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1章 大手笔!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09
  第1271章 大手笔!

    大荒之域群星之上的交谈,隐秘而幽深,只有对弈落子的两人方才知道彼此这短短几句之中潜藏着的风暴,而在上古之年发生的事情,也唯独亲身经历者方才能够在记忆当中,寻找到当初那一战的真相。

    亦或者说,此刻亲自体验着这一切的人们。

    也可从这恐怖霸道的力量之上,感受着和传说中形象截然相反的强横。

    轰!!!

    巨大的声音轰鸣着。

    本该如此,但是却因为此刻站立虚无的宇宙空间之中而显得尤其寂静压抑,除去了道果层次自身说出的言语并不会因为环境的不同而遇到阻拦,除此之外一切的声音尽数都消失了,归于最为死寂的缄默。

    水流在奔涌,每一滴水都是纯粹而流畅的状态,在暴怒的水神力量之下比起最坚硬的钢铁还要坚硬,却又光滑得没有丝毫的摩擦力。

    每一滴水都可以洞穿山河,撕裂大陆。

    而这里的河流汹涌澎湃,乃可称呼其为无量。

    伴随着共工手中之长枪一枪刺出,无量之水以枪锋为核心点疯狂地旋转,呼啸,似乎要将整个世界都湮灭一般,同时朝着前方的伏羲刺杀过去,纯粹的力量,积蓄而来的霸道之势。

    “伏羲,不要再在这里发狂了!”

    诸神之中,毫无疑问的蓄势第一。

    积蓄了磅礴大势之后,足以对不周山产生威胁。

    伏羲神色漠然平淡,双手背负身后,朝着后面飘然退去。

    以极为精妙玄奥的方式,避开了共工那蓄势到了巅峰,招式也同样是将枪法阐释到了极限的攻击,共工却是气势不停,最终连绵不绝的枪决奥义施展开来,封锁伏羲方位,一枪刺出,灌注入了自我的全部精气神,刺穿伏羲身躯。

    但是共工面色却微微一变,手中并没有刺中了的感觉。

    水神绝杀,蓄势许久,竟然是直接刺空!

    前方的伏羲虚幻之影消散无形。

    啪嗒。

    水神的枪锋朝着下面微微压了压。

    !!!

    共工的瞳孔骤然收缩,抬起头来。

    袖袍飘摇。

    鬓角两缕黑发垂落。

    伏羲双手背负,就这样踏在水神共工最强招式之上。

    淡淡道:“几千年了,枪法仍旧还是这样子。”

    “难怪不成大器。”

    水神共工面色骤变,双手握着长枪,枪身之上,无数股气劲暴起,或者盘旋,或者冲击,或者强大刚猛,或者内敛含虚,不知道多少种气劲以玄妙无比的方式配合,如同大海无量,暗劲和气息更是无穷无尽。

    但是如此巅峰的技艺。

    如此强大的招式和神通。

    竟然无法将伏羲从他的神兵枪锋之上甩飞出去!

    如此可知,伏羲对于气机的了解,也要远在水神共工之上。

    忽而无声无息,却又有空间撕裂之感。

    虚世生电。

    哪怕是浑沌虚无的世界之中,也有剑光如雷霆般劈落下来。

    堂皇正大,浩浩荡荡。

    伏羲微微侧了侧头。

    森然凌厉却又带着如玉般从容雍容的剑光斩落,却恰好擦着伏羲的鬓角,只是让扬起的黑发被斩断了些许,飘落而下,而下一刻便抬起手,两根手指白皙如玉,将这一柄剑夹在手中。

    “道门法剑,斩尽心中不平眼中不平。”

    “上斩诸神下除凶厉。”

    “可惜。”

    “道门根基便是阴阳轮转,天地万物的规则。”

    金黄色的竖瞳微转。

    虽然张若素此剑是凌空而下,却莫名生出一种被俯瞰的感觉,后背汗毛应激而起,瞳孔收缩,道门灵石‘看到’前方的宇宙虚空之中,出现了巨大无比,不可见,不可想,古老存在的庞大巨蛇。

    巨蛇缓缓睁开双瞳。

    那金色的冰冷竖瞳之中倒映着伏羲翻卷的袖袍,注视着自己。

    苍茫,古老!

    我即天地!

    我即阴阳!

    我即,大道!

    张若素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道门根基著作之中的描述——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伏羲嗓音平淡漠然:“你们的大道,因观我而起。”

    “也敢对我出剑?”

    伏羲双指夹着剑锋,忽而稍微用力。

    铮铮的剑鸣忽而凄厉。

    这柄基于道果层次和八仙传说所化的玉剑就这样在张若素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裂痕,而后,寸寸崩裂!

    一枚枚碎裂的剑身悬浮于虚空。

    伏羲背对着他们,袖袍一扫。

    刹那之间流光收摄,而后暴起,张若素不得不后退。

    若非此刻已经远离了人间所在的星域,此余波早已经影响到了人间界,就算是有其余的手段镇压住地球也没有用处,会被撕裂,会被彻底扭曲各种规则,最终被笼罩在诸多天灾之中归于崩塌。

    无支祁长啸出声,早已经化作了万丈之高的姿态。

    手中的神兵猛地朝着伏羲砸下去。

    庞大的压力,无与伦比,真实不虚的杀气,让无支祁的战斗本能爆发。

    没有丝毫的留手。

    这几乎已经是濒死搏杀之时的力量!

    却被伏羲反手握住。

    万丈之高,手中的兵器随着其变化而不断地变地巨大化,同样足以匹配如此的体型和力量,和其相比,伏羲此刻的状态简直像是一个蚂蚁站在地球最宏伟的高峰之前。

    但是现在这恢弘无比的兵器就被伏羲的右手扣住。

    “这东西是我给你的。”

    “我可以给你,也可以收回来。”

    悠然的声音里,伏羲随手握合,那巨大无比,高万丈的棍棒就被他的右手捏出了一个凹陷的痕迹,而后这痕迹就像是剧毒,像是某种可怖的毒素一样地蔓延着,只是一瞬间就密密麻麻地分布在了整个兵器之上。

    下一刻,无支祁的兵器就已经密布了铁灰色和黄褐色相交错密布的痕迹。

    如同已经经历过无数岁月之后的钢铁色泽。

    旋即化作了无数的色泽枯败的蝴蝶,在伏羲袖袍舞动之时掠过星空。

    浅灰色和黄褐色的蝴蝶飞过星空后散去。

    无支祁双手已经空空如也,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迟滞茫然。

    而一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忽然警觉到了一个很要命的东西——无论是自己是否愿意,无论是否无意之中,自己的手段里面或多或少有着来自于伏羲的那一部分。

    毕竟是天机之主。

    毕竟慷慨地分享了所有的天机卜算之术。

    正道旁门,三千世界,天机卜算之术几乎可以说是都有涉猎的。

    因为当你的敌人懂得此手段。

    若是你不懂天机卜算,不懂得屏蔽天机,那就处于必死之境地。

    故而这一种神通手段以极为可怖的速度蔓延。

    仔细想想,这种你不学就死,你学了便入我计划之中的阳谋,不正是伏羲所擅长的吗?

    刹那之间,张若素,无支祁都似乎明白了什么。

    而水神共工怒喝一声,掌中长枪似乎终于在前所未有的强敌之下,彻底地爆发出了最强,超越了自己曾经的极限,万千劲气如流水,悉归于无量大海,万法归一,方才打出了超越极限的招式。

    磅礴可怖之势,终于将伏羲震开来,从他的枪锋之上甩飞出去。

    但是下一刻,伏羲出手了,霸道无比的力量几乎是将整个空间都挤压在了一起,纯粹的空间被阴阳二气所束缚,而后进一步地将被封锁的核心目标捆缚起来,水神共工的手掌一顿,招式竟然硬生生被引导偏了。

    洪流明明磅礴无量,却恰好擦着伏羲飞去。

    汹涌水流霸道。

    其中俊雅的青年微笑着,双眸都眯起来,笑着温和:

    “不错,有点进步。”

    水流被牵引,轰然冲击在了一颗汹涌燃烧,远比人间界物理概念的大日巨大的大日星辰之上,可怖的烟气一瞬间几乎在虚空中形成了一颗更为巨大的气态星辰,当那烟气平缓下来,被巨大的旋涡安定住的时候,那一颗恒星已经熄灭了。

    而伏羲平淡踏足。

    这一颗熄灭的星辰瞬间崩解化作了阴阳二气。

    而后猛然扩散。

    这个数千倍于地球附近那一颗物理概念大日的恒星。

    以及连带着以此恒星为核心而形成的一整个星系瞬间坍塌,湮灭。

    四名道果层次的强者就在核心。

    伏羲伸出手,双瞳幽深安静地燃烧着。

    而后五指握合,手腕微微翻转,不带有丝毫感情地平淡开口:

    “神牢天劫。”

    ……

    “卧槽,疯子!”

    “这是疯子吧?!”

    “这他妈的绝对是疯子吧?!”

    这是对于伏羲的评价,公正,非常地公正而且恰当。

    如果说这个评价不是从【命运】的一个分身口中说出来的话,那么这句话就更加恰当了,这样给卫渊的感觉就像是,某个谋算了苍生,布置下层层后手的大反派突然对另一个存在脱口而出说了一句,你他娘的是大反派吧?

    你他娘这才是大反派吧?!

    既视感实在是太强了。

    此刻在千年之前,那青衫文士看着伏羲,看着背后那原初之蛇的法相真身,那一句疯子几乎是脱口而出。

    而后祂看到了,在千年之后的岁月里面。

    那俊朗却又神色漠然的神俯瞰着一切。

    忽而微微抬眸。

    金色的竖瞳像是千年万年亿万年前燃烧着的火焰,冰冷地看着自己。

    【命运】的声音戛然而止。

    “真是失礼啊。”

    冷淡的声音淡淡地在这山巅之上回荡着,慢条斯理,带着温雅。

    “本座可是正道人士。”

    !!!

    【命运】头皮发麻。

    卫渊叹了口气,风吹而过,千年前武当山上的云海翻卷,那云海散发一种金光,道人坐在青石之上,手持一根青色竹竿,竹竿之下,金色的丝线似乎被风吹动了,而微微摇晃着。

    在青衫文士和黑发道人的背后。

    身着白衣的俊朗青年神色疏离而平淡,微笑道:

    “偷窥可不是一个好的习惯啊,外甥。”

    黑发道人安然不动,也不曾转身,只是淡淡道:

    “从你这里学的。”

    !!!

    青衫文士模样的【命运】噔噔噔后退,看着这一前一后的两人,双手捂着心口,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了。

    如果他确实有这个器官的话。

    等一下,等一下,伏羲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出现了?

    这这这,这不在【命运】的安排之中啊!

    我才是命运啊!

    尽管只是本体分化出来的分身,那也是命运啊!

    你们两个尊重一下我的权能!

    卫渊手中的竹竿微微一动,嗓音平淡道:“有什么事情来找我,说吧。”

    伏羲微笑着摊手,故作讶异道:

    “我有什么要说的呢?只是听到了有谁呼喊我的名字,仅此而已。”

    黑发道人垂眸看着那云海之中,千古无双的大战,叹了口气,道:

    “若是没有什么要说的话。”

    “你也不会故意制造如此巨大的战斗声势了。”

    伏羲的笑意微微收敛了,只是安静看着卫渊的背影。

    刹那之间,山顶之上气息沉凝如渊海。

    不可言说。

    只余无尽的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