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纯阳,八仙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15
  第1250章 纯阳,八仙

    南宋——

    临安城。

    一股纯粹无比的清气冲上了天穹,当日整个临安城上空,天色玄奇,金色的流光把整个天穹的云气都冲散了,云气散开之后,形成一种金色光尘般的异象,又被落日之时的阳光一冲,金红之色冲天而起,仿佛大鹏展翅。

    今日宰相秦桧相公入宫的时候似是被这天象给惊了一下,登台阶的时候,踩空了三次,又远远听到了为了那岳飞叫冤的学子和百姓们的声音,又有人说,今日这异象,乃是岳飞魂魄英灵不散,回到天上。

    重做了那大日金鹏鸟。

    秦桧抬起头,看着那天上的云气霞光,金色流转,确实犹如大鹏振翅。

    心中阴翳更甚了三分。

    而就在这临安城中,一处颇为奢华的豪宅当中,张果老被卫渊叫破了魂魄真灵之后,就如同陷入了大梦当中一般,不言不语闭口闭目足足数日功夫,等到了第七日早上,太阳初升的时候,一道紫气流转于东方,忽而落下,张果老方才如梦初醒。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午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张果老悠然长叹一声气,睁开眼睛来,气质玄妙幽深,已经和先前的自己截然不同,褪去了那种老迈之感,一呼一吸之间,隐隐然有着和天地万物融合为一的感觉,寿数也自然而然地提升,是所谓与天同寿。

    这就是道果之下第一阶梯。

    亦或者说,终于有资格去想一想那传说中道果境界的门槛吗?

    张果老,亦或者张若素心中复杂,回忆此次,自大唐时期转世,一直到现在已经是南宋年间,经历过诸多危险,也曾经斩杀过妖魔,遍览山水风光,到了如今,终于留下了各种的传说,此刻化作锚点,踏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期间只需要踏错一步,没能够坚持修行,而是沉醉于花花世界当中。

    前路就会彻底断绝,再无半点回归原本时代,自身化作锚点,勘破岁月迷雾,踏足道果境界之下最强阶位的可能。

    当即抚须朗声道:

    “得道年来八百秋,不曾飞剑取人头。”

    “玉皇未有天符至,且货乌金混世流。”

    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而后睁开眼睛。

    气质从容平和,飘然若仙人。

    然后看到了一个黑袍道人坐在前面,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拿着一串葡萄往嘴巴里面塞,眼睛里面笑意盈盈,左手打了打招呼:“哟,早啊张道友,吃了吗?”

    微笑从容张若素:“……”

    心脏骤停!

    草,忽略!

    下意识抬手,捂着心口噔噔噔后退。

    刚刚突破了实在是太开心,竟然忘记了把自己叫醒了的就是卫渊这个家伙。

    不是,这家伙现在不是应该在一千多年之后的人间界吗?!

    怎么会在这里?!

    那黑发道人摊了摊手,嘴角还带着笑意,但是却是一副调侃的语气,道:“张道友,小心身子啊,这个时代可是没有上清灵宝宗的护心救命金丹给你嗑的。”

    张若素下意识地回答道:“没关系,我自己会炼了。”

    虽然说失去了记忆。

    但是当年和灵宝宗有一番机缘之后,灵宝宗愿意开放部分典籍和丹药的配方秘法给他,失去记忆,陷入了胎中之迷,完全不知道发生过的事情的张果老·若素同志,仍旧靠着本能,坚定无比地选择了【救命护心丹】的配方。

    并且在这几百年的时间里面,掌握到了炉火纯青的级别。

    当年的灵宝宗宗主都呆住了,问他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灵宝大洞真经》都可以开放啊。

    你选一个效果偏门,炼出来几乎都没有什么机会派上用场的救命护心丹?

    但是张若素非常且无比地坚定。

    就这个了!

    卫渊怔住。

    而后放声大笑,极为酣畅淋漓。

    张若素无可奈何,最后也似是被他影响到,无奈摇头失笑。

    轻笑,含笑,最后也不知道何时,只是酣畅大笑。

    卫渊看着张若素此刻的状态——已经完成了过去锚点的统一,本体之处,应该也已经有所感应,只要回归过去,过去现在合二为一,便可以彻底踏出那一步,成就真正意义上的道果之下第一阶梯境界。

    若是执掌玉皇金符,四海之力归于己身。

    完全可以和未施展出道果层次的强者拼命死磕。

    而若是要进一步——

    因为【命运】的所谓善缘,浊世雷神杀死了清世的雷神,之后清浊两枚雷霆道果都落入了卫渊的手中,大部分的权能拆分开来,化作了天庭雷部符箓体系的核心部分,而最核心的部分,属于道果的本真一点灵机却还存在于天庭。

    张若素再进一步,执掌雷霆道果,立刻便可以走到道果层次的力量。

    人间界终于有了一个可以长时间坐镇的顶尖战力,而且还是可以基于超巨型天庭符箓阵法,做到超广距内大范围AOE攻击的那种类型。

    他微微抬手,微笑道:“修行千年,一照得道。”

    “证长生不灭,与日月同辉,逍遥于天地,道友,恭喜。”

    张若素心中亦是感慨万千,拱手回礼,正色道:

    “多谢道友助我。”

    卫渊看着眼前这已经脱胎换骨的好友,心中也是颇为欣喜,而到了这个时候,他忽然明白过来,自己得证因果之道的时候,浑天出现朝着自己恭喜之时的状态和心情,此时此刻亦如彼时彼刻。

    只是人事皆已不同。

    张若素道:“不过,你怎么会突然来到这个时代的?”

    “总不至于,只是专门为了渡我来的吧?”

    卫渊道:“是,却也不全是。”

    他手中端着一杯酒,将先前发生的诸多事情,都向眼前的张若素详细说了,让老道士听得瞠目结舌,目瞪口呆,最后呆滞道:“所以说,命运已经被揍翻了,然后浊世之基死了之后,浊世大尊改头换面,重新变得勇武豪杰?”

    “归墟之主其实是以自己的性命作为筹码,然后将【命运】的情报搞清楚了?他其实是董仲舒?还是当年儒家夫子的三千弟子之一?”

    “夫子也活了?!”

    “卧槽,我才离开多久,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我龙虎山没什么事情吧?!”

    卫渊安慰他道:“没什么,也就是两位娲皇都在,元君也在,伏羲也会没事儿来这里串门,哦对了,无支祁也踏足道果了,现在龙虎山上常态化有五个道果层次在,不会有事情的。”

    五个道果……

    张若素捂着心口。

    卫渊道:“另外,回去之后,你可能要稍微帮忙赶一下身份证。”

    卫渊声音顿了顿,补充道:“大概很多。”

    “不止一张。”

    !!!

    张若素捂着心口踉踉跄跄后退,嘴角抽搐。

    老道士下意识脱口而出道:

    “你,你根本就不是来度我成仙的。”

    “你是来超度我的吧你!”

    “心脏都受不了了。”

    卫渊摸了摸鼻子,咳嗽一声,道:“能者多劳嘛,况且……”他声音顿了顿,道:“等到了八仙渡海之后,你恐怕还要给另外七个做身份证明,另外,瑶姬和苍龙,麒麟那边可能也需要帮忙。”

    “大概可以直接凑个整。”

    张若素张了张口,一时间甚至于无言以对。

    老道人叹了口气,只好把这件事情暂且抛在脑后。

    未来的事情。

    那就只好交给未来的我去头疼就好。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张若素抚须道:

    “所以,你要借助八仙渡海的因果,得以踏破阴阳之劫对你的困境?”

    卫渊点了点头,在这个时候,他耳畔还能够听得到,阴阳大劫的波涛涌动的声音,而且比起之前听得更加清晰更加明显,毫无疑问,是在他前几天出手,点破张若素的胎中之迷,让他整个人‘苏醒’过来,动用了因果之力,导致了阴阳大劫锁定了他。

    也就是说,以现在的状态,他越是动用自己的力量,就越是会受到阴阳之劫的牵引,到了最终,甚至于有可能会被阴阳大劫直接将这一缕神魂意识给拉扯回去,当然,也有可能是那大劫被他引动下来。

    在这个时代的人间界降临,爆发。

    无论是哪个选择,都不是那么地美妙。

    毫无疑问,卫渊在控制自己的力量,不能随心所欲地运用,只是哪怕离开了阴阳大劫,还会不时地看到虚空中泛起的涟漪,而后须得要以阴阳之道将其化解,镇压,以免其扩大化,真正地引起灾劫。

    倒像是虽然离开了那里,但是该要做的功课还是得要做。

    张若素略微沉吟:

    “不过说起来,我们这段时间,在天下各地游走,正是为了寻找到吕纯阳的转世之身,他的剑术超凡,道法也是高深莫测,若是转世的话,此剑自然生出灵性。”

    他取出一剑,横于手中。

    正是吕祖纯阳剑。

    卫渊道:“其余八仙在何处?”

    张若素神色黯然了一下,道:“你来得迟了些……岳飞岳武穆已经被赐死,而且并非是传说中的风波亭,历史上是在狱内被以拉胁之刑,也就是以钝器猛击肋骨胸骨导致的死亡,极为痛苦。”

    “当年我们曾经立下誓言,不以自身的实力去干扰控制人间王朝的走向,这当初是为了防止,修行者产生心魔,毕竟体会过一切都在掌握中的那种高高在上之后,很容易真的把众生当做了奴仆,而自己高高在上。”

    卫渊道:“那么他们去做什么了?”

    老道抚须叹息道:

    “我们本来打算在风波亭前将岳飞带走,然而却未曾想到宋帝竟然胆怯到了连这几日都等不得了,我们未曾救下他,但是倒是有一名青年去劫狱了,那青年带着岳飞杀了出来,却因为势单力薄,最终连自己也陷落。”

    “我们没能救下岳飞已经是可惜,也不能让壮士遭遇危险。”

    “他们两个去救人了。”

    卫渊点头,道:“这样的壮士当然该救下来。”

    他看着手中那柄纯阳剑,屈指叩击剑身,神剑鸣啸数声,丝丝缕缕的因果流转入其中,卫渊道一声且去,伴随着耳畔的阴阳波涛声音越来越大,那剑也化作了一道流光飞去。

    卫渊起身,道:“找到了吕纯阳,也好解决这些事情。”

    只是剑光飞遁而去,他们却看到那剑光在临安城转了转,飞入了城外一处地方,施展出咫尺天涯的步法,去了的时候,看到那是一处破庙,上面佛像已经有些老旧,铁拐李和汉钟离站在一旁,一名穿着囚衣的青年手里握着烧鸡,大口吞咽着,二十多岁年纪,黑发垂落,眸子尤其漆黑。

    那柄纯阳剑,铮然鸣啸,倒插于这青年身前,剑鸣悠长。

    张若素眼瞳瞪大。

    汉钟离解释道:

    “这便是那位壮士了,年岁不过二十八九,原本在金国境内的汉人,一力抗金,甚至于混入金国官吏之中,为抗金力士做了诸多帮助,听闻了岳元帅事情,心中不忿,索性辞官而来,为了的就是劫狱,却是,却是……”

    他说不下来。

    只是那青年眼底对于大宋的期待早已经燃烧成灰。

    身为汉人,却生长在金国的境内,渴望着回归故国,却连彼此神交已久的名将却也陨落于自己人的手里,这对于任何有志之士来说,都是极为痛惜的事情,青年神色隐有黯然悲怆。

    也不答话,盘坐在佛像之前,大口吃肉喝酒,打扮像是个乞丐,行为却像是个豪杰。

    张若素看了看那落于青年身前的剑,道:“纯阳?!”

    那青年把最后一块肉咽下去,大口喝完了酒,回答道:

    “这位老道长应该是找错了人,什么纯阳?”

    “那是吕祖的号吧?我这样的后辈修者怎么敢这样叫?”

    张若素看着眼前这虽然衣着破烂却难掩风采的道人,笑道:

    “那你叫做什么?”

    青年提着一把破破烂烂的剑,起身拱手道:

    “在下俗家姓王。”

    “并非纯阳。”

    “而是重阳,名为允卿,道号重阳,便是王重阳了。”

    张若素呢喃自语:“纯阳,重阳……纯阳……”

    铁拐李和汉钟离也是面露喜色,忍不住大笑起来。

    重则为往日之事再现,往日之人重逢。

    纯阳之名,再现于世,是以为【重】。

    王重阳。

    张若素和卫渊对视一眼,指着那青年,放声大笑:

    “却终于找到你了!”

    八仙,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