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清世高质量老舅爷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27
  第1278章 清世高质量老舅爷

    轻柔悦耳的嗓音,以及,紧随其后出现的,那个面容秀丽无双的灵动少女,都是如此地让人心生欢喜,让人心中忍不住亲近,哪怕是稍微皱起的眉头,都丝毫没有半点的威慑和怒意,只会让人觉得心疼。

    但是方才还充斥着压抑,可怖,以及伏羲疯狂杀机的宇宙之中。

    却是一瞬间冰冷安静下来。

    是的,冰冷安静。

    乃至于有一种,正在热火朝天的心情里面忽然被人用一盆的冰水从头顶浇灌下来的感觉,一瞬间不要说是战意了,就连血都冷了,那一条九幽之龙微微垂首,让娲皇能够顺着祂头顶的鳞片走出。

    短短几步,少女走出了很用力的愤怒感。

    袖口飘摇,其下的手掌握紧。

    然后再度地,加重语气询问道:

    “兄长,你现在在做什么?!”

    “……”

    伏羲结结巴巴道:“我,我只是想要和,和这些家伙交流,交流。”

    “啊对对对!”

    伏羲似乎是想到了某个绝妙的借口一般,右手按在旁边张若素肩膀上,稍微一用力,把老道士揽过来,装作一副非常亲密和关系很好的模样,放声大笑起来道:“啊哈啊哈哈,是啊,交流,交流!!”

    “张道友,张老弟!”

    “我们刚刚是在有友好和平地交流对不?”

    “对不对?”

    张若素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力量越发巨大,僵硬转过头去,看到伏羲脸上露出了夸张无比的‘和善’笑容,一双黄金色的竖瞳死死地盯着自己,伏羲脸上的笑容和善无比,但是张若素却仿佛能够听得到魂魄上的惨烈嚎叫。

    ‘快答应快答应快答应快答应快答应!’

    ‘要不然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

    张若素:“……”

    嘴角抽了抽。

    这我是拒绝呢,还是拒绝呢?还是拒绝呢?

    还没有等到老道士仔细思考,然后开口的时候,那边的少女已经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道:“兄长,你在做什么?!”

    伏羲装作没有听到,仍旧满脸爽朗笑容,道:

    “啊哈哈哈,我?我当然是在和朋友……”

    少女眉头微微扬起,道:

    “伏羲!”

    伏羲的神色凝固。

    刷!

    闪电般地把暗中威胁的手掌收回来,然后眼观鼻鼻观心。

    无比老实!

    而这个时候,那浊世斗战,惊魂方定,看向那边的娲皇,忽而感觉到,现在这个时候,正是自己的破局之法,或许也是唯一的生存机会。

    在此时此刻,一切都已经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短暂收起了战斗之心,伏羲自不必说,就连共工,在擦过了嘴角鲜血之后,也已经把手中那柄神兵长枪沉默收了起来。

    所有人都仿佛已经放下了先前的战斗之心。

    娲皇的出现,似乎让他们心中的战意都被解构。

    浊世斗战眸子里闪过一丝挣扎和决然。

    他明白自己的生机只有一线,那就是现在立刻冲到娲皇的面前。

    绝非是立刻对她出手。

    这个时候,还敢对娲皇出手的话,后脑子都不够眼前这几个人分的。

    他需要做的,是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扑到了娲皇的身前。

    而后立刻膝盖一软,五体投地。

    用自己的头狠狠地磕在地面上。

    声音越大越好。

    然后以无比的诚意去道歉,去表达自己之前真的是猪油蒙了心,竟然敢于对娲皇出手,并且表示自己愿意接受一切的惩罚,甚至于愿意接受各种禁锢类别的法术,愿意付出道果。

    只求可以活下来赎罪。

    哪怕是浊世的生灵也都知道,娲皇最是心善。

    自己如此恳求,或许还有那么一线生机。

    必须要快,必须!

    浊世斗战眼底闪过一丝疯狂和决然,然后趁着伏羲老实下来的时候,展现斗战道果之姿态,朝着眼前的少女冲去,只是刹那之间,先前站在了娲皇身后的烛照九幽之龙已经轻描淡写踏前半步。

    而后,浊世斗战前方的时间流瞬间变慢。

    他的脚步变得缓慢,思维变得迟滞。

    仿佛万物都放慢了几百倍乃至于几千几万倍。

    唯独眼前的灰袍男子,气息幽深平淡,双眸微敛,俯瞰着自己,苍茫遥远,万古独存,在时间的伟力之前,就连星辰万物都变得渺小,都在飞快地朝着后面退去,直至最初一切都不存在。

    而烛照九幽之龙,越发苍茫,越发高大。

    浊世斗战的思绪凝固。

    下一刻,一道残影瞬间暴掠而来。

    伏羲刹那之间出手。

    几乎是一脚正面直踹,以踢开世界般的勇气和力量踹出去。

    灰袍男子似是早已经有所感应。

    轻描淡写地朝着一侧走了一步,手中握着一柄玉骨质地的折扇,微微扇动,鬓角两缕黑发带风,潇洒从容,而伏羲的一脚直踹直接从祂的面前过去,然后趋势不停,正面踩踏在了浊世斗战的脸上。

    咔嚓!

    浊世斗战的面容几乎瞬间就被踩成平的。

    巨大的力量去势不绝。

    让浊世斗战的身躯被这一股磅礴的力量带着朝着后面飞起来,然后几乎化作了一道螺旋,朝着前面瞬间飞出去了好远,而伏羲和烛九阴擦肩而过,两个人视线对上,都是呈现出冰冷淡漠的竖瞳,只是一者隐隐震怒,一者则是带了一丝戏谑。

    烛九阴并未曾拦路。

    只是看着那一瞬间伏羲就直接撕裂虚空,然后一脚将浊世斗战踹入了空间裂隙,刹那之间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而一直到这个时候,先前在娲皇面前的那一道虚影,才缓缓地消散。

    少女一怔,而后银牙咬住。

    素来温柔的眼底浮现出了一丝丝的‘家里兄长不听话性格太野又跑掉的’恼怒。

    万万没想到。

    面对如此的困境,面对如此的难题。

    伏羲竟然……逃跑了?

    张若素头疼感慨。

    心里面嘀咕了一句,这让娲皇眼底出现了一丝丝恼怒,可真是太难了,这似乎也是代表了伏羲在娲皇心里面的地位是最为特殊的那个,而这个特殊性和重要性,或许连卫渊都无法相提并论。

    叹了口气,道:“为何不拦住他呢?”

    烛九阴平淡道:“为何要拦?”

    “方才那般架势,谁敢拦伏羲,怕是要和他好好做过一场了,本座不想要和那脑子里面只有厮杀的莽夫打架。”

    张若素抬手按着眉心,道:

    “不过,祂跑的时候把浊世斗战带走做什么?”

    “做什么?”

    烛九阴双眸幽深,无声自语,忽而平淡道:“不知道,或许只是顺势踹了一脚,也或许是因为毕竟对于娲皇出手,此刻想要对着娲皇讨饶求活命,伏羲难以拒绝娲皇的请求,也不可能容忍对娲皇出手的家伙活下来,所以索性先把这个可能性解决掉。”

    声音平淡,所说的也确实是伏羲会做的事情。

    而张若素其实也已经猜测出来,考虑到了林老头的事情,他也没有出手阻拦,或者说帮助娲皇拉着伏羲,而是任由后者离去。

    烛九阴微笑了下,垂眸看了一眼那边生气恼怒的娲皇,无声自语:

    “也或许……”

    “只是因为接下来的画面过于血腥暴戾,不适合某些人看到。”

    ……

    大荒的边缘,卫元君抬眸看着天穹,先前的血雨已经落尽了,这代表着某位道果层次的强者陨落,只是目前还不知道,究竟是谁陨落了,不知道是清浊两界那一方的。

    卫元君想到了在她的那个时代里面卫渊的经历。

    又想到了先前突袭于此的浊世强者。

    心中对于怒气冲冲离去的无支祁和共工颇为担忧。

    担心之下,运用了她颇为擅长的卜算之道,结果便是发现无支祁和共工此刻的状态都不好,身上似乎都有经历恶战之后留下的不轻伤势,当即就打算要离开前去寻找他们,但是此刻这些清世各大神域的强者们又如何肯的?

    当即便产生了冲突和对峙。

    “无论如何,你不能离开这里。”

    “便是有噎鸣辅君和金乌殿下做保也不可!”

    其中司幽一族的成员怒声道:“说,你是不是想要去帮他们?是不是打算要趁机溜走?你和那只猴子果然是一伙儿的,我早就知道,一看你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无支祁,祸君,本也不是什么正经的神灵……”

    “我们不能信你,你有什么可以作保抵押的?”

    “凭什么要我们相信你?!”

    “要我说,两位殿下,就应该将此人直接捆缚起来压在我司幽国中。”

    “等到了事情结束之后,再去处理。”

    卫元君垂眸。

    她的右手垂了下来,搭在了旁边的长枪之上。

    被扣在这里,好话也说尽了,对面却也不顾,她体念对面是浊世斗战的受害者,但是她不也是?况且,她可是被伏羲养大,和身生父母不同,并非是什么好脾气的。

    长枪枪锋之上,隐隐有锋芒吞吐,锐利冰冷。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时。

    忽而——

    撕裂般的声音猛地炸开。

    诸神皆惊,然后下意识抬头,看到前面的虚空竟然被撕裂出来一个狰狞的口子,对面不知道通往哪里,只见到了一片空洞幽深,下一刻,一道残影飞出,金目猴脸,身材结实,竟然正是那无支祁!

    诸神皆惊。

    其中一人转而看向本来就要出手的卫元君,怒道:“果然是你对吧?!”

    “他是来救你的。”

    “我——”

    轰!!!

    恐怖沉闷的破空声音,而后是无支祁发出的惨烈嚎叫,下一刻,司幽之国的神灵,以及其余各大部族的神将都神色凝固,就连噎鸣和金乌都面色骤变,唯独卫元君,讶异之后,握着枪的手松了下来。

    ‘无支祁’飞遁逃亡的身躯骤然停滞住。

    一只手洞穿了祂的身躯。

    金色的鲜血不断地滴落。

    而后刹那之间,似乎是万物回归,强行以原初之力,森罗万象重复了这一段的时间,强行将这个‘无支祁’的生机维持住,保持其身躯之不死,或者说是时间的逆转闭环,使得其复活。

    然后再以最为惨烈残忍的手段将其轰杀至死。

    继续复活,斩杀。

    如此不知道多少次循环轮回,最后连这‘无支祁’的意识都已经崩塌湮灭疯狂,压抑不住自身的血肉,其神魂,气机,真灵全部都被千百万次的复活击杀的过程中,轰杀成渣滓之中的渣滓,大片血雨,从天而降。

    而白衣青年垂手立于血雨之中。

    抬头看天,黑发沾染血水,俊朗的面容之上落下血色。

    而后低下头,金黄色的竖瞳微微垂落。

    狰狞,冰冷,淡漠,疯狂,无可匹敌的压迫!

    旋即开口,嗓音淡漠:

    “你说的对,我是来接她的。”

    “谁有意见吗?”

    于是天地之间,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