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6章 不会迟到的婚礼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07
  第1236章 不会迟到的婚礼

    伴随着推门的声音,很细微的脚步声也在逐渐靠近过来,开明硬生生出了一头的冷汗,眼前【九天门】出现的异常状态,毫无疑问是代表着卫渊和西皇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至于是什么问题,开明不知道。

    但是这结局可是清楚明白地不能够再明白了。

    一瞬间,开明都不知道该怎么样瞒过去,如果瞒不过去的话,又要怎么样才能够应付过去,实话说?实话说那肯定是不行的!

    难道要这样说?

    不好意思哈珏,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有两个家伙失踪了。

    啊?你问是谁失踪了?

    你夫君和你娘亲。

    要是敢这样说话的话,开明觉得自己怕不是要当场去世。

    正在他苦思冥想该怎么样才能够瞒得过本身直觉和灵性非常强的珏的时候,背后的静室门被敲了敲,开明就像是恐怖电影里面躲在安全屋,好不容易拜托了怪物的威胁,才松了口气就听到敲门声的求声者一样。

    或者说上学的学生不会做题却被老师点名了一样。

    吱呀——

    下一刻,门已经被推开来,九天门伫立于此,开明觉得自己的头顶出了一头的冷汗,隐隐能够感觉到落在自己后背上的目光,转过身来,看到上身着浅色毛衣,怀里抱着一捧花,头顶斜带着针织贝雷帽,露出两缕黑发的少女珏。

    “……所以,是阿水啊。”

    “这是九天门。”

    珏的目光流转,从开明的身上移开来,落在了那一座虽然说灵性大减,但是却仍旧展现出了强大神器特性的九天门之上,尤其是这座青铜门户上面,很有昆仑特色的纹路装饰。

    气氛凝滞下来,仿佛连时间都变得迟滞了些。

    开明面不改色地道:“哈哈,原来是老板娘啊。”

    “要喝上一杯又甜又香的现调快乐水吗?!”

    “我最近新研究出了配方,比起之前的那些味道更好了啊哈哈哈,要不要来一份?”

    珏微笑着颔首道:“好啊。”

    然后一只手抱着花束,另一只手抬起来指着前面的九天门,疑惑道:“这是……”

    开明面不改色,一脸恍然道:

    “哦哦……这个啊,是刚刚馆主和一个穿白衣的帅哥一起进来,他们让我守在这里,自己进去了,啊呀,那个白衣服的帅哥是真的帅气啊,咳咳,也不知道是去哪里了,这都过去了足足一个钟头都还没有出来啊。”

    “虽然说那个白衣的昆仑帅哥是真的帅。”

    “至于他们去了哪里,我也是哪儿都不知道,正在发愁着,这个门忽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咔啦啦地碎了一地渣滓,我正在想着用502胶水把这玩意儿给粘起来,老板娘你就回来了。”

    或者说,水鬼果然是开明的一点神念转世化生的锚点。

    开明想要伪装出水鬼的言行,简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地容易。

    骗过珏这样一个天真浪漫的小姑娘。

    呵……

    洒洒水啦。

    让她一只手都没问题!

    先把她先糊弄过去,自然就有空余时间去想办法弄清楚,卫渊这家伙到底去了哪里,大姐头又是个什么情况了,不过至少开明知道,这两人应该没有遇到陨落这种级别的困境,否则的话,不提世界本身感知到道果陨落之事产生的诸多异相。

    就只是卫渊这种因果之主。

    他若是陨落的话,那么所有和他有因果关系的人都会有所感觉。

    就像是有某根线断掉了一样。

    会有一种极端不安定极端恐惧的感觉,但是既然没有这样的感觉,那么毫无疑问,就代表着卫渊这个小子至少是没有遇到足以威胁到他性命的那种劫难,开明非常信任卫渊的生存能力,普天之下,能够将他逼迫到绝境的不能说没有,也只寥寥两三个罢了。

    果不其然,珏在听完开明的解释之后,微微颔首,道:“原来是这样。”

    “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

    “到底渊是怎么对你说的。”

    开明松了口气,微笑着连连点头道:“哈哈哈,没问题,没问题,我这就和你复述一遍。”而后开明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住。

    看上去温柔如往昔的珏微侧了侧身子,称呼他道:

    “开明神。”

    !!!

    开明的脸皮抽了抽,看着那边神色温柔而坚定的少女,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满脸的颓唐挫败。

    ……

    片刻之后。

    “所以说,是渊想要去寻找到【后土娘娘】的踪迹,所以才选择了借助九天门去找了过去,而在他进去之后没有多久,九天门的权能就出现了问题,先前渊借助因果确定的方位坐标也遗失了……”

    珏坐在博物馆那个已经稍微有些老旧了的沙发上,眼前的开明稍微有些挫败。

    还在因为自己的身份被直接暴露而感觉到颓唐。

    尤其是想到刚刚在静室里面,自己伪装出了水鬼的说话模式,简直是有一种黑历史当场直播的感觉,让祂恨不得自己把自己给埋了。

    珏沉吟许久,神色逐渐凝重下来。

    她现在本来已经换上了一身居家的衣服,但是伸出手揉了揉眉心。

    将手中新鲜的花束放在了桌子上,上面还有着露珠,越发显得生机勃勃。

    少女起身的时候,身上的浅色毛衣,长裙,有着可爱小熊模样的棉拖都散发灵光,化作了一身简单朴素的装束,上衣下裳,都是浅色模样,上身却又着甲,浅银色的战甲,以赤红色的绳编织,庄严之中带着疏离。

    先前的居家少女,只给人一种慵懒柔美的感觉,此刻风格却骤然变化,凌厉英武之气,扑面而来。

    抬手摘下了自己编织的针织贝雷帽,按在身前微微一礼。

    黑发垂落下来,自然地以银环束好。

    黑瞳银甲,眼角有昂烈的正红色。

    仿佛刹那之间拨开昆仑风雪的女武神。

    开明都被惊住,下意识道:“珏你要做什么?”

    少女安然道:“自然是解决这些事情。”

    开明呢喃:“解决……?”

    珏颔首道:“渊失踪这件事情,影响还是颇大。”

    “开明神您的权能是坐见十方,再加上渊的力量,照理说绝不可能出现问题,那么显而易见,渊应当是遇到了一些超过预料的事情,而以当今之世,能够让渊陷入困境的,无非三者,第一,浊世的尊者,第二,是命运的轨迹。”

    “第三,则是大劫根本。”

    “渊现在没有回信,要不是遇到了前面两者,要么就是误打误撞地撞到了大劫的核心,我去寻一下烛照九幽之龙和大荒天帝,将此事告知他们,若是可以的话,希望他们能够做好戒备,再要去寻一番不周山老伯,请他定住六虚。”

    “那么陆吾神那边,就要有劳开明神了。”

    开明眼角微微跳了下。

    从这少女的身上,隐隐约约看出了有些熟悉的气质。

    他干笑了几声,道:“你不去见一下陆吾吗?你也好久没有回去了。”

    珏的脸上带着歉意,道:“这一次可能没有办法立刻去见陆吾神。”

    “原本昆仑也该我去的,但是我可能还要去一趟龙虎山,见一见娲皇。”

    “先前我回来,关于归墟的事情去了一次朝歌城,见到阿亮似乎有些气血根基上的损伤,昆仑擅望气之术,我见他的气机似乎是遭遇到了某种反噬,担心是否又是操劳过重,忧思成疾,伤了身子,便想去请一请娲皇出手。”

    “当然,若是开明神能够向陆吾神讨一枚天之园圃里面,延年益寿的宝药。”

    “便是感激不尽了。”

    “不过,您这样说话。”

    “难不成,其实陆吾神,也在这里?”

    珏微笑着看着前面的开明。

    开明嘴角抽了抽。

    忽而有种感觉,似乎自己始终忽略了眼前这个少女的存在,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又猜到了多少?总感觉卫渊在的时候,眼前这个昆仑的天女似乎被遮掩住了光彩,而此刻遇到问题,方才展露出另一部分的秉性。

    珏扫了扫阁楼上的画室,道:“伏特加娘娘不在这里……”

    “她往日是不出门的,我猜一猜,也是和渊一起的吗?”

    开明苦笑:“你怎么知道的。”

    珏用两根手指夹起一缕鬓角黑发,微笑道:

    “只是猜测的,毕竟您三位彼此不会离开太远。”

    “那么,我先去了,渊出事尽可能要压住,若是知道的人太多,或许会引得些许骚动……”开明看着那身着战装,以一种对于昆仑山来说颇为郑重的姿态去见天帝和烛九阴的天女,似是因为方才小小吃了瘪而心中微微一动,道:

    “卫渊好像暂时有点麻烦。”

    “那么,你们的婚期是不是要稍微推迟一下?”

    这句话显而易见地很有效果。

    珏的脚步停了一下,没有回头,嗓音温柔道:“不必了。”

    “照常准备便是。”

    “若是忽然说要推迟,可能会有人多心想到渊遇到了麻烦,人心浮动,况且……”

    “况且,他说过,他不会迟到的。”

    “我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