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章 无所谓,伏羲会出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74
  第1276章 无所谓,伏羲会出手!

    一剑斩落,寂然无声,甚至于连些许的法则涟漪都没有掀起。

    隐隐然却又有一种,天地翻覆,轰然大变的感觉,青衫文士忽而感觉到自己似乎失去了某种极为重要的东西,但是在那一剑斩落之后,他甚至于没能在第一时间回忆起来,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就连记忆的因果都已经被斩断了。

    剑气弥漫。

    直到数个呼吸之后,方才靠着把握过去的记忆脉络,隐约意识到了,自己失去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因果】,而且是,彻彻底底地失去了。

    伏羲已是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好,好!”

    “不错啊臭小子。”

    “斩断过去,再无未来,于是就算是祂之前曾经在因果之上留下了多少的后手,现在都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都无法再行驱动,哈哈哈,好手段,不愧是阿娲创造出来的!不愧是我教出来的!”

    “没有丢人!”

    “来来来,朝着他的身上再斩出一剑,把天机和祂的联系也彻底斩开!”

    “然后,就只剩下了区区一个天命操控,不过是反手便可以镇压之!”

    青衫文士垂了垂眸,并没有太过于在意伏羲口中的话语。

    而黑发道人提了提剑,淡淡道:

    “你自己有手。”

    “自己去斩。”

    伏羲脸上的微笑微凝。

    而青衫文士已经飘然远去,袖袍鼓荡,站立于那丈云海之上,神色平淡悠远,似乎不在这个时代,似乎是无数命运无数可能性的叠加,予人一种淡漠苍茫之感,垂眸道:“看起来,今日不是很适合交流的时候。”

    “但是无妨。”

    “灭世之路,唯我独行,倒也不错。”

    “两位道友,他年若是再度相逢,就是生死之战了……”

    “希望到时候,还能够看到二位。”

    声音落下的时候,周围有诸多云气逆流旋转,青衫文士身上那种苍茫之感顿时消失不见,已经从原本那种灵动真实的感觉又回归了蒙着一层雾气的模样,旋即昏厥倒地,幽深无比的气机散去了。

    【命运】干脆利落地离开。

    反倒是留下了此刻的卫渊和伏羲两人,先前剑拔弩张,彼此还可以联手对敌,现在这个外部矛盾看穿了这一点之后,直接离去,反倒是让卫渊和伏羲一时沉默下来。

    许久后,伏羲嗤笑几声,道:“跑得够快,也够聪明的。”

    “知道打不过我们两个的联手,索性就让我们先打一架。”

    “最好连狗脑子都打出来。”

    “然后这家伙再回来捡漏,啧啧啧,所以说我最讨厌这种老阴比了。”

    “还是我这个诚恳待人的性格好啊。”

    卫渊的眉头微微抬了抬:“诚恳?”

    “你?”

    “自然是我。”

    黑发道人道:

    “你若是诚恳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虚伪和胆大妄为的人了。”

    这样中肯的评价,却是引来了伏羲的放声大笑,他笑得恣意猖狂,也或许只有娲皇不在的时候,只有这样不必担心被旁人窥见自我真容的时候,他才会展现出如此张狂的姿态,金黄色的竖瞳雍容平和,右手背负身后,道:

    “你我之辈,自该如此。”

    “胆不包天,怎能一画开天?”

    伏羲视线垂落,看着那一侧昏沉过去的青衫文士,道:“呵……非但是该走之时就走,还留下了这个后手,你打算如何处理此物?”

    卫渊看向那边的青衫文士。

    这是【命运】的分身。

    却也是【命运】的锚点。

    不可能将其放走,否则的话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引来什么糟糕的问题,更不可能将其杀死在这里,【命运】此刻拥有的核心权能是为操控,杀死这一个分身,有一定概率导致【命运】的残留倾泻出来,最终污染这个人间。

    黑发道人垂眸,手中之剑缓缓地归于剑鞘之中。

    剑鸣声音清越悠长。

    而后仍旧坐在青石之上,看着重新回到原本模样的云海,袖袍一扫,一道一道金色的因果在虚空之中浮现出来,散发出透明光焰,这是方才战斗交手时候对周围产生的诸多干涉,被卫渊以因果的方式抽离出来,重新涌入袖袍。

    当虚空破碎,山石湮灭等诸多因果全部消失。

    这山巅自然而然也就回到了原本的模样。

    方才那短暂却又声势浩大的一战,就仿佛只是幻梦一场,无人察觉。

    黑发道人伸出手拿起了旁边的竹竿,淡淡道:“我会在这里镇压他一千年,到我们那个时代,以防止他做出其他后手,到时候再见吧,伏羲。”

    白衣的俊朗天神懒洋洋地走到了卫渊的旁边。

    然后负手而立站在他的身后,黄金色的竖瞳犹如燃烧着火焰,安然地投下,看着云海,道:“罢了,你我之间的事情,那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不管怎么也,也不能够让【命运】占了便宜。”

    “我们若是有一战的话,那么就放在你大婚之后吧。”

    伏羲平淡垂眸,道:

    “我希望,阿娲可以带着没有丝毫担忧的心情,去参与你的婚礼。”

    “至少,我希望给她留下一个圆满的记忆。”

    卫渊微微颔首。

    一时间无言。

    伏羲耸了耸肩,懒洋洋地道:

    “不过无论如何,我至少和命运不同,并不打算杀了你们。”

    “今日之事,就停在这里,外甥,咱们一千年之后再见了。”

    黑发道人手中的竹竿垂落了一根金色的因果,落入了云海之中的大战,看到群星之中,伏羲一人便是压制住了其余的四名道果,卫渊道:“【命运】的分身和后手,我这里压制,那么此物,你交给元君……”

    他屈指叩击,一枚流光出现在了伏羲的身前。

    那是一柄长枪,隐隐散发出了极为强烈的煞气,正是卫渊在来到这个时代之前,或者说,卫渊去寻找后土,踏入到了后土梦境之前,卫元君因为担心他而交给他的兵器,其中甚至于有着浊世庚金之道的道果九成气机。

    伏羲垂眸看着这长枪,手指叩击了一下,声音清脆,隐隐龙吟之声。

    “里面的气机少了七成,哪儿去了。”

    卫渊平淡道:“在后土梦境之中时,西皇借去护身,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

    伏羲沉吟了下,还是摇了摇头。

    顺手一推,这柄蕴含有浊世庚金化煞道果的长枪化作了一条游龙也似的力量,直接重新回到了卫渊的身边,被后者袖袍一扫,纳入袖子里面,而伏羲则是连连摇头,道:“不可,不可,我将这个东西带回去给她的话,她肯定就会知道我见过你,到时候肯定会缠着我问东问西。”

    “哎呀,毕竟那是我在另一个时代里面养大的。”

    “苦也,苦也。”

    卫渊抬了抬眸:“她问你就会回答?”

    伏羲大笑道:“这怎么可能啊。”

    “但是她既然是我养大的,那么就肯定会知道如何才能克制我。”

    “她问我,哪怕是哭了我都不会告诉她。”

    “但是如果她跑去找阿娲哭的话,那么我就真的只能够一败涂地,她想要知道什么,我得说什么了,到时候舅舅把你给卖了却也不能怪我了。”

    伏羲连连感慨,随手拿起卫渊旁边桌子上的果实放到嘴里面。

    “所以,就只好委屈她了。”

    卫渊微微皱眉。

    伏羲用吃过果子的手掌拍了拍卫渊的肩膀。

    实际上是把果汁儿蹭在他道袍上,安然点头道:“放心放心,道果离体带来的根基晃动,我会解决的。”

    卫渊道:“你打算怎么样处理?”

    伏羲平淡道:“少了一个道果,杀一个摘道果就好。”

    “外甥喜欢哪个?”

    黑发道人平淡回答:“浊世斗战。”

    白衣男子颔首:“好。”

    道人垂眸,忽而开口道:

    “在另一个时间线的遥远未来里面,我遇到了你。”

    “或者说那个时代的你,独立存在的你。”

    “他告诉我,【要小心伏羲,要阻止伏羲】。”

    气氛一时间稍微有些压抑,伏羲却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到一般,笑着询问道:“所以呢?你相信他,还是相信我?”

    黑发道人双眸温和澄静,微笑道:

    “我哪个都不信。”

    “那么,‘舅舅’可以告诉我,天帝真的不知道你方才和命运说的东西吗?”

    伏羲惊愕。

    伏羲伸出手指连连指着卫渊,最终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猜?”

    踏前一步,伏羲周身已经有无数的流风盘旋呼啸,坠入山崖之下,云海之中,朗声道:“诸天邪神,遍地因果,至少在你回来之前,天地秩序不会有丝毫的变化,元君和你那珏也不会有丝毫的损伤。”

    “就算是有谁想要改变,那也无所谓。”

    “你老舅我会出手!”

    在主动跳下云海之前,伏羲很不动声色面不改色地在【命运】分身的脸庞上踩了一脚,并且不动声色地碾了碾,方才心满意足,于斯大笑离去。

    在伏羲离去后不过片刻,就有故意放大声音的脚步声响起。

    张三丰方才隐隐约约感知到了气息的变化,手持真武剑,走上山来。却见到并无旁人,也没有自己隐隐感知之中的大敌和大战,只有老师自己独自垂钓云海,气质越发悠远淡漠。

    如同九天之上一缕流风。

    仿佛是因为这个世间没有能够拴住他的存在,方才展现出的一面。

    而先前据说,是‘世外故交,访友而来’的青衫男子,似是喝得大醉了,四仰八叉地躺倒在那里,不省人事,张三丰收回视线,拱手道:“老师,方才弟子,隐隐有所感应,不知……”

    黑发道人垂眸,看着那千年岁月之后的战场,平淡道:

    “无妨。”

    “山和景明,并无杂事。”

    张三丰迟疑。

    真的如此吗?

    于他先前的感应之中,应该是天翻地覆,岁月坍塌,仿佛有不可思议之强者,跨越命运,岁月,以让众生恐惧震撼之方式出手厮杀于此,那是足以令三千世界湮灭般的剧烈波动,令大地粉碎,河川倒流之伟力!

    但是,老师说——

    山和景明,并无杂事。

    那便是没有杂事。

    于是张三丰心神安定,拱手应是。

    而卫渊垂眸看着千年之后的战场。

    看着伏羲履行祂的诺言。

    而先前已经呈现出,以一敌四,甚至于还在压制着共工,真假无支祁,以及张若素战斗着的战场,忽而便发生了极为剧烈的变化,可怖的元气反应和法则波澜几乎是一瞬间被拉高到了极限。

    甚至于是超越极限的极限!

    本以为自己找到了伏羲的破绽和空隙而齐齐出手的四人几乎是瞬间神色骤变,而后收敛了自己的攻击,顺势退去。

    伏羲止步,不曾立刻追杀而去,反倒是立于原地,右手背负身后,气质忽而变得幽深可怖,一拳逼退了前面四人联手,抬眸看向不可测度的远处,而后微微一笑,嗓音平淡道:“履行诺言,这是第一步。”

    “且看好。”

    踏前一步。

    出手,元气洪流不再像是方才那般‘平和’。

    而是终于展现出了无可比拟之锋芒,如同波涛之怒卷,如同九天齐齐崩塌,瞬间淹没向前方。

    而之前打算对娲皇出手的浊世斗战,本来已经察觉到不对,暗暗后退了一步,退到了四人最后面的位置,却在此刻身躯猛地僵硬,四肢冰凉,终于感受到了,一股无与伦比之恐惧!

    无可比拟之杀机!

    伏羲复仇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