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始皇帝!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29
  第1295章 始皇帝!

    源自于卫元君身上,那悄无声息的因果气息散开。

    仿佛一点灵光,一缕气息。

    而后向上升腾,亦如逆击长空。

    最终落入那长存于世间的庞大因果构图之中,只是落下,便是已经掀起了一层一层的涟漪,涟漪朝着四面八方地扩散,化作了波涛,便令原本跨越了漫长岁月之后,变得稍微有些凝滞,如同大道长存般的气息变得稍微活动起来。

    仿佛春日回暖,一枚石头落在了冰封起来的河流之上,将那薄薄的冰面打破了,于是在这冰面之下,便是会泛起一层层的涟漪,朝着四面八方地扩散开来,最终将会让冰面破碎,让这冻结了千年的寒冰彻底分解。

    最终,这涟漪将会让这一整条河流复苏,恢复生机。

    本该如此……

    但是,一条小溪的支流,可以因为一枚落石而打开。

    那若是一条河流呢?

    若是这河流本身乃是奔涌入海,绝不回转的黄河呢?!

    若是这水面,乃是吞纳百川,上接苍穹,下抵九幽,无穷无尽,浩瀚磅礴的神代之海呢?!

    笼罩在众生梦境真灵和无尽因果之上,已经隐隐然构建成一自称循环世界的‘界域’之中,盘座于此虚无真实之界当中千年岁月的青衫文士看着亮起的流光,以及被卫元君的因果而激荡起来的涟漪,眼底泛起一丝期望,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不够,还不够……

    青衫文士伸出手,轻轻按揉眉心。

    抬眸所见,视线范围无穷无尽,浩瀚苍茫!

    远超阴阳,囊括万象。

    祂在这里,已经足足千年的时间了。

    这里乃是那元始天尊以最初造化之阴阳,和万法万物之因果为根基汇聚而出的浩然大梦,梦境和真实几乎无有不同,只是,只是就连这青衫文士自己都没能够想到——

    这家伙的因果,竟然是如此之重!

    如此之繁多!

    竟然当真是要将诸天万界一切生灵都囊括其中似的!

    仿佛倒影世间万物的一真实之界,既然是倒影过去未来现在一切生灵和非灵之物,那么自然是无边浩瀚无边广大的,而在千年时间之内,卫渊构建如此之梦,让众生万物入梦,在自身推演命运之时,自然也承载着众生的重量。

    这是必须要冒的风险。

    卫渊此刻,仍旧在沉睡之中。

    先前似乎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导致于卫元君知道了些不该她知道的东西,导致于原本的命运轨迹,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晃动,这才在这凝重起来,囊括万象的浩然大梦之中,激荡出了些许的涟漪。

    但是却还是不够,这些涟漪还是太过于微弱了。

    一尊道果,自然强横。

    足以在由无数因果构建而成的‘界域’之中,泛起无边浪涛。

    可要是和从古至今囊括一切之大梦比起来,终究是比不上如此器量的。

    伴随着时间过去,那一层一层的涟漪终于还是归于了平静,似乎从不曾出现,自然也就没有惊醒那背负苍生之念而入梦中的道人,那积蓄千载之因果,推演之中,足以力撼半步超脱之大尊的意志,终究也不曾醒过来。

    如蛰伏之巨龙。

    如吞吐日月之磅礴。

    但是仍旧沉睡,只是沉睡着的话,便是没有任何的价值和意义了。

    梦境如水,青衫文士此刻所在,竟然只不过是这梦境最为表层的区域。

    哪怕只是如此表层的区域却已经无边浩瀚,幽深无光,其中隐隐约约可见到一点一点的光辉,犹如天上之群星万象一般,那便是一个个生灵的梦境倒影,放眼望去,其数目之繁多,几可以用压倒一切的恢弘来形容。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吾之大梦,压制群星。

    青衫文士垂眸叹息:“足足千年时间,我亲眼看着你之道路延伸。”

    “囊括万物,包容万法,有生死之灵,无生死之物,都入了你的梦来,常人背负些许便是有足够大的因果困难,背负冤魂就可以成佛,你却要背负整个世界的过去和未来,是气魄雄浑,却又是如此地执着痴傻。”

    他忽而地想起了一千年前,那道人最后所做的事情。

    彼时仍旧还在那一座真武山上。

    黑发道人随意伸出手来,已经凭空创生出来了纸笔,而后落笔写下一行行的文字,其中一个个字都平和沉稳,丝毫看不出来写完这封信,祂就要去和众生一并做一场大梦,若是醒不过来,便会死于梦中。

    青衫文士那时候就在远处,看着他写完信笺。

    每写下一行,心神便越发地明净,越发安宁。

    放下诸我,澄澈唯一。

    当其写下了最后给张三丰的信笺,写下了最后一行,最后之博物馆三字后,其周身气息更是隐隐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滋生出一种玄妙不可思议的妙处,其当时心境之圆融,竟然让青衫文士都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来。

    心境超脱,再无一丝涟漪,俯瞰万古,俯瞰自我,俯瞰过去未来一切诸我。

    而我,更在其上!

    当时看到这一幕的青衫文士命运心中,便是只剩下了唯一的念头。

    若有超脱,当如是哉!

    当如是哉!

    于是心悦诚服,对于要为卫渊护道千年,更无半点的后悔和不甘心。

    他日兵戎相见,厮杀之时分出个上下来,这是他日的事情。

    今日同道并行,便是至诚至信。

    但是当时候的青衫文士却是没能想到,卫渊这一次大梦沉睡,竟然足足千年,眼看着时间即将到了,都并无苏醒的迹象,照着这样下去,不要说是在关键的时候苏醒了,便是再睡上个千年,三千年,甚至于万年都不是难事。

    面对如此的迹象,青衫文士只得苦笑不已。

    这家伙,当真就没有半点的准备和后手。

    就靠着一腔勇气,就上了?!

    而且当时候的自己,就这么被他的气势给唬住了?千年的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就如此甘心如此主动地为这个敌人护道。

    还当真是所谓的上古文管之道吗?

    什么后手,准备,都不重要,都不打紧,重点的是气势?

    青衫文士回忆过去,不知道多少次的回忆过去,长笑一声,却又是无可奈何。

    “如此大道,欲要成就,纵然是有吞吐天下万古之气度,却又怎么能少却了谨慎之心?怎可能纯粹冒险?你,当真就没有后手,没有准备吗?背负了天下之存在的因果梦境,你自己也必然入梦,一朝入梦,何时梦醒,谁能知道?”

    “许是千年,或是万年,更有可能你一朝梦醒纵然得道,却也太迟。”

    “想要在恰到好处的时候醒过来,须得有后手,须得有外力。”

    “我是做不到了。”

    “此刻就连你的血亲女儿,令命运发生变化产生的涟漪却也无法令你苏醒,如此看来难度看来是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大,这天下之浩大,却又有什么样巨大的冲击可让你醒来?”

    “你,到底是莽撞而无谋。”

    “还是已经胸有成竹?”

    “十万八千世界,如何才可让你苏醒。”

    “你真的有后手吗?谁,是你的后手……”

    ……

    轰!!!

    战马奔腾的声音,几乎要让整个大地都轰鸣起来,灵气流转,嘶吼,咆哮,近乎于汪洋一般,更是让人恐惧,遥远望去,一尊尊巨大无比,仿佛山岳一般的巨人嘶吼着踏前。

    大荒——犬戎巨人!

    他们身穿着黑色的铠甲,昂首咆哮着,手中的兵器仿佛是倒着拔起来的山柱,每一次地挥舞,都将会带来一种狂暴到了极致的力量,这是力的极致,恨天无环,恨地无把的狂暴级别力量。

    哗啦,哗啦——

    这是巨大的锁链在鸣响着。

    磅礴的锁链,每一个环都要超过人间界百层的高楼,就拖拽在大地之上。

    被巨大无比的力量拉扯着向前,以无与伦比的急速奔驰。

    和大地碰撞,发出鸣啸,摩擦,迸射出了雷火。

    在初升的太阳下,巨大的战阵并非是纹丝不动,仿佛一片巨大无比的浪涛,飞翔的鸟群误入这浪涛上空时,立刻感到了下方浓重的杀气。

    苍穹之上,一只只巨大的鸟兽发出凄厉的破空和鸣啸,被这恐怖的杀气惊扰,猛地升腾起来,视线猛地拉高,拉远,一切变小,视线变得宽广,一尊一尊的巨人,异兽,乃至于人族踏入这个战场,他们踏步上前,烟尘弥漫,上接着云气,他们杀戮于战场之上,以不同的声音咆哮出声,那所有的言语和怒吼,指向了同一个含义——

    “风!”

    “风!”

    “大风!”

    轰!!!

    沙场的气焰猛地汇聚,汇聚在了一处高台之上。

    大纛剧烈晃动。

    四方战将,将一个个的战阵命令飞速地传递下去。

    在高台之上,九尊苍古的大鼎轰隆隆的剧烈燃烧起来,一个个的阵旗在将帅校官的指点下飞速得起伏,在他们的前方,来自于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生灵种族汇聚而成的大军飞速地调动。

    三千万秦军朝着神的国度,发起了咆哮的进攻。

    在始皇帝的视线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