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58
  第1234章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在这残缺的梦境,最后残留下的院落里面,一切的声音都忽而地安静下来了,竟然有了几分宁静遥远之感,倏忽二帝不知道该怎么样开口,亦或者说,他们甚至于觉得,此刻的自己无法开口打破现在的氛围。

    最后还是忽帝,伸出手抵着嘴唇,咳嗽了一声,强行打断道:

    “……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浑天,他自有自己的考虑的,你……”

    忽帝也说不出话来。

    最后只剩下了最后的叹息声,也说不出什么话,只好咕哝了一句道:“况且,况且,最后不是你胜了吗?”祂勉强地拉扯着各种理由让卫渊不要在意,最后也还是懊恼着叹了口气。

    玉简之上流转着灵光,金色的文字在虚空中流转着。

    卫渊的右手从玉简上面抬起来,那些悬浮在空中的金色文字一点一点地散去了光彩,最终重新又落回到了玉简之上,让玉简恢复了其原本朴素的风格,卫渊把这一枚玉简握住,道:“所以说,这是祂给我留下的‘保命符’是吗?”

    其实已经不需要有谁来回答他的问题了。

    因为这件事情已经清楚明白得根本不用语言来解释。

    哪怕是最后以梦境之影这样的方式存在,浑天仍旧还在担心找到这里的卫渊会不会遭遇危险,会担心后土会不会永久地沉睡在梦境当中,再不能够醒来,却始终都没有想过自己的事情。

    倏帝看着那封信,忽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道:“原来,你就是【元】!”

    忽帝后知后觉了半步,叫道:

    “元?!”

    “就是后土和浑天总是提起来的那个小子?”

    “剑术很好。”

    “但是厨艺更好的那个?!”

    这一句剑术很好,但是厨艺很好的评价在这个时候总有种不那么恰当的感觉,卫渊将那玉简收起来,没有放到袖里乾坤,而是如同一个凡人那样珍而重之,放在了怀里,而后洒脱笑道:“不才,正是在下。”

    忽帝哈哈大笑起来,眼眸放光:

    “你可算是来了!”

    “后土那小丫头,哪怕是在梦里面,都常常说你一定会来找她。”

    “你是不知道他们夸了你多少次,就连浑天都在提起你的时候不吝啬夸奖,说你的厨艺很棒,堪称是天下无双,我已经看到过你的剑术,如果说浑天说的没错的话,那你的厨艺不是还要比那一剑都还要厉害吗?!”

    “来来来,来来来,快些去做点菜。”

    “我们两个听了后土说的话,每日里都想着去找你,但是这个梦说到底也就这么大一点,我们每天绕啊绕的也没能找到你,今儿可算是把你等到了!”

    忽帝的黯然和那些许的悲伤,只是存在了一段时间。

    岁月漫长,而他也不是那种只停留在过去悲伤之上的性格,卫渊沉默了下,呼出一口长气来,笑道:“不过,这里的材料可能没有那么多了,我去拿一些食材和调味品。”

    “现在外面可是有许多过去都吃不到的调味品啊。”

    “尤其是用人族的手法淬炼出的东西,鲜美无比。”

    卫渊伸出手,无数的法则汇聚而来,就要化作九天门。

    然后直接跨越九天门从外面拿东西出来。

    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九天门直接出现在卫渊的面前。

    但是那即将汇聚而显形的顶尖神器却在即将化形的时候突然凝固住。

    丝丝缕缕,极端精纯也是极端强大的力量开始疯狂地汇聚而来,在这一异常发生之前,根本毫无半点征兆,而其爆发却又极为迅猛,昆仑九天门屹立于此,青铜色神器之上,原本应该是布满了无数的玄妙纹路,对应着诸天万象的无数法则。

    苍茫,厚重,而下一刻,整个九天门忽而剧烈震颤起来。

    九天门之上忽而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原本作为昆仑开明的至宝,九天门自然而然具备有【坐见十方】的权能秉性,但是此刻,原本已经被镇压的十方概念忽而开始剧烈的崩塌,不过转眼之间,就已经齐齐地崩塌,最终更是化作丝丝缕缕的法则线消散了。

    仿佛整个梦境世界都忽而昏暗了下来,有一层一层厚重无比的‘阴云’狠狠地压制下来,而九天门之上的裂痕中竟然浮现出了丝丝缕缕的阴阳二气,触目惊心。

    几乎是转眼之间,九天门的裂痕瞬间扩大。

    简直像是被阴阳两种劫难之气给撕裂开来一样。

    在卫渊的面前轰然炸开来,卫渊的瞳孔微微收缩,看到九天门湮灭消散之后,那些阴阳二气的本源却没有消散,而是重新汇聚起来,极为纯粹的阴气和无边厚重浩大的阳气盘旋交错,再度呈现出一种平衡状态。

    大劫的雏形!

    卫渊缓声道:“这是……”

    倏帝看着那再度出现的大劫雏形,语气沉静,淡淡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所谓的大劫,是整个世界的根基出现了问题,那是整个万物底层的架构,难道你觉得那只是如水灾一样,是积蓄出来的‘水’,有朝一日淹没人间所以只要把水拿去就可以解决问题?”

    “不是这样的。”

    “这是最基础的东西出了问题。”

    “只要这个最基础和底层的问题没有被解决,你先前处理掉的阴阳本源劫煞之气就会伴随着时间,源源不断地出现,用不了多久,或许是十年,或许是一百年,也或许需要一千年一万年的时间,总有那么一天,这里会再度出现你之前曾见过的劫煞之气的规模。”

    “浩荡旁边,几乎要毁灭世界似的。”

    “你方才所做,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大劫还存在……

    忽帝也是头痛不已,咧了咧嘴:“这……倏说的确实是如此。”

    “如果真的比喻一下的话,那么大劫就是水源,而你方才解决的阴阳本源之气,只是这一个水源里面涌出来的部分水流,当这些水流积蓄到了一定程度,就会直接朝着下面,也就是说诸天万界的方向狠狠地砸下去。”

    白发的忽帝抬起手,做了个拍蚊子的动作。

    “啪!”

    “然后世界就没了。”

    “你解决了这些水流,当然是没有问题,可以将这一场大劫的爆发往后延迟一定的时间,甚至于可以说能够延迟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想要彻彻底底地解决大劫,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把这个水源问题给解决掉。”

    “不过小子你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们都已经替你想好了。”

    忽帝哈哈大笑着道:“一个萝卜一个坑,如果有问题,那么肯定会有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而在清浊两界之中,有实力解决这个问题的人。”

    “只有一个,嗯,或许是,是两个。”

    忽帝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伏羲和娲皇。”

    “他们两个具备有最为纯粹的阴阳二气,而且联手可以施展出【颠倒阴阳】这种极端化的力量,足以瞬间扭转阴阳本源的秩序,让其回归到正常的状态,至少就我们两个推测,这一场所谓的【大劫】就可以止住了。”

    此刻是黑发冷淡的青年模样的倏帝素来话少,但是这个时候也微微颔首。

    “确实如此。”

    “伏羲或许极端自我,不愿意出手,不愿意惹麻烦和出力。”

    “但是娲皇不同,那个孩子的境界很高,和后土一样,是性格非常温柔的那种,你若是恳求她的话,她是一定会出手帮忙的,而如果说她出手的话,以伏羲的性格,就算是心里再如何不满意,也会先出手将这个大劫化解掉。”

    看来……伏羲的人设已经是全世界都知道了啊。

    卫渊心里想着,而后回忆起在第一次接触到了阴阳大劫雏形的时候,在归墟之主,伏羲对自己说的话,微微地摇了摇头。

    倏帝微微皱眉:“怎么了?”

    “为何面露难色。”

    卫渊道:“或许,无法以这样的方法来解决大劫了。”

    倏帝道:“为什么?”

    卫渊摇头解释道:“娲皇此刻重创沉睡了几千年,才刚刚苏醒不到一年时间,功体没有恢复,权能和概念也处于最弱的状态,这个时候如果插手如此的大劫的话……”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无论是倏帝还是忽帝都明白了。

    那样的话,娲皇本身会再度遭到一定程度的反噬。

    这种反噬,对于全盛正常状态下的道果层次强者来说,并非是不可承受的,但是对于此刻的娲皇来说,将会让那再度重创,甚至于说当场跌坠道果境都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这一点,倏忽二帝的梦境之身就再说不出话来。

    更何况,若是娲皇出事的话……

    那伏羲……

    他们的身躯微僵,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个发癫发狂的顶尖神灵,连后背都仿佛隐隐感觉到了些许的寒意,彼此对视一眼,当即只剩下了苦笑,哪怕是在这里表现的冷静的倏帝,同样无可奈何地摇头:“这,这可怎么办啊……”

    “这没有想到,我们的两次推测,全部都错了。”

    “大劫,大劫。”

    卫渊沉默了下,右手按着那柄比起寻常的剑器更为沉重宽厚的轩辕剑,微吐了口气,道:“但是却并非是没有办法解决,如果说要化解掉大劫的话,需要阴阳二气和颠倒阴阳这样的法门,那么除去了娲皇和伏羲之外,还有另一个人可以做到。”

    忽帝茫然:“另一个人?”

    “还有谁有最纯粹的阴阳二气?”

    断臂道人道:“远在天边。”

    “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