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山中岁月长,真假心猿现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94
  第1255章 山中岁月长,真假心猿现

    卫渊牵着年幼的张君宝一步一步走在山路上。

    在这一段时间里面,他行走于红尘,因为不愿意动用因果,也不肯擅用阴阳,故而只当做自己是个凡人,平凡生活,平凡行走,遇到风雨就避风避雨,遇到市集便随人欢笑。

    未曾动用因果,未曾动用天机。

    只是率性自然,随意而为。

    山下红尘,山间道观,一名黑发道人牵着年幼孩童,行走于山中。

    那一尾巨蛇自山巅之上游动而下,巨龟则是不紧不慢跟在后面。

    有上山猎户看到这一幕,心中震撼不已,如见了神怪志异的故事记录真切发生在眼前,心中又是畏惧又是羡慕,人世间的红尘烟火升腾起来,和夕阳连在一起,黑发道人低下头温和地和那个年少的孩子交流。

    “师父,我们是要住在哪里?”

    “山上。”

    “山上吃什么。”

    “吃,有些山果灵泉。”

    “若是不嫌弃的话,也有些阴阳二气。”

    道人开了个玩笑。

    怎么可能让这个孩子也吃了阴阳二气呢?

    他无念无想,不去思考过去,也不执著于未来。

    真武之名,由他而起。

    然荡魔二字。

    却是这个才五岁孩童才出现的的名号。

    上山之后,或许是因为卫渊这么长的时间里面没有回来,山上积累了许许多多的信笺,张君宝看到这些信笺简直不像是凡俗之人所写的,一个个都泛起流光,在虚空之中来回游动,如有灵性。

    其中甚至于还有一只神俊的黄鹤,神采飞扬,远远不是寻常的白鹤所能够比拟的,那般的气度模样,让幼年张君宝看得目瞪口呆,寻思着自己能不能爬到这只黄鹤的背上,但是下一刻,旁边拉着自己手的师父忽而伸出手一招,那一只黄鹤便刹那之间分散,化作了一只纸鹤。

    纸鹤竟也会振动翅膀,然后落在卫渊手中。

    让张君宝眼睛都直了。

    却是来自于吕纯阳的口信。

    上面的文字已经没有了原本的锋芒毕露,而是凌厉收敛于鞘中,展现温和。

    在一番寒暄之后,便是苦恼的询问。

    “我等八人,已经在东海之畔,蓬莱之岛上等待了数十年时间。”

    “却仍旧未曾看到渡海之机,不知道仙长可否明示,何时才是机会?”

    卫渊稍微卜算,却仍旧未曾看到时机,只是摇头,袖袍一扫,嗓音温和:

    “且去修行。”

    却在卫渊在遥远时代的过去不紧不慢地生活,修行,虽然并不是主动去寻求因果,却又被因果纠缠住,不得不积累出一日比一日更多因果的时候,在后世之时,龙虎山上,正在因为张若素肉身之变化而欢欣鼓舞。

    “白发转黑,返老还童,呼吸悠长若婴儿,肌肤白皙如处子。”

    “这,这是,传说中的境界?”

    “当真可以做到?!”

    上清灵宝宗的林守颐老爷子在听到消息之后的第一时间就赶到了龙虎山,在黑猫类有些不耐烦的喵喵声里,亲自检查过了张若素肉身的状态,最终得到了结论,收回右手,带着些许的艳羡和感慨,道:

    “……这样的话,是陆地神仙之境。”

    “不,陆地神仙已经无法形容这样的境界了啊,这已经算是真仙了。”

    “足以长存于世间,与天地同寿,和日月同光。”

    “呵……看起来,百年之后,我辈都当老去,而张道友却还是亦如现在一般,让人羡慕,让人羡慕啊。”

    林守颐心中感慨。

    但是黑猫类倒是听出来了这话的意思,喵喵喵道:

    “也就是说,这老道士没事了?”

    林守颐含笑指了指张若素身前,那已经停止燃烧的引魂香,道:

    “若是出事的话,这一根香当会迅速燃烧成灰烬,而今看来,非但不再继续燃烧,反而隐隐有化作金玉之质的迹象,你在这山上也不止一两百年的时间了,耳濡目染的,也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见到黑猫类还是没有放松,似乎是非得要让自己说出确定结论才能够放松,只好笑着道:“自然如你所想的那样,张道友无事了。”

    “此难已经度过去了。”

    黑猫类这时方才大喜,一下跳跃到空中。

    而方才还在压抑着心中情绪的诸多龙虎山道人们也齐齐欢呼起来。

    ……

    “小的们,今日好酒好菜都端出来!”

    “把张若素藏起来的酒也都搬出来吧!”

    “今天是他突破,他也应该要出点血,请客的!”

    黑猫类四足点地轻轻地在山路上走着,尾巴高高竖起,然后在最高处有一个弧度,以微小的频率左右微微摆动,显而易见非常地自信开心,一边走一边左右抬头,喵喵喵喵喵地吩咐其余的龙虎山弟子。

    今日龙虎山,张灯结彩,甚至于都不接客人,热闹地和过年一样。

    上清灵宝宗的林守颐老爷子面不改色仿佛无意溜达到了张若素藏酒的地方。

    然后左右看了看。

    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咳嗽一声,然后伸出手取了一个舀酒的小木勺。

    自言自语道:“放这么久,也不知道馊了没。”

    “张道友,贫道心善,见不得这些,帮你试试口味。”

    喝了一大口,慢慢品酒,只觉得滋味醇厚,口感绵软,入口微涩,回味尤甘,还带着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是什么味道呢……

    林守颐老爷子沉思许久,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寻找这个味道,然后面色一滞,张口噗地喷出来,连袖口都沾了些酒水,哭笑不得,看了看那酒坛,将手中的木勺一扔,骂道:“去!速效救心丸泡的酒,一股子药味儿!!”

    而后也不忍不住大笑起来。

    愉快啊愉快。

    他看着那老道人的身躯。

    卫渊乃是人族累世转世真修,机缘巧合之下,方才可以称得上一句得道,但是却是几千年前的人,而除了他之外,当世的修行者里面,最强的也就是张若素了,可是就连之前,张若素都没有办法稳定踏足在顶尖高手的行列里。

    而今,我神州当代,也算是有一名得道中人了。

    哈哈哈哈,合该庆贺,合该庆贺。

    酒不醉人人自醉。

    就在这样的欣喜之下,似乎就连那速效救心丸泡出来的酒都不是那么地难以下咽了,倒不如说,也就是这样带着一股子速效救心丸的好酒,才最是适合用来给张老道贺喜了。

    林守颐又连连饮酒,酒至半酣,放声大笑:

    “我人间当代,终有真修!”

    “当浮一大白!”

    ……

    叮叮当,叮叮当。

    黑猫类的尾巴上挂着一串小铃铛。

    山上其余人,自然有道门弟子去传唤通知。

    祂是为了告知于山上的那几位贵客,应龙庚辰已经回去了昆仑山中,帮助昆仑三神之一的陆吾维持住昆仑界的秩序,天女女魃则是留在了这里,唔……对了对了,还要去找一找娲皇娘娘。

    两个!

    还有那个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特别懂得如何rua猫毛的卫元君。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

    手法竟然如此地娴熟!

    哼!定然是一个在山下已经rua过了无数猫猫头的‘渣女’!

    还有那个得道之后就留在了龙虎山上的无支祁,水猴子。

    以及,打游戏和老道士的水平不分上下,难分轩轾的臭队友。

    尤其是无支祁明明都已经得道了,按照道理来说,凡人的所谓反应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个念头便可推演到遥远岁月之后的刹那,可是他似乎已经玩游戏玩上瘾了,在连胜了九十九把之后,开游戏开始把自己的意念大部分摒弃。

    为了的就是保持游戏的乐趣。

    单纯的胜利是无法带来愉快的,唯独斗争之后的胜利,才能够让人开心。

    所以无支祁又一次地变成了打游戏臭得要死的手。

    都得要黑猫类来带飞。

    嗯,今天心情好,就勉为其难地,带着这只水猴子打个十来把连胜好了。

    黑猫类心情愉悦,但是很奇怪,无支祁似乎不在。

    不单单是无支祁不在这里,就连卫元君都不在。

    黑猫类跳跃起来,猫在半空,猫猫爪子一挥,就把粘在门口上的信笺抓了下来,一边舔着爪子,一边看着这信笺上的内容,唔唔唔,大概是卫元君这个小丫头和水猴子赌局,然后两个人外出了。

    黑猫类沉思。

    摇了摇头。

    怎么还赌上了?

    卫渊穷,张老头喜欢酒,结果卫元君和无支祁又喜欢赌。

    哎呀哎呀,这穷酒赌怎么都沾染上来了?

    已经好几百岁的黑猫类摇头叹气。

    怎么就没有一个是靠谱的呢?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祂伸出白手套的猫爪,非常熟悉地拿出一个智能手机。

    噌的一声。

    探出了两根利爪。

    哒哒哒地在智能显示屏上面敲击起来。

    寻找好友——

    (°︶°)°大圣万胜不败

    ‘带飞局,来不来?’

    但是那边还是掉线状态。

    也没有回答。

    黑猫类看了看,这家伙在半天之前就下线了,无支祁可是道果层次的强者,是超过一切人类所知道的肝帝,这家伙可以做到连续二十四小时在线一直持续下去。

    看起来是离开人间界了?

    黑猫类把手机塞起来。

    祂的特性和神通不涉及到空间。

    但是老道士炼化了一个小口袋,化作了铃铛模样,系在了祂的尾巴上。

    黑猫类把手机放了回去。

    然后脚步轻快的去找娲皇了,嗯,两个娲皇!

    今天的龙虎山上,祥云流转,连风都温柔,而娲皇在得知了人族中出现了,纯粹的道果之下第一阶梯巅峰的强者之时,也极为地欣喜,这是因为她而诞生的种族,对于她来说,都可以说是她的孩子。

    黑猫类跳起来在娲皇的怀里,舔着爪子,脑子里却蹦出另一个念头来。

    之前老道士一直都说自己寿数有长短。

    连张三丰,张道陵,吕祖,王重阳这样的真修都有寿数极限。

    故而以这个理由不断回避他那些离谱的情缘。

    现在的话,他还能避开吗?!

    看起来,是有乐子了啊。

    唔,看起来,没准在卫渊大婚之前,老道士就已经被破了纯阳哎。

    黑猫类给遥远的某位湖中仙女发了讯息,然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是的,这样的话,老道士会很头痛。

    会手忙脚乱甚至于直接跳山逃命去了。

    啊呀,但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黑猫类舔着自己的爪子。

    毕竟我只是一只小猫咪。

    ……

    而就在此刻。

    一名身穿黑衣,白发挑染,眼瞳金红之色的青年站在了龙虎山下,抬头看着龙虎山上正一天师府,看到那瑞气蓬勃,隐隐能够听到了山上道人们言语开心不已。

    舔了舔舌头,眼底的金色里面带着血色的光焰。

    娲皇,就在这里吗?

    看起来没有多少强者在啊。

    祂扭了下脖子,发出细碎的声音,而后化作无支祁的模样。

    迈步走向了龙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