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天师归位,真人得道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73
  第1249章 天师归位,真人得道

    突如其来的问题,突如其来的变故,原本已经在风雪之中冻死的乞丐忽然睁开双眼,让那崇道的老者差一点被吓得大喊出来,也就是平素里面吐纳养气,多少算是有些养气功夫在,这才没有被当场吓晕。

    除此之外,也有一股股的温和气息落在他的身上,安心宁神。

    可是即便是这样,那老者也是被吓得猛地起身,噔噔噔连退了好几步,脸色煞白,而听到那人的询问之后,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回答道:“你在临安城里面,也不知我大宋,果真是疯癫啊!”

    大宋……

    卫渊心中自语。

    知道这是宋代时期。

    而吕洞宾当时兵解是在北宋年间,不知道距离当年到底是过去了多少年。

    自己需要找到八仙,令八仙归位,方才可以一口气直接掠过阴阳之海,回到现世之中,况且,张老道在岁月之中已经呆得太久太久了,他也该回来了,人间界此刻缺乏顶尖之下的一流战力。

    走了一个张老道。

    回来八仙这个神州神话里面顶尖的组合。

    也可以极大地缓解人间界的实力问题,或者说,当卫渊无支祁他们外出的时候,人间界也可以有人守家,不至于两个人一出去,神州内地就变得孤立无援,没有足够有分量的强者镇压。

    还有……那个因果冥冥的感应之中,不逊于无支祁证道时期的反馈。

    那老者却也是半个修行人士,在先前的惊吓之后,却也知道眼前之人并非是什么鬼魅,假死还生,这也应该是一尊难得的奇人异士,此时他来买些酒肉,见他身上衣服仍旧还是破旧不堪,但是神采气质,皆是不同凡响。

    当即抚须笑道:

    “这位小兄弟,现在天寒,若是不弃,不妨去寒舍之中,吃两杯酒?”

    卫渊稍微斟酌,看到这老者身上一股清气,又有丝丝缕缕的因果纠缠,似乎和自己也有些关系,当即答应下来,老人笑着邀他同行,临行之时还赠予那店家一些银钱,便说是多谢他方才的故事。

    老者自称寒舍,但是却是一处颇大的宅邸,在这宋代,能够有这样的宅邸,恐怕家族之中也多有官僚,是士大夫出身,老者带着卫渊进来之后,家中仆从好奇不已,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只按着那老人的吩咐,带着卫渊去洗漱,更衣。

    而老者已将手中之酒肉递过去,吩咐道:“张道长最喜这一家的吃食,我亲自买来,你们再将冷菜八种热菜八种时兴瓜果切一盘凑来,勿要出了差池。”

    只是老人进门准备换一身衣服的时候,却被妻子拦住。

    那老太太白发如霜雪,仍旧是插着金步摇,一双眸子含威不露,虽已老去,仍可以看得出来,年轻时候也是一位姿容清丽的美人,只是现在这老太太却是恼怒起来:“又去买酒肉了?”

    老者尴尬道:“咳咳,是,张道长每十年才来一次。”

    “不多,不多。”

    老太太眉头抬起,道:“是十年才来一次,可是咱们年年都给他银钱,可曾有一日少了?!”

    老者咳嗽两声,道:“可是,张道长也说了,可以庇护我们家一百年不衰,而今天下几度大变,我们家不也一样是稳稳当当地过来了吗?些许银钱,就当做是结交奇人异士,又有什么不行的?”

    老太太扬眉道:“可以,那么那李清照又是怎么了?!”

    “她也都快要六十了,丈夫都死了,还下过狱,你为什么还要邀她来临安住?还时时地给她送些银钱?说,你是不是都这么多年了,还对那李清照余情未了?!”

    老者哭笑不得。

    自己和妻子都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来吃飞醋。

    当即无奈道:“她是为了明诚的《金石录》,校勘整理,表进于朝,我们年少时候也都是在一起的,我和明诚也是少年好友,儒家所谓立言立德,这《金石录》也算是明诚一生心血,不可以令其失散于世。”

    “至于所谓情谊未了,夫人,此番话却再不可说。”

    老太太咕哝道:“不说便不说。”

    “那那个乞丐儿……”

    老者感慨着道:“那可是人间奇人啊,夫人勿要失礼了。”

    ……

    浴桶之中,卫渊让自己的身躯浸入到了温热的水中,让水流冲洗着自己的身躯,双目闭住,让这一缕神魂一点一点地掌控着这个身躯,原本,这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过程的,但是这一次做来却是极为地顺畅。

    就好像是这个身体原本就是自己的一样。

    卫渊伸出手,五指握合,心中浮现出一丝丝古怪的感觉——

    “难道说,这就是我在宋代那一段时期里面的转世身……”

    “原来,不是每次的转世都能够正常地活下去的啊。”

    卫渊哭笑不得,却又有种,这才正常这才合理的感觉——唯独乱世才有可能有转世的机会,那么自然不可能每一次的乱世都能够活下来,都可以活得很好,而且从现在这个身躯的经历来看,过去有诸多混乱的记忆,连正常生活都困难。

    是玄奘坐化之前的祝福。

    没有想到,不单单明代时期会陷入太庞大记忆的干扰。

    宋代就已经开始了。

    而且,明代那个好歹还是正常状态的,转世到宋代的时候,就直接是被那恐怖的真灵记忆搞成了个疯子,乞丐,恐怕是玄奘那样的境界修为,也没有想到卫渊的真灵记忆里面究竟有多少东西吧。

    卫渊看到了浴桶之中的水泛起了层层涟漪,涟漪层层叠叠地碰撞。

    忽而竟然有阴阳气息流转而出,化作了一尾阴阳鱼。

    卫渊皱了皱眉,抬手将其打散看,却见到一切寻常,并没有什么阴阳气息的流转变化,也没有显化出来的阴阳鱼。

    “是阴阳大劫的影响吗?”

    卫渊揉了揉眉心,耳畔隐隐还能听得到,阴阳大劫的波涛汹涌。

    “……啧,阴魂不散啊。”

    ……

    就在那老者和老太太闲聊之后,老者沐浴更衣,换上了一身看似朴素,用料却很讲究的道袍,摆下了宴席,果不其然,才过一会儿,周围忽而就变得苍苍茫茫的一片,犹如云雾降下。

    一老者倒骑着青驴,从云气之中走出,衣衫飘飘,白发如雪。

    手中一酒壶,一竹筒,筒中有签,当真如同是人间仙人。

    除此之外,尚且还有一位青衫文士模样的中年男子,面如冠玉,气质洒脱出尘,绝非是往日里见到那些佛道之徒可以比拟的,张姓老者走下地来,那一头青驴转眼就已经化作了一片剪纸模样的东西,被收入了老道袖袍里。

    这一下,就连方才那老太太都不再说什么质疑的话。

    老者迎上前去,宾主落座,言谈之中,甚是融洽欢喜,推杯换盏。

    那张姓老道喝了几杯酒,忽而拈着酒杯,指了指院落里面的方向,含着笑意道:“那边似乎还有一位小兄弟,筋骨颇强,气血雄浑,当是壮士,不是凡俗之人,何不邀请出来,一起喝杯酒来?”

    先前让卫渊来此的老者一时踟蹰,他方才已经安排下人去引着那乞儿去另一处吃饭,但是此刻既然是这位疑似是传说之中,道门八仙之一的人开口,自然是无有不允,当即让属下前去找那人来。

    卫渊正在活动手腕和筋骨。

    这个身躯,太弱了。

    当然,这个弱小只是在他的判定里面,哪怕是玄奘开启的前世宿慧太多太杂,导致大部分的时间都处于疯癫状态,但是身体本能按照这些记忆里面的东西去吐纳,呼吸,仍旧养出了颇大的气力和手段。

    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便即有人来敲门,却是这院落里面的下人,将方才那老者的话语转述。

    卫渊抬了抬眸:

    “嗯?有客人来?让我去见一见?”

    虽然说只是一缕神魂,却也已经隐隐感觉到了故人之所在,微微笑道:“那么,就有劳带路了。”那仆从松了一口气,连忙在前面引着路,走出院落的时候,那张老道正在和旁边那文士韩湘子对酒闲谈。

    远远瞥见卫渊,笑着道:“果然是壮士,筋骨打熬,堪称是大成。”

    卫渊换洗之后,只是穿了一身黑色的道袍。

    足踏芒鞋,一根木簪束发。

    迈步踏前,神魂引动一缕气息,于是阴阳二气流转变化,这个时代本已经匮乏的灵气猛然被席卷,而后如同浪潮一般地被吞呐进入了这黑发道人身上,刹那之间,已生出气感,须得旁人六十年功力。

    张老道的眉头挑起,不知为何,隐隐心悸。

    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让他捏着酒杯的手指都僵起来。

    第二步走出的时候,气息升腾如旋涡,韩湘子的神色凝滞。

    等到了第七步的时候,那种道门悠远磅礴,仿若海域般的气息已经彻底成就,这院落中的老者和老太太惊愕不已,看到先前两位如同世外仙人般的存在面色迟滞,带着不敢相信地看向前面道人。

    他们的感知当中,整个天地的元气都环绕在这道人身边,呼啸磅礴。

    仿佛大海。

    那院中主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压住了心底的疑惑。

    带着笑意道:“两位仙长,这就是那位壮士了。”

    复又看向黑发道人,道:“来……”本来想要呼唤其名字,但是却忽然发现,自己只知道这个道人的外号水沟子,大号更好再加上个臭,全称是临安城破落户,臭水沟子,这句话如何能说出来?

    当即声音一滞,只是道:“我来介绍,这两位,可是得道真修,人间陆地真仙,你今日能够得见两位,可谓是莫大的仙缘,来,还不快快去见过两位仙长?敬酒一杯?”

    他担忧这乞儿不知道礼数,反而恶了两位仙人,连忙催促。

    顺便亲自斟酒一杯,但是还没有说话,却听得了动静,再看到,那两位仙人竟然猛地站起来,面色迟滞震动之色,看着那黑袍道人,道:“你……不,道友……不……”

    “前辈是……?!”

    院中已是沉默死寂。

    卫渊看着那比起先前见面的时候,更加苍老了些许的老道人,道:

    “许久不见了啊。”

    “上一次见面,还是仁宗时候了吧?”

    仁宗?!!!

    端起酒来的老者手腕一抖。

    那,那不是已经几百年前了吗?

    韩湘子瞳孔收缩,似乎想起了什么。

    张果老神色惊愕,下意识呢喃道:

    “元始天尊?”

    那受到惊吓的老者几乎步步后退。

    卫渊看到张果老的境界已经抵达了一种极为巅峰的状态,微微颔首,抬起手,手指之上,因果纠缠,阴阳轮转,道:“修行境界已经到了极限,一桩因果……终于也到了醒来的时候。”

    “沉湎如梦,过去现在,也不过泡影梦幻。”

    “何不速速醒来呢?”

    “张若素。”

    ……

    龙虎山上,黑猫类每日都只是打着哈欠来来回回地巡视。

    在每日的日常任务之后,就会回到了龙虎山的后山上,趴在了张老道的怀里,安然看着前面那一根越来越短的引魂香,有时候,它也想过,张若素会不会就这样,再也醒不过来,再也没有办法像是往日那样给它揉头。

    但是猫的世界里面没有太多复杂的东西。

    黑猫类只是等待着而已。

    没有张若素,和有张若素,其实对它的生活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也就是,每日休息的地方换了个位置。

    也就是每天多了一个需要做的事情。

    仅此而已。

    而这一天,在黑猫类打盹的时候,它看到,那一根引魂香上忽然出现了异相,烟气袅袅升腾而起,本来已如同顽石一般不动不摇的张若素,忽而颤动了一下,而后,平息许久的呼吸声音再度开始。

    悠长无比——

    一吸,引魂香的烟气就朝着口鼻而来,滚滚浩瀚,继而蔓延出去,最后一口气,吸干了龙虎山方圆百里的烟气云雾也似,许久之后,长呼口气,一呼一吸,长生之道。

    龙虎山钟鸣九九八十一声。

    黄色祥云,冲天而起。

    是真人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