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8章 你不该留手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49
  第1258章 你不该留手的!

    手机上的灰色头像仍旧没有跳动。

    但是无支祁,明明就坐在旁边的,祂的手机是特殊的那种,对于这一点,黑猫类非常地清楚且明白,毕竟差生文具多嘛,无支祁的手机是那种,会保持他的帐号永远在线的那种。

    至于会不会没电?

    对于解构了水发电模型之后的无支祁,只是随手就可以打出一发充电术。

    没电?

    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好吗?

    但是现在,无支祁本身就坐在旁边,那样子是无支祁的,气息也是无支祁的,就连表情都和那只猴子有九成九的相似,若说是哪里不一样,那大概就是,虽然说这个家伙虽然眉宇耸立,一副勇武威严的模样,却没有无支祁那种毛毛躁躁,桀骜勇武,谁都不服的气质。

    嗯,像是庙宇里面的塑像。

    也像是门神上面画着的尉迟敬德和秦琼。

    像是,但是却并不是。

    但是这并不妨碍一种极端危险的感觉在黑猫类的心里面升腾起来,无支祁没有在这里,那么旁边这个又是谁?黑猫类就像是那种恐怖电影真切无比地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样,后背发寒,毛都炸开来。

    ‘无支祁’看着祂,重复道:“为什么不说话?”

    “我们要玩什么游戏?”

    “是要丢这个石头块吗?”

    祂指着黑猫类手里面的东西,满脸的好奇和饶有兴趣。

    然后周围喝酒的欢笑的道士们一下子死寂下来。

    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呆滞。

    喝酒的,猜拳的,还有上菜的,手上的动作都是齐齐地停止住,然后下意识地转过头去,茫然呆滞地看着无支祁。

    ???

    你在说什么啊水君?

    之前你不都是宝贵自己的手机宝贝得要死的吗?现在是打算扔手机?

    ‘无支祁’也微微怔住了下。

    旋即就意识到,是自己说错了话语,这个时候,他索性放弃了一定要寻找到一个最佳最完美的出手机会的打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样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旋即也知道,命运似乎留下了一手——

    他说,给予了自己和无支祁一模一样的外貌,一模一样的力量。

    一模一样的气质,甚至于连在武技上面的早已和风格都是一样的。

    但是却没有给与他无支祁的记忆和习惯。

    这就代表着,他很容易被无支祁的熟人看出来!

    一旦被看出来之后,淮水祸君的熟人就可以通过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将他辨认出来,知道他并非是真正的无支祁,这毫无疑问是【命运】给他挖的坑,但是这个时候,浊世的斗战却并不觉得恼怒,反而是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因为【命运】绝对不可信。

    你知道祂给你的东西是有问题的,但是你却又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这个时候的状态是最为折磨人的。

    现在这个问题暴露出来,算是好事,之后自然可以有其余的手段和法门可以将这个错漏弥补,作为道果层次的强者,手段极多极丰富,更有诸多的浊世神通,可以用来辅助。

    ‘原来问题是在这里。’

    ‘【命运】啊【命运】,枉你当年也是一时豪杰,手段竟然如此地稚嫩了么,被吾轻而易举就发现了。’

    浊世斗战心中大笑了几声。

    没有继续遮掩,也不顾周围人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是谁。

    只是轻描淡写,踏前一步。

    祂对于自己的力量属性,和执掌的法则和概念极为满意。

    斗战道果!

    最是适合战斗和杀伐,无论是一对一的战斗,还是说一对多的群战,都是他所擅长的领域,哪怕是对上其余的道果层次都不会咻,何况是这些凡人国度里面的道士?一个个的修为弱小的可怜,只要是他愿意,轻易便可以诛杀。

    渺小蝼蚁,怎能够入我的眼中?

    似无支祁那般。

    竟然还可以和寻常蝼蚁凡人产生斗战之心。

    甚至于和一只畜生去玩耍游戏。

    在他看来,简直是掉了堂堂道果层次强者的位格!

    一刹那之间,便是直取娲皇首级。

    右手伸出,似慢实快,周围所有道人,全部都反应不过来,但是就在祂即将要抓住娲皇的时候,那位面容秀美,气质温和的女子竟然双手微搭在一起,而后一道阴阳流转变化而出。

    旋即有一种时空万物,尽数都变得苍茫,迟缓下来的感觉。

    ‘无支祁’的一招重重击在了这一道阴阳流转之上。

    强大霸道的斗战之力,竟然被这看似柔软之气给牵扯住了,速度变慢,如落入无尽的水流之中,而力量也在那阴阳二气的流转之中被一层一层地卸去,娲皇的眉头微皱,手中的动作却是丝毫不停。

    浊世斗战脚步硬生生被止住。

    始终是被伏羲保护很好的娲皇,也是可以补天的大神。

    “好!”

    浊世斗战大笑出声,而后猛地踏前,手中金光流转,一根长棍猛地延伸出来,这来自于浊世最深深渊内部,支撑着一处空间,原本是一根三百里方圆的巨大石柱,最后被炼化做了他的兵刃。

    虽是棍棒,却又有支撑起一方世界的位格。

    因是无尽浊世的战将,刀劈斧削方才将其拆解下来,又自带一股锐气。

    这一下踏步,脚下直用了咫尺天涯的法门,虽然一步,却仿佛已经蓄势了千里万里之遥,右手握着棍棒,微一旋转,便是自然带上了一股锋锐无比的气势,娲皇面色微白,到底是苏醒不久,根基远远没有恢复,当即支撑不住,连连后退。

    旁边却又有一股炽烈的火焰升腾而起。

    其色青白,隐隐有苍茫之色,仿佛垂落下来一点火焰,就足以焚烧千里。

    女魃!

    浊世斗战嗤笑一声,道:“昆仑天女?主掌灾厉?”

    “根基勉勉强强还算是不错,可惜了,到底是不擅战斗!”

    “不是我的对手,今日本座不想要取你的性命,还不速速滚开?!”

    他手中的兵器只是一晃,道果境界的磅礴巨力爆发出来,竟然是不以法门取胜,直接以道果层次的磅礴根基来压制对手,女魃同样是重伤未愈的状态,勉强支撑了一瞬已经是原本的根基足够,又极擅长战斗的缘故了。

    当即被祂打散了周身灵光,而后又被劲气打在腹部,张口咳出鲜血,险些神魂分散开来,但是娲皇却也趁机调转阴阳,浊世斗战手中之棍棒竟然硬生生地被她逼开,被她打得朝着上面扬起。

    这一踏,一刺,本来已经是浊世斗战招式武技的精华所在,看似平凡,但是动用的神通之高深,运用的劲气复杂却是寻常人所难以想象的,目的就是将自身的全部力量一口气爆发出来,在最短时间内取得战果。

    浊世斗战心中一惊,而后赞道:

    “果然不愧是娲皇。”

    第一招猝然而起,被其拦住,而后自己又变招突刺,不单单被拦住。

    还被其以颠倒阴阳的法门,直接连兵器都给打飞了。

    浊世斗战心中想着,看起来,素来都被认为是最弱的娲皇,似乎并非如此,她并非是最弱的,而是被伏羲保护得太好,几乎没有出手的机会,所以才被认为是最弱的。

    或者说,伏羲这样的人,自然会考虑到自己不在的情况。

    会努力地将娲皇培养成哪怕是脱离自己的保护,也足以保护自己的实力。

    而当打算对娲皇动手的人抱着挑软柿子来捏的时候。

    就会发现自己一头撞在了一块巨大又坚硬的巨大石头上。

    这几乎算是一个坑了。

    是伏羲给自己的妹妹留下了的,最后一个保护。

    即,敌人的轻视之心!

    连敌人的心态都被掌握与手中,化作了对于妹妹娲皇的保护,哪怕是浊世的斗战还没有亲自和那个天机之主伏羲交锋过,但是却已经能够从这些细枝末节之上,察觉到了此人的难以对付和心思深沉。

    心中的念头如电而转。

    外面的局势更是变化莫测。

    那位看上去柔弱美丽的娲皇在一招荡开了浊世斗战蕴含有无比之力的突刺之后,非但不逃,竟是踏步上前,脚下阴阳流转,仿佛踏在了整个世界的暗处,而后直接出现在了浊世斗战的左边腰侧。

    而后,颠倒阴阳之力转动。

    双手直接按在了浊世斗战的一侧。

    两尊道果在此地角力,刹那之间,风起云涌,整个龙虎山地界都在剧烈地晃动,下面的城市都隐隐出现了公路开裂的状态,楼房也在剧烈地震颤着,隐隐能够听得到有人的哭喊声音,娲皇心善,不愿意孩子们受害,几乎本能,刹那之间收了力气。

    只想着剩下的力量也算是不弱,足以重伤前面之人。

    但是阴阳二气余波散开,却看到那猴王没有事情,眼底残留惊愕,旋即化作了嗤笑,嘴角勾起,满脸嘲弄:“厉害,厉害,一招阴阳流转,足以荡开一切的攻击,旋即逆转阴阳,颠倒攻杀,全力出手。”

    “虽然简单,但是却足够强大足够有效果,更有前后连携之效。”

    “是伏羲教给你的?”

    “可惜啊可惜,你不应该留手的!”

    “我这身躯,你兄长亲自淬炼的!”

    浊世斗战脸上的惊惧转眼之间就全部化作了恼怒的火焰和杀意,手中的棍棒猛地高举,朝着眼前娲皇的脸庞狠狠地砸下来,气焰雄浑霸道,堪称恐怖,就要将娲皇给打死在前。

    就在此时。

    忽而一道极强之力,猛地朝着浊世斗战的背后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