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八仙渡海,所渡者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64
  第1248章 八仙渡海,所渡者何?

    潜藏于阴阳法则之中,来自于极遥远古老时代的信息,今日终于因为因果的刺激而重现于世,画面逐渐地消散了,而卫渊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发现,刚刚那个什么《颠倒阴阳速成手册》里面,伏羲好像真的没有在骗他……

    至少,对于伏羲自己的认知里面,那根本没有骗人。

    并没有所谓颠倒阴阳的修行法门。

    纵然说是【以阴阳二气解析世界,并且将其颠倒】,看上去如此繁琐,如此地复杂,可是对于伴随着世界阴阳概念出现的伏羲来说,那不过是本能。

    颠倒阴阳,那不是有手就会的吗?

    卫渊叹了口气,倒是知道了伏羲有时候恐怕并不是想要去‘渣’,而是他的认知和自我的逻辑,根本就不是可以用常规的方法去理解的,你不能让人去理解夏虫一样,也不能让寻常的生灵去理解伏羲。

    用人间一百多年前一位作家写的克苏鲁神话里面的东西来打比方。

    人类看到超过自己认知范围内和解析范围内的高位格存在会发疯。

    那么伏羲的本体就是,位格已经高到了克苏鲁见了都得自戳双目的状态。

    撒旦背上都得纹着你.JPG。

    但是这和我出去之后给你一斧头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

    卫渊此刻回去暴揍伏羲之心并无半点的减弱,而就在这画面衍化变化的同事,因果的锁链,已经彻底地抓住了某个存在,只是下一刻,卫渊的神色微有凝固,微微讶异,而后忽而长叹一声,道:“……原来如此。”

    这里是阴阳大劫和核心,是模拟回到了原本,连时间这个概念都没有意义的环境当中去,卫渊一斧劈斩出去,并没有能够直接打通这里和现代人间界的通道,而是打通了这里和过去某个时间节点的联系。

    寻常的【因果】,不够稳定,不够强大,无法让卫渊本体回归。

    但是此刻,在那裂隙的彼处,却又有数道特殊的因果,分开来的时候,并不是强大到无与伦比,但是他们彼此之间却又有隐隐的联系,隐隐展现出了后天八卦逆反先天之气象,牢固无比,坚硬无比。

    正是,人间·八仙!

    先前卫渊曾经‘看到’,隐隐有庞大因果反馈,不逊色于无支祁证道级的那一个机缘,正是应在了这里,而他们彼此之间修行的法门,也是卫渊当年所传下去。

    是从伏羲外在表现的神话概念【先天八卦】为基础。

    自行拆解开来,譬如吕洞宾便是庚金,而汉钟离则是离火,彼此各持一端,若是联手的话,就可以逆反后天成就先天八卦,阴阳轮转,和这个地方的环境相契合,又都和卫渊有着颇大的因果联系。

    这一下被卫渊的因果锁定,算是巧合,却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必然。

    但是此刻的因果却还不够强大,不够稳定。

    卫渊抬手轻轻按揉眉心。

    他有印象,吕洞宾的巅峰期,是在大唐时代,而八仙之中的最后一个则是在宋代的曹国舅,卫渊先前一缕神念抵达那里,发现张果老便是张若素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吕洞宾已经陨落兵解了。

    修行剑仙之道,走的是斩外魔积外功的路数,自然容易受伤。

    只是卫渊确信,吕洞宾还有转世之身,八仙修行的法门彼此之间互相有联系,哪怕是吕洞宾身死,其余七仙的气息也会将其真灵护持住,令其转世,只是不知道他的转世是在什么地方。

    卫渊忽而想到了自己的转世原因,唯独人世间的大争之世,大乱之世,方才有可能让那些已经度过了天地烘炉洗练的魂魄真灵,在大争之世的气运盘旋之中被拉扯进入到了人间界,转世为人。

    吕洞宾恐怕也是如此。

    “吕纯阳啊吕纯阳……我要看看,你这一世,转世成谁了。”

    找到吕洞宾的转世,重新凑齐八仙,让他们度海。

    彼渡海。

    我亦渡海。

    渡之,度之!

    卫渊抬眸看着远处的裂隙,这个裂隙不够大,也不够稳定。

    因果锁链不够强。

    【元始天尊】的本体无法降临。

    卫渊摇了摇头,索性盘坐在虚空之中,任由那无数的阴阳轮转法则纠缠在自己的身边,而后一缕神念瞬间分出,仍旧是黑袍道人的模样,只是瞬间就踏着因果之锁上。

    阴阳大劫,应激而动。

    而卫渊已经在一个瞬间掠过了此地,踏入了裂隙之中。

    阴阳之劫的反应虽然迅猛霸道,但是却已经无法追赶上卫渊的神魂。

    而此地,那柄具备有镇压阴阳,划分清浊之力的战斧被卫渊的肉身握在手中,其上自然而然有着玄妙法则散发,荡开了一圈圈的涟漪,于这波涛翻涌的阴阳之劫中央,仍旧开辟出一处安详之地。

    手中战斧没有了卫渊自我的克制,猛然分散开来。

    阴阳轮转,元始天尊盘坐于其上。

    头顶黄天庆云,流转变化,垂落下层层的霞光瑞彩,而一侧则是有着一面幡旗垂落身边,仿佛立于遥远岁月的尽头。

    ……

    大雪隆冬之日——

    临安城。

    虽然说如今的家国富庶,但是那也大多只是高高在上的士大夫们才有的待遇,寻常百姓也是过得紧巴巴的,今年也不知道怎么的,冬日尤其地冷,冻死个人。

    路边便有一人冻死了。

    来往之人感慨叹息,那冻死的人,却是在这一片儿街区里面颇为有名的破落户,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生来疯疯癫癫,如同一个痴傻之人,口里面总是会咕哝些旁人听不懂的事情,冬天也不知道避避风寒。

    今日一早就有人发现这乞儿坐在墙角,身子已经僵硬了。

    却是已经死了。

    路边儿的行人忍不住感慨叹息:

    “哎呀,真的是,造孽啊……”

    “这,今日怎么又死了一个。”

    旁边有个店家感慨道:“谁说不是呢?这天冷了,老天爷要收人了,也没法子了不是?不过也是因为此人疯癫,不知道避开风雪,这才死了的,要不然,去城外破庙躲躲风雪,多少能够避开这一劫。”

    那老人颔首,道:“这人叫什么名字?”

    “死便死了,多一个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是好事。”

    “没名没姓便死了,也太过可怜。”

    店家道:“老先生真是好心肠,不过,他这人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一会儿说自己是个秦国人,还是始皇帝手下的什么黑冰台,一会儿又说自己是唐朝人,还说是玄奘大法师的表兄弟,又说自己认得诸葛武侯什么的。”

    “哈,这些话都没头没尾的,咱们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名字。”

    “也就是常常胡乱地走,有一次大约是天黑路滑,一不小心走到了臭水沟里面,又给几个皮痒了的野小子给见着了,就绕着他喊臭水沟子,臭水沟子,不知道怎么地,这个奇怪的外号,便是传开了。”

    “您若是不在意的话,也随着叫他一句臭水沟子便是了。”

    那心善崇道的老者一惊:“这,这岂不是常被欺负?”

    “欺负?那倒不是。”

    现在没有什么客人,店家小二也乐得在这里说道说道,道:

    “他虽然说是常常疯癫,但是却不是什么好惹的,力气大得惊人,往日曾经有过些破落户找他的麻烦,十多个每日没什么正经营生,只是打熬气力的汉子,硬生生被这一人拎着根破树枝儿打了三条街,十多天下不来床。”

    “跑去报官的时候,当听说是这边儿这个憨傻给打坏了的时候,被一阵大笑地给轰出来了,根本没人信啊。”

    老者讶异,没有想到,这竟然还是个有点本领的人,当即感慨道:“往日总是说,俗世多奇人,这一次见到,果然如此,可惜啊,来,小哥,这些银子你拿着,帮着置办一下后事罢……”

    那店小二推辞道:“后事,倒是不劳您了。”

    “其实,他今日在这儿等了整夜,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当年喊他臭水沟子的那几个孩子,前些年的今日带着他吃过一顿好饭菜,说是今日会来的找他的。”

    老者道:“前几年约好?”

    店家道:“是,前些年他们长大了些,离家离城,外出投军,进了岳元帅的麾下,一路抗金。”

    老者肃然,道:“那他们……”

    店家看着外面白雪皑皑的临安城,语气平淡道:

    “前些年,朱仙镇那一次,和金人死磕。”

    “都没了。”

    老者神色复杂,感慨道:“……为家国而奋战浴血是壮烈之士,而这位,虽然说天然痴儿,但是却也知道守诺,却也值得敬意……”他今日本来是买了些酒肉,打算回去。

    他素来崇道,家中和一位不知道多少年岁,姓张的老道人有关联。

    事实上,他已经隐隐明白那张老道究竟是谁了……

    他年少的时候,那位骑着毛驴的张老道便是如今这一副模样,而他现在都已经白发苍苍,子孙满堂,张道士也还是没有怎么变化过,若不是陆地上神仙,哪里有这样的手段?

    今日又是十年一度,那老者将会倒骑着毛驴前来。

    虽是道人,但是尤其喜欢喝酒。

    自己买来了许多酒肉,正是要回去招待,但是遇到这位被冻死之人,却又有些感慨不忍,取出些许酒肉放下,只道:“就当做老夫请你和你那些朋友,喝一顿酒,吃一顿肉罢。”

    此刻才发现,那冻死之人头发披落下来,遮住了面容。

    心中好奇这样一位守诺之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下意识伸出手,拨开了垂落下的黑发。

    旋即看到了一双冷若寒心的眸子。

    老者心中惊悸,猛地起身,连连后退:“你,你,你!!!”

    他看到那冻死之人气质幽深平静,道:

    “当今之世,是什么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