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章 帮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79
  第1241章 帮手

    静室之中的商谈,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

    天帝和诸葛武侯的谈论内容,除去了他们两人之外,并无第三个人听到,最终天帝帝俊似是被这个至少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人族而微有动容,始终平淡如水的眸子里面泛起了一丝涟漪,语气平静道:

    “你,不错。”

    “很不错。”

    “你所说的话,吾会考虑。”

    少年武侯微笑着颔首道:“若能够稍有些微助益,那么亮余愿已足。”

    天帝看了他一眼。

    看得出这个看上去俊美温和的少年,温和表皮之下潜藏着的桀骜和锋利。

    不见如何动作,就有丝丝缕缕的星光落下来,然后环绕在了少年武侯的身边,让他原本的衣服上多出了些许的星光痕迹,让他的身上多出了一种神秘,玄妙的感觉,而诸葛武侯本来就擅长天象类的法术,此刻更是能够感知到自己的变化。

    “这可真是……不得了。”

    少年武侯微笑着握了握手。

    星光流转,在身边汇聚为七星九曜之相,玄妙万方。

    帝俊平淡道:

    “为你留下了一层庇护,你可以放心,不必再切分自己的神魂了。”

    “普天之下,再无人可以窥伺你的心念了。”

    来自于天帝的馈赠,直接屏蔽了天机,因果等等诸多力量的干扰,少年武侯微微一礼,微笑道:

    “多谢天帝关照。”

    帝俊深深看了一眼这个微笑醇厚的少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化作了星光消失不见,说的太多不是他的习惯,言尽于此,对于道果层次来说,自道果之上分出一缕权能概念,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毕竟是来自于道果层次,众生难以承受。

    帝俊满足了诸葛武侯的愿望。

    但是在高频运用这个级别的权能之下,那个少年能够活多久。

    那是他自己需要判断和决定的。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而负责,谁都如此。

    天帝离去。

    行礼相送的少年武侯微微挺起了腰背,握了握拳,呢喃道:

    “时间上,应该足够了。”

    “此事,绝不可以让阿渊知道……或许,应该说幸好他现在被困住了么?”

    少年武侯收敛了自己的特性,而后整理了下衣着,羽扇纶巾,一身茶香,踱步走出,渐渐的远去了,而在这个地方,忽而无声无息多出了一名青年,身材修长,气质却邪异,一双金色的蛇瞳天然带着戏谑和嘲弄。

    伏羲摸了摸鼻子,看着诸葛武侯远去的方向。

    刚刚的事情,他基本上第一时间就来了,然后看了个真切。

    帝俊最后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他的方向,毫无疑问是被发现了。

    但是好在诸葛武侯这个小子虽然说心机深沉獠,但是实力上还是太弱了,伏羲可以确定那家伙没察觉到自己,但是此刻却不觉得怎么样,只是棘手,揉着眉心,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人族的血统异变了吗?麻了,这是狐狸还是人?”

    “怎么一个一个都这么难缠啊,还头铁。”

    “不愧是你带大的崽啊,卫渊。”

    伏羲感慨一声,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直接伸出手把刚刚的画面留影记录下来,准备之后直接扔给卫渊那个小子,反正伏羲自己是解决不了武侯的问题的,无论是珏,还是说卫渊,甚至于阿娲,都没能看出来诸葛武侯到底做了什么。

    但是伏羲却一眼看了出来,非常地老辣。

    那家伙竟然胆大包天到了,以一介凡人之躯,尝试拨动三界八荒的规则和秩序。

    疯了啊!

    人间界有话说,给我一个支点,可以撬动整个地球。

    那么诸葛武侯已经上手了。

    他不单单已经上手了,这家伙已经开始撬动了。

    疯子!

    天才!

    但是有趣!

    伏羲的眼底满是激赏。

    至于为什么别人,甚至于天帝都难以看出来,伏羲却能这么容易看穿,那就涉及到一个非常非常古老的概念了——无他,唯手熟尔。

    这事儿他也干过。

    不止一次。

    但是伏羲本身可是上古三大强者之一,怎么作都死不了,死了都可以从岁月中归来,这个魂魄强度弱得可怜的人族,竟然就敢于靠着自己和智谋,已经庞大无比的天机阵法,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其狂妄和‘胡作非为’的程度,甚至于在伏羲之上。

    所以,伏羲现在,非常欣赏这个小崽子。

    和娲皇那么温柔不同,他老祖宗,就喜欢这种又有脑子又莽夫,还有本事的,文官。

    伏羲可是会陪着这帮小崽子们胡闹的类型。

    至于最后这些小崽子们会不会也被玩死?

    哈哈,那,那就不是伏羲要考虑的问题了……

    “搞定,这个小子一脸悲壮还淡定的要死的样子,我就看看他要做什么,到时候给卫渊扔过去,不管这个小子想要做什么,卫渊都可以一巴掌让他冷静下来,哼哼哼,到时候老夫就看戏。”

    伏羲留影结束。

    天机卜算一番,而后刹那之间消失不见,去了下一个地方。

    ……

    浊世之中。

    浊世大尊微微皱眉,他所困惑的事情,自然是先前自己出手三次,竟然每一次都被察觉到,每一次都被阻拦,若是说一次还可以说是巧合,但是连续三次,就绝对不可能是巧合了——

    “看来是有谁将元始天尊被困的情报传递了出去。”

    “有趣。”

    浊世大尊思索一番,随意吩咐道:“秩序。”

    看上去清俊潇洒,在气质上颇为不羁的浊世秩序之神恭敬应是,浊世大尊吩咐道:“清气之世尚且还有其余的暗子,有之前吾所做下的后手,此时此刻,距离清浊两界的大战,也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

    “若是这些棋子没有能够动用的话,那么也不过只是死棋罢了。”

    “你去将这些后手解决。”

    浊世秩序之神先是应是,旋即迟疑道:“不过,大尊,属下尚且有些事情。”

    “此刻火灼去捉拿吕凤仙,属下虽然说也和他境界相同,但是相较而来,却并不是很擅长杀伐和战斗……”

    秩序,就和清世的陆吾一样。

    在其本身的主场战斗,看成是无可匹敌,具备有最全面的权能。

    攻防辅助,疗愈强化,动念之间就可以让任何的事情随心所欲地发生。

    堪称是全知全能之神。

    但是一旦离开自己原本布置下的秩序领域,其能够发挥出的实力就会有一个极大级别的下跌,虽然说,对于非道果层次的修行者来说,那仍旧是堪称碾压和绝望的巨大鸿沟,但是一旦和同境界擅长战斗杀伐的那些强者放在一起,就会有些不大够看了。

    大家的不擅杀伐,那是真的不擅杀伐。

    不像是某元始。

    此刻浊世秩序的话明显是指得自己离开了浊世的火神火灼之后,并不太擅长战斗,担心自己会出问题。

    浊世大尊神色冷淡道:“无妨。”

    “你且去,自然会派遣一名足够强大,足够擅长杀伐的人去帮你。”

    “你出发之前,自可以去选取一柄神兵和宝物,带在身上防身。”

    浊世秩序松了口气,道:“如此,属下明白了!”

    “多谢大尊。”

    于是浊世秩序之神行礼之后便退去了。

    此地就只剩下了浊世大尊一人而已,周围反倒是有些空旷起来,浊世之中,仿佛已经不存在,能够称呼地上道果层次的战斗力,浊世大尊双眸微闭,右手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忽而——

    耳畔传来了一阵阵,轰鸣的声音!

    巨大,磅礴,仿佛一股一股没有上限的磅礴之力,横击苍穹!

    和浊世大尊敲击扶手的频率相互迎合。

    远远看去,可以看到浊世之中,山峦崩塌,大地开裂,一道道浊世的河流也被磅礴的力量撕扯起来,席卷着,翻卷着,呼啸着如同一条一条鳞甲俱全,张牙舞爪的水中神龙,其声势之大,足以令百万妖魔俯首,让诸多神佛惊惧。

    加速!加速!

    疯狂靠近!

    直到——

    轰!!!

    巨大的黑影重重撞击在了大地之上。

    纯粹蛮力带来的巨大冲击力量,化作了席卷而起的风暴,朝着四面八方肆虐着,让地面被掀起来,宫殿都破碎,而这狂暴力量的涟漪,在靠近了浊世大尊前面三丈远的时候就无声无息地消弭了。

    浊世大尊饶有兴趣地看着前面。

    咔嚓,咔嚓——

    有清脆的碎裂声音传来。

    那身影手中的兵器上,有一块一块碎裂之后的痕迹坠落,露出了金色的本体,散发出恢弘之力,而后,在力量横扫掀起来的烟尘弥漫之中,一双金红色的双瞳睁开,如同高温淬炼,焚烧魂魄的无间之炼狱。

    那是一只猿猴模样的魔神。

    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战斗之类别的气质。

    嗓音沙哑:道:“属下,见过大尊!!!”

    浊世大尊的嘴角微微勾起,微微颔首:“不错,起来吧。”

    “是!”

    那位从未曾出现在浊世的魔神起身,其肌肉贲起,眼瞳金色却近乎于没有温度的冷漠感,周身的可怖血煞之气,令人恐怖——

    浊世新的道果。

    对应于清气之世——斗·战·胜/淮水祸君,无支祁。

    特有权能——【死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