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章 大愿!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41
  第1272章 大愿!

    青衫文士模样的【命运】在缓缓地后退。

    缓慢而平静地,努力地不发出一丝丝的声音。

    以免打破此刻这样的僵局,打破如此压抑的气氛,最终反倒是带来更加剧烈的波动和反噬,他看了看那边坐于青石之上,还在手持钓竿,金色的因果化作鱼线垂落于无尽云海之上的黑发道人。

    又看了看另一侧负手而立,嘴角笑意温和,眼底金色竖瞳仿佛光焰的白衣男子,感觉到了二者之间的气息交错,以及冥冥之中的锋芒对峙,丝毫不像是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

    【命运】觉得自己作为分身,不应该来参与这样的画面。

    这样的画面太过于高端太过于危险太过于压抑。

    这不是分身可以破解的问题。

    再往后一点,往后一点。

    省得待会儿打起来,溅我一身血。

    这是【命运】心中堪称直觉的念头,驱使着他慢慢后退。

    一步一步地远离。

    直到——

    咔嚓。

    全神贯注于前方气机变化的【命运】右脚脚后跟踩到了一根枯枝。

    【命运】的身躯微微僵硬。

    ???

    我这么可能会发出声音的?!

    怎么可能?

    祂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低下头看了看被自己踩断的枯枝,然后一点一点抬起头来,看向前方,看到了那嘴角含笑的白衣男子,看到了那坐于青石之上的黑发道人,看到他们齐齐地转眸看向自己,气氛压抑而无声,漠然冰冷。

    一瞬间有种被整个世界和岁月注视着的感觉。

    【命运】分身神色僵硬了下。

    卧槽这个画面太惊险太刺激了。

    最后这个青衫文士叹了口气,肩膀耷拉下来,道:“好了好了,有什么事情,您二位慢慢聊,慢慢聊,不要把我牵扯进去可以吗?”

    伏羲微笑着道:“嗯?”

    青衫文士吐出一口气,语气加重强调道:“请!”

    “请不要把我牵扯进去。”

    而后毫不犹豫,化作了青色遁光,转身就走,才走几步,却发现周围云海弥漫,再一抬头,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坠入了万张云海,云海之中竟然是不同时间不同时代不同岁月的剪影,上方一道鱼线坠落勾住了自己。

    平淡无波的声音淡淡道:

    “道友要去哪里?”

    “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吗?”

    青衫文士嘴角抽了抽。

    最终只好认命般地坐在了悬崖边的青石上。

    然后挪动着远离了那边的黑发道人和伏羲,远一些,更远一些。

    又是安静了许久,伏羲的视线从那黑发道人的后背上移动开来,金色的竖瞳像是滴入水中的浓墨稍微散开来,不再是那种竖瞳状态,而是更倾向于正常人族的眼睛,微笑着道:“舅舅来看一看外甥在小黑屋里面过得怎么样啊。”

    “看起来倒是还挺不错的,有吃有喝。”

    “还抓了个小玩具,养着三个宠物。”

    三个宠物?

    命运看了看那边的龟蛇,神色一僵,忽而意识到了伏羲口中的三个宠物当中的第三个是什么,迟滞之后就是心中的怒火,看了看那白衣温和的男子,双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如此数次。

    最终咬着牙把头扭转向另一侧的绝壁。

    如果不是我打不过。

    如果不是现在的我打不过。

    如果不是本体的我没法正面殴打你的本体。

    今日,我命运不和你一般见识!

    伏羲大笑几声,道:“不过就是一点不好啊,外甥,你还是这么穷。”

    “啧啧啧,光着脚丫子就算了,连头发都披散下来了。”

    “这可不行。”

    “给阿娲看到了,可不得要好好地责骂我了?”

    “我明明把你的财运还回去了。”

    卫渊端着竹竿,平和道:“因为珏不在这个时代。”

    伏羲笑眯眯道:“难得我来找你一趟,就没有好酒好菜招待一下吗?”

    卫渊平淡颔首,而后袖袍一扫,此刻山石嶙峋的山巅就出现了石桌,石凳,上面有美酒,美食,不一而足,都散发出了极为浓郁且诱人的香味,真实不虚,并非幻术。

    伏羲道:“……这是?”

    黑发道人将手里的竹竿鱼线搁在旁边,就在命运的眼前。

    似乎毫不在意命运突然暴起,将这‘操控’‘束缚’着自己的法宝给偷走似的,而后平淡起身,眼底神色安然:“世间万物都是阴阳二气组成的,那么我也可以将阴阳二气以因果为核心,变化万物,这不过是虚实罢了。”

    “你应该也懂得的。”

    伏羲伸出筷子吃了两口菜,道:“不错,火候很好。”

    “我确实是懂,但是我还以为你不懂。”

    “我还以为,以你的性格,肯定是会以那玄黑浊世旗和诸天庆云组合成开天斧,然后一斧将阴阳大劫劈开一道裂隙,趁着这个机会遁出来的,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老老实实地修行了阴阳。”

    黑发道人笑道:

    “我是做了,但是后来突然发现,修行阴阳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是难事吗?”

    “嗯。”

    道人坐在了伏羲的旁边,抬手拿起了装着酒的细颈瓷瓶,平淡地给伏羲倒酒,回答道:“不过再度枯坐一千年而已。”

    青衫文士命运坐在远处,至少是稍微远处。

    看到了云海之上,石桌之畔,黑发道人和白衣的男子平和交流闲谈。

    而云海之下。

    是【伏羲】原初阴阳之神和四尊道果层次厮杀的恐怖画面。

    星辰破碎,大日熄灭。

    宇宙群星化作阴阳二气,而后结成真正意义上的【神牢天劫】。

    浩瀚壮阔,带着大恐怖。

    却越发显得此刻拼平平淡淡交流的两人恐怖。

    而在【命运】的心底,还有另外一个问题——

    下面那个是伏羲的话,那么现在这个又是谁?

    究竟是下面那个是分身,还是此刻来到这里的是分身?

    亦或者说,云海之中,星穹之际,粉碎一个个星辰化作阴阳二气的霸道神灵是那个时代的原初之蛇伏羲,而现在来到了这里,寻找卫渊的,其实是这个时代的伏羲?

    可是,这个时代,也就是人间界被称之为元朝末年的时期。

    伏羲不应该是被困在了万法终末之地不得出来的吗?

    一个个问题浮现在脑海之中,让【命运】看不到真相,让祂的心神震动,只觉得眼前那个男人,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又一层的迷雾,看不真切,越想越觉得问题多,但是粗略一想,几乎又是根本没有问题,似乎只是自己想多了。

    忽而又想到。

    当年自己被暗算的时候,本体曾经直接以【天机】暗算伏羲成功。

    但是,那真的是暗算了伏羲吗?

    亦或者说……

    只是伏羲让你觉得,你暗算了他?

    你的一切都是被‘操控’着的?

    就连暗算,也不过只是一个落子?

    【命运】的分身越想越是觉得心中恐惧,震撼,哪怕是祂都感觉到了一丝丝控制不住的寒意从自己的后背上升腾起来,那边的白衣男子似乎有所察觉,微笑着举杯,眼底笑意晕染着金黄色的冰冷光焰,让祂越发惊惧。

    “所以说……”

    卫渊抿了口酒,看了一眼云海之中的汹涌波涛和惨烈厮杀,看到了那散发可怖气焰的原初阴阳巨蛇,道:

    “那里的你是你,还是这里的你是你?”

    “亦或者说。”

    “你当初从博物馆里面带走那个小纸人,就是为了今日吗?”

    黑发道人看向伏羲,双瞳幽深,内里同样有淡淡的金色光焰在跃动。

    万事万物内里的联系蕴藏于此,燃烧化焰,于是一切万物,种种因种种果,皆在我眼中,故而,哪怕是伏羲做过类似的隐藏和手段,卫渊仍旧一眼看出来,眼前的伏羲,是依附于博物馆的纸人的。

    而那个小纸人和卫渊有着强因果关联。

    伏羲纵然不擅长因果,但是靠着这种已经天然存在着的联系,却又可以以一种轻而易举且隐秘的方式,找到卫渊。

    这一个暗手,已经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准备下来了。

    只是当时,没有谁感觉到不对。

    伏羲微笑道:“不愧是我的外甥,真的是了解我啊。”

    卫渊‘看着’那万丈的云海之上,正在翻涌滚动起来的云气,看到了那毫不留情的战场,以他的战斗经验和战斗能力,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得出来,方才的交锋之中,伏羲至少是有十三处的机会可以将张若素,共工他们一网打尽。

    四人联手方才有一定的概率,可以和这个阶段的伏羲制衡。

    而只要其中有任何一个被伏羲斩杀。

    剩下的三个败亡,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卫渊道:“你没有打算杀了他们。”

    伏羲大笑起来:“当然不会杀他们啊,我为什么要杀他们?”

    “杀了他们的话,阿娲会生气的,我不会做让阿娲生气的事情,所以我才会来和你商量啊。”

    黑发道人询问:“商量什么?”

    伏羲手里把玩着酒杯,这一次倒是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平淡道:“我对他们出手,只是因为他们曾经或者直接,或者间接地让阿娲受到伤害,阿娲虽然也是道果层次,但是却并非是那种擅长杀伐的,人又心善。”

    “之前那一次,共工撞倒不周山那一次。”

    “还有今日这一次,无不因为这样。”

    “而可以预见到的未来,也必然会有你我不在她身边的时候,那时必然也会有道果层次的家伙打算出手,阿娲会有受到伤害的可能性,我只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罢了。”

    黑发道人微微垂眸,道:“所以,你要杀了所有道果?”

    气氛一瞬间变得凝固。

    压抑而死寂。

    伏羲讶异,忽而放声大笑:“哈哈哈哈,你在开什么玩笑啊!”

    “杀了他们的话,虽然阿娲不再有威胁,但是作为仅存的道果之一,阿娲也不得不去承担各种各样的职责,反而不得自由,我怎么可能忍心看到阿娲如此受累呢?!”

    他大笑着喝酒,而后似乎微醉了,眼眸斜睨,轻描淡写地道:

    “吾只不过是打算,将所有道果全部打落境界。”

    “而后斩杀天地万物的规则。”

    “三千世界尽道陨,十方内外无传说。”

    “让这诸天万界,永生永世,再无道果诞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