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伏羲也会护短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40
  第1243章 伏羲也会护短

    来自于【命运】的加持,终于在这个时候,展现出了当年足以令诸神围杀祂的特性——并非所有的人都如同天帝和不周山一样,是为了天下和众生而踏上战场,也有许多人,是为了命运特有的运用方式。

    不管是操控也好,是赋予也好。

    祂可以在付出部分代价之后,一定程度上地让众生具备有这样的特性。

    而且,在这样的交换之上,命运是很公平的。

    甚至于还有过某些人,成功地从他那里诈骗过的法门——

    譬如说,可以向命运许下三个愿望。

    但是代价是,你的敌人将会双倍拥有你的愿望。

    于是一位智者苦思冥想之后,三个愿望里面有一个是【希望每天都可以睡够六个时辰】,也即是十二个小时,他的敌人则是不得不每天睡二十四个小时直到最终衰亡。

    而剩下的两个愿望,则是富可敌国的财富和堪比神灵的伟力。

    他确切地拥有了这些。

    至少在那个时候,命运的信誉可是非常好的,有口皆碑。

    故而浊世大尊才选择了如此的方法,最短时间里面让旁边的浊世斗战可以形成战斗力,而说起来,即便是浊世大尊都有些感慨——

    原本的方法,是直接用【命运】的权能,让浊世斗战跨越成长期,抵达全盛!

    但是在一切命运中。

    浊世的斗战都远弱于无支祁。

    不得已,只好出此下策。

    哪怕是付出一定的代价,也要让浊世斗战更加迅速地强大起来,至于为何不让浊世斗战拥有超越无支祁的力量,这是因为浊世斗战的权能和道果来自于无支祁的倒影,虽然说靠着压榨命运权能和浊世大尊的磅礴力量灌注其中让其飞速成长起来。

    但是本身没有经历过坚实的修行,靠着道果之间的冥冥感应,抵达如此状态,也已经是极限了,妄图超越,则是绝无可能之事。

    【命运】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力量似乎终于彻底耗干了。

    咳嗽数声,道:“如此,可以让我安眠了吗?”

    “哈……在你这浊世之中,呆了也没有多长时间,就已经感觉,比起那人间传说里面的无间森罗,更为恐怖啊,说实话,你这里可是真的比不上外面,一点都不适合居住,就连烛九阴的九幽都比你这里要好。”

    一句话得罪了两尊顶尖强者。

    命运的嘴功,一如既往。

    “确实……该让你安眠了。”

    浊世大尊颔首。

    忽而——

    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洞穿了命运的腰腹,他身躯震了一下,缓缓低下头,看到金色的棍棒从自己背后刺穿过来,上面还带着神灵的鲜血,一滴一滴地落下来,这是方才的浊世斗战出手了。

    而最为讽刺的事情是。

    这浊世斗战用来杀死他的力量,是命运所赋予的。

    【命运】剧烈咳嗽着,脸上却是没有多少的意外或者说愤怒,只是嘴角微微勾起,抬起手来按住了心口,微微躬身,浑身狼藉,满是鲜血,却还是带着嘲弄的笑声,一字一顿道:

    “小心浊世大尊。”

    话音还没有落下。

    浊世的斗战似乎震怒于这个家伙,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在挑拨离间,当即愤怒咆哮,手中的浊世神兵之上,带着了一层层的涟漪,而后涟漪化作锋芒,如同高速转动撕扯的水波,继而猛烈地一斩。

    【命运】的化身当即四分五裂。

    只是到死,命运的眼睛仍旧嘲弄地看着那边的浊世大尊。

    而后浊世斗战半跪于地,道:“请大尊恕罪,属下斗胆对这狂妄之徒动手了。”

    浊世大尊道:“不必介怀,他的话,你也可以听一听。”

    大尊看着眼前的斗战,淡淡道:“确实是小心我,若是你有朝一日没有用处了,你也会是这样的下场,但是,只要你仍旧还可为我效力,仍旧还有忠诚之心,那么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有价值的属下。”

    “我将会满足你的一切渴望。”

    “力量,地位,以及神兵宝藏,应有尽有!”

    浊世斗战之神眼底狂热,道:“是!”

    浊世大尊嗓音平淡道:“现在,去清世吧。”

    “利用你和无支祁气息和形貌上的相似,然后,去做点什么。”

    “诺!!!”

    ……

    清世之中——

    大荒·东南神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合虚,日月所出——《大荒东经》

    而在这名号颇大的合虚山下,有一片神域,名为司幽,司幽乃是帝俊所创生之神,最初在烛九阴之前,作为调理清世生死秩序而存在,而后繁衍生息数十万年岁月,乃是整个大荒之中最强大的神域之一,代代繁衍生息,几乎每一代的后裔当中,都有顶尖的神灵级别强者,而其老祖司幽。

    更是清世之中的老牌强者,名列于道果层次之下的第一阶梯境界。

    被称之为,这个层次的强者当中,最有可能踏足道果境界的那位。

    只是整个司幽神域,最近却并不是那么地开心,因为他们发现,在这一代上,他们正在逐渐地失去了,作为大荒霸主势力的地位,或者说,至少没有当年那般地鼎盛,最为鼎盛之时,司幽神国,号称是地上天域。

    帝俊素来不去管人间事情。

    他们也就逐渐越来越放开了,哪怕是后来人族鼎盛之时,作为大荒东南天域绝对的霸主,司幽之国也是素来看不上那所谓的中土人族的,只是现在,先是同样作为大荒神域霸主之一的雷泽一脉,归于了天庭体系。

    而后是死海之域。

    更之后,人间界似乎出现了新的顶尖高手。

    足以和天帝比试剑技,而人族的另一位道果层次,娲皇也逐渐复苏了,这一件一件事情,无形之中便让司幽之国的地位逐渐地降低,当然这只是司幽之国暴动的根本原因之一罢了。

    直接原因则是——

    名为大秦的战火,开始在诸天万界燃烧起来。

    “可恶!大秦,大秦!!”

    “如此地枉顾秩序,简直是无礼之徒,无礼啊!”

    “暴秦啊!”

    “暴秦,是暴秦啊!”

    司幽神域之中,原本是地位高深的二代老祖思土,已经彻底地暴怒了,失去了往日作为神灵的雍容和从容不迫,甚至于不顾当年的好友前来拜访这般大的喜事,竟然是在得到了一个消息之后,彻底地震怒了,甚至于当场破口大骂。

    连他最是喜欢的一个茶具都被狠狠地砸在地上,美丽的玉石碎裂成了细碎的模样,像是坠落的雪,而最后的愤怒也只剩下了嘶吼和咆哮:

    “暴秦!暴秦!!!”

    “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付出足够的代价!!!”

    那位客人,是模样俊美,气质潇洒磊落的青年,带着可惜地神色看着那玉器,道:“这玉茶盏,我记得是甲四十七世界里面,引动过灭国之战的器物啊,据说为了此玉,死了三十七万人口,历经数代,失踪之后方才带了来,你颇喜欢。”

    “说是茶盏清幽,是雅器,抚摸之时,还有氤氲不散的血气。”

    “将生与死,清幽和杀戮完美结合,今日碎在这里,倒是可惜了啊。”

    他俯下身,将那玉简拿起来,扫过之后,神色微有讶异,但是却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嘴角微微勾起。

    就在先前。

    有一个原本属于司幽神国的世界,被大秦给镇压了。

    司幽神域,执掌天南,族中老祖常年闭关修行,以期可以踏足那个传说之中的境界,而族中的秩序则是以血脉的浓度为排列的依据,血脉越是浓厚者,在族中就拥有越是高的地位。

    而地位高者全部都是神灵,中层则是神裔。

    这些人都需要庞大到了恐怖的资粮用来修行。

    那需要一个个世界,都被这些神灵的力量镇压,然后在那个世界创造出一个个恐怖的压迫性的王朝,血脉不足,竞争失败的神裔,就下放到那里去,为家族掠夺一个个世界的资源。

    以及,创造死亡。

    此刻的大秦,简直就像是疯子一样地将司幽之国神域的世界全部都夺走了。

    没有了那些世界的人族和众生去开辟资源,去每日工作,这些神灵如何去修行?

    修行所需要的资源不够。

    难道说还要这些血统高贵的神灵亲自去劳作吗?!

    荒唐,太荒唐了。

    司幽神域的思土许久方才平息下愤怒来,或者说,至少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不至于在贵客的面前,继续表露出如此时态的一面。

    那位潇洒的青年递过去一杯茶,噙着微笑道:

    “看起来,这些人族,还是和当年那样地,不知道自己的几斤几两。”

    “只是没有想到,那些人族战将有多少人,竟然能够侵略司幽治下的国度?”

    这一句话落下,思土的神色刹那之间变得铁青,道:

    “没有多少人,只是那些国度的人,竟然,竟然反叛了,竟然敢和外人通信,将自己的国主捆缚绑了出去!”

    “他们竟然敢反!我们司幽之国,我们给他们工作!让他们有住的地方!”

    “我们给他们饭吃!!我让他们活着!”

    “他们竟然反我!”

    “该杀,都该杀!”

    思土彻底地震怒了,而那位男子微笑着道:“确实是该杀了,先前好友你不愿意听我的建议,现在的话,要不要考虑一番我之前的提议?”

    思土沉默,最终道:“你所说的,几乎是要让我……”

    那青年男子微笑着道:“不必多言,这一次算是我们给你的诚意。”

    “好友,你先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便是了。”

    一番不为人所知的密谈结束,青年和司幽之国的诸多高层饮酒做乐,等到时间到了夜里,这才慢悠悠走出来,离开了司幽之国的国度之后,方才还醉醺醺的男子瞬间冷静下来,回眸看一眼仍旧是繁华鼎盛不逊天帝的司幽之国,淡笑一声。

    “这一枚棋子也布下了。”

    “清世虽有诸强者,但是人心不齐,却又是防守一方。”

    “而其强者也大多处于衰亡之状态,不能够力战,此次却看,尔等如何破解。”

    “大尊之令,不知道那个帮手何时过来。”

    “罢了,先去下一次地方,一边把大尊的后手都提点起来,一边等待吧……”

    他神色平淡,踏步虚空而去,只是瞬间就消弭了身影,前方所见,一轮弯月,一片竹林,一弯流水,浊世秩序之神神色微怔,发现自己来到了预料之外的地方,而后听到了一阵吟诵之声。

    “龙蛇起处,剑气冲牛斗。”

    “天地窄,风云骤,一声霹雳惊动,万里山河颠覆。”

    语气平和,但是气焰嚣张霸道。

    忽而一名身着道袍的青年走出竹林,潇洒从容,微笑道:“在下天庭雷部玉枢院真君,这厢有礼了,阁下身为浊世之身,却能够在此地行走,想来当是身负一桩浊阴至宝,故而在此等候。”

    浊世秩序之神微微皱眉,无声无息布下了秩序基调,淡淡:

    “你要作甚?!”

    ‘雷部玉枢院真君’微笑道:“不必紧张,在下来此,只为讨取一物。”

    “也算是为我晚辈,收点利息。”

    浊世秩序皱眉:“什么东西?”

    青年道人微笑道:“浊世至宝,玄黑浊世旗。”

    哈?!

    浊世秩序几乎要大笑起来,那可是浊世顶尖的阴气至宝,怎么可能交出去,此刻脚下已经布下了一层一层的秩序,有攻击,削弱,防御,反制,足足三万六千之多,此刻已经是他的主场了,可以发挥出极端恐怖的战斗力,当即冷笑道:

    “我若是不允呢?”

    无数的法则和秩序已经升腾起来,化作了无数的锁链和攻击。

    “不允?”

    那青年微抬头,眼眸化作了竖瞳。

    冰冷,野蛮,疯狂,理智。

    脚下阴阳轮转。

    于是无数秩序,尽归虚幻!

    万般法则,皆在此颠倒——

    浊世秩序的瞳孔骤然收缩,他已经用出了全部的力量,一道道法则秩序不断地叠加,几乎化作了光焰,但是心中的惊悸却不挥之不去,下一刻,一只手已经穿破了无数的法则,直接扣住了浊世秩序的头,漠然无边的声音平淡响起。

    “那就请唤我,【阴阳原初,森罗万象之主】。”

    “伏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