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 三十日后,天下绝世之巅!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81
  第1290章 三十日后,天下绝世之巅!

    张三丰自其蛰伏之地走出的时候,并没有产生什么涟漪,也没有在这个世界上产生什么波动,就连不远之处的妖精之森中,那些万物生灵之后的妖精们也都没有产生任何的感应。

    湖中仙女薇薇安虽然说是难得的妖精一族天才。

    却也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从那些比她还多活过了三百年,四百年的妖精们手里抢夺过东西来了,最后这位清丽的湖中仙女只能双手努力地拉着包袱,朝着后面努力地拉扯着,但是尽管如此,却也还是被拉着往前走。

    双脚踩在湿润的泥土上,被倒拽着划擦出了两条轨迹。

    双臂拉紧,腮帮子微微鼓起来,碧色如同宝石般的眸子瞪着前面的人。

    毫无威慑力。

    那些白发的妖精长老们连连摇头,道:

    “不行,不行,您怎么能够去嫁给一个炎黄人?”

    “不行不行,您的尊贵血脉,应该留存在妖精一族里面才对。”

    “不行不行……”

    这些老几百年的妖精连连反对,那种腐烂得几乎要埋在地窖里面发臭的思想让薇薇安碧绿色宝石般的眸子里面蹭一下地燃烧起来,她现在没有穿着那种,所谓古老妖精皇族们繁复而华丽的,需要裙撑子的黑色长裙,没有穿着妖精女皇的那种如同星夜的晚礼服。

    而是穿着先前曾经在龙虎山待过一段时间的那一套道门练功服。

    那种带着些许卷曲的长发也竖起来了。

    也让妖精之国们的元老们心中越发地心痛。

    薇薇安微微吸了口气,道:“你们,不要逼我。”

    妖精之国的长老神色木然。

    眼前这个少女根基比起他来说薄弱了很多。

    如何能够在他们手里逃过去。

    他们用优雅繁复的语调道:“如果这样可以让您的心情得到舒展,让您的心情变得更好的话,那么请您随意吧。”

    “好,这是你们逼我的。”

    薇薇安的语气声调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优雅而美丽的,旋即就深深吸了口气,扬起头来对着天空,用一种抑扬顿挫的语言,大声喊道:

    “饕餮!!!”

    声音远远传出去,惊起了一摊鸥鹭。

    薇薇安深深吸了口气,大喊出来:“开!”

    “饭!”

    “了!”

    而后似乎是觉得这三个字的威慑力还不够,少女气沉丹田,器宇轩昂地喊道:“管饱!!!”

    声音滚滚传出,时间都仿佛凝固了。

    下一刻——

    轰!!!

    巨大的声音猛烈地爆发,如同神人挥舞战锤,轰击大地,仿佛是传说之中的战鼓被人轰击,发出了传递到千万里之外的咆哮声,天穹之上的云海猛烈地被撕裂开来,一道身影迅速抵达,气焰和天穹的大气层摩擦,留下了极为浓烈且刺目的赤红色光焰。

    直到在一声给为剧烈的声音之中,这身影猛地砸在大地上!

    一串余波猛烈逸散!

    整座妖精之国所在的湖泊甚至于直接被震得飞起来。

    几乎化作一场暴雨,轰然地砸罗,重新落入湖泊原本的地方,重新汇聚,水波猛地洒落,把那几个妖精之国的大人物们全部都淋成为了个落汤鸡,神色呆滞,而后看到一名剑眉星目,黑发垂落背后的青年缓缓起身。

    周围一道道超高速移动时纠缠的云气逸散,仿佛神魔再世。

    双目幽深,缓缓开口道:“他要请我吃饭。”

    “你们要拦?”

    妖精长老神色呆滞:“……”

    而后似乎是被吓住了。

    齐齐后退一步,猛地摇头:“没有,没有!”

    阻拦这个家伙吃饭,是会出人命的啊!

    湖中仙女薇薇安一下挣脱开来,快步走到了被‘召唤’来的饕餮旁边,饕餮点了点头,对于这些知道体面的家伙们很满意,他对于旁边这个有生以来第一次让祂吃过饱饭的湖中仙女,感官很好。

    解决了问题之后,低下头道:“不过,吃什么饭?”

    薇薇安抬起手整理了下鬓角,面容微微羞红,嗫嚅道:“婚,婚宴?”

    “给你最好的位置。”

    哦哦,婚宴。

    饕餮点了点头,心中却是遗憾,道:“你是说,三十天之后,在涂山青丘国里面的那一场婚宴吗?我可能是没有办法坐在最好的位置上了啊,实在是没有办法。”

    “有资格坐在那里的人,竞争实在是激烈,激烈啊。”

    饕餮觉得自己是没有资格坐下的。

    至少就他所知道的消息,那一日会有四海之帝,有斗战,有伏羲,娲皇。

    有烛照九幽之龙。

    有人族的先王姒文命,有先天八卦之祖师契。

    甚至于那位撑天拄地的不周山神。

    以及于群星万象之上,镇压清浊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天帝都有一定可能亲自出现,他又怎么可能做到最为核心的地方呢?想都别想啊。

    但是那一日,也必定会有诸多美食,必然都是寻常时候绝无仅有,绝不可能在人世间轻易品尝到了的珍馐美味,只是稍微想一想,饕餮就感觉到唾液飞速分泌,旋即忽而微微一怔,抬起头来,看向遥远方向。

    有气息的异变?

    饕餮的神色一刹那微微变化了。

    但是很快的,他发现并没有丝毫的气息变化,没有涟漪。

    一切都很平静,似乎只是自己的错觉。

    “奇怪……”

    “是我感觉错了吗?”

    饕餮微微皱眉,收回视线。

    是错觉吧。

    而在另一处的方向,老迈到了极限的张三丰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

    轰!!!

    而在清浊之界上空,横压于万古苍穹之上的群星长河。

    那持续了漫长时间的战斗,终于分出了结局。

    变化的阴阳二气被硬生生撕裂开来,而后裹挟无边磅礴气势,踏前而战的伏羲硬生生被逼迫退后,那柄散发无比锋锐的沉厚长枪硬生生地被击得后退,飞去;而群星万象在刹那之间垂落,砸落,衍化出了无边玄奥无边强横之气息。

    层层叠叠,不断地共鸣,推演。

    似乎永无止尽,仿佛足以囊括天下万物一切的运行轨迹。

    而后,击而破之!

    但是不知为何,伏羲和大尊都可以窥见到,这恢弘无比,仿佛囊括了一切的玄妙星空,在推演到即将抵达巅峰,乃至于超脱那繁杂无比的巅峰之时,却是微微一滞,就这一滞,便是让玄妙之感顿时下降,不曾圆满,不曾超脱。

    “可惜……”

    大尊遗憾叹息,双臂一震,过去现在未来,浊世之根基瞬间涌动而来。

    在他的身边环绕,簇拥,而后显化出了一个个玄奇无比,真实无比的异相,那里面有冲天而起,通体墨色的山脉,也有覆压八百余里,尽数赤色如血花海,有幽深无比,每一滴都污浊无比沉重无比的涛涛江流,无尽海域。

    层层叠叠,不断交汇,震荡,碰撞展现出了玄奇无比的气息。

    此刻,他便是浊世这一概念的具现化!

    浊世大尊双眸清幽明亮。

    曾经隐藏于幕后,步步为营,以吾自身为先。

    而后身先士卒,无忧无怖,唯独证道之心越发坚硬。

    窥破自我之恐惧,踏足至高之巅峰,以此心,此道,以求超脱。

    缓缓抬手,无穷无尽的世界气息环绕在其身周,仿佛其指掌便是浊世的大地,其目光所及之处便是浊世之极限,而呼吸便是浊世最深之处永远不曾停歇,永远都在疯狂吹动着的暴风,抬手之时五指微微张开,便是大道运转,自远古而至如今,无休无止!

    “天帝,你迟疑了!”

    浊世大尊开口。

    声音轰隆隆,如同雷霆轰然砸下!

    明明已经和最为激怒状态之下的伏羲,和那笼罩清浊两界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天帝一柄鏖战了许久,而精气神上更是疲累。

    涉及到了意志层次上的交锋,玄妙无比,方才外界过去的时间或许不长,但是在他们精气神世界里面的纠缠,已是常人体感的万年,但是他此刻翻到气质越发地沉浑,越发地霸道。

    历战之心,再无迟疑!

    抬起手,吾之指掌之间,便是浊世的万千!

    超脱!

    超脱!

    而后朝着那无尽星河,变化的阴阳捉拿而去。

    竟然是要做出掌握星辰,指捏阴阳的举动,气魄雄浑霸道,无可比拟!

    “你们两个,齐上吧!”

    浊世大尊声音霸道,猛地按下手掌,双瞳之中,仿佛是有着无与伦比的炽烈气焰,靠着和清世最强的两尊强者战斗,斩去了自己之过去,自己之未来的浊世大尊,其气焰终于推升到了无与伦比的最强。

    帝俊的瞳孔微微收缩。

    这气息,已经无限逼近了曾经的浑天!

    也就是说——

    距离超脱,一步之遥!

    轰!!!

    几乎是雄浑壮阔到了仿佛太古神人,开天辟地时发出的那第一声巨响,星辰崩塌,阴阳逆乱,天帝帝俊神色漠然立于一侧,手腕背负身后,似是因为逆击浊世,还要庇护苍生而受到了一定反噬。

    天帝,负伤。

    而伏羲却是神色幽深,如同太古之意。

    阴阳自古高难测!

    方才最后一招近乎于决死之前的最强碰撞,哪怕是伏羲和天帝站在同一个立场上,却也没有办法留手的,群星也是落于阴阳之中,阴阳也是要遭遇群星万象,灿烂恢弘之光的穿破,无有敌我,与其说是二打一。

    倒不如说,是顶尖的三位强者彼此毫无保留的大道之争和碰撞!

    庞大无比的气焰在其立刻就要爆破之,逸散之时,先是被阴阳二气纠缠削弱,而后被无数群星分割,吞纳,吸收,最终缓缓消弭于无形之中,未曾爆发,未曾牵连清世。

    浊世大尊身上有伤势,放声大笑。

    “好好好,好好好!”

    “不愧是阴阳,不愧是天帝,如此一战,我的收获巨大,距离超脱更进一步,想来尔等也是如此,只是可惜,可惜……”

    他抬眸,声音沉浑霸道,却又有更多遗憾:

    “可惜天帝执着庇护苍生,一手撑天一手鏖战,未尽全功!可惜伏羲心怀他念,十分力,却有三分是收回来的,更是不出全力,终究未曾和我在这一战之中彼此气机交感,推动境界,更进一步。”

    “不过,无妨,无妨。”

    “两尊不够的话,那么就再多一点便是!”

    浊世大尊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心,他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焰,然后看着眼前的天帝和伏羲,道:“你们两个,应该也还有其他想要说的事情,那么这一站便放在最后吧,诸君,他日再见。”

    他袖袍一扫,转身一步一步,踩踏着浊世,踏着阴阳和群星离去。

    声音沉浑霸道,并无敌意,反而是有一种坦然沉浑之感,是难得的坦坦荡荡,却让伏羲的神色都微微一变,让天帝的眼底泛起激烈涟漪——

    “三十天后!”

    “元始天尊,大婚之日,本座当亲自前来!”

    “邀战群雄,以求突破!”

    “贺之!”

    “战之!!”

    “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