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章 卫渊:林道友,许久不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53
  第1263章 卫渊:林道友,许久不见

    龙虎山在无边伟力的冲击之下,剧烈无比地摇晃着,然后朝着一侧坍塌下去,张若素和黑猫类就这样摔坠下去,因为娲皇已经不再需要保护,所以缙云氏没有留在这里,而是化作一道残影掠向山下。

    “吃了他们那么多天白饭,得要救命来还的!”

    “救一个是还债,第二个是未来一百年的免费饭票!”

    “一顿饱和顿顿饱,我还是得要分清楚的啊喂!”

    浊世斗战神色沉凝,在一开始中剑之后的惨嚎愤怒之后,右眼的血窟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白发娲皇手中的剑,蕴含有当时铸剑之时卫渊的一道剑意,但是却又有遗憾,她并不是剑客,并不极擅长驱使剑器,而浊世斗战却又是具备金刚体魄的道果。

    这一剑的威能虽然破了他的防御,但是气血强大,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手腕一动,那兵器裹挟了磅礴巨力朝着前面狠狠地砸了下去,缙云不得不避开,眼睁睁看着那猫儿和老道士伴随着山体的崩塌,而坠入了无边断崖。

    “!!!”

    缙云目眦欲裂。

    烟尘弥漫,元气乱流,遮掩了视野,如同下葬的木棺,将他们掩埋。

    元气被大量抽调,黑猫类并不擅长御空,在这个情况下也难以御空,努力一番之后,并无效果,最后坠落下来,双目安然,趴在了老道士怀里,就像是以前那样。

    黑猫类的心里面并没有多少的恐惧和慌乱。

    直到一只手掌按在祂的头顶,然后揉了揉,老道人玩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怎么突然想要蹦极了?”

    黑猫类的眼睛猛地瞪大。

    ……

    龙虎山这个和武当山并列的道门福地,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半山体,轰然倒塌,千年的道门大殿坍塌下去,化作了灰尘,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中无不一动,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似的。

    浊世斗战收回了手,声音雄浑而巨大,响彻天地,道:

    “过去本座和水神共工,一同水淹你们人间未成。”

    “今日吾淮水祸君无支祁,推倒你们道门的祖庭,是以大荒之名,再度向你们人间界宣战!大荒人间,势不两立!”

    狂暴的声音却又能够稳定在每一个人的耳畔响起。

    这一瞬间,每一个人心中都浮现出了一丝丝慌乱的感觉,而另一部分人则是在这种慌乱之后,对于大荒的宣战升腾起一种敌意,强烈的敌意,浊世斗战嘴角微微勾起,正要离去的时候,忽而天边传来一声大骂。

    “我操你妈,你二大爷的放你娘的臭狗屁!!!”

    这一个声音的嗓门尤其巨大。

    轰隆隆的和打雷一样,就只靠着怒吼声音压下了浊世斗战的声音。

    下一刻,自遥远彼方,有一道狂暴的身影撕裂苍穹出现在这里。

    那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穿着并不怎么讲究的灰袍,黑发用草绳系在脑后,袖口撸起来,露出了筋肉贲起的手臂,像是一道流星一样闪过,而后穿着草鞋的右脚直接狠狠地踩在了浊世斗战的后脑勺上。

    巨大的力量哪怕让浊世斗战都微微踉跄半步。

    男人凌空而立,手中一口巨剑直接倒插虚空,眉宇如电,看到了娲皇平安无事,也看到了这里的狼藉,微微皱眉,朗声道:“人间界姒文命,援护来迟,诸位抱歉。”

    “女娇。”

    早有白发狐女出现在这里,神识扫过,神农鞭碧色流转,同时间联系到了娲皇,缙云,女魃身上,眸子扫过山下拄着剑而立的老者,也是分出一道神农鞭的气息纠缠在那里。

    浊世斗战的突袭尤其地突兀,毫无征兆可言。

    他们感知到气息之后立刻奔波来此,耗费时间不长。

    “禹王姒文命,涂山氏女娇。”

    浊世斗战看着眼前的敌人微微垂眸,知道突袭彻底失败了。

    这还是之前秩序想办法让大荒的司幽部出了点事情,激发了那边的矛盾,牵制住了大荒的那个大秦,否则的话,或许这个时候就会龙虎山周围开启一道道巨大的传送阵,而后超过百万的超凡军队突然降临于人间界,开始对他进行围剿。

    虽然说浊世斗战不觉得这些废物是他的对手,但是动静越是大,越麻烦。

    百万大军阵法加持之下的始皇帝嬴政。

    如果站在娲皇前面的话……

    他不想和这个一看便知道极为难缠的家伙交手。

    当即手中棍棒一挥,裹挟无边巨浪气势,硬生生地将禹王姒文命避开,但是祂立刻看到那个家伙在硬接了自己一招之后,镶嵌在大地里面,然后立刻把自己拔了出来,气焰如虹,没有丝毫的变化,仍旧是一道霸道剑气砸下。

    浊世斗战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的娲皇。

    以及手中持拿神农鞭的女娇。

    扫退了禹王数次攻击之后,心生退去之意,朗声大笑道:“今日酣战,可惜没能将尔等拿下,等我去请水神共工来此,到时候,定然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在这段时间里面,且先等着吧!”

    话音一落,手中的兵器一收,就要化作一道流光奔走离去,因为命运的加护,他拥有了和无支祁一样的速度,体魄,武技,以及恢复力,此刻要走,一时间禹王竟然没能追上,只远远听得了放声大笑,恣意嘲弄。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而传来一声淡淡的声音,道:

    “远来是客,就这样走了,岂不是太过于可惜,显得贫道没有待客之道了?”

    “还是请留下来吧。”

    天穹之上,流光溢彩,隐隐还能够听得到东海的汹涌波涛。

    而后七道气息同时出现,隐隐组合成了一种阵式,流转变化,先天八卦不断流转之下,也已经颇为浩大壮阔,不可小觑,浊世斗战先是一惊,而后放声大笑:“区区连道果层次都不到的蝼蚁,也敢对我出手?!”

    “给我,破!!!”

    全力一招击出,将渡过岁月长河而来的八仙阵法一下打破。

    八仙面色齐齐骤变,却是没有想到对手如此强大。

    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料,这般恐怖磅礴的力量,哪怕是吕纯阳都觉得手掌发麻,几乎握不住掌中纯阳剑。

    被击得不得不飞速后退,以卸去那几乎像是无穷无尽的巨大力量,但是毕竟也是仿照伏羲的招式推演而成的功法阵势,这一下虽然被浊世斗战打碎了,却也让祂的动作不得不停止住,被禹王姒文命追上。

    继承了无支祁面板属性的浊世斗战见走不脱,却也丝毫不惧。

    只在这里被姒文命,女魃,缙云,吕纯阳等八仙之七围在一起,手中的棍棒挥舞起来,也是水泼不进,而娲皇凌空而立,盯着那里,忽而听到了一阵熟悉的猫叫声音,心中一喜,转过头来,看到了黑猫类,看到了穿着朴素道袍的老人。

    娲皇看到他周身气息圆融,白发依旧,脸上却已经没有皱纹。

    看上去与其说是一百多岁的老者,不如说只是白发的青年。

    张若素看着下面的龙虎山,眼底没有太多的涟漪。

    唯独看到了一半山体坍塌的地方,看到那亭台之下站着的老友,眼底才有剧烈的波澜,这波澜很快地收敛下来,他道:“世上没有永远不灭的传承,他也没有从不倒塌的建筑,龙虎山天师府素来有一个说法,绝不绝,灭不灭,六十三代有一歇。”

    “老道士正是第六十三代。”

    “或许是合该有此一劫。”

    “娘娘在此的话,我那老友,是否还有活下来的机会呢?”

    娲皇抿了抿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抱歉。”

    “元气太乱了,我没能把三魂七魄全部拉回来……抱歉。”

    “敢问少了哪一魂,哪一魄?”

    娲皇轻声道:“人魂。”

    人魂代表着人之本真,是这一世的种种经历,是此人的记忆性情所在。

    就是最重要的魂魄。

    沉默了一会儿,张若素微笑道:

    “没有什么好抱歉的,我知道他是为了救后辈弟子道心出剑。”

    “当是死得其所。”

    “劳烦娘娘看顾一下类。”

    张若素一步踏出,没有多少法力的波动,只是袖袍微微翻卷,而那边的吕纯阳掌中之剑每一次和这猴子的棍棒碰撞,都觉得一身法力几乎都要被震碎了,如果不是精擅剑术道法,可能一棍子就被震死,当即苦笑道:

    “张道友,这猴子是谁养的?”

    “怎么这么大力气?!”

    浊世斗战扫过那边的老道人,冷声道:

    “张若素?龙虎天师?”

    “区区凡人也敢造次,算了,本来打算留下你们一条性命。”

    “但是你们既然如此急着送死,那么今日留不住娲皇,就收了尔等的性命,权当是利息了!”

    话音未曾落下,浊世斗战手中之棍棒已经朝着张若素砸下,本以为至少是可以将其砸得重伤,但是却忽而听到了虚空中一道道炸雷迸裂开来,霸道至极的雷霆之力竟然落下,将这一棍挡住。

    一种紫金色的雷霆,另外一种是血色的浊世雷霆。

    两种雷光纠缠变化,死死拉住了浊世斗战的棍棒,张若素的右手搭在棍棒上,轻声道:“你独自一人的话,没有可能隐瞒住大荒和昆仑,这一次是浊世的试探?没有娲皇的权能你不可能如此地成长起来,是用了某种禁忌的手段?”

    “我猜猜看,浊世其实有隐藏着的,涉及到空间,急速这样的手段?”

    浊世斗战只感觉到那两股雷霆朝着自己的身上迸射而来,手掌发麻,怒道:“区区凡人,也敢妄言?!”

    张若素右手搭着棍棒,左手手中托举两枚灿烂恢弘的雷霆光辉。

    那是被存放于人世间天庭符箓体系核心的雷神双道果。

    已有过去现在之锚点,在过去留下诸多传说,本来就是达成道果的道路之一,张若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将两枚道果容纳于身,微笑道:

    “凡人说话,大圣当然可以无视。”

    “但是玉皇的敕令,弼马温你还是要听一听的。”

    清浊雷霆之力被短暂强行容纳,恐怖的雷霆只在一瞬间弥漫到了整个人间界,抬起头来只能看到一道道奔走的雷霆如同怒吼咆哮,张若素双眼里面升腾起了雷霆的流光,身上的朴素道袍之上,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丝丝缕缕的纹路。

    张若素右手微微用力,两股不同的雷霆将浊世斗战笼罩起来。

    而后下一刻,蔓延到了整个世界的雷光汇聚起来,直接覆盖了整个地球的雷云朝着内部坍塌压缩,最终缓缓旋转,像是一个巨大的凿子一般,朝着那被雷霆短暂束缚住的浊世斗战狠狠地凿穿下来。

    云气逸散,道人神色平和,眼底杀气四溢。

    “猴脑是新鲜吃的比较好啊。”

    而林守颐‘看着’这一幕,却已经无法说话,他的魂魄已经分散开来,却是因为执着执念没有立刻彻底消散,但是元气过于汹涌磅礴,已经被吹得远了,娲皇也没能够将三魂七魄全部收集起来。

    他看着微笑着却浑身散发出了可怖煞气的老友,知道后者因自己而动怒,甚至于不顾一切容纳了两枚雷霆道果的核心,短时间内地强行踏足更高深的境界,想要阻止,却也无法开口。

    冥冥中知道,自己是必死了。

    神魂消散,意志湮灭,却是归于天地烘炉。

    可知娲皇必然懊悔。

    女娇以神农鞭催动无尽生机,却也无法让魂魄归来。

    林守颐心中遗憾,慢慢地消散,远远见到八仙之战,禹王出剑,好友驾驭雷霆,自嘲也可以亲自体验一番所谓的天地烘炉,但是渐渐的觉得自己处于一片温暖之中,并没有记录当中的痛苦之感,而后才发现一根金色的丝线落在自己的身上,而眼前出现了一道道的涟漪。

    他像是一尾被钓起来的鱼儿。

    在这温暖的水流之中游啊游的,不知何处是尽头。

    只是渐渐远离了凡尘。

    而后似乎游到了宇宙之中,见到群星万象,但是最后一股力量带着自己逆流而上,甚至于超越了宇宙,周围一片白茫茫的,不知道上,不知道下,无所谓来,也无所谓去,只是混混沌沌,一股力量拉着他往上,不断往上。

    也有可能是在往下。

    因为这里并无空间的概念。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多久,他终于似乎看到了一处边界。

    在那一股柔和力量的指引下,仿佛遗忘了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情。

    遗忘了大战和死亡,只剩下了追逐前方边界的执念,猛地用力。

    一个刹那,他便突破了这个关隘,踏入了前方的另一个区域。

    竟是一片云海?!

    从金色的云海之中浮现出来,眼前所见到的不过是一山一树。

    树上盘旋一只巨大如龙的黑蛇,眼底幽深,下则是一只白色老龟,吐纳云气,穿着黑衣的道人坐在青石之上,黑发已经垂落到了地上,手中握着一根钓鱼竿,鱼竿之上有金色因果,落入万丈云海如崖。

    林守颐茫然,他低下头,看到云海之中,仿佛有大圣挥棍,雷霆奔走。

    八仙纵横,禹王出剑,恐怖大战,龙虎坍塌。

    抬起头,前方风和日丽。

    那一尾巨蛇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风吹动金色鱼丝,黑发道人的面目清晰起来。

    林守颐忽而有一种浑身战栗的感觉。

    山松之下,那道人垂眸看他,神色温和幽深,嗓音遥远。

    微笑着道:

    “林道友,许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