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你惊扰了伏羲!!!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05
  第1266章 你惊扰了伏羲!!!

    道果本身是极致升华之后的强大存在。

    他们所走出的大道将会化作世界的基石,故而当他们陨落的时候,也会导致这一部分世界的基石有所反应,继而牵引整个世界的元气乱流,形成天血雨,鬼神哭的诸多变化。

    道果陨,天地悲。

    这是直接覆盖诸天万界的秩序变动。

    人间界是因为张若素的雷霆奔走,直接覆盖了整个地球,导致了道果陨落的异相硬生生被张若素此刻道果层次的暴走给压制了下来,但是在其他世界里面,却是没有这些奔走的雷霆。

    大荒——

    卫元君安然端坐在一处石桌之前。

    她的兵器在卫渊离开人间界的时候交给他使用了。

    此刻手中握着的是重新打造的一把枪,整体风格具备有人间界现代锻造工艺,以及超凡科技的最新技术共同打造而成,虽然说无支祁和共工方才前往人间界去解决浊世斗战的事情。

    那些有亲朋好友死于‘无支祁’手中的诸神都还是心中怨愤难平。

    手持兵器,伫立于周围,眼底愤恨注视着那安然坐在那里饮茶的少女,恨不得当场发作,向这少女复仇,但是石桌旁边另外两位,却让他们不得不按捺下来自己心底的怒意。

    卫元君前面一侧是闭着双眸,气质清俊的噎鸣。

    另一个是身穿金色华服,气质威严俊朗的金乌。

    两个人的气息都很压抑沉重。

    一个是大荒的辅君,一个是照耀诸天万界留下烙印的大日。

    不过眼前的卫元君却是从容不迫,似乎完全没有被这两个人的冷脸吓到。

    只是敲了敲杯盏,声音悦耳道:“大荒就只是用这些粗茶来待客吗?”

    “日月所处之山上,沐浴日月流光而生,千年生,千年长,再有三千年才可以成的茶为何不上来呢?东海之畔,建木之上生长的果实,入口甘美,可清神魂,用这样的果实为主料做出来的点心至少有三大类十七种,至少也要上几类过过口不是吗?”

    噎鸣微微讶异。

    眼前这少女似乎很懂得饮食。

    而且不知道为何,似乎对于大荒之内的诸多玄奇食材非常地门儿清。

    那茶只有在噎鸣所居住的地方,才会因为岁月权能的影响滋生出来,这个还好,而建木已经被人族那一代疯皇颛顼砍掉了,上面的果实可以说是吃一个少一个,可是难得的珍品。

    连山海经里面都没有记载。

    怎么这看上去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会这么清楚的?

    金乌皱眉。

    这种隐隐有点过于自来熟的感觉让他有种熟悉却又抵抗的感觉。

    只是闭着眼睛不去搭话。

    噎鸣微微垂眸,看了一眼周围的神将们,道:“现在还没有能够彻底地洗刷姑娘和大圣的嫌疑,故而没有办法满足姑娘的要求,等到了事情解决的时候,我自然会将茶送到姑娘的府上,至于建木之实,却是难得的宝物。”

    卫元君微微抬眸。

    忽而看向天穹,大声道:

    “天帝,难得来一次的客人,不用这样小气的吧?”

    “连一点点心都舍不得给我吗?”

    噎鸣声音一滞,隐隐有点哭笑不得,帝俊虽然永远地凌于苍穹之上,是为群星万象,但是帝俊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抵御浊世的全面入侵,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这些事情上,而清世之中的诸多事情并不在他的视线范围。

    哪怕是被帝俊所创造出来的那些神灵,想要朝着天帝祈祷。

    都需要种种复杂的仪式规则。

    或者说对于大部分大荒的神灵来说,帝俊只是存在却又只听说过其名的传说而已。

    周围那些诸神更是忍不住带着怒意地嗤笑着眼前这个持枪少女的不自量力和自以为是,只是下一刻,忽而有平淡的声音响起:“……可。”

    诸多神将的笑声戛然而止。

    看到星光编织流转落下,而后曾经看守过禹王的老者送来了一个食盒,里面果然是以【建木之实】做出来的点心,还有一壶岁月冲刷而出的神茶,卫元君微微一笑,眼底流光闪了下。

    果然,帝俊是记得她的。

    哪怕她所认识的天帝并非是这个时间段和时间线的天帝。

    但是诸天帝为唯一。

    诸天万界无数岁月仿佛一条条河流,也可以说是平行世界,是无数的可能性,或者说人间界某些游戏里面所谓的特异点,异闻带,这些可能性会并行不悖,互不干扰,但是这些河流都会无形之中收束经过同一个节点,天帝。

    过去未来现在,无穷世界诸多可能性。

    但是天帝唯一。

    卫元君心里面更加安心下来,伸出手指拿起一枚点心放在嘴巴里面,而就在噎鸣看着眼前这个少女,眼底惊疑不定的时候,卫元君的动作微微一顿,眸子收缩,下意识抬眸。

    在她印象和记忆里面不会出现的事情再度出现了。

    大荒之上,那些诸多神将们为了复仇而来,手持神兵,驾驭了风暴,云雾和雷霆,遮掩在天穹之上,但是他们的力量层次,终究是没有办法和此刻暴走的张若素相提并论的,故而那道果陨落的异相还是显露出来。

    血色的雨水泼洒而下,引得了诸多神将心神震动不已。

    “这是!!!”

    “天血雨,法则动。”

    “是有道果境界陨落了!”

    “怎么可能,又陨落了一尊道果?是浊世的还是我清世的,难道说是刚刚走了的无支祁和共工之一吗?”

    “不可能!”

    “就算是无支祁实力不显,共工可是远古大神!”

    “祂怎么可能会陨落?”

    “想来或许是因为他们两人联手出招,那个浊世的斗战道果也陨落了?”

    这一场意外的大雨,导致先前还是彼此颇为同仇敌忾,结成阵法围杀的诸多神将一时间都心中慌乱,心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疑惑,金乌屈指敲了敲石桌,一簇一簇金红色的火焰升腾,将那道果陨落带来的血雨焚烧。

    卫元君眸子抬起,看着周围,心中迟疑不已:

    “这是……秩序。”

    “是陆吾?不,不可能是他。”

    “那就是……”

    天穹之上,群星万象之前,帝俊平淡看着前面的浊世大尊。

    两人同时感觉到了那一缕波动。

    浊世秩序的陨落。

    众生因为顶尖道果层次陨落的波动而仓皇失措,心中震撼,恐惧,而道果层次却已经隐隐有所感知,顶尖强者则是瞬间就明白了陨落的到底是谁,因而思索此人之死带来的影响,以及其为何陨落。

    南海——

    生死轮转之地。

    烛九阴站在此处,一身朴素灰袍,负手而立,抬眸看着天空之中的血雨,青衫龙女并不在这里,献先前被‘无支祁’击伤,烛九阴故意发作动怒,强行将献带到了九幽。

    至于青衫龙女被送到九幽之后,这个生死轮转之地由谁负责。

    那自然是全知全能的白泽。

    烛九阴要让献回去九幽之国。

    而生死轮回之地又需要镇守之人。

    更重要的是,武侯需要保证涂山婚礼的稳定。

    故而一拍两合,白泽来南海,其实是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武侯和烛九阴之间,一场默契的交换,就算是没有浊世斗战的动手,烛九阴也会想办法将她带回去,而此地则是交给全知的白泽执掌。

    献在九幽无法前往涂山的婚礼,这也是诸葛武侯和烛九阴共同的希望。

    此刻烛九阴抬眸,伸出手接住了一枚血色雨滴:“这是……”

    “浊世的秩序。”

    所有人都觉得陨落的是浊世秩序。

    但是烛九阴却知道。

    浊世秩序早在之前,刚刚踏入清世大荒,从司幽神国走出来之后,就已经被伏羲斩杀,连其手中的玄黑浊世旗都已经被剥夺,顺便送到被困在了阴阳大劫之中的卫渊手中。

    当时伏羲杀死了浊世秩序,留下了后手,以其自身的天机道果封锁了浊世秩序陨落引发的天地异变,哪怕是烛九阴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会什么时候爆发,天机封印会什么时候解除。

    但是,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解开。

    是意外?

    还是故意的?

    伏羲,你究竟是要做什么?

    ……

    浊世·某处地方。

    轰!!!

    一位儒雅温和的文士跪在地上,嘴角鲜血流出,咬紧牙关,不甘心地抵御道:“为何,我并不参与清浊的大变,不参与浊世大尊的手段,你为何要出手?”

    他的手掌无力地搭着另外一只手。

    这一只手洞穿了他的心脏,缓缓抽出,手中有两股阴阳之气流转变化。

    道果·阴阳。

    “哪怕是阴阳在清浊之前,但是因为清世存在着阴阳的道果,浊世也滋生出来,只能够说,天下的秩序,万物的规则,实在是玄妙地无与伦比,哪怕是我等却也没有办法说自己看清了一切。”

    “妙哉,大道。”

    “使我心神沉醉不可自醒。”

    “玄哉,大道。”

    “令我口不能言其中关窍。”

    说话的是清俊的青年,眉宇温和,口中吟诵着古老的文字,只是一只手洞穿前面胸膛心口,让这说出的话有些令人惊悸。

    那儒雅男子挣扎不能,不甘道:“伏羲,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

    “无冤无仇?”

    伏羲淡淡自语,而后笑道:“数千年前,你不就是已经混在了浊世大尊的麾下,打算找机会对我出手,想要夺取我的道果,以全你自己的道路吗?”

    文士心中一惊:“你,你知道?”

    伏羲微笑道:“是啊,不过你实在是太谨慎了,谨慎得让我觉得有些无聊,我见到你之后,索性故意让自己重伤,然后又在万法终末之地等了几千年。”

    “这样你才慢慢地敢冒头……”

    “实在是谨慎地让吾厌恶啊。”

    文士只觉得自己的生机,灵性,全部都汇聚在一起,伴随着伏羲的动作而被抽离,却仍旧不敢置信,道:“你,数千年前你不是癫狂到了不顾一切杀入浊世吗?你怎么可能认得出我,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局?”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

    “你难道不愤怒吗?”

    “你不应该愤怒得失去理智吗?”

    伏羲一直等到他发泄完,才温和地回答道:“我当然愤怒。”

    “但是愤怒却无法彻底地从那个时代里面拯救阿娲。”

    “若是我自己癫狂愤怒到了失去理智,癫狂到了自陷于死亡,而无法将阿娲从那许多的职责和愤怒里面拯救出来,那我自己绝对不可能原谅如此的我啊,这太失态了,太愚蠢了。”

    “根本不配作为阿娲的兄长!”

    “真正的兄长,应是痛定思痛,希望能够彻底改变历史,扭转过去。”

    “以及将未来一切有可能威胁到阿娲的威胁全部剪除。”

    “而这,需要我足够强大,需要有威胁的势力里面,再没有有资格对阿娲出手的存在,不是力量,而是心,至于如何才能够做到让吾满意的程度,自然只有一个结局——”

    俊美而气质温和的青年左手背负身后,右手微微用力。

    浊世的阴阳道果,顶尖的强者因为无与伦比的剧痛缓缓跪在他的面前。

    伏羲平淡地说出了那句话:

    “一切诸道果皆死尽!”

    浊世的阴阳,那个看上去儒雅的文士面色骤变,惊怒道:

    “浊世大尊已经踏出了超脱的第一步,你杀死我,天地会大变,他就会知道,你也跑不掉!你跑不掉!”

    伏羲温和笑着安慰道:

    “是啊,所以我在之前已经杀死了一个浊世的道果,叫做秩序。”

    “我算好了时间,你死的时候,他死亡的异相也该彰显出来了。”

    “我以他的死,掩盖你的死。”

    “这样的话,你就算是死去了,黄泉路上有人作伴,应该也别无所求了啊。”

    !!!

    那文士面色骤变,看着那微笑着的青年,心中浮现出大恐怖。

    伏羲淡淡道:

    “是大道之争啊,你的道果也该是属于我的。”

    “哪怕是没有之前的仇恨,也是要杀死你的。”

    “如此才可以彻底解决阴阳的劫难,彻底让阿娲能够远离这些职责。”

    “所以你说,我怎么能够让你活呢?”

    浊世的阴阳再也说不出话来,他看着眼前那个温文尔雅,言辞平和却又冷锐冰冷的男子,仿佛一切都变得缓慢,岁月在这个时候彻底展开,过去的一切仿佛都被他把握在了手中,神色淡漠,高高在上,俯瞰一切。

    与其说是天机,不若说这正是命运般的操控。

    那一双黄金竖瞳仍旧如当年那样冰冷俯瞰一切。

    祂心中自嘲。

    还有什么,能够让眼前这冷淡的存在动容吗?

    嬉笑怒骂,都不过只是操控的手段啊。

    祂自始至终都是当年那样冰冷从容的存在。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清脆的声音,伴随道果的抽离,浊世阴阳周围,为了躲避伏羲和清浊道果的强者而布下来的巨大阴阳级别法阵缓缓地散去了,此阵,不入天机,不涉因果,众生难入,镇压四万三千劫而不动不灭。

    却终究因为核心的破碎而散去了。

    此刻,积累了一炷香左右的因果,天机,信息如同海洋一般地涌动过来,被伏羲从容接收。

    旋即,伏羲脸上的平和凝固了。

    浊世的阴阳看到那张俊美脸庞像是冻结了。

    真不知道为何。

    忽而有一种宁静的感觉。

    风停了下来,血都不再流淌,法则静止,时间停歇,连心脏都越来越缓慢,越来越缓慢。

    安宁。

    压抑。

    与恐怖!

    恐怖终于爆发!

    刹那之间,浊世阴阳只感觉到一股疯狂霸道到了极致的气息直接将自己碾碎!从血肉到魂魄再到存在过的痕迹全部被砸碎劈碎碾碎焚烧毁灭一万遍三万遍亿万遍无数遍!

    而祂最后残留的一缕意识看到了那平淡冷静,操控一切的神灵瞬间变得狰狞而疯狂,发出了一声凄厉癫狂到了让众生魂魄都撕裂的恐怖哀嚎和咆哮。

    整个浊世都猛烈地卷动。

    直上九霄,群星撼落!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