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自是剑道第一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30
  第1275章 自是剑道第一流

    霸道的气息,锋利的招式。

    剑气纵横凌厉,似乎无可匹敌,而阴阳二气玄妙无比,衍化诸天万象。

    两者配合,竟是难以言喻的从容和完美!

    青衫文士在第一时间的惊愕之后,旋即无可奈何地叹息,身躯于刹那之间,于神魂之中最表层的念头升起之时,便已经飘然向后,如行走于命运之中,避开了这阴阳交错合流的招式。

    但是他的动作忽而凝滞。

    【命运】乃是安排万物轨迹的权能。

    是对于一切有情众生的排序操控,以此展现出天命对于众生的无情嘲弄。

    但是——

    阴阳,更在万物之前!

    命运是基于万物万象而成就的权能,万象不存,焉有命数?

    “区区命运,不过只是对于弱者苦难和不幸的编排。”

    “安敢于此造次?”

    白衣青年的声音平淡漠然。

    右手并指如剑,平平无奇,自这天地夹缝之中斩过。

    阴阳二气已经化作了锁链,将避开了第一轮合击的青衫文士锁住,而那似乎可以操控万物万象的权能,在面对阴阳二气的时候,却是失去了自己的效果,如同穿过空气一般地径直地从这阴阳二气之中穿过。

    而阴阳二气则如跗骨之俎。

    瞬间攀附在了命运身上。

    或者拉扯住了命运的手腕,或者封锁住了命运的腰肢,更有甚至直接是撕扯住了【命运】所在的时空,而后另一端朝着‘下方’蔓延,这‘下’并非是方位的下,而是更深层次的下,未曾落入凡尘,于是阴阳二气向着下方蔓延伸展。

    一点碧色落下,化作了草木,草木破土而出,转眼繁衍成林,瞬息已是千里。又有一点流光垂落,于是山石隆起,层层叠叠,如同地龙冲天,化作了山川石林。

    白衣男子行走于天地之间。

    于是在他的身后。

    山川湖海,水火雷霆。

    先天八卦,诸天万象,于此森罗展开。

    伏羲,一画开天,创世万物。

    并非是后来和阿娲玩笑之时,在帝俊的眼皮底下用一卷画卷打开天地的裂隙,这所谓的一画。

    不过只是用手指在虚空中平平一画。

    仅此而已。

    伏羲一直以来都潜藏在自身天机之下的真正手段,终于掀开了一角。

    【命运】被整个世界笼罩住。

    这个世界里面,万物欣欣向荣,但是却绝对没有会担忧于命运的,草木会担心命运吗?还是说那巍峨的山岩会?亦或者说是天上自由的风,九天之上鼓荡的雷霆?这些自然最初的造物之中,有谁会担忧命运吗?

    并不会。

    万类霜天竞自由,何曾有什么命运?

    于是【命运】所化的青衫文士就看到了自己的权能被分解,散开。

    看到周围的世界越来越繁华,繁华地近乎于妖魔般,山石化作了巨大的手掌将命运掌握其中,而一根又一根墨绿色的坚韧如同神兵般的滕条出现,将青衫文士捆缚起来——

    整个世界都在排斥他,都在尝试将他吞没。

    命运挣扎,庞大可怖的气机猛地炸开,忽而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压迫,他看到世界化作了一个球形,万物都在尝试淹没他,而后在视线的边缘,看到了一根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巨大无比,撑天拄地一般。

    巨大的手掌将‘世界’握在手中。

    抬起头,看到了那冰冷漠然的金黄色竖瞳如同火焰般在燃烧。

    五指握合。

    世界归于寂灭。

    轰!!!

    巨大的气焰炸开,在那已经归于寂灭的世界里面,却又有不变不灭的定律存续,万物悉皆归于死亡,这正是【命运】追逐的大道,故而唯独这【死亡】,无法对【命运】产生有效的杀伤。

    青衫文士立于虚空,踱步上前。

    一步一步皆有异相诞生。

    草木凋零为泥土,山石垮塌,沧海桑田,万物尽数成灰烬。

    “一切尽皆死亡。”

    而吾自当从【死亡】【寂灭】之中,寻找到吾之归宿。

    青衫文士的嘴角微微勾起,笑容温和诚恳,隐含疯狂:

    “尔等可带我前往么?”

    需要灭掉青衫文士。

    但是对于祂来说,常规认知里面的【死亡】和【寂灭】,正是他的愿望和追求,他要带着一切苍生和自己一同坠入这最终的结局,抹去从生到死中间的一切,打破轮回,故而死亡反倒是无法对他产生威胁。

    大道不死。

    苍生不死。

    故而,命运不死。

    我不死。

    白衣青年神色漠然,五指握合。

    万物死亡的灰烬牵制住了【命运】。

    伏羲神色冰冷,仍旧从容。

    只是眼前这个家伙的难杀程度仍旧和祂预料的一样。

    虽然没能够如他所愿,将【命运】解构,容纳到万物的轨迹之中,再靠着湮灭世界,把创造出来的大千世界雏形炸成烟花的同时将这个家伙一次送走,但是却也成功让【命运】无法借助万物展现出真正可怕的洪流大势。

    以万物之死,短暂提升命运的气机,也趁此机会,让命运的气机变得混乱,无法顺利操控。

    而在这一刹。

    已经有一道剑光掠来。

    黑发道人神色平淡,几乎是毫无迟滞地踏着万物成灰的阴阳二气,而后掌中之剑旋身而动,青萍剑上流光粲然生辉,似乎蕴含有斩裂一切的力量,猛然横斩。

    这一剑的出现实在是太过于巧妙,对于战机的把握也实在是完美。

    【命运】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权能。

    双臂交错,硬生生地抗住了这一剑。

    明明是归于死寂之躯,却在此刻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刺痛感,仿佛这一剑真的乃是跨越生死,凌驾于万法之上的存在,就在这一剑的刺痛再度地将【命运】的权能打得散开,无法顺利完成的时候,阴阳的轮转再度暴起。

    【神牢天劫】!

    【命运】再度地被克制住。

    强行地被伏羲撬动气机,是的,力量是在暴涨。

    但是短时间内飞速暴涨的气机,代表着不被束缚无法随心所欲的运转。

    那代表着一息或是更长时间的失控的状态。

    而【神牢天劫】解开的瞬间便是那剑光流转爆发的时刻。

    彼此竟然有种阴阳流转,循环无端之感,根本没有让自己喘息的感觉。

    这两人的配合竟然是有种天衣无缝的感觉。

    完全看不出刚刚还针锋相对,似乎要拼出来一个你死我活的味道。

    简直可以称呼一句心念合一。

    是假的?

    是合起伙来在演戏?

    在骗我的分身,在唬我?

    一个个念头在青衫文士的心中浮现出来,而后又全部被祂镇压住。

    在阴阳循环无端的攻杀之下,终于看出了问题的所在,知道了为何这两人的攻击竟是如此地完美,因为两人都拥有了极强悍的阴阳气机,哪怕是那元始天尊,在此刻竟然也展现出了部分颠倒阴阳的特性。

    ‘这是!’

    卫渊此刻神色平和,和伏羲的配合更是天衣无缝。

    而脑海中想到的却是自己被困在阴阳大劫之中的时候,伏羲送玄黑浊世旗的时候,曾经传送过玉简,玉简之上的文字也是以阴阳二气编织而成,而此刻,伏羲持阴,卫渊控阳,若是将玉简之上的文字以阴阳二气拆开。

    则是每一段自有部分文字亮起来,组合如下。

    【我自己可以进入你那边】

    【在一千年】

    【人间界】

    【你顿悟阴阳法则】

    【哪怕是你真的无法参悟出颠倒阴阳之理,终究有一种破局的手法】

    【劈开】

    【死劫】

    彼此道不同为谋,但是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是疯子亦或者偏执之人。

    但是在命运是个疯子这一点上,是连帝俊都达成共识的。

    那么毫无疑问,睨于墙,外御其辱。

    无论是伏羲还是卫渊,都不可能在未来描绘的世界里面抹去娲皇。

    但是眼前的家伙则是会。

    这就已经是最大的冲突了。

    阴阳二气的暴涨,令顿悟过来的【命运】动作凝滞,而下一刻,暴戾的剑意升腾,竟然有一种浩然磅礴之感。

    剑光纵横,法则的涟漪灿烂地要让人的眼睛都充斥着明光,失去一切的视野,就连青衫文士都感觉到了意识海中一片空白,而这一片空白之中,却看到那黑发道人双目漠然,右手握剑。

    那双幽深如同渊海的眸子里面,似乎有金色的火焰在燃烧着。

    那是因果,是世界万物之间最为隐秘也最为稳定的力量。

    万物的寂灭就在眼前,而一切众生之间的联系皆在卫渊的眼前平平铺展开来,金色的丝线清晰无比,但是卫渊却没有立刻出剑,而是顿了一顿,金色的因果之火越发汹涌地燃烧起来。

    那版炽烈而霸道的火光,似乎已经超过了伏羲的黄金竖瞳。

    青衫文士忽而感觉到了一股自心底浮现出来的冰冷感觉。

    他瞬间明悟。

    “你要斩我的因果?!”

    黑发道人温和道:“错了。”

    “我只是要将【因果】这个概念,和你本身的因果斩断。”

    “自此之后,你不再是命运,而只是【天命】而已。”

    黑发道人右手握着剑,左手手指拂过剑锋。

    手中的剑平平斩落。

    在此之前,至强的命运被清浊两界所围杀,最终陨落,道果一分为三。

    为天机,为因果,为天命。

    而此剑之后,因果和天命,再无关系。

    不……

    不是再无关系。

    而是,从古至今,一直以来,因果都不再是天命的一部分,而过去也不再有所谓的命运分裂因果,而是在命运陨落的一战,天地之间诞生了因果,仅此而已。

    因果万物,修正历史。

    “我,便是最初。”

    “亦是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