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 青衫龙女献,可要一生遗憾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20
  第1292章 青衫龙女献,可要一生遗憾否?

    天帝,伏羲,以及大尊的战斗,其余波自然是无比地恢弘和浩大。

    足以让阴阳轮转,让星辰坠落,崩塌,乃至于一道目光便可让大日昏沉,抬手即可粉碎大陆和山岳万象,但是极致强者,自然也具备有对于自身力量的极致掌控。

    纵然是如此强者如此层次的交锋,涟漪却始终不曾扩散到群星万象之外。

    清世的众生也没有能够察觉到这惊天动地。

    仿佛一切的波涛汹涌,全部都被那清澈明净的星穹封锁了。

    能否察觉此波澜,和实力无关,却和对于某些大道涟漪的感应能力有关联,能察觉到些许变化者,无不是在某些方面上,别有特殊领悟之辈,比方说,本身根基便是世界基础的道果,又比方说,观看群星万象以得道的强者。

    又或者说,精气神明锐至极,肉身衰微,却反倒更加地促进了精神魂魄之敏锐的特殊存在——

    张三丰一步一步,步步行走于大地之上。

    他走得很慢,比起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还要更慢些。

    双目浑浊,皮肤之上满是皱纹,布满了老人斑,如此微弱到了极限,几乎和死去魂飞魄散没有区别的身躯,却连哪怕是位列于道果之下第一境界的饕餮也无法察觉其所在。

    老者已经和原本的命运不同了。

    亦或者说,虽然不同,却又在时代和命运上留下了类似的痕迹。

    虽然和原本轨迹一般无二地在历史上留下了记录。

    其本身却并非仅仅局限于此了。

    用尽全力,在岁月这一本书上留下了痕迹,和尽可能收敛自我,却还是未曾抵达无漏之境,终究没有能够彻底掌控自我,很遗憾地留下了痕迹,两者所留下的痕迹或许类似或许相同,而此人却已截然不同。

    张三丰,原本的命运之轨迹。

    人世难得的大宗师,立足于儒道佛三家之学派,且三家合一。

    自其行走于世,开武当山一脉法统,自其身后八百年,神州新诞生的道门宗派全部继承其学说,继往开来的大宗师,寿数绵长,三百载人间春秋。

    而此刻的命运,却已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其自身,立足于佛道儒三家的极限。

    又观看了卫渊拆解的阴阳,看那老龟和巨蛇的变化。

    他和八仙不同,没有去学习来自于神灵权能为核心的东西,没有转世,没有前生,生活于无灵之地,前辈的修者之路已经断绝,后来的灵气降世还未到来,真真切切,活过了八百余年,近乎千载不死不灭,道行累积。

    早已超越了原本历史轨迹活过三百余年的自己。

    无论是其肉身,还是魂灵,亦或者说对于阴阳大道的钻研。

    都已经走到了纯粹的人的极限。

    当没有灵气,没有法则,没有神话概念的情况下,一介人族可走到何处?

    他就是答案了。

    “古今有两教,无三教。奚有两教:曰正,曰邪。”

    “奚无三教?惟一惟道。”

    “一何以分?分何以三?”

    老者一步一步走出,垂眸,自语,自问,气息仿佛垂死一般,却是之前的人间状态,已经无法承载这样的修者,纵然此刻仿佛立刻死去,但是阴阳太极,流转变化,却又仿佛可以在极为微弱死亡之前,爆发出最为灿烂夺目之光。

    还有三十天,不急。

    三十天后。

    一步一步。

    恰到好处,走到涂山门前。

    ……

    天下万物仍旧还在不紧不慢地运转着,高高在上强大无比的道果也罢,亦或者说抬手便可以撕山裂海,威能无双的神灵也罢,对于这大地之上的众生,都是太过于遥远的存在。

    他们也只是安然地生存与这个世界上而已。

    每日里忙碌地学习,生活,饮食,休息,或者有矛盾,也会有感情。

    共同编织汇聚而成这万丈红尘。

    当然也不知道,某位兄长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妹妹消消气,付出了多么巨大的代价。

    “哼,老舅爷啊真的就是不听劝说呢,搞出来这么多的事情。”

    “还怒气冲冲地要去和人打架。”

    “像是要撕了人一样……”

    “就是欸,娲皇奶奶你说这老舅爷。”

    龙虎山,或者说,前·龙虎山之前,娲皇的脸上仍旧还是笼罩了一层怒气寒霜,先前和浊世大尊,和清世天帝三方割据,哪怕是气机交锋权能碰撞,引得阴阳轮转,群星坠落也是毫发无损,更不曾有半点畏惧的伏羲,此刻却是眼观鼻,鼻观心,老老实实,可以说是老实得不得了。

    看着那边一左一右,揽着两位娲皇手臂,很是亲昵。

    面容清秀美丽,笑容更是温暖的卫元君,传递出浓郁的意念——

    一切就交给你了!

    所以哪怕是此刻这个便宜外甥孙女在阿娲面前。

    顺势着对伏羲表达出了许许多多的不满,那甚至于可以说是在指着伏羲的鼻子开喷一般,其程度之剧烈,口吻之辛辣,就连旁边的张若素都是听得头皮发麻,倒抽了好几口凉气,开始下意识寻找上清灵宝宗速效救心丸。

    卧槽这么猛的吗?

    这个是可以说的吗?

    偏偏伏羲这个时候还必须要咬着牙,绷着脸,挤出来发自内心的笑容。

    “啊对对对。”

    “是我的错我的错。”

    “哎对对对。”

    “元君说得可真对。”

    卫元君垂眸瞥了一眼那边咬着牙挤出笑容的伏羲,嘴里面的话语丝毫都不留情,谁让这个家伙在自己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就坑了自己不止一回,如果不趁这个机会快快报复回来,再压榨一点好处,岂不是枉费了这位老舅爷多少年的耳提面命吗?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哪怕是看他不顺眼都可以踩两脚。’

    ‘包括你吗?’

    ‘当然!’

    ‘到时候‘我’要是坑你,没关系,往死里坑回去就可以了!’

    回忆着过去老舅爷语重心长的嘱咐,重新恢复到了少女模样的卫元君松开了拉着白发娲皇的手臂,然后两只手都揽着那边脸上隐隐有着怒气的黑发娲皇,模样和神态极为亲昵的样子。

    然后另一只手藏于一侧,对着伏羲的方向。

    大拇指和食指抵在一起,搓了搓。

    幽深的黑色眸子看着伏羲的方向,笑容温暖美丽,无害天真。

    但是那个意思却是非常直接且直观地传递过去了。

    【好处呢?】

    【得加价啊,我亲爱的老舅爷!】

    伏羲笑容死死绷住,差一点就绷不住了,看着那边做要好处模样的卫元君,深深吸了一口气,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该出手时就出手,抓住机会,死不留情,抽筋拔髓,一口气吃干抹净。

    好,你做的好啊!

    这么个卧龙凤雏,又是谁教出来的?!

    是我,是我啊!未来的我你不要让我抓住,要不然我把你抡起来当跳绳玩!

    伏羲微微呼出一口气来,噙着微笑颔首。

    然后手指藏在隐蔽处,稍微动了动,给出一个数字。

    那边的卫元君摇了摇。

    伏羲嘴角抽了抽。

    很好,太好了,非得要抽筋拔髓才成,这手段可真是学到家了。

    最终一双金色竖瞳和一双幽深安宁的黑色眸子对视了好一会儿,彼此就伏羲自愿给卫元君的礼物,以及这一份礼物的丰厚程度达成共识了,卫元君才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双手拉着娲皇的手臂,凑在耳畔一阵阵的安抚。

    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说了什么。

    伏羲也是不肯去偷偷施展神通去窥见这些的。

    最后娲皇脸上的神色终究还是缓和下来了,没有如同先前那般带着让伏羲都心惊肉跳的怒意,毫无疑问算是慢慢原谅了伏羲,至少是已经松了口气,此事告一段落之后,伏羲曾经问过卫元君她是怎么做到的。

    而卫元君则是回答,无论如何,伏羲的愤怒原因是娲皇受到了伤害。

    娲皇也难以因这个原因,也即是【自己最为亲近之人,因为关心自己而升起的怒火】这件事情而真正的动怒许久。

    “也就是说,哪怕是没有我,只需要娲皇奶奶冷静下来,她最后大概还是会原谅你的吧?”卫元君清点着那些财运,感慨着道:“老舅爷啊,你虽然是个渣滓,但是实在是娲皇奶奶最为偏爱的人呢。”

    伏羲可没有因为卫元君藏在话语里面的刺而恼怒什么的。

    反倒是开心不已。

    不过原谅归原谅,伏羲还是被娲皇拉着去向其余人道歉,而秉性骄傲傲慢如同伏羲,在这个时候也是屁颠屁颠地去了,无支祁倒是无所谓,只是咬牙切齿看着那边的伏羲,觉得自己得要什么时候打一架。

    张若素当然是没有什么怨言。

    在伏羲幽幽的注视之下,张若素向着娲皇郑重表示,自己内心澄澈,所作所为,以所说出的话,绝对真实绝无保留,也绝对没有对于伏羲有任何的不满意什么的。

    最后便是要感谢那位关键时刻出现的烛照九幽之龙。

    无支祁却在这个时候发现,卫元君清点了自己的‘礼物’之后,就只是在远处看着,对于那身穿灰衣的烛照九幽之龙,并不亲近的模样,无支祁微微一怔,旋即心中浮现出诸多的疑惑。

    先前他和卫元君进入大荒,寻找卫渊踪迹之前,曾经感慨过。

    卫元君的性格,无论是和卫渊还是珏都有些不同,而是有种类似于烛照九幽之龙那种性格,明明极为关心卫渊和珏,也愿意出手帮忙,但是嘴上却非常的硬,如果说用现代的言辞来说,就是有那么一点傲娇。

    先前正要询问和烛照九幽之龙的联系,噎鸣他们就来了。

    这个时候正好弄清楚。

    于是低声询问道:“你不是和烛九阴认识吗?为什么这样生疏?”

    他其实是想要问,你不是被烛九阴养大的吗?才会养出现在这样的性格,怎么见了面反而这么生疏的感觉?

    卫元君疑惑不解,回答道:

    “认识归认识,但是我只是敬而远之的大神通者而已,这有什么问题吗?”

    敬而远之?

    无支祁皱了皱眉。

    不应该啊。

    “你为什么对他敬而远之?”

    卫元君理所当然道:“自然是因为我很亲近的那位长辈,对他态度就是这样冷冷淡淡的啊……”

    无支祁更是疑惑不解,“长辈,谁?!”

    卫元君沉吟了下,她和无支祁的关系素来都是很好,再加上后者也是道果之境界,更是洞彻了她的身份和来历,索性坦然地道:“当年那个家伙失踪,娘亲也因为他而常年奔波,更是曾经被困住,陨落,我在少时虽然也被很多人指点,但是最终养大我的长辈就是她啊。”

    “是义母,也是师父。”

    “南海之畔,阴阳之别。”

    “青衫龙女轮回天尊,其尊名为【献】。”

    “可以说,是她抚养我长大。”

    “才没有让我彻底沾染了老舅爷的恶习。”

    青衫龙女献?

    无支祁不了解这位龙女的过去,只是疑惑道:“轮回天尊?”

    卫元君带着微笑道:“是啊,轮回天尊,在未来她乃坐镇于南海生死轮转之地的最强者,看着十万八千世界一切众生的灵性来到这里,然后洗刷过去的记忆,重新踏入转世,优先度地进行轮回,弥补曾经的遗憾。”

    “嗯,但是为了防止众生积累的情绪化作怨毒,她还创造出了一门顶尖的法门和秘药,是以万物之哀为引,天下诸多苦涩,爱恨情仇为其材,有类天道,汇聚一物,清澈如水,却也如同人心。”

    “名之为汤,实则为法。”

    “凡鬼饮之,前尘皆不复记。”

    “只是不知为何,她总是站在那里,从不曾离去,只是看着众生来来去去,来时恩义情仇,去时却是前尘不在,不知道多少轮回,旁人都说她是整个十方世界最为清冷淡薄的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怎么能够静观凡尘呢?”

    “万年不动,万年不移,又有万年,也不曾转眸看凡尘。”

    “我本来也以为是这样,刚开始见到她的时候,还很怕,非常害怕她。”

    “但是她对我却很好。”

    “我问她为什么会对我好,她只是说,她很喜欢我的眼睛。”

    “说我的眼睛像是故人。”

    “但是她却不说是哪个故人,故人是谁,只是知道站在哪里,来来去去,已经好多个万年不曾离开了……”

    卫元君说着在她的时代里,对她最好最好的长辈,只是说着说着,无支祁和卫元君都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淡淡寒意,少女瞳孔微微收缩,猛地转过身来,却是一怔,看到那位身穿灰袍,气质清冷淡薄的烛照九幽之龙负手而立,站在那里,似乎是已经听到了方才他们的交谈。

    其实力之强,果真是高深莫测!

    卫元君正要开口:“您……”

    烛照九幽之龙缓声道:“献,本座是说,青衫龙女,站在轮回之井一侧,万年不曾离开,不曾踏入清浊两界,不曾进入凡尘?”

    卫元君不解,只是按照素来对待烛照九幽之龙的态度道:“是。”

    “您若有法门,还请帮她一下。”

    烛九阴深深呼出一口气,闭目许久,似乎在思考,忽而开口,语气冷淡地询问道:“你说她万年不动,万年不移,又有万年,也不曾转眸看凡尘,那么三十日后,你父母涂山氏之婚约都不曾出来吗?”

    卫元君下意识询问道:“嗯?三十日后,她为什么要出来呢?”

    “师父她认识我爹吗?”

    认识吗?

    刹那之间!

    仿佛森森九幽,降临于此,岁月苍茫,刹那凝固拉长,一瞬间以无支祁和卫元君之根基底蕴,都感觉到了呼吸都有了些许的困难,险些喘不过气来,而这般恐怖之气焰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仿佛只是错觉。

    眼前灰袍男子仍旧气机平淡幽深,如同九幽之深邃。

    眸子微抬,负手而立,平淡自语道:

    “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