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 元始开天,盘古之斧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33
  第1246章 元始开天,盘古之斧

    伏羲的声音从虚空传递而来,卫渊的神色微微变化,眼底浮现出了一丝惊喜讶异之色,而下一刻,伏羲就难得用一种郑重的语气警告道:

    “不过,我是以我自己可以进入你那边的机会来换取把东西送进去给你,所以,这是最后的帮忙了,在这之后,我也没有办法进去,若是你拿到了此物也没有办法突破的话,那么我也没有办法了。”

    “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你就只好在这里被关个禁闭,每天就看着那阴阳轮转的变化。”

    “其实也没有多难,看啊看啊的,过上个八九百年一千年,傻子都学会了。”

    伏羲的性格似乎是哪怕是帮忙,也必须要在帮忙的同时损卫渊几句。

    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他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而下一刻,也不管卫渊反对不反对,或者说卫渊还有什么话要说,虚空之中层层叠叠的阴阳法则涟漪汇聚在了一起,旋即产生了极为明显的共鸣,下一刻,此地的虚空出现了一道颇为清晰明显的裂痕。

    一道乌光从这裂隙里面飞出来。

    其上虽然尽数乌光,却又有一股股至阳至刚的纯粹气息在流转变化,达成了一种,极为巧妙的阴阳平衡,因而没有打破此世的平衡状态,没有引来下方阴阳大劫的暴动,下一刻,被伏羲以巧妙的法门产生共鸣的阴阳气息散开来。

    而这一道乌光转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卫渊的身前。

    一切都恰到好处,并无丝毫的多余。

    展现出了极端强大的控制力。

    伏羲旋即大笑着道:“那么,东西已经送到了,我就先走了。”

    “亲爱的元始天尊。”

    “希望你不要在一千年之后再出来。”

    笑声当中,满是愉悦。

    发自于内心的那种!

    卫渊嘴角抽了抽,但是难得没有对于伏羲产生一种,抓住他之后暴揍一顿的冲动,而是屈指轻轻叩击了下那落在自己身前的一点流光,先前学会了一点皮毛的阴阳轮转之气发挥出了效果,伴随着其上泛起的涟漪,首先是一枚玉简飞了出来。

    这一枚玉简的造型和特性,卫渊非常熟悉,这是涂山氏当中运用极为广泛的留影玉简,专门用来留下黑历史记录的存在,卫渊运用非常纯熟,与此同时,还有一封信件。

    “这是你需要的情报。”

    “关于人间界的事情……”

    人间界的情报?

    卫渊怔住,而后就看到了这一枚玉简之上,泛起了层层涟漪的流光,而后,《诸葛武侯和天帝密谈》,《龙虎山上叛逆女儿赌约》等等戏码轮番地出现在了卫渊的面前,上面的光彩倒映在卫渊的脸上,让他的脸一会儿黑一会儿青的。

    直到最后彻底消失。

    卫渊大多时候都是带着笑意的脸上,已经黑压压的一片了。

    而后嘴角勾了下。

    额角的青筋贲起。

    “不错嘛,胆量很大,一直都这么大啊。”

    “阿,亮……”

    “呵,呵呵……拿自己的命去氪权能这种事情,确实是你会做得出来的事情啊,但是我曾经告诉过你,做任何事情之前,先要考虑自己的身体吧……”卫渊我了握拳头,觉得自己的拳头硬了,硬了。

    “妈的你现在等着,等我回去。”

    “我削死你!”

    如果现在阿亮在他的眼前,那么卫渊觉得自己一定可以一拳头砸下来,告诉他什么叫做武力基础决定一切,而看到了卫元君那种黯然之后失望的表情,卫渊却又神色沉默下来,心中出现了愧疚之心。

    暗叹一声气,忽而,卫渊手中,伏羲送进来的东西上面炸开了极为浓烈的浊世元气波动,这波动以极高的频率开始扩散,逐渐变得猛烈起来。

    哗啦——!

    纯粹至极的至阴之气猛烈地展开。

    卫渊的瞳孔收缩,而后当看到眼前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的时候,眼底瞬间浮现出了惊愕和狂喜之意,纯粹的阴气汇聚,丝丝缕缕编织而成,最终化作了一面巨大的战旗,旗帜微微飘动,上面仿佛有着足以囊括世间一切的玄奥!

    浊世至宝——【玄黑浊世旗】!

    卫渊完全没有想到,伏羲竟然能够将此物带回来。

    他残留的一只手握着这浊世的顶尖神兵。

    可明明是浊世的至高神器之一,按照常理来说,是需要认主的,在伏羲手中的时候,这件神兵无时无刻不在挣扎,若非伏羲执掌有颠倒阴阳之神通,可以强行把这兵器给镇压住的话,玄黑浊世旗早就在浊世秩序身死之后,化作流光飞遁而去了。

    但是此刻,这柄择主之物落入卫渊手中,却只是忽而剧烈震颤一声。

    那种反抗就刹那之间平复下来。

    只剩下了微微的低鸣。

    仿佛许久不见之后在打招呼。

    卫渊笑一声,道:“果然是好宝物。”

    将这一面旗帜抛飞在虚空之中,玄黑浊世旗悬在虚空之中,缓缓旋转,旗帜之上,层层玄妙灵纹亮起,浊世纯阴之气流转变化,而断臂道人长笑一声,抬手扶了扶道髻玉冠,一道道纯粹气息升腾而起,化作了大片黄色庆云,升腾变化,瑞气千条,霞光万丈。

    清浊交汇,阴阳流转。

    卫渊伸出手,五指握合,这清浊纠缠在一起,竟然以玄黑浊世旗为柄,而元始黄天庆云为刃,化作了一柄长柄战斧,巨大的声响之中,这巨大的战斧刃口砸落在地面上,也没有如何发力,轰隆隆的声音里面,这一个院落就已经从中间被撕裂出一个巨大的口子。

    这巨大的痕迹没有就此消弭。

    反倒还继续朝着前方蔓延,直至将整个‘世界’都隐隐劈了一个裂隙出来。

    肉眼几乎无法看到。

    但是神魂扫过,却可知其存在,真实不虚。

    而虚空中有伏羲留下的文字浮现出来——

    “有此物在,哪怕是你真的无法参悟出颠倒阴阳之理,终究有一种破局的手法,但是,体悟阴阳的机会,本来就是难得的机缘,你可以多花费些时间和精力,尝试一番顿悟,若是可以成功的话,你以此宝劈开阴阳,破碎虚空,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否则,以此刻的状态强行劈斩,终究有其局限,终究是要冒风险的。”

    “而哪怕是一丝丝风险性,其对于诸天万界来说,就是无法忽略的死劫,故而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慎重,当然,你可以先尝试一番,若是可以直接劈开道路,回归清世,自然最好。”

    “至于诸葛武侯,我可以以天机封锁住他的命数,让这个胆子大的要命的臭小子,不至于当场暴毙。”

    “元君那里,无支祁那只猴子跟着,无论如何,也是道果层次。”

    “还是两个最擅长战斗的类型。”

    “都是有着几千几万年的江湖经历了,不必担忧。”

    “只是,珏并不打算推迟婚期。”

    “你,勿要迟到了。”

    伏羲的留言,难得地郑重可靠,难得地提出了这些事情可以交给他,而卫渊看着手中的兵器,二者合一的战斧,足以劈开阴阳,划分清浊,恐怖至极,位格之高,已经是他现在所有神兵当中最为强大的那个了。

    仔细想想看,这玄黑浊世旗,本来就是在浊世之中的。

    也是被浊世的顶尖高手去掌握在手中。

    伏羲送来,恐怕是为了此事而和某位顶尖的浊世道果层次强者战了一场。

    卫渊神色复杂感慨,轻声自语道:“无论如何,这一次,我承你的情。”

    而后信笺上文字到了最后。

    “毕竟,你是我可爱的儿子——划掉——”

    “咳咳,我是说,我的外甥,外甥。”

    卫渊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缓缓凝固。

    咔嚓,咔嚓。

    这是内心破碎的声音。

    先前觉得伏羲还算是可靠的感觉几乎是一个照面就变成了渣滓。

    卫渊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抬手一斧头劈砍出去,于是伏羲的信笺直接被手里的大斧头给劈成了渣子。

    “对不起。”

    “我竟然对你的节操抱有期待。”

    “实在是太侮辱你了啊,伏羲。”

    卫渊感慨着道:“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耻,最不要脸皮和最没有底线的。”

    “蛇渣啊!”

    “我怎么能觉得,你是个好人的?”

    “不过,这东西,倒是感谢你了。”

    卫渊右手握住战斧,缓缓起身,左手仍旧是处于被诸多不同力量干扰的状态下,而此刻卫渊步步走出,仍旧是引动了阴阳大劫轮转的力量,让一道道的阴阳法则涟漪朝着卫渊扑杀过来,只是此刻,卫渊不必再担心,手中的战斧一扫,就将其扫平。

    此乃重器!

    卫渊看着那巨大的阴阳轮转,周围的大劫流光变化,一层层的法则不断地散开,就像是水面上的涟漪,而涟漪汇聚在一起,便化作了水波,水波叠成巨浪,浪涛滚滚,眼前便是法则的海域,阴阳的原初。

    而卫渊站在这阴阳大道的海域之上,脚下也是阴阳法则的涟漪。

    双目微阖。

    他能够感觉得到,这里那种在原初的【浑天】之后,那种阴阳逐渐分开的状态,玄妙万方,浑天之姿已破碎,但是那种繁华无比的万物却还远远没有诞生,这是一种打破定局,未来却又未曾确定的,充满可能性的状态。

    ‘原初之海’吗?

    卫渊手持那一柄古朴的战斧,一步步朝着前面走去。

    长柄战斧的斧头部分微微点着‘虚空’。

    层层叠叠的涟漪,从他的脚下浮现出来,而后朝着四面八方滚滚散去。

    卫渊手中的战斧抬起,而后无数的法则汇聚而来,刃口之上纠缠着似乎足以劈开阴阳的法则和权能,最终卫渊眼底丝丝缕缕的金色因果之光浮现出来,动作顿了顿,以足为根基,旋身,劈斩,手中的战斧裹挟了无比狂暴的力量朝着下面,猛烈劈斩。

    背后,丝丝缕缕的元气汇聚,化作了一尊头顶着天,脚踏着地面目虚幻之人。

    无量量高,无量量厚之法相。

    此刻却是呈现双手完好状态,而后双手握住了巨大的战斧虚影。

    高举过头顶。

    无声咆哮一声,也紧随着卫渊的动作,猛烈下劈——

    我要回去结个婚顺便揍一下皮痒的弟弟。

    你不要给我拦路。

    给我——

    “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