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 浑天的‘错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34
  第1233章 浑天的‘错误’

    卫渊忽然的异常实在是让倏帝和忽帝都有些措手不及,上一秒种,他们还看到这个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以一种悍勇无比的方式,强行和浊世的大尊一换一,一臂换一臂,让那即将踏破关隘的心境彻底止步于此。

    下一秒钟,这年轻人身上就爆发出一种极具备威胁性和冲击力的气息。

    阴阳大劫的本源还在他的体内肆虐。

    甚至于这种阴阳的本源劫难气息,还因为他身上现在的伤势而变得更加狂暴化起来,方才浊世大尊最终和卫渊互换的一招,蕴含着至少其中截然不同的浊世道果之力,这些力量彼此交错,在破去了卫渊不坏功体,让他一条手臂被废的同时,还导致了体内功体的失去平衡。

    身躯失去平衡,对于阴阳轮转的镇压也自然而然没能像是先前那样如臂使指。

    自然出现问题。

    此刻满头白发,眉心甚至于还有一点朱砂般痕迹的忽帝伸出手按住卫渊的肩膀,感觉到了他手臂上的力量属性,倒抽一口冷气,面皮都抖了抖:“这,这是……都乱成一锅粥了!”

    “嘶……这种伤势,照理说你的手臂都得要一下子炸开。”

    “变成一个烟火一样。”

    “现在竟然只是被废了,没有碎成渣滓。”

    卫渊握了握手,左手没有反应,他的手臂几乎算是废了,他能够感觉到那种汹涌疯狂且充斥着暴戾气息,如果不是因为身躯被伏羲间接地淬炼过,拥有了近乎于万劫不坏的特性,恐怕真的会如忽帝说的那样。

    手臂直接碎成齑粉。

    就像是吹满了气的气球一样。

    砰地一声!

    炸开。

    然后剩下的法则也会瞬间凿穿卫渊的身躯,蔓延到他的神魂当中,那样的话,卫渊最好的结局也是当场重创,或许当时的浊世大尊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才判断失误,最终被再度斩下一臂。

    还真的是,得好好感谢一下伏羲啊……

    卫渊难得地没有用渣蛇这两个字称呼那个家伙。

    却又莫名觉得,如果说伏羲就在前面,然后听到自己这样称呼他,怕不是当场就被整不会了,会满脸狐疑地觉得卫渊是不是脑子出问题,或者说被什么东西给夺舍了似的,一直到最后卫渊再叫他渣蛇,这家伙才会心满意足地点头。

    卫渊看到倏帝和忽帝满脸担忧,道:“不用担心。”

    “我只是一时间没有预料到而已。”

    他心神微动,四柄神剑已经恢复了灵性,数声鸣啸,重新出现在卫渊的身边,竟是比先前战斗之时的灵性更为浓郁,倏帝眼尖,立刻就看得出来这是什么原因,道:“刚刚你以阴阳根本大劫的力量化入自己的功体里面,然后再用这一股力量来催动你的剑阵,和浊世大尊硬碰硬。”

    “你劈开了他的防御。”

    “你的剑阵也被震开了,不过也倒是正好,就像是挥舞铁锤去铸造兵器一样,要把杂质都淬炼出去,还要将特殊的天材地宝都一起熔铸到了兵器里面,这样才能够让手中的兵器更加锋利,更加地有韧性。”

    倏帝忍不住感慨道:“不只是他在借助你的锋芒来淬炼心境啊。”

    “你也在用他的气焰来淬炼你的剑锋。”

    “在以现在这个时代最强者来给你的剑器开锋。”

    祂看着卫渊周围的剑器,尤其是在轮回剑,以及眉心剑痕所化的剑器上看了看,道:“可惜,可惜,这两柄剑还没有彻底铸造成功,所以没有能发挥出最强的效果。”

    然后又看了看那柄散发出中正浩荡之气的重铸轩辕剑,又是遗憾。

    “你虽然说也能够运用这把剑,但是这一把剑上的王道气息,已经不是一般地厚重了,而你显而易见并非是能够被它认可的那种,雄才伟略的帝王,而是单纯以剑客的方式来运用此剑,所以威能也没有办法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来。”

    “这四柄剑里面,你能够彻底发挥出效果的,也就只有这一柄……”

    “其余的三把剑,充其量只是质量太好,在你施展剑阵的时候不至于被反震震碎而已……除此之外,和那种大铁棒也没有什么区别。”

    倏帝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陷入沉默当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和旁边的忽帝对视一眼。

    不是全盛?!!!

    忽帝眼角抽了抽。

    方才卫渊和浊世大尊的全力厮杀,毫无疑问卫渊的一开始算是败了的,因为他的最强剑招也只是劈开了环绕于浊世大尊身边,那本该不可能被撼动的法则防御,就已经抵达了极限。

    但是,这是并非全盛的一剑。

    如果说有朝一日,那四柄剑全部都能如青萍剑那样如臂使指。

    那样的话,那最终的最强招式,劈开浊世大尊最强防御之后,会不会仍旧还能继续往前,直至贯穿那位浊世最强者的心口?

    只要这样去想的话,本来就已经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生猛的一批的两位古之大帝更是隐隐有种荒诞之感,觉得眼前这黑发道人在自己眼里面忽然就变得更加看不穿,变得更加强悍,更加地不可测度。

    清世什么时候,又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怪胎?

    乖乖——

    不知道咱们的本体认不认得这小子。

    倏帝看了一眼忽帝。

    白发青年沐浴的忽帝想了想,谨慎地摇了摇头。

    印象里面,是不认识这个家伙的。

    但是最好还是不要认识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臭小子就隐隐觉得有点胃疼。

    这小子一看就知道很能惹祸。

    不,是非常能惹祸!

    卫渊静下心来去体会,感觉到自己的四柄剑上面,都隐隐然透露出一种阴阳流转之感,和往日的锋芒不同,更多出了符合【阵】这个概念的玄妙之法,只是下一刻,轩辕剑之上气机流转变化,无数人德之气升腾起来,将阴阳二气冲刷干净。

    最终金色的人德之气散去的时候,这柄剑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苍茫厚重,帝王气度。

    毕竟就如同倏帝所说,卫渊也只是从禹的手中借来了这一柄剑,是靠着剑仙的剑道境界,强行操控使用,而没有得到这柄剑的真正认可,而此剑的属性也别有特殊,是人道之气所成就。

    自两仪而破之,人行于其中。

    当然不可能被阴阳大劫的气息所侵染。

    卫渊心中微动,此刻的功体一转,太上变化,那被吞噬到了体内的阴阳二气本源远远没有被他彻底化去,这气息和剑之上的气息隐隐呼应,微一转动,已经拥有了阴阳二气特性的三剑便是化作剑光,卫渊的袖袍一扫,三柄神剑如倦鸟归林般飞来。

    而那道剑则是在入袖的一瞬间化光散去。

    卫渊的眉心多出了一道竖痕。

    轩辕剑散去奇异流光,平静落下,敛去锋芒,被卫渊右手提在手中。

    忽帝方才说着自己绝不要认识这个臭小子,但是看到他气息逐渐稳定下来,还是忍不住凑上前去,道:

    “怎么样?!小子你吞了那个什么大劫的本源,现在怎么样?!”

    “有没有吃坏肚子?”

    这又不是什么饭菜,更不是禹王做的饭,怎么可能吃坏肚子?

    卫渊目光扫过这已经彻底崩塌碎裂化的后土梦境,虽然是和浊世大尊互相硬拼去了一臂,但是此刻隐隐能够感觉得到,自己对于阴阳二气的感应越发强大起来,甚至于有种呼吸之时便可以操控阴阳的感觉。

    而其余的几柄神剑当中也多出了阴阳二气的气息。

    如此操控这些兵器的时候,似是可以直接动念阴阳,在寻常的招式之中,更增添出诸多的变化,脚踏阴阳,元始开天,若是如此的话,那么下一次施展【元始开天,我判阴阳】的时候,将会更加契合,也能够发挥出更强的效果。

    甚至于,卫渊隐隐有种感觉。

    只要自己布下阴阳二气。

    那么哪怕是自己不在此地,自己的配剑也可以自行地汇聚起来,自行化作诛仙剑阵,甚至于可以借助阴阳本源,淬炼出类似于阵盘之类的东西,而后交给自己信任的人,比如说无支祁,阿亮他们,而那个时候,哪怕是自己不在,他们也可以靠着阴阳二气,部分地运转诛仙剑阵的威能。

    嗯……某种程度上,算是有得有失。

    卫渊看了看自己的左臂。

    至少,不算是亏得连底裤都没了。

    而这个时候,忽帝似乎终于想到了什么,抬起手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喊一声道:“糟糕,差一点忘记了!”他转过身来,急匆匆地转过身去,跑到了此刻的这个小院子里面——

    似乎是因为这里乃是后土最珍念的地方。

    也或许是这里毕竟是浑天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再加上忽帝的权能炼假成真。

    哪怕是这个时候,后土已经离去,这个梦境也已经开始彻底的坍塌崩灭,这一处阁楼和小院竟然还存在着,没有随着其余的建筑一起湮灭,但是,很快的,这里也终究不可能全部地安全。

    就在忽帝冲进去之后不过是三五秒钟。

    那个院落就开始崩塌,最终伴随着轰隆一声响动,整个屋子就彻底地倒下去,而后直接散去,忽帝狼狈不堪地冲出来,一身白衣一下子变得灰扑扑的,变得很有卫渊所熟悉的那个忽老爷子的几分气质。

    “嘶,好悬,好悬啊!”

    “早不塌,晚不塌了,就在我进去的时候塌,浑天,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忽帝老爷子跳脚大骂。

    而后伸出手比划了一个糟糕的手势,道:“看在你已经没了的份儿上,我不和你计较!”他伸出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烬,然后把手里的一封玉简递给卫渊,解释道:“这是浑天给我们的。”

    “哼,他也知道,我有炼假还真的手段,知道哪怕是这个梦境消失了,我也没有那么快地消亡,所以才把这个东西给我……还当我不知道似的,也不想想我们认识多少年了,最后神神叨叨的,我问他这个东西要给谁,他也不说,只是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切,我现在确实是知道了。”

    白发青年模样的忽帝撇了撇嘴,把玉简扔过去。

    卫渊接过。

    手指摩挲着这朴素的玉简。

    这里面,就是浑天最后留下的口信,卫渊坐在石桌旁边的一块青石上,手指按着这一封玉简,最后还是以一点灵性点在玉简上,伴随着一阵流转的灵力扫过,封存起来的文字浮现出来,悬浮在空中,拙劲古朴,见字如面。

    “大尊,若我猜得不错,应是你得到了我留下的口信。”

    “能够再见到你一次,再和你交锋一次,是我希望的,于你而言,也应如此。”

    “在和我一战之后,你应该已经扫平了心中的遗憾,元会来到这里,但是我曾经推演过一千年的时间,仍旧觉得,最终应当是你胜了,而我只希望,你能够给元一次活下来的机会,就只一次。”

    金色的文字浮现虚空,还能听得到温和的声音。

    声音顿了顿,郑重地道:

    “我求你。”

    院子里面忽而就安静下来了,倏帝和忽帝沉默着,那个断了一臂的青年伸出手抬了抬,似乎想要掩住发红的眼睛,最后又放下来,黑发垂落在染血的道袍之上,看着眼前的玉简,嘴角一点一点扯起,露出当年的灿烂笑容,然后轻声回答道:

    “猜错了,浑天。”

    “是我啊。”