婚,那么便再下三千界。”

    “合和万界。”

    “为之贺。”

    一片死寂,旋即山呼海啸,仿佛震撼整个世界,撕裂过去秩序般的恐怖咆哮在此地环绕着升腾而起——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