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4章 莫要自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88
  第1284章 莫要自误

    冰冷的手掌,仿佛世界上最为坚硬的材质铸造。

    坚固,有力。

    让青衫文士。

    亦或者青衫女子的动作刹那之间凝固住,她的手掌之上隐隐有着无边玄妙之力流转变化,搅动周身虚空。

    可想而知,若是卫渊被这一只手掌按在肩膀上,必然会发生某种极为不妙的事情,但是此刻,祂的手却没有办法按下。

    相反,一种几乎要让手腕碎裂般的剧痛浮现。

    一股一股恐怖的巨大力量从攥住祂手腕的手掌之上传过来。

    先前仿佛才从【因果干涉命运】的玄妙之中苏醒,自我真灵意识还没有能够彻底恢复过来的黑袍道人抬眸看祂,黑色双瞳幽深,仿佛洞彻幽冥的冬夜寒星,竟似是从不曾迷茫沉醉于操控万物众生的玄妙里面。

    而这力量……

    直到这个时候,这青衫女子方才回忆起来。

    眼前这黑袍道人纵然是以剑道成名。

    但是却曾经在另一个世界里面留下了【浮黎玉虚元始天尊】的名号!

    拥有类似于不周山的金刚不坏,万劫不灭之体魄!

    同样极为擅长近距离搏杀和肉身强度。

    咔嚓咔嚓。

    隐隐然几乎已经能够听得到骨骼碎裂的声音。

    青衫女子暗中叹了口气。

    还以为可以趁着此人沉醉于因果之时在其身上留下大道标记,从而可以侵染其魂魄,一点一点地侧面干扰,影响其判断,操控其行为,就仿佛是因果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去影响同级别强者一样。

    当被命运占据先手的时候,哪怕是同为道果层次,也免不了受到影响。

    区别只是,被影响的程度大小而已。

    可惜,竟然一直到方才那种,得见大道的状态都能够保持理智吗?

    看起来,五千年的转世还是给他留下了某些痕迹的。

    青衫女子脸上浮现出温和从容的表情,眸子澄澈。

    像是昆仑天女的悠远。

    却又不知为何,带着上古之时,那少时龙女的倔强。

    坦然平和地直视着卫渊,轻声微笑道:“天尊不放手吗?”

    黑发道人垂眸。

    他想到了在千年之后等待着自己的珏。

    却也不知为何想到了那柄【轮回剑】上残留的道果痕迹。

    开明轻描淡写的那一句,青衫龙女以道果铸剑,贺天尊大婚。

    许久后,心底的涟漪仍旧如同长湖平水一般地缓缓平复下来,他收回右手,嗓音低沉平缓,一字一顿:

    “我还需要你讲述命运的轨迹……”

    所以,不能杀你。

    这句话在心底交叠回荡,道人顿了顿,双眸幽深,声音平和道:

    “所以,下不为例。”

    青衫女子收回手掌,看到自己的手腕呈现出一种扭曲般的感觉。

    仿佛筋骨血脉全部在那一攥之下化作齑粉了。

    祂甚至于有一种,若是此刻用剑划破伤口,那么自己的血肉将会如齑粉一般地汹涌地涌出来,那般场景画面,足可以称呼得上一句触目惊心,但是这却让青衫女子心中泛起一丝活络之感。

    反应有点大。

    祂微笑着活动手腕,道:“不过只是开个玩笑,天尊反应实在是大。”

    黑发道人闭目不答。

    只是安静在心中体悟以因果撬动众生。

    体悟以众生之命格编织命运长河的大道规则。

    以因果为丝线,撬动苍生万物。

    因果本就可以改变某些担心,而若以因果影响更大面积苍生的命运的话,那么便是如此,以因果去改变某一个人,而后再间接干扰,影响到更多苍生的命运轨迹。

    而后一化百,百化千,层层叠叠地影响到范围更广阔,乃至于一界一世之人,如此,这便是【命运】了。

    卫渊忽而隐隐有所明悟,这一刹那,仿佛这些年的顿悟和经历齐齐地浮现出来,漫长的岁月里面,不住地去拆解万物,演化阴阳,让他终于隐隐感悟,黑发道人神色平和,道:“苍生万物,尽是阴阳。”

    “一切众生,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以因果维系阴阳,绵延变化,千秋岁月,以成巍峨大观。”

    “可为天命乎?”

    青衫女子垂眸不答。

    遇到关键之时却不解释。

    大道在前,上下求索,可以指出方向在哪里,但是却绝不会将自身这千万年来的个人领悟倾囊相授,只是一拜,缔结因果而已,【命运】可不打算真的将自己的全部领悟都传授出去。

    只是忽而带着微笑道:

    “不过,天尊心境应该已经抵达了不动无念,深如渊海一样的。”

    “但是为何会突然生起波澜。”

    青衫女子见到黑发道人并不回答,自顾自道:“或许你想说是因为我动手了,我承认这一点,但是我可没有那么大的神通,可以靠着区区的变化气机和命数的手段,就让你这个天下有数的强者心中出现涟漪的程度。”

    “这一门神通名为【映照水月】。”

    “是尝试倒影万物苍生内心的手段,你所见到的并不是我的蛊惑,而是你内心深处的痕迹,所以,我真的很好奇啊,卫渊,除去了那位昆仑山的天女,我这神通倒映出来的似乎还有另外一个女子的痕迹。”

    “虽然少,但是确实是存在。”

    “不知道她又是谁,道友的红颜知己吗?”

    “是本有两心相悦的天女,却又移情别恋?”

    “还是说,其实哪怕是同生共死果,却也并无半点动心。”

    说这句话的时候,青衫【命运】的气息命格隐隐变化。

    哪怕是烛九阴在这里,若是忽略之下都会迟疑一瞬,怀疑此刻出现,同样也是身着青衫的,乃是青衫龙女献本尊,【命运】看着眼前的道人,声音平和坦然,似乎询问。

    步步紧逼,是试探也是挑拨,打算要让眼前的道人心中出现波澜。

    目的是为了反向干扰,留下烙印。

    虽然说是彼此达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合作,但是这个合作也仅仅局限于【最终要联手击败浊世大尊】这个目的,除此之外,是谁主谁辅,彼此的关联却没有什么因果上的契约约定。

    彼此只是短暂的盟友,未来终有一日是要反目厮杀的。

    黑发道人闭目不言,只是许久后,平淡道:

    “人非草木。”

    这是回答‘哪怕历经生死都没有半点动心’一句。

    青衫【命运】心中微动。

    正要借此继续逼迫,那黑发道人复又平淡道:

    “然儒家弟子,发乎情,止乎礼。”

    “如是而已。”

    这一句话说出,意志刚毅沉厚,如同一座撑天拄地的巨大山岳一般巍峨,青衫命运都觉得呼吸微微一滞,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压迫性,微微一笑,正要继续询问的时候,黑发道人缓缓起身,道:

    “而儒家之礼,还有一个。”

    刹那之间,青衫命运感知之中的巍峨巨山忽然剧烈震颤起来。

    轰!!!天崩地裂,万物毁灭的巨大异相在眼前复现。

    仿佛万物失去光芒,起身的黑发道人无边高大,吸纳一切光,雄浑恐怖,万物之中心,天地之基石,一切昏沉,轮廓模糊仿佛万物之核心的道人散发如同开天辟地般的压迫力,双眸却明亮粲然。

    四柄长剑没有出鞘,这是双方曾经的约定一部分。

    长剑铮铮,倒插于地。

    左手猛地伸出。

    轰!!!

    恐怖的力量,无比的速度撕裂空气,轰砸出两股气机,空气被撞击化作了大片大片白色的云气升腾,朝着左右逸散,分化,化作了两股席卷千百里的风暴,自山巅之上,浩荡磅礴撕扯而下!

    五指张开,如同剑戟。

    啪的一声,猛烈地抓住了青衫女子的头颅。

    五指从其发丝穿过,如同钢铁般的恐怖压迫力,剧烈无比的痛苦让青衫命运的瞳孔剧烈收缩,祂看到前方的男子猛然踏前,嗓音低沉平和,仿佛铜钟玉磬,在虚空之中轰然回荡。

    “非礼勿听,非礼勿视。”

    而后,左手猛地回拉!

    右手握拳,朝着眼前这青衫女子的面庞上砸过去。

    狂暴的力量撕扯气机。

    散发出一种无边可怖霸道之气息。

    浮黎玉虚元始天尊!

    青衫女子解读出了这个名号。

    下一刻狂暴无比的拳风已经砸落,那绝世无双的面容都隐隐扭曲。

    “我认输!”

    轰!!!

    拳头没有丝毫遮掩,直接狠狠地砸在了祂的脸上。

    巨大的声响比得上当年轩辕帝声震千里的战鼓。

    青衫命运没能发出丝毫的惨叫。

    只是一拳而已。

    整个头颅已经被直接打成齑粉,狂暴的力量无休止般的蔓延,连带着整个青衫命运都化作虚无,金色鲜血淅淅沥沥洒落青石之上。

    张三丰的声音传来:“老师……?”

    黑发道人缓缓收回右手,平和道:“无妨。”

    “我只是和老友,稍作切磋而已。”

    张三丰惊愕。

    抬起头,看到千里天穹云气尽散,方才那恐怖的声音,哪怕只是稍微泄露都如雷霆砸落下来一般,如此可怖。

    只是切磋?

    【命运不死】,虚空之中,那青衫文士再度凝聚复苏。

    抬手按着面容。

    方才那狂暴至极,霸道无比的力量带来的剧痛似乎还在回荡着,让祂的面容隐隐有些扭曲,黑发道人收负手而立,黑发垂落,双目幽深平静,缓声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不可窥测内心隐秘,先生当知道这个道理。”

    “往后勿要再犯了。”

    他轻声道:

    “我杀不了你,但是痛苦是在的。”

    “黑冰台懂得很多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

    “先生莫要自误。”

    【命运】微微咬牙,那种可怖的压迫性似乎还在眼前。

    近身战斗力,元始哪怕不去拔剑,仍旧是最顶尖的。

    此刻黑袍道人微微拱手,道:

    “方才我有所顿悟,似已经知道【阴阳】【因果】【命运】的联系。”

    “有一尝试,先生教我。”

    眼前的黑发道人毫无疑问,是已经明白该要怎么样以因果逆推命运。

    所谓的尝试,便是要彻彻底底地从【因果】,涉猎到【命运】的轨迹上!

    令其权能升华。

    甚至于还会增加【阴阳】这个层次的概念。

    如此走出来的【命运】,会不会更强大?会不会比起自己走得更远,走得更顺?甚至于会成为制衡自己的手段?

    将因果,阴阳一并升华而成的【命运】。

    是否可以让眼前的元始天尊,也终于窥见一缕超脱之机?

    一个个可能性在青衫文士的心中升腾而起。

    如果说是之前的话,青衫命运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也不可能在这种极端关键的事情上帮忙。

    但是此刻眼前这黑袍道人仍旧声音平缓,神色温和,却因为先前那一拳和最后的那几句话,表现得再如何温和,周身气势却又鼓荡沉凝,锐利无匹,仿佛一柄无锋重剑。

    先生,莫要自误。

    方才的话仿佛在耳畔回荡起来。

    青衫文士张了张口,最后沉默,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