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伏羲后手,八仙缘起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59
  第1261章 伏羲后手,八仙缘起

    浩浩荡荡,一片飞剑,展现出道门的气象,与此同时,空中隐隐约约传来一片《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的诵读声音,似乎不知道自己的弱小,朝着那位道果层次的强者飞去。

    浊世斗战似是怒极,抬手只是一掌,就将这些飞剑打飞碎裂。

    而最初的那一剑更是四下分散,道门御剑之术,寄托一点灵性也要散开,娲皇抿了抿唇,伸出手,手中多出了一根青翠钓竿,是伏羲给她炼化的十方妙品诸多宝器之一,只是一下,便将林守颐剑光散去之后残留的一点寄托灵性给钓住。

    而后朝着自己的方向一拉。

    那一点灵性便飞入了娲皇手中,白皙五指微微握合,却又未曾合拢,如同莲花,那一点灵性便刹那之间如有了遮蔽风雨的地方,能够安稳下来,不至于被这天地的罡风给吹散了。

    魂飞魄散,人身为死,魂则归天,魄则葬地。

    三魂七魄齐齐地都飞散开来,娲皇手里的先天灵物做的青翠钓竿,却是想要趁着那魂魄还没有彻底飞走之前将这些魂魄都钓回来,这也就只有人族之母可以做到,旁人出手必是会将三魂七魄齐齐惊走,甚至于搅碎。

    只是这一下,终于让浊世斗战找到了机会。

    眼底精光大冒,大笑一声,道:“好!!!”

    踏步往前,悍然出手,再无半点的留手,也没有了丝毫的顾虑,斗战道果,全面展开,天穹之上有一层又一层无边厚重之云海云气猛烈压下,雷霆奔走,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单纯一丝丝元气的外泄,便引动了如此可怖的气象,足以看得出这一招本身是多么恐怖强大,女魃和缙云全力出手,但是竟是被余波生生逼退开来,而这一棍直接朝着娲皇的额头,狠狠地砸落下来。

    浊世斗战已经没有了丝毫生擒留手的打算。

    直接全力出手!

    “死!”

    蕴含有无比之力的棍棒直接砸落在了娲皇的眉心。

    而后,似乎是这种决然的杀气激发了某种禁制,明明已经落下,但是娲皇的眉心竟然如同水波一般,泛起了一层层的涟漪,而后那棍子竟然就这样地陷落到了眉心里面。

    不,是进入到了一幅画中!

    这直接蕴含必杀之心,也是娲皇死劫的攻击,使得娲皇体内某些挡劫之物,被动反击,下一刻,在浊世斗战瞠目结舌之中,看到了一幅画卷浮现在虚空,其中如泼墨山水画,蕴有千山万水的雄浑气魄。

    他那一棍明明是已经霸道到了极限。

    但是竟然像是落入画中,在那一座山上出现了一根水墨化的棍子。

    棍棒的气势不停,竟然还是不停地往下延伸,就仿佛这画卷不是画卷,而是一方世界一般,那棍棒狠狠地砸在了画卷之中的山河,然后导致千山万水,尽数坍塌湮灭,在棍棒的一点出现了一个因为巨大到了极限的力量压迫而诞生的黑洞。

    浊世斗战神色迟滞。

    下一刻,整个画卷猛地一抖。

    哗啦——!

    磅礴无量的水流猛烈无比地从画卷里面翻卷出来。

    精致地将浊世斗战给淹没了。

    而下一刻,这里面的每一滴水,每一道飞溅出来的雾气,都化作了剑光,剑光交织,仿佛海域,而后直接将浊世斗战笼罩其中,似是参考了道门方外之道的【炼剑成丝】之道,这水流环绕着浊世斗战疯狂旋转。

    铮铮的金铁之声几乎就没有断绝过。

    其中发出那浊世斗战愤怒的咆哮,但是这水流剑气太过于可怖,不知道是谁设下的,竟然可以按照他出招的招式,硬生生地调整水流之中暗流的变化,导致祂永远被困住。

    “这!!谁?!!?”

    缙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放声大笑:“哈哈哈哈。”

    “谁?你不是无支祁吗?”

    “这自然是你家老爹搞出来的事情,这你都不知道?!”

    浊世斗战心中一惊。

    无支祁的老爹?

    莫不是这里还来了一只暴戾的老猴子?

    左右环顾,却不曾发现,只是大怒道:“你玩我?!”

    “区区强攻剑气,对我又有何用?!”

    娲皇怔怔看着这一幅画卷,这幅画她只当做是孩子送来的礼物,素来挂在屋子里面,却没有想到真正到了死劫的时候,竟然是循着因果主动显现出来,然后自然而然地展现出威能。

    似乎是遭遇到了挑衅,也或许是因为画画的人对于这种金刚体魄极为熟悉,那猴子以无边磅礴之力,猛烈震荡自身道果气机,不可思议之蛮力,竟然硬生生地将这一大片的剑气汪洋,全部震成了雾气!

    而下一刻,还不等这猴子恣意开口,这雾气猛地聚合。

    靠着因果指引,硬生生从这猴头的三孔七窍八万六千毫毛之下钻了进去,丝丝缕缕的雾气便是丝丝缕缕的剑气,刹那之间在其体内硬生生洗练了一遍,缙云只看着那位道果还没能开口嚣张,就猛地面色一变,然后张开口喷出血雾气。

    旋即自七窍里面流出血来,一张猴脸狰狞又可怖。

    “你!!!”

    浊世斗战惊怒,缙云眼底一亮,忍不住大声嘲笑起来:“哈哈哈,果然老子收拾儿子实在是天经地义,娲皇娘娘啊,敢问这一幅画的名字叫做什么,是不是叫做【七匹狼】啊?”

    浊世斗战虽然不知道七匹狼是个什么意思,但是也知道眼前这个人族是在嘲笑自己,当即道果一震,恐怖之力爆发,强行将这法宝拘束给震开来,那些化做雾气的剑气被污血一裹,被他张口喷吐出来,一股浊气弥漫,灵性大跌。

    重新化作了山河社稷图。

    但是被打破了灵性之后,这画卷竟然层层叠叠化作了一道道金色流光。

    那是因果,而后因果直接在原地开启召唤。

    伏羲的气息开始流转。

    浊世斗战的神色凝固,但是伏羲却未曾出现,甚至于没有响应这个召唤,只是当这个挡劫之物被破去之后,娲皇发现自己的眉心忽而出现了一道金色痕迹,下一刻——

    元气疯狂地汇聚过来。

    挡劫之物【山河社稷图】已被击破。

    开启防护形态。

    只是一瞬间,来自于天机的加护几乎是不要钱地在娲皇身上浮现出来。

    元气爆发和法则拼接的声音几乎幻化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层层叠叠,繁复到了极限的阵法,阴阳的流转,有规避伤势的,有天运加持的,有气机反噬的,有阴阳防御的,足足叠加了近乎于几千套,而且还在以更恐怖的速度继续增加,似乎是每一秒钟都会自然形成新的加护。

    这是伏羲的后手。

    就像是大人离开家之后一定会千叮嘱万嘱咐孩子关好门。

    伏羲是不会这样的,妹妹不是小孩子了。

    他只会自己关上十七八个门,然后再把每一个门窗都焊死!

    浊世斗战提着自己棍棒,看着前面已经被打破了防御,被打破了挡劫之物之后,本来可以直接杀死的柔弱少女,看着那身上几乎可以相当于规则现实化的造物。

    这防御非常强大。

    强大到了祂需要打三个时辰都未必可以打破的程度。

    强大到了哪怕他把全世界的人都杀光,把人间界打得破碎的攻击都未必能够撼动的级别,而无数的流光就正在从一个核心的地方散发出来,那是一个朱红色封皮的本子,上面写着三个烫金的大字——

    【户口簿】!

    下面还有一行小子【龙虎山户籍办工作室小组发】

    “……”

    浊世斗战提着棍棒,浑身血污。

    砸也不是。

    不砸也不是。

    看上去竟然有几份无可奈何。

    这防御强大,但是唯独一点——

    这防御,只在娲皇身边。

    就连为了娲皇而战的缙云和女魃都没能够分润了一丝半点。

    不到万不得已,伏羲的后手不会展现出来,因为他担心妹妹会讨厌自己。

    但是一旦到了危险的情况下,伏羲的后手就会以超常规的方式直接做到最绝,这正是当年娲皇陨落之时后给伏羲留下的惨烈创伤,是他这漫长岁月里面痛定思痛之后的准备。

    务必要求做到哪怕是不周山都无法一拳将其击碎的程度。

    但是有一点,只有娲皇有。

    和卫渊之前赠予的挡劫之物截然不同。

    而浊世斗战则是看到那边仿佛浮现出一个青衫的俊美青年,一双蛇瞳注视着自己,浊世斗战心中浮现出了退却之心,步步后退,但是却又不愿意如此离去,道:“原来伏羲早有后手……不愧是他啊。”

    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伤势,沉默。

    “我收回先前的话,道门是不错的。”

    “这样的存在应该被灭掉啊。”

    “娲皇,我虽然不能伤了你,但是你也阻止不了我。”

    先前死掉的那个老道士最后一剑,哪怕弱小,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强大,让祂的心里面留下了痕迹,不肯就此罢休,祂退后了半步,只一刹那,身躯忽而变得无比巨大,几乎比起龙虎山这道门祖庭之一都要高大。

    抬手就可以握住大殿,迈步犹如地震。

    一只手按住了龙虎山,就要将其彻底推倒,就在这个时候,视线忽而垂落,看到了后山之中盘坐着的道人,瞳孔剧烈收缩,从这个老道人的身上,祂竟然感觉到了,和先前那哪怕魂飞魄散都要斩出一剑的老者相似的气息。

    但是这个老道人的气息远比起那个老者强大。

    甚至于隐隐逼近道果境界。

    这一瞬间,浊世斗战心中升腾一起威胁之感,毫不犹豫,一边推倒下了整座龙虎山,让龙虎山咔咔朝着下面倒下,一边抬手直接朝着那边的张若素抓去,娲皇虽然不必担忧自己的安全,但是却也没有办法阻拦此人。

    就在那如同大殿梁柱一般的手指即将碾在张若素身上的时候。

    一声凄厉的猫叫。

    黑猫类竟然已经爬到了张若素头顶树枝。

    然后毫无迟疑直接扑出去,想要挡在这恐怖的手指之前。

    娲皇面色一变,但是就在此刻,那浊世斗战忽而大吼一声,手指竟然偏了一下,仰面狂吼,右边的眼睛竟然硬生生地变成了一个血洞,炸了开来,众人怔住,下意识回头,看到身着黑衣的另一位娲皇站在了大殿上面。

    白发扎成马尾,右手持拿一柄锋锐无比的剑。

    抬剑做对月之势。

    剑器之上散发着卫渊的气息,却也在慢慢散去,脸色苍白没有血色,一双眼睛大而幽深,绝无半点波澜,一直到方才出手,一剑便凿穿了其右眼,恐怖的剧痛让浊世斗战都下意识后退,右手一晃,攻击登时一变。

    巨大如梁柱的手指擦着山崖过去。

    没有打在了黑猫类和张若素的身上,但是却也让山体剧烈震颤。

    后山崩塌,闭目冥思的老道人朝着山下坠去,黑猫类窝在了他的怀里,一并坠落下去,而落下之时,张若素的手指,微微动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