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02
  第1264章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这,这是……”

    林守颐几乎失去了语言能力。

    只是看着那身穿黑衣的道人模样,看着他坐在这山巅之上,垂钓万丈云海,看到那如同龙一般的巨蛇盘旋,巨大的龟背上似乎有着玄妙的纹路,而更让他心神震颤的,是下方云海所展现出来的画面。

    那是未来发生在龙虎山的大劫。

    哪怕是八仙,哪怕是玉帝,哪怕是浊世的斗战和缙云这样的存在,上古禹王,彼此厮杀,争斗,连人间界道门的祖脉之一都被推倒,这样几乎可以称呼得上是神话传说再现的大战。

    竟然不过只是垂钓的云海吗?

    独坐大千,垂钓未来!

    任由彼端如何地争斗如何厮杀,如何得风起云涌。

    却也不过是云海之中的一次起伏。

    正因为是道门的真修,方才明白这样的举动是何等的恐怖和高深,林守颐下意识地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看着眼前穿着黑色道袍的道人,询问道:“……卫道……”

    他声音顿了顿,不知道为什么,经历了刚刚的事情,这一句卫渊道友的称呼是说不出来了,沉默许久,林守颐轻声道:“天尊刚刚一直都在看着吗?只是在看着却不出手吗?”

    卫渊摇了摇头,道:“不。”

    黑发垂落下来的道人随手将手中的竹竿放在旁边的青石上,一只鸟儿落在竹竿上,轻轻敲啄,声音青翠,那只是寻常的竹竿而已,只是握在了元始天尊的手中,才有了玄奇无比的力量,道人随意回答:

    “我也只是刚刚借助八仙渡海的因果,锁定到了那个时代而已。”

    “原本那该是我回归那个时代的契机,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我还无法回归,无法彻底地回去,但是能够将林道友你的人魂带来,倒也算是不错的结果,唔,不亏了的。”

    “来,道友喝点茶,这茶是玄儿在云雾天气的时候,亲自采摘的素茶。”

    “滋味虽然稍苦,但是回味却比较长,魂体也可借之滋养自身。”

    林守颐张了张口。

    跨越时代,在千年的岁月之前垂钓大战。

    这样的手段,已经彻底超过了他的想象。

    一时间没有办法回过神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石桌的旁边,喝了三杯清茶,稳定住了魂魄,那一条鳞甲就如同巨大青石的黑蛇游动过来,带着茶壶和茶杯。

    林守颐脸上浮现出担忧的神色,道:“那你把我带来,你自己怎么办?”

    道人自然地回答道:“你我相识一场,能够救你一次便是最好了。”

    “至于我。”

    “大不了慢慢等待时间过去,总会回到原本的时代。”

    黑发道人神色温和,眉宇之间清朗,垂眸倒茶,平淡道:

    “不过千年而已。”

    不过千年而已。

    这六个字的分量却还是让林守颐的手掌都微微颤抖了下,许久后,长呼一口气,还是忍不住去看着云海里面的波涛汹涌,雷霆大作,轻声道:“天尊不去帮人间界度过此劫吗?”

    声音顿了顿,旋即又意识到一点,是自己想得差了。

    普通人隔着水面出招,招式的力气还会被水流阻拦住。

    何况眼前是岁月这样玄奥的存在?

    能够在那么混乱的元气乱流里面,将自己的人魂带来此间,已经是极为困难的事情了,隔着岁月出手,必然会让招式在岁月长河之中经受时间的冲刷,最终褪去了大部分的威能,更何况对面还是道果层次的金刚体魄。

    林守颐心中浮现出懊恼和歉意。

    关心则乱。

    自己是有些太过于着急,反倒是说出来了让卫渊有些下不来台的话。

    卫渊端着茶,看着那个浊世斗战于雷霆之中彰显强悍,或者靠着急速避开了剑气,或者是挥舞出手中沉重无比的兵刃,打碎了雷霆,金刚体魄,无双气力,强悍无比,右手摸着轩辕剑,摇了摇头,淡淡道:

    “一剑杀不了他,就不出手了。”

    林守颐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回答。

    黑发道人看着老者,温和笑道:“就当做是我做不到在嘴硬吧。”

    “不过,人间界自有其他人可以出手度过这一次的劫难。”

    “所以你不用担心。”

    “倒是林道友,你现在七魄都已经散去了,三魂之中的天魂和地魂也都在娲皇的手中,不知道之后有什么打算?”

    林守颐神色一顿,想到自己的状态,神色黯然,感慨叹息许久。

    卫渊看着手中的茶,等了一会儿,道:

    “不过,道友这样的情况,我这里有两种方法,你可以任选其一,第一,我助你在这个时代转世重修,但是唯有命魂,三魂七魄不够,或许你要在凡尘之中颠沛流离,等到了千年之后,拿回剩下的魂魄才能够恢复正常。”

    “好处的话,是可以体验人世间的七情六欲,以冷静之心旁观世间的变化,一旦恢复全盛,就是一步登天,但是坏处的话,或许是颠沛流离,更为痛苦,也有可能陷入胎中之迷的困境当中,不能自拔。”

    “第二种选择,你可以在我这里修行。”

    “虽然魂魄无法长存,但是可以托身于山中的精和灵。”

    “不必变化样貌,也可以永远保留自己的记忆,或许千年之后,仍旧可以有和故人的重逢之时。”

    林守颐沉默许久,脸上浮现出了挣扎的神色,最终徐徐吐出一口气,道:

    “我选择第二种。”

    卫渊微有讶异:“哦?”

    他几乎是直说一般地道:“第一种,似乎可以有更高的境地。”

    林守颐却像是终于想明白了,洒脱笑道:

    “或许如天尊所说,转世为人,经历过红尘苦修,可以在之后的大道修行上有着更高的成就,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才能够拥有更高的境界,方才我几乎要动心了。”

    “但是老道忽然想到,若我不转世的话,千年之后,还可以在张若素那个老家伙站在我坟墓前哀悼的时候,忽然提着酒走出来,拍他肩膀,吓他一跳,想到这样的画面,忽而便觉得还是不必转世了的好。”

    “原来如此。”

    卫渊慢慢点了点头,嗓音温和道:“不拘泥于境界的高低,而选择自己本心所希望的生活,这才能够算是道门逍遥,或许林道友他日能够走到比转世为人,千年重修更远的境界。”

    “那么,道友,最后一杯茶了。”

    黑发道人举起手中的杯子,微笑道:

    “千年之后,再见。”

    林守颐坦然,仰脖饮茶,道:“多谢天尊。”

    放下茶杯的时候,老者的人魂缓缓消散了,亦或者说是凝聚起来了。

    似乎是受到了某种玄奇无比的指引,缓缓地化作了一点灵光,落在了他坐着的地方,那是一枚种子,而后刹那之间,这里的石桌就已经变化。

    它的下面长出了根须,它的表面浮现出了一圈一圈的树轮,这是一个木桩,上面还有着落叶,周围的宽阔视野一下便被无数的树木枝叶遮掩起来,这里不再是山巅而是一处深林里面,幽幽古道,遍地皆是落叶。

    卫渊手中的茶杯,却是一枚秋日的黄叶。

    随意放下,然后捻起了那一点灵光,带着这个时代还是张君宝的张三丰,朝着前面走去,他走到了山林的最深处,将代表着林守颐的一点灵光放入山中土地,看着大地开裂,将种子容纳其中。

    黑发道人站起身来,道:

    “林道友,他日再见了。”

    “林守颐。”

    “既是姓林,那么化身为林,守候千年,也是一饮一啄。”

    不远处的张君宝自语道:

    “林守颐,颐么?老道长的名字也是六十四卦之一啊。”

    旁边的朱元璋疑惑抬头,道:“六十四卦?”

    张三丰伸出手按在了朱元璋的头顶揉了揉,嗓音温和地解释道:

    “山雷颐纯正以养,是颐卦。”

    “这个卦是异卦相叠,震艮之相,震为雷,艮为山。山在上而雷在下,外实内虚。”

    “《象》辞解卦说,这个卦象代表着【山下有雷,含地而化】,遇山而化,见雷而吉,故万物得其养而生生不息,正符合现在这样的局面,这位老道长的名字不知道是谁起的,倒是和他的经历相符合。”

    卫渊没有去管那边两人的说话声音,只是垂眸看着前方的土地。

    丝丝缕缕的阴阳二气落在那一点灵光,最后化作了一株嫩芽,破土而出。

    忽而有一个温和含笑的声音询问道:

    “方才这个道人问你为什么不出手,你说一剑杀不了那个猴子。”

    “有点意思,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天尊在强撑着不掉面子?”

    黑发道人没有回头,淡淡道:“一剑杀不了,需要两剑。”

    那声音似乎沉默了下来,而后询问道:

    “看来你对我的出现并不感觉到意外?”

    黑发的道人忽而笑了一声,道:“你不是已经送过拜帖了吗?”

    “在元璋上山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啊。”

    “他遇到君宝,不是巧合,而君宝将他带上上来,也不是巧合。”

    “【命运】。”

    “我留在这里不离去,就是为了等你啊。”

    黑发的道人微微抬眸,神色温和,袖袍之下,忽而有阴阳二气流转变化,只是刹那就化作一幅画卷,而后伴随着哗啦声,画卷猛地扩散开来,一圈一圈地将此地笼罩起来。

    阴阳二气,衍化两仪,八卦随行,瞬间化作六十四卦,层层叠叠,无有止境。

    青萍剑指地为一。

    道人的手掌如托天地,手腕翻转,天地倾覆,压在剑柄之上,温和道:

    “请道友。”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