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 梦醒即别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73
  第1235章 梦醒即别离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倏忽二帝看着眼前的卫渊,先是稍微愣了一下,而后忽帝忽而大喜,拍手大笑起来道:“哈哈哈,是也,是也,倒是忘记了这一茬儿事情,你方才疯了似的把那阴阳二气吞到了体内,虽然说还没有彻底化去,但是却也相当于种下了一个种子。”

    “一颗未来终将会发芽的种子。”

    “眼下自然还没有能够彻底将其吸收容纳,但是终有一日会将其化解,等到有朝一日你彻底将这阴阳二气的本源消解了去,你的功体自然也就具备了后天阴阳概念,到时候再和伏羲以及娲皇学上一手【颠倒阴阳】的本事,嘿嘿……实力怕是还要再上一个层次。”

    “到时候,这所谓的大劫对于你来说,也只是抬手就可以消弭的了。”

    忽帝的脸上露出微笑,而后微微挺直胸膛,道:

    “不过嘛,伏羲和娲皇两位毕竟也是道果层次。”

    “颠倒阴阳,更是其绝不可能外传的绝学,你年岁还小,未必和这两位关系很好,不过勿用担忧,老夫可以为你写一封介绍信,到时候在其中陈述厉害关系,他二人也算是通情达理。”

    说到这里的时候,忽帝的声音顿了顿,脸上微抽了下,不知道是否是想到了某位通情达理的蛇渣,咳嗽了一声补充道:“至少娲皇是通情达理的,拿着老夫的手信,她定然会相信你,也可以从她那里学到想学的东西。”

    说完就挺直腰背,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装作不去看卫渊,却又忍不住瞥去看,一脸你快来求我,快来求我的表情。

    卫渊忍不住失笑。

    其实我根本不需要去求。

    这件事情只要说一声,娲皇就会告诉我,嗯……毕竟是人族之一。

    至于渣渣蛇,说是肯定没有卵用的,哪怕他知道这样对娲皇好,也得要打一架,不管是打赢打输,颠倒阴阳之力肯定会告诉我。

    不过看着眼前白发及腰,满脸你快来求我表情的忽帝。

    卫渊还是单手剑指竖立于胸,微微颔首笑道:

    “那么,就有劳前辈了。”

    忽帝脸上的表情一下舒坦下来,大笑着道:“哈哈哈哈,放心放心,后生崽不用担心什么的,这件事情就直接包在我身上就好。”

    而后他用自己的权能,在这个正在以缓慢速度崩塌的梦境当中,炼假还真地出现了纸笔,而后认认真真地写了一封引荐信,说这是个很好的孩子云云,又说发现了大劫的所在,阴阳的轮转太过于激烈,娲皇你伤势还没有好,就不用亲自出手了。

    老头子我看这个后生崽挺不错的,也有阴阳二气在体内,那不如你们就把你们的招式给他传个一招半式的,也好抹去大劫,省得你自己去奔波,历险。

    写完了这一封信,忽帝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特有的烙印。

    而后又让倏帝也同样在上面留下烙印。

    方才交给卫渊,只是递过去的时候,祂忽而想到了什么事情,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迟滞和不好意思,稍微往里面缩了缩手,忽而有些小心道:“不过,我们毕竟只是梦境之躯,可能,可能娲皇不认我们的口信……”

    卫渊伸出手接过口信,道:“娲皇并不是这样的性格。”

    “她如果知道,在这样遥远的梦境里面,还有像是你们这样的朋友在担心她的话,也只是会感觉到开心。”

    忽帝沉默了下,挠了挠头,笑着道:“这样啊,确实像是她会做的事情啊。”

    祂又取出了散发着玄奇气息的书卷,像是手册般的东西,摩挲了下,似是有些不舍,似是有些怀念,慨叹一声,而后递给卫渊道:“拿去吧,小子。”

    卫渊看到那书卷封口完整,隐隐能够看得出文字透过纸背凸显出来的痕迹,和方才忽帝给他的口信是一样的,下意识道:“这是什么?”

    一侧神色冷淡的倏帝淡淡道:“自然是我们这一段时间里面的心得。”

    “后土以自己的功体根基和道果镇压了阴阳的核心。”

    “我们在这个梦境之中,也算是和这大劫做了几千年的邻居,对于大劫的涌动,变化,气机的流转,自然也有着足够多的理解,虽然说是大劫,但是其本身只是失去控制的阴阳流转大道,这也算是我们这一段经历留下来的典籍。”

    “也算是,破去大劫的指引。”

    “伏羲和娲皇的【颠倒阴阳】,自然是玄妙,但是你该不会觉得,面对大劫不需要了解这劫难本身,只是单纯的用出这个神话概念就可以了吧?”

    倏帝口吻冷淡,和卫渊认识的那位瘦高的老者截然不同。

    “这般全然未知的东西,又极为危险,那自然是多一份了解就多一份把握。”

    “原本是给娲皇和伏羲准备的。”

    “但是现在看来,最终解决这一场劫难的人选,恐怕是你,便予了你了。”

    卫渊手指摩挲着这一卷手册,隐隐明白为什么自己和西皇来到这里的时候,只有浑天一个人在,原来倏忽两人这一段时间,都是在观测这个大劫的运转规律,为未来彻底解决这一次的劫难而努力。

    以卫渊对于他们的了解,真的很难以想象,天性喜欢热闹和玩乐的倏忽二帝,竟然会耐着性子在这个梦境之中,做同样的一件事情,做了足足数千年的时间,而后将观测的感悟记录成册。

    卫渊道:“你们不打算从这里出去吗?”

    道人语气和缓询问:

    “虽然是梦境,但是炼假还真,加上因果,未必没有办法继续活下去。”

    这梦境之中的倏忽二帝彼此对视一眼,忽而齐齐大笑起来。

    最后白发的忽帝拍了拍卫渊的肩膀,噙着笑意,道:

    “不着急,不着急。”

    “这些事情,待会儿再说,这个时候吃饭比较重要。”

    “听说你的厨艺,远比你的剑道更为高明,这里虽然没有那么多的好材料,也得要让你好好地施展一番了,倒不如说,有好的材料,任何人都能把饭菜做得很好。”

    “唯独这种无米之炊,才可以看得出你的功底。”

    这个梦境早已经近乎于坍塌的状态,但是倏忽二帝竟然硬生生还是找到了各种各样的食材,有池塘的残留里面最后的一尾鱼,也有角落里难得剩下来的半把青菜,些许粟米。

    卫渊把这些东西聚拢在一起,虽然说只剩下了一只手臂,但是同样轻而易举地做出了一餐饭菜,清炒青菜,鱼儿一半红烧一半则是清蒸,最为嫩的部分则是以剑气做成了鱼侩,粟米做成了粟米饭,还有一壶浊酒。

    纵然是条件简陋,但是卫渊的厨艺早就已经达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

    这简简单单的一餐饭菜,仍旧是香气扑鼻,忽帝的眼眸都要亮起来,若非是旁边冷淡的倏帝抬手按住他的头,早就下筷子了,最后摆了一整桌子,三人落座,忽帝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口鱼,眯着眼睛,摇头晃脑,而后又伸筷子在清炒蔬菜上落筷,仍旧是赞不绝口。

    “好,好啊。”

    “浑天那厮,倒是也没有白夸你。”

    倏帝言简意赅解释道:“浑天曾多次在我们面前夸你。”

    他也忍不住落筷子,连吃了好几块鱼侩之后,方才有些不好意思似的,绷住面皮,轻声道:“梦境之中,似是而非,那茶倒是滋味清楚,可是饮食之类的东西却都是支离破碎,我等在此,也已经有数千年不得吃点东西。”

    “虽然说不用靠着这些东西活下去。”

    “但是口腹之欲,还是在所难免。”

    忽帝喝酒,心满意足地大笑着问道:“对了,卫渊,你在外面可认得我么?”

    卫渊点了点头:“自然认得。”

    白发垂落腰间,眉心一点朱痕的忽帝挺了挺胸,道:“怎么样?”

    “那个我是不是也是如此地风流倜傥,潇洒不羁?!还是这么帅!?”

    卫渊回忆起每每在关键时刻出现,以一手炼假还真扭转局势的忽帝老爷子,微笑着颔首道:“自然如此。”

    “风流倜傥,潇洒不羁。”

    忽帝大笑,指着前面闷头吃饭的倏:“这家伙是不是也是那么地闷?!”

    卫渊摇了摇头,道:“不算是,倏帝现在和人间界的一个后辈在一块儿,叫做霍去病,那孩子的性格很跳脱,倏帝实在是闷不起来了。”

    忽帝哈哈大笑起来,似乎极为满意这样的未来,看了看酒杯,道:

    “酒不多了啊。”

    “来,喝酒!”

    卫渊端起酒杯,三人碰杯,忽帝抬手饮酒的时候,却自袖袍开始崩碎,像是一种冰雪消融般的感觉,而这种瞬间融化的感觉一刹那蔓延开来,只是一个刹那,方才白发垂落,风姿如玉的忽帝就已经如泡影一般虚弱,已经有一部分身躯破碎。

    而另外一边的倏帝也同样如此。

    先前的倏帝在大口吞下美食,似乎要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此刻却已模糊化起来。

    而先前显得随性自然的忽帝则是朝着后面踉跄一下,坐在了青石椅子上,看了看模糊之后破碎的左手,另一只手端着酒杯,神色却自然平和从容,只是看着浊酒,悠然呢喃道:“一场大梦,终于梦醒啊,哈哈哈哈,我竟是最后一个。”

    在往嘴里面塞菜的倏回答:“放屁。”

    “我还在。”

    忽帝大笑着。

    端起酒对着那边的倏,古之大帝噙着笑意道:

    “最后一杯酒,敬你我这六千年岁月。”

    不眠不休,不饮不食,观测大劫的运转六千七百四十二年,七个月零三天。

    成功将东西传递出去。

    忽帝道:“敬这梦境,敬这美酒。”

    他对着卫渊举杯,微笑道:“谢你来此。”

    倏帝轻声道:“多谢。”

    他们微笑着看着卫渊,而后起身,袖袍微微洒落,右手手掌搭着左手,微微一礼。

    起身的时候,就像是被风吹散掉一样散去了。

    像是本该醒过来的时候,就离散开来的梦中身影。

    在那礼节之前,倏还在动筷子吃菜,忽在微笑着喝酒。

    这个梦境里面只剩下卫渊一个人。

    他端着一杯浊酒,看着左边散落在桌子上的筷子和右侧翻倒的酒杯,这只是个寻常的院子,不大,他想着,浑天在这几千年里面就是在这里,听着外面的嘈杂声音,前面是一杯茶,一边推演着什么,一边看着在梦里面失去记忆的好友从对面的街道上走过去。

    每天微笑着打着招呼。

    而倏和忽则是观测这大劫的源头。

    每日轮换着回来,听着浑天和后土闲聊那个元。

    卫渊喝完最后的酒,道:“敬诸位。”喝酒的时候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院子里面茶香还在,美食还在,但是他知道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不会再有灰袍的男子微笑着说话,不会有那两位古代大帝的笑意。

    ……

    博物馆——

    开明始终紧紧凝聚着心神,镇守着十方内外的概念,也是在镇守着九天门。

    但是始终没有谁回来,忽而,伴随着一阵阵的震颤声音,祂猛地睁开眼睛,而后看到九天门竟然忽而灵性暴涨,而后猛地合上了门,直接失去了原本的十方概念,而先前的因果方位,再也捕捉不到!

    开明的神色骤变——

    失去方位了?!!

    这代表着的东西让开明神色骤变,下意识地想到了卫元君的那个未来,猛地踏前一步,下意识喊道:“卫渊,卫渊!”

    “大姐头!”

    与此同时,伸出手来,掌控坐见十方的概念,但是却仍旧得不到半点的回应。

    直到最后,开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这是……十方概念逆卷坍塌,还有极端的劫煞之气,无论哪里都感知不到卫渊的气息……他,难道真的和原本的时间命运一样,死了?!开明的面色很难看,只要一想到卫渊出事,西王母出事,他就觉得几一种窒息之感。

    况且,祂要怎么和其他人交代?!

    叮当——

    博物馆大门上的铃铛声此刻如催命般可怖。

    声音温柔:“渊,你在吗?”

    开明神色一滞。

    珏,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