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横渡阴阳,娲皇之名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19
  第1247章 横渡阴阳,娲皇之名

    背后的法天象地展现出了巨大无匹的蛮力。

    而玄黑浊世旗和元始黄天庆云的联系,令层层叠叠的蛮力汇聚在了一起,舍弃了一切的技巧,舍弃了所谓的法则灌注,只以最为纯粹的力量感,朝着下方猛烈斩落,于是阴阳二气,猛然扩散开。

    眼前的一切层层地散开来,一道纯黑的裂隙出现。

    卫渊微呼出一口气来,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到,方才过于拼尽全力的一招竖劈,让他的手掌都隐隐有些发麻的感觉,只是往前去看,阴阳大劫似乎已经停止了运转,唯独那无比幽深无比幽邃的裂隙出现在眼前。

    大劫停滞,阴阳分开。

    卫渊右手斜持着战斧,一步步踏着阴阳涟漪往前走去。

    周围有着无数的流光汇聚而来,卫渊安心宁神——

    而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右手仍旧还是紧紧握着战斧,没有彻底放松下来,这可是阴阳大劫的雏形,哪怕是他手里有着天然克制此地的神兵,也不可能一斧头就彻底天下太平。

    要是那样的话,这所谓的大劫实在是太过于没有面子了。

    哪怕只是大劫的一部分,只是大劫的组成成分,也没有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处理掉,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被倏忽二帝共同认为,如果说是现在的娲皇前来镇压此地的话,是有可能直接遭遇道果崩溃,境界陨落这种恐怖的反噬。

    除此之外,卫渊非常相信伏羲的节操底线。

    他没有埋坑的话,卫渊就直接从这里跳下去!

    卫渊身边一道道剑气呼啸盘旋,化作了一道防御层。

    而后一步一步地行走在这一片阴阳海域之上。

    无声,无息,连呼吸声音和脚步声都被吞没。

    周围辽阔无比,已经能够给人一种没有边界的感觉,卫渊曾经在神代的四海之中行走过,哪怕是神代浩瀚无比,下方有着雄浑灵力的海域,也不曾给人这种,苍茫浑厚,囊括一切,包容一切,也衍化一切的感觉。

    这给卫渊一种,他来到了最为原初的时代里面。

    来到了那种就连群星万象的帝俊都不曾诞生的那个最为远古的时代里面。

    娲皇和伏羲,就是诞生在这个时期里面的。

    卫渊尽可能以伏羲教导他的阴阳变化之道,囊括了自己的身周,每一步落下,都让激荡起来的阴阳涟漪尽可能地微弱,尽可能地自己抵消掉,不至于掀起,引发更多的变数。

    只是他走了一大半之后,终究还是引发了异常。

    阴阳的涟漪变化,那一道被他劈砍开来的阴阳大劫之气再度升腾起来,旋转着变化,就像是海域之上掀起了波涛一般,只是刹那之间就已经风起云涌,呈现在卫渊的面前的,是彻底暴怒的阴阳海域。

    每一道涟漪,都代表着极为混乱的阴阳法则。

    而这里不是一道涟漪,甚至于不是一个浪涛,而是一整片海域,是围绕着阴阳之劫诞生的熬不发达区域,围绕在了卫渊身边的阴阳法则已经彻彻底底地狂暴化,复杂化。

    “……”

    “我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

    眼前的阴阳之海,原本是安静状态下的,非常有条理,而现在则是因为卫渊那一斧,还有行走之时些微的涟漪导致出现了非常复杂的变化,就像是在一个完全稳定下来的数据结构里面,硬生生地塞进去了更多的数据。

    这就导致出现了更加混乱的排列。

    想要往前走一步,可以。

    用你的阴阳之道,强行把这些混乱暴动起来的法则抚平。

    卫渊抬起头看了看那个不算是太远的大劫,嘴角抽了抽,伸出手轻轻点在虚空,前面的一道涟漪散开来,被他以阴阳之道化解,而下一刻就出现了好几道法则涟漪汇聚来的更加复杂的波澜。

    这一次卫渊耗费了更大的时间才把这东西破开。

    走出第一步,就迎面而来,难度堪称是指数级暴涨的阴阳法则。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额角抽了抽,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

    是根本就是直接陷入了一个,纯粹由越来越难的阴阳法则习题组成的题海,伏羲那个家伙,根本就是把卫渊坑进了这里,一个超级封闭的训练营,是的,就是现在人族常用的称呼【题海战术】。

    只是可惜,伏羲是上古最早的那个文官。

    而众所周知,炎黄上古文官们的习惯就是,写实。

    所以展现在卫渊眼前的,是真·题海。

    文官认知范围内的题海战术——

    想要往前走一步,都必须要在阴阳之道的领悟上有更多的成长。

    啥?你成长不来?

    那就不要走咯。

    那就你弟弟自己搞自己,那就你女儿看不起你。

    那就你永远缺席你自己的婚礼咯。

    很简单咯。

    卫渊仿佛看到了伏羲微笑着朝着自己摊开手。

    于是刚刚,好像是在帮助卫渊的那些事情,一瞬间就化作了伏羲最‘恶毒’的嘲讽。

    至于以蛮力彻底劈开前面的阴阳大道,这当然是可以做到。

    但是此地如同无限的汪洋,而玩过水的人都知道,搅动水流用的力量太大,波涛和涟漪也就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汹涌,而一旦卫渊使用的力量超过一定的限度,就会直接引爆大劫。

    卫渊的额角抽了抽,咬牙切齿:“伏羲……”

    每当他觉得自己已经认识到这个男人的下限有多低的时候。

    伏羲都会用自己的表演告诉卫渊。

    年轻人,你还是太低估他了。

    而似乎是因为层层叠叠的阴阳法则抵达到了某个界限,卫渊手中战斧的柄部,同样是由玄黑浊世旗构成的部分,上面有一道声音传来,是伏羲的声音:“咳咳咳……”

    “声音调试,声音调试。”

    “接下来,我亲爱的外甥,差一点忘记了,还有一首歌没有送到,接下来,请听你伟大的舅舅给你点的歌曲。”

    咳嗽了两声之后,伏羲直接开嗓。

    “喔噢噢噢~别等到一千年以后~~~”

    “所有人都遗忘了你……”

    声音悠扬悦耳,卫渊的心里面一层火直接炸开,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那个面容俊美但是心里面就是黑色的家伙,带着那种挑衅戏谑的微笑,然后表情夸张愉悦地演唱这一首歌。

    忽而想起来刚刚伏羲所说。

    ‘希望你不要在一千年以后才出来’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啊!

    卫渊右手握着斧头,自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中所谓的挑衅,不会吃什么激将法,但是现在,就只是这一首歌,还有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伏羲唱歌图】,就已经把他的仇恨值拉得稳稳的。

    此刻他解开眼前这些阴阳法则困境的渴望之心几乎是燃烧着。

    TMD,等我出去,一定狠狠地把你劈了!

    一千年?!

    我这一千年里面,每年都在正月里面理头发!

    当着你的面理!

    卫渊看着眼前的海域,抬眸。

    不过,一千年……

    伏羲,你当我现在还是只有跟着你的步子走吗?

    黑发道人双目幽深,看到了前面的巨大裂隙——这里原本是一个基于阴阳劫难而绝对封闭的玄奇之境,但是此刻卫渊一斧头把这个地方给劈开来,也就代表着,此地的因果法则,已经可以逐渐和外界接壤了。

    卫渊的黑瞳里面,像是幽深无光的深渊,而后忽然有一丝丝的金色晨曦之光浮现出来,那是因果,万事万物之间最为基础最为根本的联系,因果蔓延,径直地洞穿了前方的阴阳涟漪。

    【找到什么东西,然后直接以因果为联系,强行挪移跨越这一片阴阳之海】

    伏羲:你个文盲,丢人,要给我补课!补课!

    卫渊:不,我不。

    因果权能发动。

    逃课技巧开启!

    卫渊五指握合,无数的因果汇聚在了一起,编织成类似于锁链的模样,其前端朝着缝隙飞出去,而卫渊右拉扯住,而在洞穿这些阴阳涟漪的时候,似乎是卫渊的因果和这阴阳之气产生了某种碰撞,产生了某种共鸣。

    前方阴阳的气息纠缠,隐隐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

    这是记录于法则本身的信息,和整个世界一同存在。

    那是世界的最初,或者说,是最初这个名号指代的时代刚刚过去。

    浑沌一片的时代终于已经过去,而万物生长,在无数世界繁衍生息的时代还远远不曾到来,这是一个过去的传说已经终结而未来尚未开启,充满了希望的时代,也是毫无秩序的时代。

    一尾巨蛇在这个时代苏醒了。

    金黄色的竖瞳睁开,带着好奇俯瞰着万物繁衍生息,一切的生灵,神域在他的面前出现,壮大,而后聚沙成塔,后又崩塌湮灭,仿佛轮回,在漫长的岁月里面,祂看着那恒久不变,冰冷死寂的世界,看着生死轮回,双目逐渐变得淡漠而冰冷。

    孤独,冷淡,漠然,如这个世界本身一般。

    最后连戏谑都散去了,只是无所谓其生无所谓其死的冷淡漠然。

    当你看到一切的东西都将湮灭,任何的善恶,忠义最终淹没在岁月里面,便发现善恶的局限。

    那是凌驾于生者和死者。

    无视于善恶的范畴,超脱于善恶的范畴。

    地位尊崇,遥远高傲之神。

    那是世界规则本身的化身之一,是阴阳之道的源点,本就该如此俯瞰着苍茫万千众生,见证无数的兴旺和毁灭。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在他的对立面,那个和他一同诞生,但是却远不如祂强大的意识复苏了。

    稚嫩而弱小,却让那已经俯瞰岁月变迁亿万年的古老存在的意识泛起涟漪,稚嫩的意识碰触,传递【兄长】的概念——

    那是,对于这立于岁月之上,俯瞰冰冷世界,岁月流动不知道亿万年之久的苍茫之神,第一次看到了【生】的价值,感觉到了一种发自于内心的,由衷之喜悦。

    那一日,苍茫的古老巨神,无善无恶,无悲无喜的世界原初概念之一,坠入了凡尘,他看着那意识得以抵达了强大的状态,并且赋予了其名字,其名为娲,【古之神圣,万物者也】。

    并且有一道意念直接传递进入了整个规则当中。

    谁敢对她动手——

    古老神灵的意念流转,烙印在了阴阳秩序当中。

    吾,必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