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 卫渊他不想有因果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98
  第1251章 卫渊他不想有因果

    众人一同大笑,那真灵蒙昧状态的王重阳虽然不知为何,却也不在意,不惶恐,只是安然坐下,坐于席间,举起酒壶往嘴里面倒酒,最后摇晃了下,一滴两滴,全部都喝干了,有些遗憾地把酒杯倒下。

    卫渊看着此刻的王重阳,道:“重阳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王重阳眼底也有怅然,道:“金国已不能够回去,怕再做些事情,牵连父母;而这大宋朝已经从上到下烂透了,有名将而不能用,让名将不能死战于沙场,而倒在了牢狱之中,这样的国家也没有呆着的必要了,百年之内必亡。”

    “此刻看来,天地虽然大,却已经没有我容身之处。”

    “不如游于名山大川,做那方外之人。”

    卫渊看着眼前的落拓道人,道:“那你可愿意入我门下?”

    王重阳自方才那一剑横空而来,就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些人的不同凡响,当即拜师行礼,毫无半点的迟疑,卫渊伸出手取来那一柄纯阳剑,递给眼前的王重阳,道:“这一柄剑是当年吕洞宾大唐时代的兵器,一路护道而来,斩杀不知道多少的妖魔。”

    “今日与你。”

    “望你也能走到那为后世开宗立派,为一代先祖的地步。”

    尚且不知道,自己未来的道统之大直可以和龙虎山正一道统抗衡,甚至于还要超过一丝的王重阳只当做这不过是师长的劝慰。

    这个还穿着囚服的青年,也不知道自己未来会被尊称为【重阳全真开化辅极帝君】,带着一丝恭敬感地接过了纯阳剑。

    纯阳剑自有灵性。

    此刻犹自在剑鞘之中鸣啸长吟,许久不绝。

    卫渊带着一丝温和笑意颔首,看着眼前的八仙和王重阳,不知为何,忽而想到的却是浑天——帮助自己得道,寄希望于归墟之主子归,也曾经留下了后手,让后土得以脱困而出。

    想到了倏忽二帝,浑天超脱失败之后,两位剥离了自己的部分权能。

    然后创造出了道果之下最强的噎鸣。

    一代一代,也不过如此,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是在那些强者布局之中一部分的自己,此刻也成为了布下暗子,助人得道,推动神话传说化作现实的那个位置。

    再往上看,也已经无人。

    卫渊感觉到了因果的汇聚,八仙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隐隐约约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玄妙感觉浮现出来,只是此刻的王重阳修行和道行还远远不能够和八仙的其余几位相提并论,还没有办法做到逆反后天为先天。

    而卫渊已经感觉到了,刚刚他施展因果,让纯阳剑自行激发出来,找到吕纯阳转世身,已经让自己受到的阴阳干扰越来越重,此刻眼前的一切都带上了丝丝缕缕的涟漪,万物之上的阴阳似乎也被展现出来。

    真的是跗骨之俎。

    卫渊道:“张道友,重阳的修行,就交给你了。”

    ???

    明明是你玉虚一脉的,你又甩锅?!!

    又甩?!!

    张若素大怒。

    转头的时候,却看到卫渊的眼瞳之中幽光涟漪,周身的气息似乎也有隐隐的不对,若非是此刻卫渊是一缕神念托生的话,他几乎完全不能察觉到卫渊的状态,当即怒气一散,皱了皱眉,道:

    “这样的话,你自己保重。”

    旋即看向前面的王重阳,叹道:“还要几十年时间,他才能完成自己的功业,走到羽化的那天,罢了,先将你这一身的真气散去,重新修行当年吕纯阳所修的庚金纯阳之法。”

    王重阳道:“若是这样话,不知道可不可以容弟子回家一趟。”

    “除去了禀告父兄老母,让他们不必担心于我。”

    “弟子在那里还有一位义子,是我一位好友的孩子,我此次在外修行,恐怕也无法做到义父的职责。”

    张若素抚须道:“当然无妨,你那义子叫什么名字?”

    王重阳道:“他今年才两岁。”

    “叫做坦夫。”

    张若素想了想,辛坦夫?不认识。

    不过听这个名字,文文雅雅的,倒像是当年靖康之耻时候,被迫留在了金国境内的读书人起的。

    这个时代,在金国境内的汉人,这样的名字,还真是很标准的时代烙印啊,离别之时,卫渊传授了王重阳一门剑术,既是剑术,又是吐纳之法,同时还附带有剑遁之法,算是尽到了师徒这一名号的义务。

    做完这一切之后,八仙自离去,带着王重阳远离了中土。

    岳飞的死亡,在大宋的朝堂之上,并没有能够掀起更多的涟漪了。

    仍旧是彼此恭贺,是圣明天子。

    已经赋闲在家的韩世忠质问秦桧岳飞之事,得到了莫须有三字。

    这位为了大宋战斗一世的名将惨然而笑:

    “莫须有?莫须有?”

    “相公,‘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看着大宋江山,岳飞之死,却也让他整个人最后的心火被熄灭了,张俊附桧主和,中兴四将之一的刘光世不堪大用,却也在十个月后去世,韩世忠见自己白发苍苍,看着这繁华的大宋江山,最后一点心气被大宋皇帝亲自浇灭了。

    一世宿将,十八从军,平定天下,抵御西夏,剿灭方腊,辗转南北。

    晚年杜门谢客,口不谈兵。

    不知泛舟西湖之时,是否后悔,当年扶赵构继位,两度救他性命。

    而卫渊眼前也尽数都是层层叠叠的涟漪,一圈一圈地荡开,让他的视线已经模糊化,只好循着因果本能,找到了一个风景秀丽,没有多少人打扰,灵气却也颇为丰厚,适合他调养自身状态。

    “总不能八仙还没有渡海,就被拉回去了……”

    “这也太惨了。”

    “呼……尽可能地收敛自身,不可以再牵连什么因果了,再这样下去怕是在这里也要‘补课’了。”

    旋即又想到因果特性,安慰自己。

    “旁人估算因果是越算越错,我应该不至于如此。”

    不过卫渊也发现,或许是因为自己离开了那阴阳之海,却又受到阴阳之海的影响,眼前的万物都在那法则的干扰之下呈现出了阴阳两种变化的模样,看山看海,尽数都是阴阳之气的流转盘旋。

    有一种,阴阳大劫追上他,却没有想到给他展现出来阴阳之道是怎么解析万物的感觉,明明是该补考,结果直接把试题的答案给发下来了,卫渊索性安然等待着渡海之事的开始,自己则是在这里,平和地看着阴阳的流转变化。

    解开了一个阴阳之变化,就会有两个出现。

    人在闲的无聊的时候,就算是这样的事情也是有意思的。

    不知道年岁,偶尔也会有失败的时候。

    有一条蛇身上的阴阳二气,被卫渊弄错了,变成了纯阴无阳,也是卫渊通晓诸多的法门,硬生生创造了一门炼气之法,让那一条蛇活了下来,又有一只乌龟,则是因为卫渊先前炼蛇出了错,过于小心谨慎,结果又搞出了个纯阳之龟。

    现在这两个动物也通了灵。

    趋吉避凶的本能,比起寻常的人类可是要强大许多的。

    知道在这个道人身边有好处,便是绝对不肯离开了。

    那一只乌龟藏在了卫渊的身旁青石,而蛇则是顺着树干攀援而上,最后缠绕在了树枝上,每日里对月吐纳,而卫渊察觉到了这一蛇一龟的存在,倒是也不在意,倒不如说,在这里枯坐无趣。

    若是有什么活物还在的话,倒是有些意思。

    每日解析万物之阴阳,或者一日有成,或者需三五日,每次阴阳二气流转而出,那一条蛇吞吐阴气入腹,每日里眼见着身躯越来越大,鳞甲幽黑泛光,那一只乌龟则是吞呐阴阳之中的阳属之气,身躯庞大,龟壳的间隙之上泛起白色,玄妙无比。

    不知道多少时日过去。

    王重阳和八仙一路修行,一路前行,行程极慢,竟然是耗费了足足数年的时间,找到了自己的好友,此刻原本岳飞去世之时才两岁的孩子,也已经七岁,开始学文读书。

    而再见到面的时候,那好友也已经是郁郁不平之气充塞胸中,两人饮酒坐谈,忽而激昂壮阔:“金人日渐侵我中原,中原却是自毁长城!”

    “岳将军已死,韩世忠将军已老,中原无将可以用,何日此地才能够回归故国啊!”

    王重阳的好友不由得落下泪来,而看着那方才七岁的孩子,王重阳道:

    “这孩子是要读书,不妨随我入道。”

    而位好友却摇头道:“我儿有大志气,不是方外之人,况且,就算是我原因,我父恐怕也不肯的,他时常带着孩儿登高望远,指画山河,还是在怀念故土故国啊。”

    “况且,我的儿子也有壮志。”

    他摸着自己孩儿的头,王重阳看着他,道:“是要读书,还是学武?”

    那虎头虎脑的小少年道:“为什么不能文武双全?”

    “我全都想要啊。”

    王重阳哑然失笑,道:“好,那我就将这法门传给你,且看好了。”

    掌中纯阳剑铮然鸣啸出鞘而来,将卫渊所传授的剑诀尽数展现出来,剑气寒芒,犹如六月飞雪,寒意森森,足以在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他在此地三月有余,将自己的剑术全部传授给了这个文官出身的义子。

    临行之时,沉默了下,从袖口取出一物,道:

    “我曾经去劫狱,虽然不能够将岳飞将军救出来,却又得传此物。”

    “岳将军在狱中就已经知道自己恐怕难以幸免,那狱卒又是个义士,每日带进去笔墨,岳将军将一身的兵法战阵学说铸成一书,我去劫狱之时,遭岳将军托付,把此物带了出去。”

    “我看你有这样的才气,将此物托付给你……”

    “勿要,让我失望啊。”

    纵然是道行和修为越来越高的王重阳,在这个时候也在担心,担心自己所托非人,担心岳飞所托非人,但是看着那才不过七岁,虎头虎脑,眉眼之中,都是稚嫩之气的孩子,最终选择相信他。

    将岳武穆之兵书递过去。

    摸着义子的头,道:“不过,坦夫这个名字不好,重新去取个吧。”

    “呵……坦夫最喜欢哪位将军?是关云长,还是说韩信?”

    少年眸子粲然生光,道:“冠军候,霍去病!”

    “霍去病吗……是啊,平定天下,封狼居胥,自然如此。”

    王重阳感慨,斟酌了片刻,道:“霍去病,去病,去病。”

    “那么,从今日起,你便换做弃疾吧。”

    道人眼底温和,按着少年的头:

    “辛弃疾啊辛弃疾,岳飞未曾完成的事情就要交给你了,不要辜负岳飞。”

    “也不可,辜负大宋啊。”

    王重阳飘然而去。

    十四年后,辛弃疾二十一岁,聚众起义,后有叛徒张安国谋害义军首领,率部众归降金国,放到后世不过大学生的辛弃疾率五十人攻入五万金兵大营,时张安国正与金军将领饮酒酣畅,忽而听得外面声音大作。

    辛弃疾手持一柄青锋已经杀入进来,但见得剑气森然,气冲斗牛,竟非凡人剑术一般,金国将军尚未反应过来,眼前一花,已经被这个文人打扮却又披甲的青年一剑逼退。

    “怎么可能,有如此剑术?!!”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入五万人大营,捆缚叛徒而归,斩首示众。

    这一日之后,文武双全,兵法谋略天下无双的年轻人踏上时代的舞台。

    壮声英慨,儒士为之兴起,圣天子一见三叹。

    某一处山中闭关的卫渊皱眉,阴阳涟漪越来越重。

    奇怪……

    怎么回事,因果似乎越来越重了。

    哪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