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从无后悔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99
  第1240章 从无后悔

    伏羲的微笑表情堪称三等分的表情,三分不屑三分玩弄三分轻蔑还有一分漫不经心,让卫渊觉得自己的拳头有点硬了,很想要直接拉着这个渣蛇的衣领,把他拉扯下来,然后饱以老拳暴揍之。

    卫渊手里的轩辕剑都仿佛感受到了此刻持剑者的心情。

    纵然是在鞘中,仍旧爆发出了一阵一阵的剑鸣。

    卫渊完好的右手将轩辕剑拔起,握着手中,拇指抵着轩辕剑的剑柄,让这一柄神剑缓缓出鞘一寸,露出的锋锐之气森然,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朝着前面伏羲的脑袋劈斩下去,黑发道人带着笑意道:“啊,不好意思,我刚刚没有听清楚。”

    “你说什么?”

    三步之内,面对着当今之世最擅杀伐的强者之一。

    伏羲陷入了沉思。

    最后面不改色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但是很可惜,我是没有办法把你带出去的……甚至于就连我,也只是能够再进来两三次而已。”

    这一次卫渊的面色是真的微微变了。

    伏羲伸出手指了指卫渊,又指了指下方的巨大大劫,神色郑重道:

    “就像是相互呼应的两种力量,你本身就有代表着【诸果之因】和【万法劫灭】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再加上吞噬了一道阴阳本源气息,你和这里的关联太重了,或者说,按照你的说法,因果太重,难以踏破。”

    “而我,我虽然是可以随意来去。”

    “但是此地的空间越发地凝滞起来了。”

    “我来去此地,也须得要小心些,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破去平衡,否则的话,我自然是真身进来了,怎么可能用这个小纸人化生之躯进来?”

    伏羲补充了一句,道:“这样嘲笑你都有些没有质感。”

    卫渊额头抽了抽,面无表情:

    “你可以不补充这句话的。”

    伏羲大笑:“这个可是精髓!”

    “不过,我倒是可以把阴阳本源的修行之法也记录在这里,呵……其实如果你不在意时间的话,你根本就不必这么着急地修行,在这里,亲眼看着这阴阳本源之气的变化流转,看着这玄妙至极的天地自然。”

    “只需要时间足够,自然而然便可以顿悟这阴阳之根本。”

    “刻意地去修行,反倒是落了下乘啊。”

    伏羲说话间,已经把自己对于颠倒阴阳这一法门的感悟和经验全部都拓印了一份,化作了一枚晶莹剔透,其中却又有无数的文字信息,如同起伏的流光一般变化的玉简,放在了石桌上,道:

    “你先在这里修行,我去问问老不周山他们,可有什么法门,能够把你拿出来,对了,小子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你转达的?”

    伏羲嘴角笑意微敛,道:“你让我来,总不至于只是见我一面吧?”

    这家伙……其实可以不要这么敏锐的。

    卫渊揉了揉眉心,整理思路,道:“我在这里,需要小心浊世大尊的反扑。”

    “那家伙似乎已经找回了过去之心,几乎已经走到了半步超脱这个位格上,如果说是以前的他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肯定会躲藏在浊世的最深处,然后布下无数的法阵,找到各种各样的高手,把浊世打造得如同铁桶一样的防御。”

    “不到彻底有把握的时候,绝对不出来。”

    “但是现在的他,大有可能不会放过我不在人间界这个机会。”

    “会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提醒帝俊和烛九阴,还有老伯他们小心。”

    “至于归墟之事,交给阿亮我也放心,我不在人间界的时候,伏羲你要注意一下龙虎山,娲皇在龙虎山上的安全就只有交给你了。”

    “告诉大家我没事,只是暂且被困住了而已……珏,珏的话……”

    卫渊的神色复杂,最终还是道:“可能要让她多等一等了。”

    伏羲挑了挑眉:“那你们的婚礼呢?”

    卫渊指了指自己的手臂,又指了指下面巨大的阴阳大劫,摇了摇头:“我总不能让珏和现在这样的我去订婚对吧?况且,这大劫尚在,我可能很快就找到了出去的法子,也有可能如你所说,需要几百年的时间,才有可能参悟……”

    “另外……还有阿亮。”

    卫渊皱了皱眉:“我之前见到他的时候,‘看到’他的气息似乎有些不对劲……似乎是又运用了某些禁忌的手段,如果可以的话,帮他把气机调理一番吧……”

    “气运反噬,理应是你的权能范围之内。”

    “至于我,我在这里至少是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出去的时间不能够确定,但是我会尽快,无论如何,是以特殊的手法也好,是将颠倒阴阳的真意化入到剑诀当中也罢,我都会出去。”

    伏羲看着卫渊,颔首,道:“那我回去看看。”

    “你最好尽快回来。”

    放下手中的茶杯,心念一动,这一个已经凝时无比的空间再度无声无息裂开一道缝隙,非常地狭窄,这裂隙存在的时间极为短暂,当其消失的时候,伏羲已经消失不见。

    ……

    大荒·朝歌城。

    珏身上那种,符合昆仑天女亦或者说,暂代西皇的装束换成了居家的裙装,束腰偏高,整体的衣着风格则是偏向于清雅的,在她的前面,已经是白发的少年武侯满脸苦笑,一左一右,两位昆仑一系的武神直接按住他的肩膀。

    少年尝试了下想要起身,结果动弹不得。

    这两位是奉命保护少年武侯的。

    但是现在,在珏的示意之下,一下把少年武侯按住了。

    而苦笑着的少年眼前,是被从龙虎山上请下来的娲皇,从面容上看,清秀美丽,只是约莫十几岁的模样,眼眸流光温柔,但是却给人一种雍容温和的大气感,在她来之前,少年武侯其实一直都尝试嘴遁。

    但是她来之后,就连武侯都不得不老实下来。

    然后接受‘治疗’。

    素来是表面上温和,但是实际上桀骜自傲,并且具备在炎黄历史上有名的喷子里面坐三望一排名地位的少年武侯都老老实实的,而珏在这里,自然而然地站在了娲皇的背后。

    “嗯……是伤到了根基和神魂。”

    “无妨的,伤势虽然不轻,但是却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

    娲皇在检查了少年武侯的伤势,温和开口,这样的话让大羿和其余的人松了口气,武侯挠了挠头,苦笑不已,道:“亮之前,便已经说过了,伤势并无大碍,我心中自有些把握的。”

    “用这么大的阵仗作甚?!”

    娲皇脸上的微笑稍微收敛了,有些严肃起来,道:“那是因为告知于我及时,是因为我还在,否则的话,你的性命可能就真的不保了,就连你的神魂都有可能受到损伤。”

    “往后可切记,再不可以去动用那些手段。”

    眼见着眼前温柔少女似乎有些稍微生气起来。

    不知为何。

    天不怕地不怕,胆量野望之大,足可以包天的少年武侯竟然莫名地心里面有一点怂了的感觉,只得老老实实地点头,娲皇伸出手,气息流转,有玄妙无比的力量落在了诸葛武侯的身上。

    于是大羿,以及珏都能够看得出来。

    那少年的气息以肉眼可见般的速度恢复过来,气息变得悠长稳定,身上的气血也逐渐地恢复过来,最后这些力量回到了娲皇的手上,娲皇手指屈指弹了一下武侯的额角,道:“往后不可过度操劳了。”

    “保护好身子,也好好生活。”

    少年武侯下意识捻起一缕鬓角的发丝。

    却发现原本因为伤神过重,忧思不绝而化作白发的长发已经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心脏在胸膛中跳动,极为有力地将鲜血送到各处,那种精力充沛之感,已经是很久很久都没有体验过,下意识呢喃道:

    “这是……”

    娲皇微笑柔和道:“如此,可以让你的身体恢复到全盛。”

    “可要爱惜好啊。”

    治疗结束之后,珏便让武侯和大羿留下,她护着娲皇在这个人间界的研究前锋区域转了一转,而后方才回转了龙虎山,而少年武侯检查过身体的各项技能之后,感慨着道:“……真的是,奇妙啊。”

    “全部都恢复到全盛了……不,这是比我过去精力最好的时候状态都要强。”

    “难道说往日我的身体从来没有所谓的全盛过么?”

    少年武侯沉思,而后不由地有些无奈。

    旋即一只手按着眉心,自言自语道:“若是有娲皇在的话,那我岂不是可以尽情地施展出那些禁忌之术,反正我还是人族,她便一定能够把握拉回来的……”

    这样的话把大羿都吓了一跳。

    两位奉命保护少年武侯的山神额角都抽了抽。

    不是……

    这位大人,刚刚在说什么?!

    就在他们决定要不要给珏打小报告的时候。

    少年武侯挠了挠头,摆着手哈哈大笑道:“啊,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啊,不会真的觉得我会这样做吧?哈哈,亮,自然不是这样的性格啊……”

    大羿忍不住道:“武侯,哪怕是娲皇娘娘的力量没有极限,但是你是有的,不断的损耗,再修复,这个过程本身就会直接磨灭你的存在本身,到时候若是真的伤势过重,哪怕是娲皇娘娘都无法完全将你的状态恢复的。”

    换句话说——

    你玩得太大了!

    少年武侯笑一声,拍了拍大羿的肩膀,道:“放心放心。”

    “亮,自有把握。”

    ……

    最终三令五申,发誓保证绝对不会再胡来的武侯,终于可以稍微休息一番。

    他沏了一壶茶,茶香幽幽,少年武侯给前面倒了一杯,微笑着道:“您应该已经来了,不出来见一见面吗?”

    星光流转,帝俊的身影出现在武侯的对面。

    少年武侯微笑着端起茶杯:“天帝冕下,多谢相借权能,否则的话,亮也无法猜测推断出浊世的动向,一杯薄茶,权且道谢。”

    天帝平淡道:“你没有告诉女娲,你动用过一丝道果分化而出的权能吗?”

    “她的法子,只是治疗了你的身躯和魂魄而已,没能根治。”

    少年武侯摇了摇头:

    “无妨,我现在感觉很好,娲皇未曾痊愈,不能过于耗费根基。”

    “您是来取回这一道权能的吗?”

    天帝端着茶杯,端详着茶汤之色,淡淡道:“自然如此,先前本就只是暂且借给你,但是你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

    少年武侯道:“这一缕权能,确实是玄妙万方。”

    “来自于您,自然也该还给您,物归原主。”

    “但是不知道,可不可以推迟一段时间还给天帝?”

    帝俊道:“什么时候?”

    武侯的神色温和,眼眸清亮:

    “天下太平,清浊已定。”

    “自然双手奉上。”

    天帝注视着眼前的谋士,淡淡道:

    “若我说,你这样做,哪怕有女娲,你也活不到那时候。”

    “你也不后悔吗?”

    少年正坐于此,看了看窗外,又有种当年看到南阳风光时的心情。

    微笑颔首:

    “亮这一生,从无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