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 当年的真相,伏羲无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34
  第1270章 当年的真相,伏羲无敌

    掌握阴阳,脚踏原初,阴阳二气在这一个瞬间,几乎是将天穹大地,森罗万象全部都遮掩住了,让共工的瞳孔收缩,他发现水流正在失去操控,而张若素身躯周围托举着他的雷霆也在散去,归于阴阳两股气息。

    夫雷霆者,阴阳生发之机也!

    黑发白衣的青年负手而立,衣衫飘动。

    在此之前,此地有着森罗万象,群星流转,有着来自于大荒和人间界的通道打开之后,由不周山奠定的六虚秩序,水流奔走,雷霆纵横,万类霜天竞自由。

    刹那之后,此刻重新归于阴阳二气。

    一切的秩序都失去了其原本被赋予的规则。

    法则解构。

    于是万物失去了准则,群星不在流转光芒。

    这是浑沌,是最初和最后之间的状态。

    此地的异相将会持续到娲皇到来之前。

    伏羲从不说谎。

    但是此刻乃是一切的开始。

    而时间不过是万物变化的基准单位。

    此刻没有万物,故而时间也没有价值,没有意义,或者说这是就连时间这个概念都不曾诞生的时代。

    所以,娲皇永远不会抵达这里。

    这里是一刹,也是永恒。

    是最初,也是结束。

    是我一念之间,是尔等百劫轮回。

    玉帝掌中多出了一口呈现碧色的宝剑,周身剑气环绕,碰撞流转,有如雷霆之威,眉宇之间也有雷霆道果浮现出来,共工手持长枪,身上有五湖四海,四渎九耀所成就的甲胄。

    掌中长枪散发磅礴威势。

    浊世斗战逼迫到了死亡的极限,却也展露出了疯狂之心。

    而无支祁也已经怒极。

    四位道果,环绕诸天而立。

    伏羲抬手,眸子幽深平静注视着眼前的对手,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那么,诸位,说起来实在是有些可笑啊。”

    “我现在着实是有些许的情绪不稳,有些事情做得不对,还请诸位包涵。”

    “请努力一点。”

    “再努力一点……”

    伏羲右手微微抬起,金色双瞳里面的火焰冰冷燃烧:

    “不要让我打死了。”

    ……

    大荒之上,群星万象之中——

    天帝微微垂眸,感知到了自己的感知之中,出现了一片群星不照之处。

    在他的前面,浊世大尊平静坐在那里。

    两个人之间放着一个棋盘,是人间界的围棋,但是却并非是人间界的围棋那般简单,纵横十九道,每一道都可看到森罗万象,那是汹涌澎湃的星河,而手中握持的棋子,天圆地方。

    其中有风雨雷电,有腾龙嘶吼,日月起落。

    那是一个个世界。

    每一落子,森罗杀伐之气象就疯狂地交锋,这并非是拔剑而起,三步之内便要血落九天之上的厮杀,剑剑致命,每一步每一步都可以看出其中的凶险,但是其暗中涌动着的危机和大恐怖,却也丝毫不逊色于那等厮杀。

    只是此刻名为下棋对弈,实则气机交锋厮杀牵制的两位清浊顶尖存在却是气息微微一滞,都同一时间看向了某个方向,那正是在法则编织出的巨大网络上的人间界的方向——

    清气之世和浊世之世彼此对应。

    无数的法则,或者说原本的世界就存在的部分,或者说是一位位强者证道道果之后,令世界基础变得更加丰厚扎实之后延伸出来的那部分,编织交错在了一起,以赋予万物属性状态。

    令火焰可释放热量,让水可流动,也可穿石。

    而此刻,这个巨大的,笼罩诸天万界的‘网’,出现了一片‘无’的状态。这‘无’的状态还在不断地蔓延着,像是解构万物的法则。

    浊世大尊的动作顿了顿。

    诧异!

    诧异之余甚至于还有几份惊愕和不可思议。

    因为这一片‘无’,甚至于开始反向吞噬干扰浊世的法则,在观测当中,祂可以感知得到,连靠近那一片区域的浊世都开始崩塌,湮灭,隐隐有着无数的法则线彼此纠缠,碰撞在一起而后化作虚无的感觉。

    他看着前面下棋的天帝,忽而微笑道:“你不去阻止吗?”

    “阻止什么?”

    帝俊手指平静摩挲着一枚棋子。

    棋子里面的星辰之核还在熊熊燃烧着,只是散发在外的部分,就是足以让人间界用上几千年的恐怖能量,但是在这个地方,在天帝的手里,那只是一枚棋子而已。

    棋子落盘叮当响。

    已是人间几度秋。

    浊世大尊言简意赅道:

    “伏羲在发疯。”

    帝俊淡淡道:“娲皇在,疯不了。”

    天帝落子,不带丝毫烟火气。

    而实际上是星辰坠落沟壑,引得浊世地火腾起,浩瀚磅礴,倒影在了帝俊的眼底,没有起来一丝的波澜,淡淡道:

    “祂之前做得太过了,怒极之时,打崩龙虎山,不顾娲皇的阻止将清浊斗战全部都打得重创,若是就此收手的话,恐怕会让娲皇生气责怪,但是如果伏羲愤怒到了发狂的程度,要毁灭一切,最后又在关键时刻收手,娲皇反而还要担心祂,而非责怪。”

    “那毕竟是她的兄长,是护她念她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血亲。”

    “伏羲很清楚人性,很清楚如何拿捏自己的妹妹。”

    “只是往日里不这样做而已。”

    “当然,顺便发泄自己的愤怒,算一算过去的账,也是一个目的。”

    “或者说,同样重要的目的。”

    帝俊的声音平淡无波,似乎丝毫没有对伏羲的行为感觉意外。

    浊世大尊不置可否,道:“或许如此,但是若是你猜错了呢?”

    “伏羲当真是想要这么做。”

    帝俊淡淡道:“猜错了?”

    “人世间自有元始天尊镇压,昆仑为陆吾,而大荒为我。”

    “你猜天尊此刻在哪里?”

    他的意思很明显,天帝自然是要庇护在清世之上,而后牵制住浊世大尊这个半步超脱者,浊世大尊垂眸,心中道一句我猜他现在被困在了阴阳大劫之中,不可出,不可想,不可插手人世。

    却未曾开口说,只是抬起手,手指捻起在浊世掌控和笼罩之下的一枚棋子,天圆地方,内有方圆世界,而后朝着前面推进,淡淡道:

    “如此强者,我还以为,你会迫不及待想要和他交锋呢。”

    “未曾想到,在下在天帝的眼中,竟然比起原初阴阳状态的伏羲都要来得有分量,倒是颇为讶异。”

    帝俊嗓音平淡自然,道:“你为何觉得,我没有和他交过手?”

    浊世大尊挑了挑眉。

    他自然知道帝俊的过去。

    或者说,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清世天帝,曾经和一切强敌战斗。

    所向无敌,堪称不败。

    甚至于在切磋这个范畴里面击溃了强悍无比的不周山,唯独的一次失败是落败于,伏羲和娲皇的联手,也因为伏羲这家伙不要脸皮,连说好的一对一切磋,都拉着了自己的妹子一块儿上,故而这一次败绩完全没有影响到帝俊的威名,反而还让天帝之威更上了一个层次——

    堂堂天机之主,竟然需要拉着同为道果层次的娲皇。

    才有胆量和天帝交锋。

    足可从侧面见到天帝的实力。

    而伏羲虽然说是胜利了,却又被强者们暗暗地瞧不起。

    虽然说大家不是伏羲的对手,却也都有着属于强者的尊严,哪怕是和强大者交锋,也不肯折了心境,不肯示弱,更是不屑于用出如此阴损招式。

    都在暗地里说道,果然不愧是那位天机之主,只是知道暗中卜算,以求胜负,果然是人品低劣的渣滓啊。

    是也,是也。

    确实是如此啊。

    只是此刻,浊世大尊想到当年那一件事情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漏洞,一个当年心境有损时的自己无法察觉到的真相,而这个,当年未曾察觉到的漏洞,却是此刻难以忽略的巨大威胁,展露出了某种恐怖的獠牙。

    浊世大尊骤变:“不对!!!”

    天帝嘴角微微勾起。

    哪怕只是微笑的弧度,也让这位清世的最强者脸上多出了一丝丝嘲弄的味道,语气平淡道:“那可是伏羲啊。”

    “我当时已经击败了不周山,击溃了水神共工。”

    “和我交锋的人,也难以全身而退。”

    “在和我决战的时候,那个伏羲,怎么可能会让女娲也上场厮杀呢?”

    浊世大尊的瞳孔剧烈收缩。

    而天帝端起一杯茶,淡淡道:“他会做的事情很简单。”

    “只是你们都不愿意相信而已。”

    “只不过是一位兄长希望自己的妹妹亲眼看到自己强悍无敌之姿,而后感觉到开心,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