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 因果加倍,忽帝:感受痛苦,卫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64
  第1252章 因果加倍,忽帝:感受痛苦,卫渊!

    卫渊陷入了沉思当中。

    因果,莫名其妙就出现了一堆又一堆,他揉了揉眉心,只觉得眼前能够看得到的阴阳涟漪也越来越多,他需要的是横跨阴阳之海的巨大而坚固的因果,其中尤其必须要以本来就要回到未来的张若素为核心。

    而现在这些增加的因果,则是在这个时代的。

    和这个时代的因果越多,不单单代表着卫渊本身越容易遭遇到阴阳涟漪的影响和吞噬,每日需要破解的阴阳涟漪数量陡然增加,还代表着他想要离开此世遇到的阻力也会越来越大。

    “得要进一步收敛自己的行为,若非必要,绝不去和此世之人产生联系,绝不能了……否则的话,搞不好就得在这个时代一直呆着了,想要回去也变得更加麻烦。”

    卫渊看着眼前浮现出来的层层叠叠的阴阳涟漪,伸出手,屈指叩击。

    当的一声。

    如同玉磬清音,徐徐散开。

    虚空之中,又有一道阴阳之气汇聚而成的法则涟漪散开,化作了阴阳两道气息平复,那攀附在了老树枝丫上的黑蛇张开口吞吐了墨色阴气,而纯阳之气则是散开来,飞入了那乌龟身上,让其龟壳之上的纹路越发细腻。

    卫渊安心修行,并且打定了主意,不去牵连太多的因果。

    每日里只是去捉摸着破开阴阳涟漪,将这些东西对自己的干扰压低到最低的程度,时间长了,他发现做这些阴阳法则的涟漪,似乎也没有那么地无趣了,毕竟万物皆是阴阳所属,拆解组合,自然也有一番的妙趣。

    王重阳欲要得道,少说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按照历史来说,得是在创下了全真一脉之后,天地气韵的反馈之下,才更进一步。

    这漫长的时间里面,卫渊有的是时间慢慢解析,只是伴随着他在阴阳之道的造诣一点一点地提升,此地的阴阳二气,便也自然而然地越来越浓厚起来了,那一蛇一龟,原本是万万吞噬不得这么多元气的。

    但是卫渊一开始的时候,每日只有一道。

    第二日多些,第三日可能还会变少些,时间慢慢过去,它们也在慢慢的熟悉这阴阳二气,那蛇原本不过手掌之长,每日里面吞噬至纯的阴气,最终竟然越来越大,几如异兽,而那乌龟最后不知不觉也已如磐石,取代了卫渊坐下的青石。

    平日里面来此吞噬元气,偶尔听卫渊讲道。

    而卫渊沉迷于解析阴阳之法的时候,则是悄悄地溜下山去,也不伤人,只是在山中奔腾,撒欢,更是跃入了山下寒潭之中,拨动浪潮,偶尔被人见到,则见犹如巨兽翻腾,鳞甲铮铮如铁,尤其夜间,天则明月,巨蛇行走游动之时,摩擦开合,几有火星,绵延而去,如神如龙。

    好在这两个偶尔也曾经听过卫渊讲述道法,每日里吞吐日月,走的是正宗的道门修行之法,并不伤害人,只是因为体型委实是巨大无比,哪怕是自己说自己很和善,但是旁人见了之后,无不是给当场吓得半死。

    就算是两兽自有玄妙法门,护住对面儿的心神。

    这些人反应过来,也就只是怪叫一声,喊一句我的亲娘欸,恨不得亲娘多生两条腿,连滚带爬地逃了去。

    也不知道多少时日过去,卫渊终于在阴阳之道上又有领悟,伸出手指点出,就看到了阴阳二气变化莫测,展现出了诸多玄妙的特色,在一瞬间破去了阴阳涟漪的时候,顺势并指一扫,朝着前方递出。

    下一个瞬间,那无数的涟漪竟然汇聚如一,犹如利剑,破开前方,在卫渊的眼前劈展开了一道裂隙,而裂隙的另一侧,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了汹涌澎湃的阴阳大劫,看到自己的身躯坐在那里。

    卫渊自语道:“原来如此。”

    “阴阳万物,时空自然也是属于其范畴。”

    不过,他现在虽然做到了解析空间,但是其实是因为阴阳大劫不断冲击着卫渊的身躯,继而作用于此刻的他,故而可以反向追寻方位,想了想,卫渊伸出手指轻轻一点。

    此刻在卫渊本体身边的那一柄玄黑浊世旗猛地大放流光。

    而后竟然化分出了一道残影。

    只是瞬间,盘坐在那老龟背上的卫渊伸手中竟然也多出了一柄玄黑浊世旗,看上去和原本的玄黑浊世旗一般无二,只是灵韵远远不如,隐隐约约还有一种模糊之感。

    这样的玄妙法宝,分身化影也只是寻常,倒不如说做不到这些才是奇怪,卫渊握着这一杆旗,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对于这阴阳之道的变化流转,又有了更多的心得体会。

    卫渊右手一震,玄黑浊世旗猛地展开,展现出清浊变化的神通,卫渊周围的阴阳法则涟漪刹那之间就被镇压住,没有那么恼人,卫渊松了口气,道:“果然,靠着这法宝的镇压,就可以大幅度降低阴阳法则的干扰。”

    “接下来,只需要不再增加新的因果。”

    “就可以比较安稳地待下去,然后等到王重阳得道,八仙渡海,我就可以顺顺利利地回归了。”

    卫渊松了口气,只是又看到了坐下的老龟还在,在老树的树枝上攀附着的大蛇却已经消失不见,左右去看,也看不得它,微微皱眉,看向老龟,问道:“你们两个,是又去了哪里玩耍?”

    老龟连连摇头,又有颔首,不住朝着一个方向示意。

    卫渊道:“这是要我随你去吗?”

    卫渊起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这里实在是坐了太久太久,也不知道是过去了多么漫长的时间,再加上阴阳之气的奔走流动,可以崩散万物,连脚下的鞋子都已经化作了齑粉消失不见,应该是某一日不小心拆解阴阳的时候,波及到了自己的鞋子。

    抬手的时候,发现木簪也已经被蛀空,索性随手摘下,抛在一侧。

    那老龟知道卫渊要动的时候,殷勤不已,主动地站起来,脚下生出一道道水波浪涛,就这样载着卫渊往外行去,途中也将发生的事情和卫渊说了一遍——

    山下有驻军,不知道是哪里的队伍,龟蛇两个不知道下面多了驻军,也曾经下去转悠过,偶尔被军队的悍卒见到,但是却未曾伤人,反倒是帮助驻军驱逐了些虎豹之属,一来二去,那些卒子竟然给他们两个立了一个小香堂。

    找了人刻了木雕,还画了画像。

    因为是人立下的香火堂,又因为单纯的灵兽形状祭祀,怕不是被某些士大夫又说是什么淫邪祭祀,又狂喷他们这些兵士,故而这些士卒一拍脑袋,索性就请那些在军中给将军们画像的匠人画成人的模样。

    又因为这些匠人画武将画习惯了,也懒得去改,直接就是把两尊武将的脑袋换成了龟和蛇,龟者手持双锤,而蛇者则是如同三国年代的莽张飞一般,手里提着一杆丈八蛇矛。

    而今日蛇不在的原因,却是因为山下害了瘟疫。

    它受到香火供奉,其实这些东西对他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此刻它的灵智如同孩童一般,已经将那些给它画像,还给它供奉吃食的人当成了朋友,当卫渊抵达的时候,看到了那蛇正在山中高处,张口吐息,将那疫气尽数吸入口中。

    然后再以纯粹的至阴给磨砺成粉碎。

    只是如此最多只是能够将这些疫气吞没,使得其不再继续发生。

    却难以让已经患病之人恢复身体。

    而其道行也没有很高,如此勉力为之,已经是有些损伤了根基,卫渊远远看到了那些百姓都面有病弱之色,咳嗽不止,不时地还能够听得到哭泣的声音,叹了口气,道:“回来吧。”

    已经筋疲力尽的黑色游动而来,鳞甲已经有如巨石一般。

    卫渊看着山下的状态,不知为何,忽而想到了很久很久之前,那个年少的少年道人,奔波在各地去治理病疫,治病救人,自嘲一笑,道:“刚刚才说了不愿意沾染因果。”

    “要不要让我这么快就破了因果的话?”

    他右手中的玄黑浊世旗朝着地面轻轻地一点,下面军营之中忽而听得了一阵阵骚乱,而后就在他们几乎是半边带着玩笑的香火堂下面,只听得咔嚓咔嚓几声巨响,竟然就这样出现了一口泉水,里面泉水咕嘟咕嘟地流出来。

    有平淡的声音落下,道:“民患病者,可饮此泉。”

    众人皆惊愕不已,而后有人尝试饮水,果然疾病皆去,将军这才发现了手下兵士做的事情,道:“你们竟然祭祀这些山野精怪?!”兵士们为了防止自己被惩罚,只好硬着头皮狡辩道:“这,这不是山野精怪。”

    “我们那一日,看到一只巨龟背负巨蛇下来,正如同玄武。”

    “啊对对对,就是玄武!”

    将军皱眉道:“玄武是四灵,只是图腾,并非是人格化的神灵。”

    “怎么会降下神迹,还口吐人言?!”

    旁边谋士见到主将动怒,笑着道:“妖物尚且可以修行成人,何况神兽?反正百姓疫病去除,这也算是一桩好事了,也算是将军的功绩,二来,近来官家心情不愉,此事足可以称得上是祥瑞了,上禀朝堂,也可让官家欣喜。”

    将军神色缓和下来,狠狠地瞪了一眼属下兵士,慢慢点了点头。

    “就如此罢……”

    如此,那些兵士方才松了口气。

    宋·高承《事物纪原》——营中有卒见龟蛇者,军士因建真武堂。

    二年闰四月,泉涌堂侧,汲不渴,民疾疫者,饮之多愈。

    帝下诏建观,赐名“祥源”。

    玄武之神的人格化,自此而始,因避讳宋祖赵匡胤的表字玄朗。

    故而不称为玄武。

    改称真武。

    此事定下之后,皇帝听闻有仙人之迹,派遣道人上山,希有望气之术,能够拜见到这位真武仙人的真容,好塑像供奉,而就在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卫渊盘坐在山崖之中,看着周围几乎是疯狂暴起的因果,嘴角抽了抽,茫然。

    “不对……”

    “这不对吧??”

    “我是救人了,但是给他们治病可以有这么大因果吗?这么大?!”

    “卧槽你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