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5章 伏羲‘破关’!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37
  第1265章 伏羲‘破关’!

    阴阳二气的流转变化,驱动着周围整个世界规则的重塑。

    那一道声音的主人似乎惊愕,被这法则变化地不得不显现出身来。

    【命运】现身出来是一名儒雅风流的男子,此刻环顾周围,看到了流转不定的阴阳万象,而阴阳万象却又被前面道人单手按住的一柄剑镇住,只要对面的元始天尊微微抬一抬手。

    那就是森罗万象齐齐涌动,都要化作剑气将他杀死的浩大气象。

    【命运】却是丝毫不惧怕,笑了一声,道:

    “我来这里,当然是善缘了。”

    “这句话你是不是已经听得腻了啊?不知道有几个‘我’这样和你说过。”

    黑发道人客气道:“五。”

    【命运】手中的折扇合起来,拍在自己的手掌上,摇了摇头,道:

    “元始天尊的记性似乎不是很好,还是说你在玩我?我记得我明明和你说过三次这句话,怎么会是五次的?”

    黑发道人不紧不慢道:“四。”

    【命运】神色怔住:“嗯??”

    “不对啊,我是说……”

    黑发道人右手微微朝着上面提起,刹那之间,下为一,掌为天,天地分开,气魄涌动,神兵的鸣啸声音越发明亮,而后垂眸淡淡道:

    “三。”

    ???

    【命运】脸上微笑一凝。

    终于明白眼前的黑发道人并没有一丝半点想要搭理自己的意思,而是在倒数数字,而掌中的轩辕剑抬起一寸,阴阳二气自然开始流转变化,周围的所有法则在元始天尊的意念下开始重塑,被太极图所笼罩世界内的所有规则指向了【命运被诛杀】这个结局。

    是真的要杀了他!

    儒雅青年的瞳孔剧烈收缩,在黑发道人说出下一个数字的时候。

    主动开口,语气温和道:“是来提醒你小心的。”

    他声音顿了顿,等待前面的道人主动询问。

    后者神色平淡无波,看着他,淡淡道:

    “一”

    几乎是这一个字的声音落下的同时,磅礴的剑鸣声音升起。

    一股无与伦比的锋芒几乎瞬间袭来,直指真灵核心。

    青年的面色骤变,脱口而出:

    “小心浊世大尊!”

    【命运】的这一句话落下的同时,感觉到了自己的眉心一痛,轩辕剑已经遥遥抵着他的眉心,没有刺到,但是他的神魂真灵却感觉到了极为明显的,被刺穿被斩裂的剧痛,哪怕是他都有一种身躯紧绷,背后寒意大作的错觉。

    亦或者并非是错觉。

    【命运】的视线扫过周围。

    阴阳二气在流转变化,每一次的碰撞都在展现出各种新奇的变化风格。

    所谓的四象,八卦,六十四卦,乃至于延伸出来的各类奇门法则,就在这其中蕴含了,似乎是因为直接拆解阴阳的原因,元始天尊本来最弱势的天机奇门,已经展现出一种大成的风采。

    寻常天才,如同诸葛武侯,以及契。

    是从六十四卦开始逆转领悟阴阳两仪,天机奇门。

    而卫渊此刻却是直接从一切的核心出发,删繁就简,直至真意。

    “小心浊世大尊?”

    卫渊自语,而后手掌里面的轩辕剑轻轻点了一下地面,周围展开了的阴阳二气再度地汇聚起来,一个刹那,命运眼中的世界都仿佛化作了黑白,一切都回归了阴阳二气的原初,而无数的原初气息涌动奔流,如同百川归海,化作了一副未曾彻底完成的画卷,落入了那边道人的袖袍里。

    “详细说说看。”

    【命运】道:“可惜,这样的事情本来就不是可以详细说的。”

    卫渊注视着眼前的命运,开口询问道:

    “是因为你现在只不过是一道分身。”

    “所以不能够说出太多的东西?”

    “还是说,浊世大尊有问题,你作为命运,只要说出那件事情,就会带来某些变化?”

    【命运】洒脱微笑道:“这个问题的话,我要是说‘你猜’,你大概会拔剑出鞘,然后给我来一剑,不过这一次你猜测对了,我不可以说出太多,否则的或许会从天上掉下来一道气息直接把我砸死。”

    他伸出手指了指天。

    黑发道人垂眸:“超脱?”

    【命运】连连摇头:“不可说,不可说,只能说……”

    然后看了看黑发道人手中的轩辕剑,看到剑锋微微抬起,还是摸了摸鼻子,面不改色道:“嗯,但是我可以稍微,稍微地透露一点点的情报,我所说的这个事情,或许和大尊之前展现出来的性格变化有关……”

    “为何一位原本雄才大略,被浑天称呼为亦敌亦友的强者,控制住了整个浊世,逼迫天帝曾经想要一统世界而和昆仑,人间为敌以制衡浊世,还曾经重创伏羲的大尊,会变成之后那个软弱的懦夫?”

    “你的女儿来到这个时代,真正的目的也是这个。”

    “但是因为我所忌惮的事情,她也不能够明说。”

    【命运】微笑着摊了摊手。

    表示就算是你杀死我,现在我也没有办法说出更多的东西了。

    卫渊沉吟许久,思考着命运所说的话,随口问道:“你的本体在哪里?”

    外貌儒雅风流的命运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这自然不可能和你说。”

    “只是今日之你,未必不会是来日之大尊,此刻之大尊,亦然可能是此刻之你。”

    卫渊皱眉。

    命运三番两次地在说这一句话,小心浊世大尊,小心浊世大尊。

    卫渊心中并不能理解。

    心境圆满之后的浊世大尊自然是顶尖的强者,但是这强大和清世的天帝比起来,谁强谁弱还要在打过之后才能够分得出上下,浊世的强者已经被卫渊剪除了许多,若是真的大战起来,只需要保持清世具备有足够多的防御力量,足以围杀浊世大尊。

    胜率至少是在七成以上。

    小心……

    难道说浊世大尊会在这之前踏入超脱的境界吗?

    莫非现在的浊世大尊,是那种困顿了数千年之久,一朝恢复,就进境迅猛无比的状态,哪怕是被卫渊斩断一臂,仍旧不会被困住,会一步步稳定地抵达超脱之境?

    卫渊心底有一个一个的念头浮现出来。

    每一种都有可能,每一种却也都有很多的猜测部分。

    只是命运的那一句话却让他有些错愕,【今日之你,未必不会是来日之大尊,此刻之大尊,亦然可能是此刻之你。】,思索许久,未能够想得明白,黑发道人一步步走到了云海之前的青石,看着下面大战,手中拿起竹竿。

    命运笑着问道:“天尊是想不明白,不想了吗?”

    语气诚恳,但是却不知为何总有种挑衅的味道。

    黑发道人双目倒影云海,神色平缓下来,道:“一时想不明白而已。”

    “无妨,我还有千年的时间,可以慢慢看,可以慢慢想。”

    “这里的风景很好,道友也有千年的时间。”

    “可以慢慢考虑要不要告诉我。”

    【命运】的脸色微有凝固,而后大笑着道:

    “若我不愿意留在这里呢?”

    “道友何时觉得你有拒绝的资格?”

    黑发道人手中的钓竿已经垂落下来金色的因果线,淡淡道:

    “我也想要知道,命运的分身究竟可以分出多少次?”

    命运:“……”

    这一瞬间,他心中五味陈杂,有自己不得不来此的无奈,有自己潜藏在心底的其余谋划,最后化作了一句话。

    ‘你说你招惹他做什么?’

    叹息道:“元始天尊,果然是霸道啊。”

    他看着卫渊旁边的剑,思考自己若是施展开权能,有几分可能避开这一剑,眼底金色的流光灿烂,似在以自己的权能进行推演。

    终究还是没有离开,一步步走到了云海之前,但是却也没有凑得太近,只是在青石旁边很远的距离坐下来,看着云海涌动,风起不熄,看着下面以因果展现出来的画面,画面之中,雷霆奔走,壮阔无边。

    张若素的雷法境界,本来就是千古无双,道门第一。

    张果老和八仙作为过去之锚点,知名度几乎是最高的那个层次。

    化身千万,落于岁月长河之中。

    又在震怒之下,吞下了清浊雷霆道果的核心,哪怕只是短暂驾驭,未曾将其彻底容纳化解,此刻展现出来的力量和破坏力也已经抵达了非常标准的道果层次,几乎是一个人压制住了那边的浊世斗战。

    却也只是几乎。

    浊世斗战难以避开这无处不在的霸道雷光。

    可是单纯的雷霆轰击,竟然也无法真正意义上,对具备有金刚不坏体魄的浊世斗战产生致命级别的攻击,再加上后者的气血雄浑,伤势恢复也极快。

    命运看了一会儿,嗤笑道:“可惜了,亢龙有悔,势不可久。”

    “再加上伏羲淬炼的金刚不坏体魄是真的强大,张若素恐怕是留不下他,甚至于,如果不是这个浊世斗战的心境无法和无支祁匹配的话,用这一副身体,张若素未必能够和他打得有来有去。”

    卫渊道:“祂身上有和你相关的因果。”

    【命运】懒洋洋道:“是,他何止是和我有因果,我有一个分身被浊世大尊给杀了,为了的就是赋予他各种命格,而我也确实是赋予了他和无支祁一样的力量,速度,武技,一模一样的招式和道果属性。”

    卫渊道:“没有心境。”

    命运大笑着道:“没有。”

    “有得必有失,力量提升到了极限,心境也将会随之下跌,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当年我在尝试这样的权能如何使用的时候,是有人向我讨要赐福的,我给出的条件是,他的敌人也会有双倍的祝福。”

    “那个人希望每天都可以睡够六个时辰,也即是十二个小时,他的敌人则是不得不每天睡二十四个小时直到最终衰亡,而剩下的两个愿望,则是富可敌国的财富和堪比神灵的伟力。”

    “元始天尊觉得他最后结果如何?”

    命运说出了大尊知道的那个故事。

    卫渊垂钓,平淡道:“疯了。”

    青衫文士大笑起来,背后就倚靠着石头,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难道你也有着和我一样的思维?”

    黑发道人垂眸道:“我自然不是你,但是我相信你的人品下限。”

    青衫文士惊愕,放声大笑。

    抚掌长叹道:

    “没有想到天尊和我如此知心。”

    “但是我可不会坑他,只是他却没有界定,什么是敌人。”

    “所以最后,他觉得儿子不听话太过叛逆,觉得妻子做的饭菜太难吃,觉得母亲什么都要管自己,觉得君王的政策太过于愚蠢,觉得邻居每日早上出门的声音吵闹,最终他的儿子沉睡,妻子沉睡,一直到最后,整个国家陷入了死亡一般的沉睡。”

    “国家沉睡,并无人工作,故而财富无法移动,无法增加,毫无价值。”

    “他获得了【富可敌国】的财富。”

    “如此一人灭国,也是堪比神灵的伟力了。”

    “他所期待的都拥有了,而若是他能够拥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情的话,则这一切都将会如他所期待的一样发生,毁灭了他的不是我,而是他那伴随着自己拥有力量而不断膨胀的‘自我’啊。”

    “这位浊世斗战,也是如此。”

    祂垂眸看着云海之中,浊世斗战变化身躯,无比巨大无比强横。

    然后以肉身劈碎了雷霆,气血涌动,伤势瞬间恢复了似的,而后直接化作虹光朝着远处飞遁而去,天穹之上,雷光奔走,张若素立足于云海之上,身躯化为神雷,以不逊于他的急速掠去追杀捉拿。

    【命运】微笑着摊开手,道:“天尊,我们在这里可能要呆很久了。”

    “毕竟你也不会放我离开。”

    “不如找点乐子?”

    “比如说,赌一赌这浊世的斗战会怎么死?什么时候死?”

    卫渊颔首,嗓音平淡:“可。”

    青衫文士道:“你这样配合,我觉得反而没有意思了……”

    “那好,我赌他会在真名被释迦摩尼叫破的时候,死于无支祁棍棒之下。”

    卫渊嗓音平淡:“我说他会死在伏羲手里。”

    【命运】一怔。

    伏羲并不在命运编织的范畴里面。

    卫渊伸出手指了指那云海,因为雷光奔走,恐怖的雷云直接覆盖了整个人间界,所以有些东西表现地不那么明显,仔细去看的话,那些雷霆里面还夹杂着黑色的雷光,以及血色的雨水,只是黑色雷光被云雾遮掩,血雨还没能够落下,就已经被雷霆劈斩,轰击,被蒸腾消失。

    天血雨,鬼神哭。

    有道果陨落?

    而这道果陨落时的波动,更被一层层天机束缚!

    命运的神色凝重。

    黑发道人嘴角勾了勾,神色平和道:

    “这也是我在这里和你耗着的原因。”

    “浊世斗战吗?恭喜啊。”

    “伏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