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8章 真假无支祁:焯!伏羲!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230
  第1268章 真假无支祁:焯!伏羲!

    无支祁和浊世斗战,棍棒相交,你来我往,打得汹涌澎湃,根本分不出个上下来,反倒是棍棒的每一次交锋,都引发极为剧烈的元气震荡和冲击,震散了雷霆和云雾,让周围的大地都出现了一次又一次的震颤。

    若非是娲皇施法定住地面。

    人间界早已经被这两名道果的疯狂交锋而引发的诸多灾难,风暴,雷霆,海啸和地震所摧毁了,但是纵然有娲皇在维持秩序,继续这样的话,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张若素神色几度变化,忽而道:“谁是无支祁!”

    两只猴子掌中兵器碰撞,齐齐应下。

    “老子在这儿!”

    “你要说什么?!”

    声音震荡,几乎如同神通。

    只是单纯的开口,就让元气沸腾,雷霆崩散。

    似乎是缘由于无支祁的秉性,觉得谁嗓门大谁有道理。

    这两只猴子一个比一个的嗓子大。

    就连张若素都觉得头痛,耳朵都嗡嗡的,导致气血上涌,差一点就眼前一黑。

    一只猴子还凑活。

    两只猴子实在是太聒噪了一点。

    聒噪,太聒噪了。

    张若素吐出一口气来,道:

    “我有法子,水君。”

    “先停手,先停手。”

    旁边尝试以自身神通和法则来辨别眼前无支祁的水神共工讶异,这才第一次真正看向旁边那个,靠着吞噬清浊雷霆道果的核心,才勉强展现出了道果之威的人族。

    自己都没有办法,哪怕是和无支祁有过数万年交情的他都认不出来。

    难道说,当代人族已经强大到如此程度?

    就连这样的情况都有可以处理的方法吗?还是说,是眼前这个道士别有手段,并非是寻常的,逼近道果层次的修士那么简单吗?

    无支祁和浊世斗战齐齐地罢手了,而后后退分开距离,仍旧是眼底杀气纵横,手持棍棒,处于一种既不至于立刻打起来,又气机彼此牵制彼此纠缠的距离,然后左边那个道:“张老头,你有什么手段,快些使出来罢!”

    右边这个手中棍棒微微抬起,也是叫道:“是啊,张老头,有什么手段,快些使出来,让这个假货,原形毕露!”

    “你才是假货!”

    “你是!”

    才不过几句话,两只猴子就已经齐齐大怒起来,彼此互骂,恨不得当场提起棍棒,再来一次彼此的厮杀,只是周围水流涌动,水神共工出手,强行将这两只猴子拉开来。

    无支祁毕竟和共工是积年好友,不可能因为拉架的事情对共工大打出手。

    在共工的注视下,张若素自信上前。

    看着那两个果然停手的猴子。

    他伸出手放到了道袍里面,如同蓄势待发,即将拔出宝剑的剑客,而后刷一下拿出了一个手机,朗声道:“来来来,水君,把你的手机掏出来,让我看看!”

    无支祁大笑道:“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另一只猴子也是放声大笑:“假货,看你如何!”

    而后齐齐伸出手一掏,几乎是同时拿出来了两台手机。

    彼此脸上的笑意凝固,而后震怒大骂。

    “你是何等居心?!”

    “你又是哪儿来的法宝?!”

    张若素脸上的笑意凝固。

    沉思之后,把手机一抛。

    然后左手伸到袖口里面,拿出了一瓶上好的陈酿老酒,开坛之后,酒香醇厚,极为诱人,右边则是掏出了另外一瓶肥宅快乐水,隐隐能够闻得到甜腻的味道。

    而后双手托举而起,道:“哪边儿是好酒?”

    “你是在戏弄我吗?”

    “当然是这边!”

    两尊无支祁齐齐大怒,然后手指一起抬起,指向一侧,正是快乐水。

    张若素呆滞住。

    啊这?

    这这这这这……

    这不对吧?

    卧槽你个假的浊世道果哪儿来的手机?你个假的浊世道果哪儿分辨得出来无支祁眼中的绝世美酒其实是人世间的快乐水的?

    这不该啊。

    甚至于是到了之后,张若素要求两个无支祁登录一下游戏的帐号密码。

    两只无支祁异口同声地说出了正确的帐号和密码。

    一点差距都没有。

    最后两只无支祁和张若素大眼瞪小眼,陷入沉默之中。

    【千载之前,云海之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有趣有趣,实在是有趣啊。”

    做青衫文士打扮的【命运】放声大笑,捧着腹部笑得跌倒在地,笑得猖狂不已,那边黑发道人盘坐于青石之上,神色平淡,仍旧以竹竿垂钓云海之上,嗓音平淡道:“是你做的?”

    【命运】擦了擦眼角狂笑出来的眼泪,抬了抬手后道:

    “怎么能够说是我做的呢?”

    “这明明是是浊世大尊说的啊。”

    青衫文士伸出手拍着节拍,朗声道:

    “二心搅乱大乾坤,一体难修真寂灭。”

    “既然是一体,自然在靠近过来的时候,心神合一,表层的意识一动便可以知道,如此才算得上是一体啊,哈哈哈。”

    黑发道人似乎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感觉到心中有什么波澜。

    仍旧端坐于青石台上,垂钓万千,淡淡道:

    “你的权能可以对道果层次的人出手?”

    青衫文士懒洋洋道:“自然可以。”

    “就算是你掌握的因果同样可以对同境界的人产生效果一样,我自然也是如此,只是根据对手实力不同,掌握的权能不同,【命运】的判词所能够赋予的加持和影响也是各不相同的。”

    “比方说天帝,我也可以对他施加影响。”

    “但是或许我要倾尽全力赋予他各种各样的正面加持之后,才有可能让他稍微受到些负面的影响。”

    “啊?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

    “当然是我已经这么做过了啊。”

    青衫文士嘴角带着一丝丝笑意,摊了摊手,无可奈何道:

    “那你以为,为什么通过星空可以部分层次地推演出命运来?”

    黑发道人想到了被打成渣子养成灰的浊世天帝。

    突然明白过来。

    或许,宇宙星空当中被打成渣子扬了的清浊两皆强者并不只是一个。

    所以说,天帝坐在了群星万象之上。

    在清世众生看来,那是玄妙万方,那是星空般地悠远,浩瀚,但是在浊世的强者眼里,那是砍了自己十八条街的猛男坐在强者尸体堆成的血肉之山上面,双手十指交叉抵着下巴,漠然冰冷地盯着自己这边看。

    再看就把你也砍了。

    画风一瞬间充满了无敌强者的气息。

    黑发道人想一想浊世强者们看向天帝的感觉,就觉得天帝的威慑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一些,而【命运】摊了摊手,笑着道:“我能够感觉得到,释迦摩尼已经到了龙虎山下面。”

    “只不过因为龙虎山坍塌,周围的元气也太过于浓郁,如同铁壁。”

    “所以一时之间无法爬上山去而已。”

    “但是很快他就会抵达了。”

    “那么,亲爱的元始天尊,你说这个浊世的斗战会死于【伏羲】之手,请问你口中的【伏羲】,现在又在哪里?”

    黑发道人神色平淡,道:“很快了。”

    “但是,【命运】,一个忠告,不要随意提起伏羲的名字。”

    “否则的话,他可能会随时出现。”

    “比方说,现在。”

    【命运】正要大笑,忽而听得了蛇吐舌的声音。

    后脊骨一凉。

    瞳孔收缩,下意识回过头去,却看到是一条巨大如同游龙般的巨蛇缓缓游动到了卫渊的身边,吐息的声音像是在嗤嗤地笑着,【命运】神色不变,只是脸色却有些发白,没有了刚刚那么嚣张的模样。

    显而易见——

    他相信‘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背后然后微笑着看着自己,还很礼貌地拍拍自己肩膀’这种事情,伏羲是完完全全做得出来的。

    什么都好,又讲礼貌又客气,就是有点费心脏。

    黑发道人微笑着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尊敬的命运,请你不要害怕。”

    【命运】:“……”

    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命运道:

    “我倒是要看看,你口中所谓的伏……那个谁,如何出现,如何出手。”

    黑发道人笑了下:“那就看吧。”

    ……

    在掏出手机,登录帐号,以及辨认美酒这些操作无效之后。

    张若素苦思冥想,选择了联机打游戏辨认无支祁。

    水神共工道:“如何,可能辨认出来了?”

    而最终,看到自己的帐号上【尽力局——SVIP】的画面。

    玉皇大帝张若素手掌颤抖,仰天长啸。

    “一个的战绩是3-57-1。”

    “一个是1-63-5。”

    “你们两位实在是卧龙凤雏,我万万没有想到,贫道自己打游戏竟然还能够打成最佳的一天,是我道行太低了,水神,我实在是分不出,分不出啊!”

    “打得这么臭的有一个就足够了,万万没有想到连浊世的无支祁打得还这么臭!”

    无支祁大怒。

    然后即便是如此的震怒之中,也没有去将手中的手机捏碎捏爆。

    而是将其收入袖里乾坤之中,方才抽出兵器,彼此对视,大怒道:

    “也就是说还是没有办法是吗?”

    “好好好!”

    “那就还是手底下见真章!打死他便是!”

    眼看两只无支祁又要厮杀起来,水神共工忽而道:“人间界没有大荒那么坚固,你们两个再继续下去,人间界或许都要崩塌掉,就算是有娲皇维系住如此,无支祁是淮水祸君,淮水是四渎之一,你们谁能操控四渎,谁便是无支祁了。”

    左边的无支祁道:“这有何难?!”

    右边的无支祁同样对这个表示同意,颔首道:“你便看好!”

    两尊‘淮水祸君’齐齐腾空而起,而后伸出手来,长啸出声,四渎淮水竟然应声而动,轰隆隆地咆哮而起,仿佛腾空嘶吼,无数的水族生灵震撼不已,从水中翻落出来,落在地上,化作了半人之形,仓惶震恐。

    那边无支祁皱眉道:“尔等勿要慌乱,今日有个孽障胆敢化作我的模样,在这里做怪,只是要借淮水来证明身份,片刻之后,就给你们还回去了,让你们重新生活。”

    这些因为灵气浓度上升,回归到了神代年间而通灵的水族们感知到了那种血脉神魂上的压迫,连连点头,纳头便拜,口称大圣。

    可是抬起头就看到那边儿也是个无支祁,淮水大圣。

    “我正要施法操控淮水,尔等退后!退后!”

    “勿要被这孽障害了性命,勿要说我不曾提醒过你们!”

    水族们面容呆滞茫然。

    抬起头,左边是个大圣,右边儿还是个大圣,生得一般模样,都是身材高大,身披甲胄,眉宇张狂,眼底升腾起两簇金色火光,手中又握着一般无二都无比沉重的兵器,施展神通,数千里汹涌不绝的淮水竟然硬生生被扯成了两股。

    盘旋着的水流汹涌澎湃,如两条水龙,遮天蔽日般地落入了无支祁手中,而后化作了两根澄澈透明的长棍,其中有一道道乱流奔涌流转的洪流,展现本相,展现威风。

    无支祁大怒:“好猴头!”

    手中的淮水水棍一甩,朝着前面横砸过去。

    对面的‘无支祁’也是丝毫不显弱势,冷笑几声,手中淮水水棍狠辣朝着前面轰击而去,淮水划分两道,每次碰撞的声势简直如同奔雷一般霸道,气焰恢弘,令人心中惊惧不已。

    此刻在河岸边儿,河道里面呆滞的水族们,就只是呆滞地看着。

    一会儿看左边儿,一会儿看右边。

    自己的家国被人拎起来当做兵器。

    还彼此互相地砸着,眼睁睁看着余波汹涌,水流乱转,自己的国家之域简直是要碎裂,湮灭,被巨大的力量蒸腾成了雾气,似乎是实在是没能想到如此的画面,一众水族呆滞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终于回过神来。

    连滚带爬跪下来哭嚎起来道:“大圣,大圣爷爷!”

    “两位大圣爷爷!”

    “还请高抬贵手,高抬贵手啊,您二位在这里施展大神通斗法,我们的家园都要变成粉碎,我们的老宅显化其中,用法术遮掩住了模样,此刻都被您二位的力量给震碎了,再打下去,我们就要无家可归了啊!”

    两尊无支祁这才停下手来。

    水神共工皱着眉头,看着眼前风云激荡,两尊无支祁各自屹立于一座山峰的峰头之上,彼此对视,气焰极盛,丝毫不示弱的模样,自语道:“……糟糕,当年无支祁就是强行靠着力量去征服了淮水,根本无所谓掌控。”

    “现在他们两个的气息彻底一样。”

    “就连淮水水系这天地自然之物都无法分辨了吗?”

    “这样的话,就连我也没有办法了。”

    张若素看着那边混在一起,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谁,不知道谁真谁假的两尊无支祁,苦笑不已,道:“那这还有什么办法?”

    水神共工沉默,道:“烛照九幽之龙,烛九阴。”

    “呵气为云,呼气为雨,睁眼为昼,闭目幽冥,神通广大,应该可以看得出来谁真谁假,但是方才听说,无支祁打伤了青衫龙女献,惹得烛九阴都震怒,现在找过去,不知道会不会打上一架。”

    无支祁道:“无妨!”

    “哼,那是这个假货做的事情,烛九阴就算是再怎么小气记仇。”

    “也不可能不分辨真相!”

    “倒不如说,正是因为这一招儿,才能够让他真正出力!”

    而这个时候,在那南海之地,烛照九幽之龙平淡注视着那边的白泽。

    后者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

    烛九阴似乎有所感应,看着白泽淡淡道:“一会儿或许会有两个无支祁打过来,我虽然可以推断出之前那个打伤了献的是假货,但是若是两个一齐齐地打将过来,我也没有办法分出谁真谁假。”

    “不只是我,恐怕帝俊,不周山都无法分辨出这种程度上的气息相似。”

    “这并非是实力高低的问题,而是气息相同外貌相同力量相同的问题。”

    “要你分辨的话,你可能够分辨得出来?”

    白泽:“……”

    眼观鼻鼻观心,面不改色。

    白泽一动不动。

    烛九阴注视着他。

    白泽嘴角抽了抽,道:“……我,我能看得出来,但是我敢说吗?”

    “那只假的或许打不过无支祁。”

    “但是赶上前来,一棍子把我打死也是随手的事情好吧?”

    “你们都未必能够拦得住他啊,一个月几十包泡面火腿卤蛋薯片快乐水的工资,我玩什么命啊我。”

    烛九阴微微颔首:“如此的话,是可以认得出来了?”

    白泽脸色一僵:

    “???”

    “卧槽?!”

    “卧槽你听人话啊!”

    而在人间界,那边的共工却又说出了天帝,不周山这两位有可能实力足够能够认出真假无支祁的存在,两尊无支祁互相打斗,喝骂,挑衅道:“那就一并杀去南海,去找烛九阴,天帝,不周山问个明白!”

    “好!到时候你显露出真身,我必然一棍子打死你!”

    “哼!是我一棍子打死你!”

    而就在这个时候,残垣断壁之上,一张小脸灰扑扑的打工仔释迦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息,然后伸出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着不远处的强者们,眼底灿烂如星辰,大声道:“我,呼呼……我。”

    “我有办法分辨出来。”

    平静清冷的声音说出来。

    少年释迦的神色凝固住。

    “???”

    他想说的话,竟然被人抢先了?

    缓缓抬起头,看到虚空中一尊身穿白衣,气质清冷的俊美青年缓步踏出,袖袍拂动,而少年释迦还要开口说自己能认出来,忽而天穹上的俊美青年平淡看了他一眼。

    释迦的声音一下就哽在喉咙里面。

    这个人,好可怕,好可怕……

    不可以惹到他。

    强大的本能预感让少年释迦朝着后面缩了缩,努力地把自己的身体藏匿起来,藏得更加严实,更加严实,口里面低声呢喃:“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众人看过去。

    “伏羲?!!!”

    伏羲微笑着道:“是,吾乃是天机之主,执掌洞察,自然也可以分辨出来,到底谁真谁假,纵然是困难,也是自有妙计的,来,无支祁,你们两个过来,到我身边来,让我好好看看你们。”

    两尊无支祁不甘示弱,各自施展法门,并肩出现在了伏羲面前。

    “他,他是假的!”

    “你才是假的!”

    “我是真的!”

    “我是真的啊!”

    两只猴子愤怒地对峙,各自站在了一侧,恨不得当场挥舞兵器,打杀了对面,众人此刻去看,果然是气息相同,面容更是一模一样,就仿佛是一只猴子分出来的两个身影一般。

    共工怀疑即便是天帝都分不出来谁真谁家,伏羲真的能知道吗?

    伏羲从容不迫,抚掌微笑道:“我有一妙法,且附耳过来。”

    两个无支祁过来。

    俊朗青年端详了片刻,感慨道:“果然不好分辨,那就只剩下最后的法门了,你们两个,且小心,我来仔细看看你们的区别在哪里,放心,放心,不用担心。”

    “便是事有不成,我也有其余法门。”

    而后伸出手,轻柔地按在了两个无支祁的头顶,似乎抚摸,似乎是在询问,就好像是在施展什么神通一样,而下一刻,伏羲的面容瞬间狰狞,手掌瞬间施展磅礴无比的力量。

    轰!!!

    两只猴子的脑壳儿直接被他齐齐按在大地里面,剩下一半龙虎山都轰然崩塌,伏羲的面容狰狞疯狂,眼底黄金光焰恣意张狂,比起两只大圣都要疯狂霸道,放声狂笑:

    “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